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這你,鄭拓不由得苦笑一聲。

不過也,自己的封神計劃,就目前而言。只是一個一廂情願的單方面計劃。但實際上,將上一量劫主角眾神之外的任何大勢力排除,都是不可能的。量劫中各方力量肯定都會在量劫中各顯身手,各爭氣數。阻止他們是不可能的,也是不現實的。這封神計劃,到最後必然要加入其他勢力,你爭我奪。各顯神通。

既然其他力量加入不可避免,那麼就要盡量讓他們在對自己有利的時候加入。那麼,自己欠龍祖的這個因果,到時候完全可以通過讓他加入封神計劃的方式來償還,而不能由龍祖自己地想法來償還。到時候因果自然可以償還,自己也不會付出太多—-只不過是將遲早會發的事情,提前了而已。雖然早一點的利益也不少。但相比其他付出。可能是最合算的。

那麼……

想到這裡鄭拓嘴角露出一絲微笑:龍祖啊龍祖,就我們二人的算計。誰更強一點了。償還因果的時機只要選擇,大勢所趨之下,也就是天數向,誰也無法拒絕。自己不能,龍祖又何嘗呢?這個時機的選擇,也就是自己跟龍祖之間地暗中角力啊。

不過,我不會輸的。我有這個信心。龍祖,你有嗎?

主意打定,鄭拓也就不再糾纏,收回關注天機變化的注意力,重新回到現實世界中。

接下來,他回到魔蚓之城中,和自己的弟子們、雷克斯艾頓和羅比奧等人見了一面。

紫蕈子和頑石子這兩個師兄師姐,現在已經成長起來了。不過,作為修行的成效,他們的樣子,至今仍然保持著兒童時的狀態。

$淫蕩小說/class12/1.html不是他們沒有發育,而是在異神訣地作用下,發育得很慢。其實任何修仙心法,都有類似地作用,比如紅孩兒,幾百年來,心性和身體發育,統統都跟孩子沒有兩樣。因為修道者主張「專氣致柔,能嬰兒乎」,認為嬰兒或者孩童的身體和心性狀態更加接近在母胎中地先天狀態。也就是所謂的「赤子之心」「先天之體」,對修行極為有利。

當然,異神訣控制發育的作用,是可以自主選擇的。也並不是孩童狀態就一定有利於修鍊。很多修仙心法,都是從「煉精化氣」開始的。孩童狀態乾陽不足,「精」根就沒到產的時候,何從煉起?這中間就見仁見智,根據情況的不同而有變化了。這些變化,異神訣都有相應的對策的,就修鍊者人根據身情況的選擇了。也就是,你可以選擇幾十年上百年不怎麼發育,也可以選擇幾年之內從孩童發育成人。很顯然,紫蕈頑石二人,選擇了不發育或者緩慢發育。

這樣,他們二人在那些地底的底層種族中,便被稱為「聖童」,又叫「聖嬰大王」,到跟紅孩兒當年的稱呼有些類似。但在敵對種族中,他們卻被稱為「魔嬰」「魔童」。

很顯然,紫蕈頑石二人出身的都是壽命不長的種族,他們的發育,無論如何百年也都夠了。可他們百年都沒有發育,那在自己人來自然是「聖」。在敵人來,自然也就是帶著詭異無比色彩的「魔」了。據敵對種族中還有他們飲處血,食兒心所以才能保持目前孩童狀態的傳。這跟地球上那些類似地傳,也沒什麼兩樣。來無論在什麼世界中,對敵人的醜化行為,都是差不多的啊。

不過,在這樣一個強者為尊的幽暗地域中,食人腦的奪心魔甚至是一個統治種族,至於卓爾的殘忍和暴虐也不用了。喝處血是兒心也就嚇嚇底層種族。這些統治種族根不怕。那麼這種傳的出現。其根目的。恐怕還在於敗壞二人名聲,以便讓那些底層種族因為畏懼而敬而遠之。

只可惜,底層種族歷經奴馭和磨難,這些恐怖傳,根嚇不他們。原因很簡單,沒有二人,他們的處境,也比這恐怖傳不到哪兒去。既然再壞也都是一樣地處境,那麼又何不去更有希望地地方呢?

卻紫蕈頑石二人,歷經百年。經歷風雨洗鍊,氣質倒是有了不地變化。不過這也只是表象。選擇「赤子之心」修鍊方向的他們,從質上講,還是兩個孩童。只不過這中孩童的表現,不會出現在其他人面前罷了。

但面對鄭拓這個他們老師和父親、恩人、兄長等混合體於一身的人,他們的赤子心性,卻都一覽無遺的表現了出來。

見到鄭拓終於出現。兩人如同百年前一樣,撲入鄭拓懷中,哭得跟淚人兒一般。這百年的風雨、委屈,從前只能默默埋藏在心中,現在總算可以宣洩出來,這就幾乎一發不可收拾了。

這跟離開父母很的孩子,終於重新見到父母的表現是一樣的。

鄭拓並沒有打算阻止他們。等他們一番發泄完畢之後。羞紅了臉擦去臉上地淚痕之後。他們的氣質也發了一些微妙的變化。而這種變化,正是鄭拓所希望到的。

之前。懷著心的赤子之心,卻要為了外界的俗世紛擾,不得不戴上面具作人,時間長了,難免對二人的心境產不利影響。鄭拓剛剛見到他們地時候,就見他們臉帶郁色,行事隱隱然有些狂躁,這就是強行壓抑對心境帶來的不利影響。如果處理不,就此入魔也不是不可能的。

但經過這麼一宣洩之後,這氣質卻發了脫胎換骨的變化。紫蕈頑石甚至可以清楚的感知到,自己的心境在飛速的蛻變!蛻變之後雖然還是那「赤子之心」,但所謂「得道之前,見山是山,見水是水,得道之中,見山不是山,見水不是水,得道之後,見山還是山,見水還是水,」他們地這赤子之心,便經過蛻變之後,到了第三個層次,從此再也不會輕易地被外界塵緣所影響和困擾,是脫胎換骨,毫不為過。

其實正因為如此,鄭拓才放任他們宣洩一番的。

這一番宣洩后,心境蛻變,兩卻也帶點扭扭捏捏,離開回到自己地房間中,開始修鍊起來,企圖利用這心境蛻變的大時機,讓修為大大的再進展一步。

至於紫蕈二人之外的其他弟子,現在卻都成長起來,不過他們接觸的更多的是紫蕈二人,也更親近他們。鄭拓是老師,其實他們對鄭拓更多的是敬而遠之得敬畏,唯獨對紫蕈二人才是親近的尊敬。

這種情況鄭拓也沒什麼想法。日後天道一門廣開山門、大收門徒,徒子徒孫多了,一個個都照應到肯定不可能。鄭拓只需要照應到其中的佼佼者即可。其他的便要通過這些佼佼者來間接的照顧。眼下便是如此。

所以,和這些弟子的見面,嚴肅有餘親切不足,這卻也是無可奈何的事。

然後,鄭拓再接見了羅比奧、卡斯特里、艾頓、雷克斯等人,對他們多加勉勵。至於紫蕈二人手下的那些人,甚至魔蚓之城中聞風而至過來逢迎的那些官員和上層,自然沒有接見的必要,鄭拓一律將之擋駕。

然後,尋找了一個僻靜的地方,鄭拓將古麥斯德叫過去,在一揮手,放出那黑龍帕拉提和古麥斯德口中的「主母、少主」卓爾克麗絲、混血兒麥傑倫,準備來個雙方對質!

一重新出現,還沒清周圍環境,那麥傑倫已經大叫起來:「該死的惡魔,你究竟想幹什麼?莫非你認為實力強大,就可以將別人肆意欺凌玩弄么?告訴你,我麥傑倫是絕對不會屈服的!」 第二章裝b模式啟動

《初級魔法入門》是一本f-的技能書,裡面簡單的介紹了法術的基本構成——魔法元素。並簡單的講解了最基礎的元素感知和元素操控的方法。用萬毅的話說就是「簡潔明了,通俗易懂」,但是遊戲嘛,技能書都是要使用的。萬毅看完一遍之後就直接使用了《初級魔法入門》,隨著一道白光從書中升起進入到萬毅的腦子裡,萬毅也收到了系統的提示:「恭喜您學會了魔法感知」。

魔法感知(f-普通級):感知輕微提高(魔法學徒通過集中自己的意志來感知存在四周的基礎魔法元素,雖然他們還沒有學會如何去運用這些魔法元素)

萬毅覺得學到自己在「新世界」中的第一個技能著實是一件令人開心的事,可惜沒人慶祝……

在閱讀《初級魔法入門》的時候,萬毅就開始嘗試著去感知書中所說的基礎魔法元素,以萬毅的天賦也只能模糊的感受到空氣中躁動著的火元素,而在學會「魔法感知」之後,那種模糊的感覺一下子變得清晰起來,甚至還能輕微的感受到風元素和水元素的存在。

參加過內側的萬毅知道,基礎魔法元素是永恆存在的,法師們通過自己的意志來影響和操控空氣中的基礎魔法元素來達到他們施法的目的,萬毅的11點智力已經可以勉強達到操控魔法元素的前置條件。他首先在自己家的燒飯的灶台附近找到一個火元素較濃郁的地方,然後通過意志慢慢的把這些火元素聚集在一起,在萬毅無法控制這些被聚攏在一起的火元素的時候,他立刻用精神力把這些聚攏在一起的火元素包裹起來,形成一個肉眼幾乎不可見的火星。這是萬毅在內側時就會了的技巧,而這個小小的火星被法師們稱為「基礎魔法節點」。基礎魔法節點就像是一個快失去磁力的吸鐵石,法師們往基礎魔法節點中輸入精神力的過程就相當於給吸鐵石充磁,從而達到聚集和操控魔法元素的目的。

看到魔法節點順利形成,萬毅也鬆了一口氣,然後把這個魔法節點收入自己腦中的識海。看看時間離貴族到來還有16分鐘,萬毅淡定的躺回到床上,開始翻看那本板如板磚一般厚的《牛角村雜記》。

《牛角村雜記》由牛角村的上一代也是第一代村長牛角所寫,當然這位牛角村第一任村長並不是什麼非常厲害的隱居老人,他只是一名王國的普通士兵,戰場上立功后被封為騎士,但他的身體也因戰爭留下了永久的暗疾無法繼續戰鬥。然後王國就隨便給了一個小小的封地給他頤養天年。這本書開頭部分類似於日記,記錄了牛角本人不輝煌但卻是十分精彩的一生,當然這位老村長也沒有留下外面放心不下的兒子或者女兒讓玩家去收服。日記翻完之後就是牛角村的一些情況介紹,包括整個村屬於哈曼家族,村裡的八口人家介紹,村子附近的地形地貌等等。

雖然這位名叫牛角村長只有小學生的寫作水平,但是萬毅還是看的津津有味,甚至還用筆隨手把一些錯別字圈了出來。萬毅做為一名學神看書的速度自然不是浪得虛名,很快就把這本板磚的最後一頁翻完,而敲門聲也緊接著傳來。

「請稍等。」萬毅應了一聲,然後用了10秒鐘收拾了一下被自己翻亂的房間,再用3秒鐘整理了下身上的文士袍,這才走到門口將門打開。

門口站著的青年大約16、7歲的年紀,一身王國制式盔甲倒也合身,一隻手輕輕扣在胸前另一隻手牽著一匹瘦弱的白馬。青年雖然神情堅毅,但一身疲憊卻是怎麼也掩飾不了的。

青年行了一個禮道:「請問這是牛角村村長家嗎?」

「我靠,系統沒說我是村長啊!認不認?」萬毅心中這麼想著,臉上卻是雲淡風輕的笑著:「沒錯,我就是牛角村村長,請問這位客人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嗎?」

青年聞言一喜,道:「我是哈曼男爵的三子——雷·哈曼,這是我的信物。」說著遞給萬毅一塊腰牌。

顯然這就是自己的任務目標錯不了了,但萬毅還是雙手接過腰牌仔細的辨認了一會兒,的確和《牛角村雜記》中畫的腰牌一模一樣,當即將腰牌還給雷·哈曼,微微躬身行了一禮,道:「原來是雷少爺,少爺先請進屋。我先幫少爺把馬安置好」

雷·哈曼點了點頭,然後把馬繩交給萬毅自己朝屋內走去。萬毅把馬繩綁在院子里的樹上后默默的告訴自己:「裝b模式啟動。」

整整拖了兩分鐘后,萬毅才慢悠悠的回屋,進門看到雷·哈曼正站在窗戶邊望著窗外的田地出神,萬毅故意弄出點動靜讓他知道自己進來了。

看到青年望向自己,萬毅開口道:「雷少爺長途跋涉想必也是累了,小屋簡陋,還請雷少爺不要嫌棄,請坐。」

雷·哈曼走到書桌前坐下,問道:「多謝,不知先生大名?」

萬毅道:「在下萬知者。」

雷·哈曼一聽馬上從椅子上站起來,恭敬道:「我觀先生氣宇軒昂樣貌不凡,沒想到竟是鼎鼎大名的萬知者,先生如此之才願意屈居我哈曼家這樣一個小地方,小子倍感榮幸,先生請坐!」

萬毅心想:「我剛入遊戲才半個小時,我有名,有才個屁!」但是也知道這是專屬天賦所帶來的技能「賢者」加成的名望和魅力在起作用了,當下也不客氣的坐下道:「雷少爺遠道而來不知有何難處,萬知者雖然不才,但應該也能幫襯一二。」

雷·哈曼一聽萬毅肯幫忙頓時樂壞了,道:「在下獨身前來這牛角村,是受父親之命來剿滅盤踞在牛角山上的一夥強盜,這伙強盜經常劫掠附近的客商,且紀律嚴明行動有序,一旦遇到大隊人馬立刻化整為零逃入這牛角山中,非常難以追捕!而且他們似乎只要錢財而從不傷人姓名,大多被搶的客商也選擇了自認倒霉,這被搶之事也都不了了之。」

萬毅沉吟一會道:「聽少爺所說,不難推測這只是一小股作亂的強盜,其人數應該不會太多,但即使是這樣我想也不是雷少爺單身匹馬可以對付的,不知少爺有何打算?」

雷·哈曼急道:「這次剿匪關係到我的仕途,是家族對我的試煉,雖然我知道難度非常的大,但我還是要去完成它!還請先生教我!」說完又是一鞠躬。

萬毅忙扶起雷·哈曼:「少爺所託,萬知者必將全力以赴!」

「系統提示:您成功的取得了雷·哈曼的信,任,新手試煉任務第一階段完成,您的主屬性+2,隨機次屬性+1,您獲得了由雷·哈曼贈送的《基礎元素學識》,雷·哈曼加入您的隊伍。」

「您的智力+2,力量+1」

「《基礎元素學識》,f-普通級技能書,意志輕微提高。」

雷·哈曼

力量:22

敏捷:13

智力:7

天賦:

天生劍士(a+級宗師天賦):使用劍類武器時,出手速度和攻擊強度大幅度提高(天生的劍士,如果願意努力,那麼你在未來至少是個大師)

裝備:

王國制式盔甲(e+優秀級)王國制式長劍(e+優秀級)

綜合戰鬥力評價c-專家級

新手試煉任務第二階段(s-英雄級):初來乍到的雷·哈曼是個地地道道的新手,而且c-專家級的戰鬥力很明顯不足以應付接下來的戰鬥,接下來你的目標是了解牛角山的戰力並且儘可能的削弱你的敵人,很快牛角山的人就會知道最近來了個小貴族來找他們麻煩,到時他們會主動找上門來,那時候你就麻煩了!

新手試煉任務第一階段的c-專家級任務就這麼輕鬆的完成了,萬毅甚至都還沒開始忽悠這個小貴族,本來對於其他新手來說要取得一個c-專家級人物的信任的難度不亞於單挑一個高於自身兩個等級的boss。但是因為專屬天賦所帶來的名望和魅力加成,萬毅輕而易舉的就獲得了小貴族的支持。

萬毅看著交到自己手裡的《基礎元素學識》想著:「看來等會要好好出點力氣了,我可不喜歡欠別人。」萬毅把任務提示反覆看了幾遍,靜靜的思考了一會,心中已有定計。起身對雷·哈曼說道:「少爺長途跋涉應該也累了,如果不嫌棄的話就在我這先睡一覺,我已有計策來對付那伙強盜,晚上我們就行動!」

雷·哈曼看到萬毅自信滿滿的笑容,心中大定,應了一聲是就躺倒萬毅的那張床上休息了,隨後萬毅再次翻看了一會《牛角村雜記》,然後慢悠悠的出門了。

萬毅先花了5分鐘時間把牛角村逛了個遍,其實也沒什麼好逛的,《牛角村雜記》裡面將牛角村的情況記錄的清清楚楚,牛角村不過八戶人家,壯丁全被徵召入軍,村子里剩下的全是婦孺老人大約30餘人,而萬毅這個假冒村長的背景是在山林里迷路的先生無意中闖入牛角村,村中老人讓他暫住在無人居住的村長家,平時就教教孩子讀書識字。

牛角村從村頭走到村尾也只不過數十米,村子附近都是村民們自己耕種的田地,蔬菜糧食全都自己解決,他們也不敢離開村子太遠,畢竟深山老林中可是經常會有野獸出沒的。 「麥吉,不要了!」

見兒子如此衝動,擔心他得罪鄭拓這個神秘的強者,克麗絲臉色大變,連忙阻止道。

她急切之下,叫了麥傑倫的名。在母親來,這是很自然的事情,但這卻讓一心認為自己已經長大的麥傑倫,實在很是不滿意,低聲嘟噥道:

「真是的,不是過不要再叫我名了么?」

克麗絲卻沒有心思理會兒子的這些心思,連忙正色對鄭拓道:「閣下,請不要降罪麥吉,他還,不懂事,一時衝動冒犯了閣下!閣下要懲罰的話,就沖著我來吧!」

「什麼?」麥傑倫頓時跳起來,又要大叫,卻被旁邊的黑龍帕拉提一把拉道:「少兩句吧!不要再給你母親惹禍了!」

然後,這黑龍也露出一臉笑容,甚至是帶著討的表情,對鄭拓道:「尊敬的強者,您有什麼要我們效勞的嗎?我們必定盡心竭力,絕不推脫!」

卻是隻字不提被囚禁百年的事情,反而什麼效勞之類。

不但如此,臉上居然還有些討的表情,對於一貫驕傲的黑龍來,這是一件多麼不可思議的事情啊!就連克麗絲麥傑倫二人,都得有些傻眼了。

想必在被囚禁起來的百年時間裡,這黑龍帕拉提,也受過不少罪吧!

鄭拓知道。自己的修里乾坤空間中,雖然沒有什麼太大地危險,但是基的防禦系統還是有的,那都是用億萬符文構成的禁製法陣,也有少量的反擊功能。

要是這三人在空間中不老實地話。難免會觸動禁制的攻擊。這驕傲的黑龍肯定因此吃過不少苦頭,所以才改變了脾氣。

當然,能夠跟一個卓爾、一個卓爾和穴居人的混血兒和平的呆在一起的黑龍,也不會有太多的驕傲,這種轉變倒也正常。

另外那個卓爾克麗絲,想必情況也跟他差不多。至於那個麥傑倫,之所以百年來脾氣一點都沒變,還是那樣衝動,恐怕就是因為,所有的危險和痛苦。都被兩個長輩代替承受了,所以他還是那樣不曉世事。

真是無知者無畏啊!

鄭拓暗自搖搖頭,了這個頗有幾分資質的麥傑倫,只是微笑不語。

對這個麥傑倫他還是有幾分想法的,收為弟子也未嘗不可。不過,這麥傑倫地性子不改,卻也不會有什麼大的成就。樣子,非要收徒的話,還得給他點磨練。免得他日後修鍊的時候,因為這種浮躁衝動的心性吃個大虧。

量劫之中。殺劫臨身,變是大羅金仙,只要不成聖人,也難免在殺劫中遭遇危險,更不用麥傑倫這點能耐了。

尤其是他一旦入門,氣運便會跟天道教一門相連。而天道教因為那封神計劃,幾乎是直接跟上一量劫主角正面抗衡,加入天道教,可能將會遇到的危險,比其他身份還要多許多倍。要是沒有足夠的實力和自知之明。遲早也是在量劫中灰灰的命運。鄭拓可不希望自己的弟子遇到這樣地情況。

所以,要麼乾脆不收徒,要麼就將他磨練一番。

現在鄭拓已經在暗暗盤算,將這麥傑倫究竟是丟在什麼地方磨練較,是祖瑪世界中,還是乾脆去玄黃天了。

他這一番盤算,也沒回答黑龍帕拉提的話。那在三人眼中十分「詭異」地笑容(其實不過是想到麥傑倫可能遭遇磨難的戲謔笑容)。更讓三人心中升起寒意。尤其是黑龍帕拉提和克麗絲二人,更是深深了解鄭拓的可怕。心中已經產了大量的恐怖景象的聯想了……

這人,其實往往都是自己嚇自己,想到那些可怕圖景,克麗絲已經忍受不,顫聲道:「大人,麥吉還是個孩子,您……」

黑龍帕拉提更是上前一步,將麥傑倫護在了自己身後—-儘管他知道,面對鄭拓這樣的存在,這點保護幾乎跟沒有一樣,但這總比沒有。

鄭拓見他們誤會,也不解釋,只是笑笑道:「叫你們過來,是有一件事情要問你們。」

「大人請,我等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黑龍帕拉提連忙回答道,怕回答晚了會讓觸怒鄭拓。

鄭拓知道他這樣心,也屬正常,畢竟面對無法對抗的強者,心些自然沒什麼大錯。也不多什麼,只是指著旁邊的古麥斯德問道:「這個人,你們認識嗎?」

三人仔細了古麥斯德,然後彼此大眼眼的對望半天,同時搖搖頭:「回稟大人,這個人我們都不認識,從來都沒見過。」

「老古,他們三個,你認識嗎?」

鄭拓又望向古麥斯德,問道。

誰知道,古麥斯德也是搖搖頭:「大人,我不認識他們三個。」

聽到這裡,以鄭拓的修為,也忍不翻翻白眼。

古麥斯德口口聲聲什麼主母少主,居然都不認識!那還要自己去救個什麼勁?

不用問,這肯定是某位大能做地手腳。而且能夠讓鄭拓推算不出的大能,這中間還有黑龍插手,究竟哪一位大能,還用么?除了龍祖還能有誰?

這種結局鄭拓也早就預料到了。要不是做事情要善始善終,鄭拓壓根就不想追究這些事情。反正龍祖已經決定給自己成聖的機會,自己鴻蒙紫氣也已經到手,這古麥斯德身上的算計。雖然關係到鴻蒙紫氣,但不管是什麼,也幾乎沒有什麼用處了。只是,自己畢竟欠古麥斯德一段因果,撒手不管還是不行地。

鄭拓無論搖頭:「他們你不認識?你不是讓我去救他們么?這母子倆。就是你口中的主母和少主,還有那一位,那就是你口中囚禁他們母子的黑龍。我他們關係那麼,囚禁根就談不上吧?」

「什麼?你是古麥斯德?」

克麗絲失聲叫道。

他們三人,也只有克麗絲見過古麥斯德。她仔細打量古麥斯德地樣子,有些不敢肯定地道:「樣子,有些像我丈夫地追隨者,我家地老僕人古麥斯德。可是,古麥斯德分明已經去世了,還是我親手埋葬的。怎麼還會活著出現?」

古麥斯德也是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不可能,你怎麼會是我的主母?主母的樣子,明明不是這樣的……」

「還有他,你認識嗎?你的少主。」鄭拓一指那麥傑倫。

「少主我不認識。我離開的時候,少主剛剛出。」

「那麼這一位呢?你認識嗎?」鄭拓指著黑龍帕拉提,「如果你見過那條黑龍的人形形態地話,和這一位是否同一人?」

「我見過,但是不對,那條黑龍也不是他的樣子!」

鄭拓目光中閃過異芒。

事情越來越有趣了。似乎跟自己當初的想法,有些不吻合!這中間。似乎還有些別的曲折!

他知道古麥斯德沒有謊。因為在他的面前,除非踏入大羅金仙教主級,否則無人能夠謊瞞過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