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這裡,周丹不敢逗留,神念瘋狂的展開,每一次都突破了極限,而下一刻他便出現在神念的盡頭。

這才是真正的縮地成寸的真髓。

神念所能到達的地方,他便可以瞬移達到。

如今周丹的神念異常的強大,覆蓋數十萬公里並不是事,而無盡海域距離此地至少有數千萬公里之遙遠。

在周丹不惜耗費精神力的情況下,原本需要數天的時間,三分鐘后便進入無盡海域的狼山海域了。

狼山海域是無盡海域的外圍,只是當周丹來到狼山海域后,腦海中的不安越發的強烈。

看著近乎渲染上紅色的海面,一個個屍體漂浮在海上,周丹的心靈在顫抖。

「走。」一次次的瘋狂瞬息,數分鐘后他終於抵達南天門的上空。

此時南天門的大門早就被打碎了,煙灰衝天而起,喊殺聲更是震天動地。

當周丹看到這一切后,內心不由的鬆了口氣,只不過很快便被凌然的殺意給取代了。

「天道降臨。」周丹低吼一聲。

轟隆~~

整個南天門瞬間被周丹的天道長河給籠罩了起來。

「殺死異族人,為我們的元帥報仇。」喊殺聲仍舊震天動地,只是當天道降臨后,拚死與異族對決的修士這才抬頭凝望。

當他們看到高空中那偉岸的身影后,頓時發出激動的喊聲:「門主,門主回來了。」

這一刻,南天門更是騷動了起來,所有的南天門人員都亢奮不已,消失整整五年的門主終於回來了。

而密密麻麻的異族人更是在此刻退開,因為他們知道高空這白衣青年實力異常的強大,整整上百萬的異族人全部退到兩名身高有百丈的異族人身後。

這兩名異族人,不僅身高挺拔,其頭頂上的長角更是有著深深的威壓在回蕩著。

兩尊偽帝。

這兩名異族人,赫然是偽帝境的存在。

「異族。」周丹的聲音震耳欲聾,貫穿了過去,直接撲上這兩名異族人。

「哼。」兩名偽帝境的異族人冷哼了一聲,保護住了身後的百萬異族大軍。

而周丹藉此機會將整個南天門的成員都保護在天道長河下。

「嘎嘎……又來了一個不知死活的人。」其中一名異族偽帝咧嘴一笑,露出殘忍的笑容:「我們這才來多久,不到五分鐘吧,已經吃掉了一名准帝巔峰的老頭了,現在又來一個送死的。」

「這個可要讓給我啊,剛才那老頭已經被你吃了。」另外一名偽帝境的異族忍不住笑道:「畢竟也要給我一點好處是不。」

「給你,給你。」 無敵萌寶:遲到爹地好好寵 身高較為龐大的異族偽帝忍不住笑道:「瞧你這出息,不就是一個準帝初期的修士嘛,味道可沒有剛才那老頭更有味道。」

「這你就不懂了,他細皮嫩肉,吃起來應該不錯。」身材較小的異族偽帝卻是說道。

「門主,清泉老祖被他們給吃了。」這時候,一聲凄涼的慘聲傳入周丹的耳中。

「清泉老祖死了。」周丹難以置信,他知道這異族肯定來不久,不過是五分鐘而已,清泉老祖竟然已經死了。

「小子,聰明的話自己解決,不然等下被我活生生的吃掉,那可就後悔也來不及咯。」身材較小的異族偽帝猙獰的看著周丹,一步一步的向前,氣息也在此刻沒有任何保留的爆發出來。

「清泉老祖死了。」周丹仍舊難以接受,一個個熟悉的人,竟然在此刻都離開了他。

「你殺了我的人,我要你們血債血償。」這一刻,周丹全力運轉天道長河,剎那間朝著一名異族偽帝撲了過去。

「找死。」這名身材較小的異族偽帝露出一抹不屑,一個人族的准帝初期修士罷了,他一根手指就可以將其碾壓致死。

可是接下來他便發現自己錯了,而且錯了很離譜。

兩者拳頭相對,僅僅一個照面,這名原本不將周丹放在眼裡的異族偽帝直接倒飛了出去,黑色鮮血口吐不斷,那整條手臂更是報廢了。

而這一幕讓原本有些擔憂的南天門成員頓時歡呼了起來,他們的門主竟然這麼強大,僅僅一拳就將偽帝境界的異族給擊敗了。

而在異族這邊,則是鴉雀無聲,他們震驚的看著這一幕,臉上寫滿了不可思議。

一個準帝初期的人族修士而已,居然一個照面就將他們的將軍給擊敗了。

「我倒是小看你了。」這名身材較小的異族偽帝並沒有遭受多大的傷勢,那原本報廢的手臂也恢復了過來。

在他看來,眼前這白衣青年必然用了什麼秘術,不然何以爆發出那麼恐怖的實力呢。

「老二,你也太弱了吧,居然被一個準帝給傷了。」身材較大的異族偽帝從吃驚回過神來,當即忍不住調侃對方。

「老大,這小子有點邪門,不知道用了什麼秘術,竟然可以爆發出不亞於我的能量。」較小的異族偽帝倒也沒有生氣,而是小心的提醒道。

「秘術,不亞於你。」老大殘忍的笑了起來:「既然是秘術,那肯定有時間限制,我這就將他擒拿下來,到時候交給你。」

在周丹天道庇護下的南天門成員一陣焦急,在他們看來,門主的確使用了秘術,不然何以與偽帝爭鋒。

周丹至始至終都沒有說話,只是他的眼眸卻有著可怕的殺意,這殺意更是令兩名異族偽帝心頭一凝。

「裝神弄鬼。」偽帝境的異族老大冷笑了一聲,當即撲了過來,那速度直逼三百多倍。

「天源,給我滅了他。」

周丹直接放出混沌源獸撲向這名異族偽帝境老大,而他卻拐了一個彎撲向另外一名異族偽帝。 吼~~

天源沒由來的亢奮一吼,天地似乎都在此刻一顫,他直接化為本體,一頭朝著身材較大的異族偽帝撲了過去。

「混沌源獸。」這名身材較大的異族偽帝頓時瞪眼,內心不由的產生一股恐懼,好在他能夠看出眼前這頭混沌源獸並沒有達到成熟期,不然他連反手的機會都沒有。

不是天源沒有達到成熟期,而是他實力受損,到現在還沒有恢復過來。

吼~~

天源又一聲怒吼,震的這名異族偽帝渾身一震,而天源更是藉此機會一巴掌拍了過來。

啪,。

結實而又響亮的一巴掌將異族的上半身給拍碎了,其身軀更是像一塊石頭被扔了出去,在數萬公里的地方停了下來。

這名異族偽帝難以置信,不是明明沒有到了成熟期嗎,為什麼一巴掌就可以拍扁他。

剛才如果不是他反映夠快,這一巴掌可不是拍在上半身而是直指頭顱。

吼~~

天源再次腰身一動,那龐大的身軀在高空中一個翻騰,瞬間來到這名異族偽帝的身前。

異族偽帝大驚失色,一躲再躲,可短短的片刻功夫他卻一直被壓著打,體內能量受損極為嚴重。

若是如此下去,不用一刻鐘他便會被活生生耗死。

「吼~~」異族也變化出本體,只是他變化出來的本體並不是要與天源決鬥,畢竟他還有自知自明,獨自一個與混沌源獸對抗,純粹找死。

一陣特殊的吼聲從異族偽帝口中發出,瞬息傳遍整個無盡海域。

「天源,給我解決了他。」周丹心頭一沉,他知道對方在求救,如今周丹完全不知道異族的實力如何,只能儘快拿下對方了。

「好咧。」天源一吼,他的攻擊瞬間也變的伶俐起來了,僅僅兩次簡單的拍擊,這名異族偽帝體內的能量已經消耗殆盡了。

如此下去,他根本承受不住天源接下來的任何攻擊。

而周丹與另外一名異族偽帝也打的不可開交,通過短暫的對決,他基本已經摸清了對方的實力了。

而就在他正打算除掉對方的時候。

吼吼吼~~

十八道吼聲由遠至近傳來。

「不好。」周丹臉色大變,這十八道聲音所帶來的威壓,竟然不亞於眼前這兩頭異族偽帝。

也就是說,在無盡海域中還有十八頭偽帝,眼前這兩頭偽帝不過是其中兩個罷了。

「哈哈,小子你以為有一頭混沌源獸就能夠橫行無忌了嗎。」與周丹對決的異族偽帝冷笑道:「我承認你很強大,甚至那頭混沌源獸足以威脅到我們的性命。」

「只不過現在一切都結束了。」隨著這名異族偽帝聲音落下,高空中徒的出現十八道身影,正是從無盡海域各處趕來的異族偽帝。

「天源,回來。」周丹下令,天源立刻回到了他的身旁,而這時候他意念微動,將所有的南天門成員都收入到『天王神空間』內,保護了起來。

「嗯,幼兒期的混沌源獸。」十八名異族偽帝直接將周丹給無視了,他們目光鎖定住天源,露出一抹貪婪之色。

幼兒期的混沌源獸,實力頂天就比偽帝境強上一點,但他們現在有二十名偽帝,聯合起來要抓住這頭混沌源獸,顯然不難。

「你們總算來了。」先前被天源給拍的差點死去的異族偽帝臉色蒼白的說道。

「喲呵,這不是柳木將軍嗎,怎麼成了這副摸樣了。」剛趕來的十八尊偽帝頓時忍不住譏諷道:「被人族給傷啦。」

「放屁,小小人族修士豈能傷到我,我是被那頭混沌源獸給傷到了。」柳木將軍冷哼了一聲:「趕快聯合出手,只要我們抓住這頭混沌源獸,獻給族王,相信我們幾個地位會水漲船高。」

十八尊異族偽帝彼此相識,最終達成了意向,沒錯,抓住混沌源獸獻給族王,其必然會欣喜。

至始至終,他們都沒有正眼看過周丹。

「吼,該死的異族。」混沌源獸雖然單純,但他怎麼可能不知道這些異族人竟然將他當成了囊中之物,並且要獻給什麼狗屁族王。

這無意惹怒了他,天源瞬間沖了過來,竟然打算力戰二十尊偽帝。

周丹臉色極為凝重,他並沒有去阻止天源,畢竟他對天源極為了解,雖然實力沒有全部恢復,實力也比偽帝強一點,可單憑這些異族,想要抓住天源,簡直是天大的玩笑。

轟隆~~

雙方瞬間交手,最終的結果雖然是這些異族壓制住了天源可卻奈何他不得。

「這樣下去不行,這頭混沌源獸明顯聽令於那個人族修士,只要我們將他抓住或者擊殺,這頭混沌源獸必然會慌亂起來,到時候我們才有機會。」

顯然與周丹交手的異族偽帝開口,提出了建議。

這時候剛來的十八尊偽帝才注意到周丹,當即失聲啞然:「准帝初期。」

他們驚訝的是,周丹竟然沒有逃跑。

一個準帝初期的修士罷了,他們中間任何一人一根手指都可以將其碾壓致死,居然會是混沌源獸的主人。

「不要小看這人族修士,也不知道他使用了什麼秘法,竟然可以爆發出不亞於我的能量。」與周丹交手的偽帝提醒道。

「不就是一個小小的准帝,我來收拾他。」有異族偽帝強者譏諷不已,在他看來不管眼前這人族修士使用了什麼秘法,他仍舊只是一名小小的准帝罷了。

周丹心中略微凝重,他很清楚自己的實力,如果對上一個,他有自信可以拿下對方,若是對方兩個,自保顯然沒有問題。

萌妻難馴 可現在卻有二十尊異族偽帝,只要有三個至四個以上聯手,他絕對不是對手。

儘管他的『道』可以壓迫這些人,但能量上顯然不能與真正的偽帝相比。

超凡藥尊 為今之計,周丹只能動用底牌了。

就在眾多偽帝想要弄掉周丹的時候,其手中突然出現了一滴散發著可怕光輝的血液。

血液的光輝蓋過了烈陽,令原本就明亮的無盡海域更加的通明。

「不好,快阻止他,這是帝血。」

二十尊異族偽帝臉色大變,只可惜他們的動作明顯要比周丹慢上了半步。

咕嚕~~

周丹毫不猶豫的吞下這一滴帝血,身軀立刻出現了萬道光芒,似乎從由內而外,照亮了方圓百萬公里。

「走。」二十尊偽帝心有餘悸,面對這氣息他們的心靈在顫抖。

面對真正的大帝氣息,他們根本不敢有絲毫不敬,明知道眼前這白衣青年只是准帝而已,可其身上的氣息,卻讓他們感到驚恐。

最後毫不猶豫的選擇了退走。

只是他們想走,走得了嗎。

轟~~

完美的天道瞬間出現,將這二十尊偽帝給籠罩了起來。

「這是什麼天道,竟然如此可怕。」當二十尊異族偽帝陷入天道長河內,他們由衷的感到吃驚。

一個準帝的天道,竟然給他們帶來強烈的危機感。

此刻周丹感覺到體內有一股可怕的能量要衝出體外,難以壓制。

他臉色極為凝重,一旦讓這些能量破體而出,那就是爆體而亡啊。

「帝血果然霸道,看來我只能提前動手了。」周丹有些鬱悶,他原本還打算先熟悉一下這股能量,可現在看來,以他現在的實力卻難以駕馭其這能量。

下一刻,周丹選擇了動手。

嗖嗖嗖~~~

當他進入到天道長河內,二十尊異族偽帝突然間對他猛烈的轟擊了起來。

原來他們看到了周丹的威脅力極為強大,故此暗中決定將他扼殺在搖籃中。

二十尊偽帝聯手,那場面的極為可怕的,饒是周丹的天道長河也在瞬間崩塌,須知他的天道長河乃完美的天道長河,每一條法則都達到了第五階段。

基本上能夠壓迫一些尋常的偽帝了,可在二十尊異族偽帝的聯手下,仍舊扛不住。

可見這二十尊異族偽帝,實力何等的強悍。

「來得好。」周丹大喝一聲,他怕的就是這些異族破開他的天道長河后直接逃離。

以他的實力,想要將這些異族全部留下顯然還頗為困難,不過現在不一樣了。

對於主動出擊的異族,在周丹看來已經是死人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