想到這一點,格里托斯不禁脊背一陣發涼,於是,他再也顧不上與格蘭魯交手,腳下一動,便打算逃走。

「想走,恐怕不行了!」凌傲天的聲音再次響起。

格蘭魯再次瞪大了雙眼,因為,在他的身前,竟然出現了三個凌傲天。

格里托斯完全懵了,這小子怎麼會有兩具分身?要知道,凌傲天僅僅只是動用了一具分身,他便已經不是對手了,如今再多一具,那還有他什麼事?

在短短一瞬間中,格里托斯似乎已經看到自己被凌傲天和兩具分身完虐的畫面。

「不!」格里托斯驚慌地大喊了一聲,身體一轉,竟然朝著另一個方向逃去。

凌傲天動用了兩大分身,自然不會輕易讓格里托斯逃掉,憑著九絕步那無與倫比的速度,他沒有花多大力氣,便追上了格蘭魯。

早已鬥志全無的格里托斯,自然不會是凌傲天與兩大分身的對手,數個回合之後,格里托斯帶著滿心的不甘,倒在了凌傲天的劍下。

「主上,是不會,放過你的!」這是格里托斯留在世上的最後一句話。

「我也不會放過他的!」凌傲天的這句話,格里托斯已經無法聽到了。

解決掉格里托斯之後,凌傲天與格蘭魯迅速集合了鳳落閣大軍和破滅大軍,將兩支隊伍整合在一起,近兩千萬的大軍,浩浩蕩蕩地越過達納平原,沖入東大陸。

逍遙章 損失了一千五百萬大軍,破滅的實力頓時銳減,再也無法抵擋鳳落閣大軍的瘋狂進攻,經過數天激戰後,東大陸已有百分之八十的城市落入了鳳落閣的掌控之中。

「凌兄弟,接下來的戰鬥,恐怕就沒那麼容易了!」格蘭魯的臉色變得凝重起來。

凌傲天看著前方僅剩的幾座仍在破滅之主控之下的城市,同樣面色凝重地點了點頭,他很清楚,接下來,他們就要與破滅之主正面交手了。

在凌傲天的帶領下,鳳落閣大軍開始朝離他們最近的一座城市趕去。

「咦!」凌傲天愣住了,看著眼前那座城門大開的城市,他有些傻眼了,本來以為,僅剩幾座城市,破滅之主一定會牢牢守住,卻沒想到對方竟然直接就放棄了這座城市。

帶著大軍入城,確定沒有什麼問題之後,鳳落閣大軍繼續朝著下一個城市趕去。

然而,讓凌傲天他們徹底傻眼的一幕出現了,他們接連趕到幾座城市,卻都沒有遇到一點阻礙。

「破滅之主到底在搞什麼鬼?」凌傲天的眼中閃過一絲疑惑之色,難道是破滅之主自知不敵,已經放棄了?

帶著這樣的疑惑,凌傲天他們朝著最後一座城趕去。

這一次,出現在他們眼前的總算不再是一座空城了,在城牆之上,站著七道挺拔高大的身影。

「你們來得也太慢了!」七個破滅之主的聲音同時響起。

「破滅之主,你少在那說廢話,出城受死!」凌傲天朝著站在城增之上的七個破滅之主大喊。

「小子,你還真是自信啊!你真以為,我怕了你不成?」破滅之主一邊說,一邊從城牆上一躍而下。

「凌兄弟,有點不對勁啊,這座城內,似乎也沒有破滅士兵。」格蘭魯小聲地對凌傲天說道。

凌例天將意識朝城內探卻,果然發現城內確實沒有破滅的士兵。

「小子,不用再看了,這城中,確實沒有一兵一卒!」破滅之主平靜地看著凌傲天。

「破滅之主,你到底在搞什麼鬼?莫非,你現在真的成了孤家寡人了不成?」

「哈哈哈哈!」破滅之主大笑起來,「人多,就能有用嗎?凌傲天,別看你們現在在人數上佔了優勢,可是,只要你一敗,你的這些手下,不過都是土雞瓦狗而已。」

凌傲天不說話了,他知道,破滅之主說得沒錯,在破滅之主那強大的實力面前,一旦沒人能對付得了他,那他們先前的優勢都會蕩然無存,別看他身後有近兩千萬將士,可是,除了一部分實力稍強的之外,其他人根本就不是破滅之主的對手,可以這麼說,他身後的兩千多萬鳳落閣將士,只要破滅之主願意,他完全可以直接滅掉。 看到凌傲天陷入了沉默當中,破滅之主得意地大笑起來,凌傲天的實力,他非常清楚,若說只動用一具分身,他自然不是凌傲天的對手,可是,如今他七具分身同時在場,凌傲天的實力雖強,卻也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聽著破滅之主那得意的笑聲,凌傲天眼中的遲疑瞬間消失不見,他抬起頭來,目光落到了破滅之主的身上:「你真的以為,你以經穩操勝券了嗎?」

凌傲天的話,讓破滅之主明顯愣了一下,隨即,他大笑起來:「小子,如今的局勢已經擺在眼前,你們還有希望嗎,你很強,這確實沒錯,可是,就算你動用了分身,也最多不過能夠和我的四具分身相抗衡而已,現在,在你面前的,可是七個我,你還能拿什麼跟我斗? 萌娘神話世界 小子,事已致此,你要怪也只能怪你的同伴太弱了,要是他們能夠擋住我幾具分身的話,你還有機會,可惜啊,這顯然是不可能的了。」

看著得意洋洋的破滅之主,凌傲天的嘴角上露出了一絲笑容。

「一個人自信是好事,可是,若是自信過了頭,那可就是自大了。」

「臭小子,懶得跟你磨嘴皮子,今天,就讓我們徹底了結一切恩怨吧!」說出這話之後,七個破滅之主同時動了起來,朝凌傲天逼了過來。

破滅之主很清楚,凌傲天實力再強也不可能是七個自己的對手,因此,他在第一時間要做的,便是集合自己幾具分身的力量,將凌傲天擊敗。

看著離自己越來越近的七個破滅之主,凌傲天臉上的笑意更濃了。

凌傲天的笑容,讓破滅之主的心裡極不舒服,在這種自己佔據著絕對優勢的情形之下,那笑容依舊讓自己覺得心裡有些發毛,為了將心底的這種感覺去掉,破滅之主加快了速度,朝凌傲天沖了過來。

「狂妄的小子,受死吧!」看到自己已經逼近,凌傲天卻依舊沒有半點反應,破滅之主的眼中閃過一絲怒意,大喝一聲,揮動著手中的巨劍,朝凌傲天攻了過去。

七個破滅之主,七柄巨劍,帶著毀天滅地的威勢,朝凌傲天壓了過去。

面對著破滅之主這不容小視的強大攻擊,凌傲天依舊沒有移動分毫。

「既然你存心找死,那就去死吧!」看到凌傲天那一副不把自己放在眼裡的樣子,破滅之主動了真怒,手中的巨劍威力也增強了幾分。

「不要以為除了我,這世上就沒有能抗衡你的人了!」凌傲天的聲音再次傳了出來,隨著他的話音,鳳落閣大軍中衝出了近千道身影,他們瞬間分成了七個小隊,朝破滅之主迎了上去。

「哈哈哈! 鳳合鳴 找死!」看到那近千名強者竟然朝自己衝來,破滅之主瘋狂地大笑著揮動起手中的巨劍,朝那些強者沖了過去。

看到破滅之主揮動巨劍,朝他們攻來,那一千多名強者同時動了起來,近千道武技的光芒,迅速彙集成七個巨大的能量光團,朝著七個破滅之主撞了過去。

破滅之主瘋狂地揮動著手中的巨劍,狠狠地擊上了那些光團。

轟轟轟轟!

伴隨著一陣劇烈的劇響,七個光團被破滅之主直接震碎,強大的能量衝擊波瞬間散開。

一擊毀掉七個光團之後,破滅之主身形再次動了起來,依舊朝著那近千名鳳落閣強者衝去。

看到破滅之主不斷逼近,七支隊伍迅速向後退去,在後退之中,又是七個巨大的光團出現。

看到再次出現的巨大能量光團,破滅之主的臉色陰沉無比,剛才與那些光團硬拼,從表面上看,他似乎沒有什麼損失,可是,他自己卻很清楚,若是那些強者一直發出這麼強大的能量光團來攻擊自己的話,那自己絕對是不好過的。

必須得速戰速決!破滅之主的眼中閃過一道寒光。

七個破滅之主心意相通,自然無需什麼語言交流,就在那些鳳落閣強者的光團形成之際,七個破滅之主之中,竟然有三個直接放棄了追擊對手,而是調轉身形,朝別外三個方向衝去。

破滅之主顯然是想通過聯手的方式來破壞鳳落閣強者的攻勢。

看到破滅之主的舉動,凌傲天的眼中閃過一道光芒,身形一動,聖緣分身和第一分身瞬間出現在他身旁,同樣也沒有任何語言交流,凌傲天與兩大分身同樣也從三個方向衝出,在破滅之主的三具分身還沒來得及對他們的目標出手之際,攔住了破滅之主。

「混蛋!」破滅之主見自己的計劃受阻,怒吼了一聲,揮動著手中的巨劍,與凌傲天和他的兩大分身戰在了一處。

轟!

巨響再次傳出,鳳落閣強者的能量光球再次撞上了破滅之主的巨劍。

又一次擊碎了鳳落閣強者的攻擊之後,破滅之主的臉色變得難看起來,因為凌傲天與分身擋住了他的三具分身,使得另外的三隊鳳落閣強者空了下來,這些閑下來的強者,並沒有在一旁看戲,他們略微判斷了一下形勢之後,竟然直接朝著正在攻擊另一隊鳳落閣強者的破滅之主分身沖了過去。

要是讓這些傢伙聯起手來,輪番發出能量光球的話,那可就不妙了,他雖然能輕鬆擋住那些鳳落閣強者的攻擊,可是,如果攻擊一多,想要擋住顯然不是那麼容易的。

想到這一點,破滅之主可不敢讓那具分身單獨面對那些鳳落閣強者的攻擊,身形一閃,捨棄了自己的目標,趕去救火去了。

一場看起來極其滑稽的戰鬥開始了,似乎是存心戲弄破滅之主,那幾隊負責救火的強者,竟然沒有真的攻擊破滅之主的那具分身,見他趕去救援之擊,那些強者竟然方向一轉,把早已凝聚好的能量光球砸向了另一具破滅之主的分身。

轟!轟!轟!

由於過於倉促,被攻擊的破滅之主分身雖然擋住了那幾道攻擊,卻也弄了個灰頭土臉。

「混蛋!」被攻擊的破滅之主分身怒吼著朝那些強者沖了過去。

然而,等待他的,卻是那些強者源源不斷的攻擊。

這一次,那幾隊強者配合得極為默契,發出的攻擊簡直就是源源不斷,一時之間,那具破滅之主的分身被那一個接著一個的能量光球轟得狼狽不堪。

弄得灰頭土臉的破滅之主分身氣極,恨不得將那些強者碎屍萬斷,可是,那些強者卻是極其溜滑,沒當他朝對方靠近一點的時候,那些強者便會慢慢向後退出一點,始終與他保持著一定的距離。

「怎麼樣,現在,你還覺得你勝券在握了嗎?」看到破滅之主的一具分身被那些強者弄得灰頭土臉,凌傲天的臉上浮現出一絲戲謔的笑容。

凌傲天的笑,無異於是火上澆油,原本就怒不可遏的破滅之主,眼中露出了一絲瘋狂之色。

「臭小子,是你逼我的!」破滅之主瘋狂地大吼。

看到破滅之主那瘋狂的樣子,凌傲天的心底升起了一絲不安。

「七魂歸一!」

破滅之主大吼了一聲,接著,他那原本還在發動著瘋狂攻擊的六具分身突然停了下來。

破滅之主身上的氣息開始迅速增長起來。

「不好!快退!」凌傲天臉色大變,破滅之主靈魂融合之後的厲害,他可是見識過的,上一次,破滅之主不過是融合了三個靈魂,便發出了讓人心驚的力量,現在對方竟然打算融合七魂,那威力可就更無法小覷了。

感受到破滅之主身上散發出來的讓人窒息的恐怖氣息,再加上凌傲天的大喊,那些鳳落閣強者顧不得再去攻擊那些幾乎一動不動的活靶,開始瘋狂的向遠處退去。

「納命來!」看到那些鳳落閣強者想逃,破滅之主的眼中閃過一道凶光,大喝了一聲,手中的巨劍隨意一揮。

一道巨大的劍影朝著那些正在退走的鳳落閣強者追去。

凌傲天臉色大變,再也顧不得想後果,一揮手中的殘劍,朝那道巨大劍影撞了過去。

就在凌傲天出手擋向破滅之主巨大劍影的時候,意識到情況不妙的聖緣分身與第一分身也同時動了起來,揮劍擋向了那道巨大的劍影。

在一聲巨響之後,三道身影如斷線的風箏一般倒飛了出去,重重地跌落到地上。

破滅之主發出的巨大劍影,被凌傲天和兩大分身阻擋之後,雖然削弱了不少,卻依然有著無比強大的威力,伴隨著一聲巨響,巨大劍影在匆匆逃離的鳳落閣強者隊伍中炸開,帶起了一陣血雨。

破滅之主融合七魂之後的力量,是極其恐怖的,僅僅只是這麼隨意的一擊,便奪走了數十名鳳落閣強者的生命。

自己全力出手,卻依然沒能完全擋住對方的攻擊,凌傲天的眼中閃現出濃濃的恨意。

「受死!」凌傲天一聲大喝,與兩大分身同時朝破滅之主衝去,三柄銹跡斑斑的殘劍,帶著無比強大的力量,朝著破滅之主刺了過去。 融合了七魂之後的破滅之主,實力已經達到了一個極其恐怖的程度,又如何會把凌傲天與分身的攻擊看在眼裡,見對方的三柄殘劍朝自己攻來,他冷哼了一聲,一揮手中的巨劍,隨意地一個橫掃,便將凌傲天與兩大分身擊得倒飛了出去。

因為力量的懸輸,凌傲天和兩大分身毫無疑問地被重重地擊落到地上。

「咳!咳!咳!」由於破滅之主強大力量的撞擊,凌傲天的嘴角溢出了一絲殷紅的血跡。

融合七魂的破滅之主,實在是太強了!凌傲天與兩大分身對視了一眼,眼中露出了一絲震驚之色,面對著如此強大的破滅之主,他們心底同時升起了一種無力抵抗之感。

「受死吧!」破滅之主瘋狂地大笑著,一揮手中的巨劍,再次朝凌傲天沖了過來。

這種情況下的破滅之主,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就在他話音落下的一瞬間,他已經到了凌傲天的跟前,手中的巨劍毫不留情地狠狠揮出。

面對著突然出現在自己身前的破滅之主,凌傲天只來得及抬起手中的殘劍,擋住破滅之主的巨劍,便被破滅之主那強大的力量轟得倒飛出去。

雖然擋住了破滅之主的巨劍,但從那巨劍上散發出來的強勁劍氣,卻是凌傲天根本就無力抵擋的,在他倒飛出去的瞬間,他身上的衣服被那凌厲的劍氣撕成了碎片,掛在了身上。

一擊將凌傲天擊飛之後,破滅之主並沒有就此罷手,再次踏出一步,手中的巨劍也再次朝凌傲天攻了過去。

見破滅之主死盯著凌傲天本人,兩大分身急忙趕了過來,在破滅之主巨劍即將擊中凌傲天的瞬間擋住了對方的巨劍。

毫不例外的,兩大分身再次被破滅之主擊飛。

趁著凌傲天的兩大分身倒飛出去的瞬間,破滅之主再次朝凌傲天發起了猛烈的攻擊。

面對著咄咄逼人的破滅之主,凌傲天一咬牙,大吼了一聲,一抖手中的殘劍,將流雲三式施展了出來。

然而,凌傲天那無往不利的流雲三式,在破滅之主的強大攻擊下卻沒能發揮出任何威力,就在他揮動著殘劍剛剛要幻化出那柄寒光閃閃的長劍之際,破滅之主的強大劍氣已經直接將他那正在凝聚的真氣轟散。

正在凝聚的真氣被強行震散,凌傲天如同遭到了雷擊一般,身體猛地一震,一口鮮血從口中噴了出來。

「哈哈哈哈!小子,別再負隅頑抗了,我如今的實力,已經達到了神級的層次,別說是你有兩具分身,就算是你有上千具分身,也不可能是我的對手的。」看到在自己的攻擊之下狼狽不堪的凌傲天,破滅之主得意地大笑起來。

難道,真的沒有辦法了嗎?凌傲天的眼中浮現出一絲絕望,如此強大的破滅之主,足以讓人失去信心了。

「凌兄弟,你還能支持得住嗎?」就在這時,凌傲天的耳邊突然傳出了格蘭魯的聲音。

「支持倒是支持得住一會,可是,這又有什麼用?」凌傲天苦笑了一下,面對著破滅之主凌厲的攻擊,他連跟格蘭魯傳音都做不到了。

似是知道凌傲天的處境,格蘭魯並沒有等凌傲天回答,繼續向他傳音:「凌兄弟,你聽我說,這破滅之主融合分身靈魂之後,雖然極其強大,但卻也不是無敵的,否則,他也不可能到了這個時候才施展出來,所以,你只要支持下去,等到破滅之主融合靈魂到極致的那一刻,我們便有機會反敗為勝了。」

格蘭魯的話,無疑是給凌傲天亮起了一絲曙光,回想了一下先前的事情,他的眼中露出了一絲若有所思之色。

沒錯,破滅之主融合分身靈魂之法,絕對不是無懈可擊的,要不然,破滅之主肯定不會與他們糾纏如此之久,直接便融合分身靈魂將他們給全滅了,他之所以在先前不願意那麼做,肯定是這融合分身靈魂的方法有什麼缺陷,再從破滅之主一直盯著自己窮追猛打,卻對自己的兩具分身幾乎不聞不問,他一瞬間便想到了一個可能,那便是他這融合分身靈魂的方法,肯定也如自己的血神經一般,有著時間的限制。

想到這一點之後,凌傲天的嘴角浮現出一絲笑容,既然破滅之主融合分身靈魂可能有時間限制,那自己豈不是沒必要與對方硬拼了,自己只要拖夠時間,那不就可以不戰而勝了嗎?想明白這一點之後,凌傲天終於也意識到自己從一開始便走入了一個誤區,破滅之主的實力強大,而自己卻是一味的與對方硬拼,那豈不是自討沒趣嗎?

就在這時,破滅之主的攻擊再次到了凌傲天的跟前。

想清楚所有問題之後,凌傲天沒有再與破滅之主硬拼,在破滅之主的巨劍即將到來之時,他腳下一動,九絕步瞬間被他施展到極限,身體化作一道流光,朝遠處遁去。

破滅之主那強大無比的巨劍,第一次沒有了用武之地,就在他的巨劍碰到凌傲天的瞬間,凌傲天的身影已經化作點點流光,消散在空氣之中。

虛影!破滅之主瞬間便意識到,他所攻擊到的,不過是凌傲天留在原地的虛影而已。

凌傲天竟然逃了!破滅之主差點氣出了一口老血,本來,他是想趁凌傲天一味與自己硬拼的機會,一舉將對方殺掉的,可是,他怎麼也沒有想到,凌傲天的身體強度竟然那麼強,硬接了自己那麼多次攻擊,都沒有躺下,而現在,這小子竟然撒腿便走,憑著他那強悍的身體,自己想要殺他,可就更困難了。

「臭小子,你是逃不掉了!」經過短暫的懊惱之後,破滅之主大吼了一聲,朝凌傲天追了過去,雖然知道自己就算追上凌傲天也沒有多大可能殺得掉他,但他卻不得不這麼做,因為,正如凌傲天所想的那般,他那融合分身靈魂的方法雖然能讓自己在短時間內獲得強大的力量,卻也是有著致命的弱點的,如果自己不能在短時間內擊敗凌傲天,那接下來敗的,就有可能是他自己了。

帶著一定要殺掉凌傲天的想法,破滅之主朝凌傲天追了過去,而凌傲天,卻是下定了決心不與破滅之主硬碰,不等破滅之主追上自己,他早已施展出九絕步逃開了。

連追了凌傲天數次,卻都被對方憑藉著身法的精妙逃開之後,破滅之主終於意識到,想要殺掉凌傲天,恐怕是不可能的了。

既然殺不了你,那就將你的兩具分身給毀了!破滅之主把心一橫,真接放棄了追擊凌傲天,一轉身,朝著正在他身後追趕他的聖緣分身沖了過去。

本來,聖緣分身是想追上破滅之主,展開偷襲,來緩解凌傲天的壓力,所以,他一直施展著九絕步全力追趕著破滅之主,卻沒料到破滅之主竟然突然轉身朝自己衝來,一時不慎,竟然直接被破滅之主那強大的劍氣籠罩在其中。

不好!與凌傲天本就為一休的聖緣分身瞬間便明白了破滅之主的打算,說實在的,兩大分身所展現出來的實力,雖然表面上看與凌傲天幾乎一致,但實際上,在身體強度上,他們卻是及不上擁有玄靈之體的凌傲天的,一旦他們被破滅之主攻擊,肯定不會像凌傲天那樣不會受傷。

既然不敢保證能在破滅之主的攻擊之下全身而退,聖緣分身自然是要想辦法自救的,於是,在破滅之主的攻擊即將落到他身上的瞬間,他的身體已化作了點點白光,真接便消散了。

看到聖緣分身竟然在這種註定會受傷的情況下消失了,破滅之主的臉色變得難看無比。

其實,也怪破滅之主先錯了對象,若是他選擇的對象是第一分身的話,在他這突如其來的攻擊之下,第一分身肯定會受傷,可是,聖緣分身,卻是凌傲天兩大分身中最為詭異的,他那瞬間消失在天地間的能力,便足以讓他立於不敗之地。

就在破滅之主臉色鐵青地看著聖緣分身消散的地方之時,聖緣分身的身形在離破滅之主不遠的地方顯現了出來,由於在倉促之間強行解散了身體,聖緣分身此刻的臉色有些蒼白,他心有餘悸地看著在他不遠處的破滅之主,根本就沒有給破滅之主反應的機會,直接便施展出九絕步向遠處遁去,拉開了與破滅之主的距離。

經過短暫的憤怒之後,破滅之主把目光落到了第一分身的身上,一而再,再而三的失手,讓他的心中憤怒無比,此刻,他已經下定決心,一定要滅掉凌傲天的第一分身。

帶著這樣的想法,破滅之主身形一閃,便朝著第一分身沖了過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