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這裡,鳳華點開光腦,查看著自己戰鬥時的影像。

人類認知中的蟲子,在太空中戰鬥力低,並且不能單獨在太空中單獨移動。

人類認知中的軟絕蟲,築巢時間長,影響範圍大。

人類認知中的蟲群,在戰鬥時有著明顯的階級,戰鬥力高的蟲子會在戰鬥力低的蟲子死得差不多的時候才出來,因為蟲子之間的階級會讓他們互相壓制。

可是這些認知,在三不管的蟲子里絕大部分被推翻了!

「不如我們想想蟲子是怎麼出現的,它們的起源又是哪裡?」

陸雲的聲音彷彿在耳邊響起,鳳華咬著牙,狠狠地關上光腦,又一頭撞上了安省吾的胸口。

這個狗東西,是不是在她腦子裡設置什麼東西了,為什麼她一想這種事情就頭疼?!

「鳳華?」 我家夫人太能逃 安省吾捧住了鳳華的腦袋,摸了摸她的額頭,「你的額頭有些熱,你好像有些發燒。」

「絕對是陸雲那個狗東西!」鳳華咬牙切齒地說道:「那個狗東西到底藏了些什麼話沒有說出來,他瞞了老子什麼,他絕對知道為什麼,但是他就是不告訴老子!」

嘀——

溫度計顯示出鳳華此時的溫度,安省吾看著上面沒有什麼異常的數據,看著鳳華通紅的臉,鼻尖還縈繞著淡淡的酒味。

「鳳華,你是不是喝醉……喝酒了?」

記住手機版網址: 在人類基因已經優化到很少能看到有什麼小毛病的時代,安省吾第一次知道,原來有一種人是喝一口酒就能醉。

還是那種醉到頭疼的喝醉。

安省吾嚴重懷疑,他要是給鳳華兩瓶五六十度的白酒,現在鳳華會不會已經不省人事。

接下來的時間,安省吾只能將鳳華平放在沙發上,等著她自己酒醒。

不過鳳華剛才說的話,還是說到了他的心裡。

其實他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確定,鳳華說的是事實。

因為安晏到現在都沒有聯繫他,也沒有告訴他這次的蟲洞和蟲群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結論越晚出來,就代表著結果越差。

躺在沙發上的鳳華沒有閉上眼睛,她眼睛眨都不眨地看著安省吾,突然笑了一下。

「真好看啊。」

……在思考問題呢,能不能嚴肅一些!

事實證明,誰都不能跟喝醉的人講道理,而且安省吾現在也不會和鳳華講道理。

安省吾蹲了下來,輕輕摸著鳳華的臉,微笑著說道:「你也很好看。」

「不,你有我十倍好看。」鳳華用拇指和食指比出了一個小小的十倍,「光是這張臉,我就賺了啊!」

這話說得安省吾是哭笑不得。

鳳華的手也搭上了安省吾的臉,她毫不手軟地扯著安省吾的臉,邊扯邊嘆氣,「這麼好看的臉,怎麼會有這麼黑的心。」

「那還真是讓你失望了。」安省吾順著鳳華的話接著說了下去。

反正沒打算講理,她想說什麼就說什麼。

等她清醒的時候,尷尬的只會是鳳華自己。

扯了一會兒,鳳華大概玩夠了,放下手眨巴著眼睛看著安省吾,小聲問道:「安省吾,你會死嗎?」

「我會死的。」安省吾很肯定地說著,「只要是碳基生命,總有生命消亡的那一天。」

「那你可一定要死在我後面啊。」鳳華說著說著又笑了,「你也知道,我一直都是一個自私的人。我已經,我已經送走了很多人,所以你可一定要死在我後面。」

安省吾只是笑,他並沒有答應鳳華的這句話。

因為如果是在戰場上死亡,那他只會死在鳳華前面。

在他死亡之前,是絕對不允許有任何生物傷害到鳳華!

「其實我一直都知道,你想做什麼。」鳳華說話的聲音已經開始含糊起來,「誰都看得出來,你是想把我上交給國家,誰,誰都看得出來。」

是的,誰都看得出來,所以他根本就不是什麼好人。

「但是,我還是……」鳳華的眼皮子上像是有東西粘住一樣,讓她根本睜不開眼睛,「我竟然覺得這樣的日子還不錯,我一定是,瘋了。」

安省吾笑著往鳳華脖子下墊了個枕頭,只是聽著她嘟囔。

瘋的可不止鳳華,他可是早早地就瘋了。

「我好像,還有秘密沒有告訴你。」

此時鳳華的聲音已經小得快要聽不見了,然而安省吾聽到秘密兩個字,不由得往鳳華的方向湊了湊。

結果等了半分鐘后,鳳華還是沒有說出那個秘密。

再看鳳華,現在砸吧著嘴巴已經睡著了,真是一點兒都不為她說的話負責任。

可是鳳華都已經睡著了,安省吾也不可能把人搖醒問她秘密到底是什麼吧。

所以安省吾只能看了鳳華一會兒,見她睡得很安穩,於是回到自己的辦公桌前做自己的事情。

少了副團長這麼一個助手,工作都得自己幹了啊!

遠處連隊的某個班裡,卻沒有安省吾辦公室里這麼安靜。

「我特么沒看錯吧,安省吾和陸鳳華?!」

段嘟嘟看了一眼通知后覺得自己網路出故障了,也可能是之前看到了兩個人所以有了幻覺,乾脆退出重新進了一次。

但是這種通知不管進多少次,結果都是一樣的,該是誰的名字就是誰的名字。

此時伊蜉蝣還在說著團長已經變更的消息,周圍的人也都知道了新的副團長是誰,一個個臉上的表情都很詭異。

「這才多久,我們到這裡還不到一個星期……就副團長了!」

「正的還是安大神!以後咱們學校的招生是不是該換個宣傳語了,應該說,學習嗎,包戀人的那種哦!」

「難道不應該是,當首席嗎,包另外一個首席戀人的那種?」

新人們互相看了一眼,都在對方眼睛里看到了同一種情緒。

說白了,他們就是酸了!

可是別人就是優秀,他們再酸,也更改不了任何事實。

倒不如想想怎麼去團長的精英隊里,說不定晉陞地能更快一些,並且還能和兩個大神近距離接觸。

「安團長要組建新的戰鬥隊伍,你們有人有意向報名嗎?」

伊蜉蝣把所有人都集合過來,主要想說的就是這件事。

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有人想去精英隊伍是很正常的事情,這沒有什麼不好開口的。

伊蜉蝣的話音剛落下,人群中就舉起了不少的胳膊,而胳膊的主人,大部分是新人。

沒有人對這個結果意外,誰讓團長是安省吾呢。

伊蜉蝣清點人數後點了點頭,「你們一會兒將申請表提交給我,好了,解散吧。」

因為新團長要組建新的精英隊伍,每個班的操作都是一樣的,沒有哪個班是例外的。

有的班,甚至連班長自己都去申請了。

如果是別的人組建,伊蜉蝣也許會報個名,看看能不能進去精英隊伍。

可只要一想到這個隊伍里會有鳳華,伊蜉蝣就歇了報名的心。

不是他對鳳華有什麼意見,只是他想活得更久一些。

憑著之前鳳華自己闖進軟絕蟲巢穴的操作,伊蜉蝣就能看出鳳華絕對不會甘於做一些平常的小任務。

雖說是精英小隊,但危險和危險的程度也是不一樣的。

「小豆丁啊,可能你以後要越走越遠了。」伊蜉蝣看著申請表上的人名,不由得長嘆一聲,「年輕人,勇敢一些,可不要學我這麼慫。」

「你沒有報名?」

站在一旁的齊傲聽到了伊蜉蝣的話,也聽出了他話中的意思,不明白伊蜉蝣為什麼不去報名。

記住手機版網址: 按照伊蜉蝣的實力和軍銜,他有很大的可能進入這次的精英隊伍。

「吶,有件事我要提前和你說好了。小豆丁是個瘋子,她那個男朋友也是個瘋子。」

「還是你打不過的瘋子。」

伊蜉蝣瞬間被齊傲的話給噎住了。

「話這麼說可就沒意思了啊,吶,你捨得往上走了?捨得排長了?」

其實按照兩個人的資格,他們早就能爬上去了。

只不過伊蜉蝣是覺得當個班長也不錯,再加上之前的排長對他有恩,所以他從來沒有想過往上挪一挪。

而齊傲,完全是因為任素留下來的。

面對這個問題,齊傲的臉上依舊沒有任何錶情,他邊整理著文件邊說道:「我已經當夠跟屁蟲了。」

「嗯?」他剛才是不是聽錯了什麼?

「就算這次沒有進入精英隊伍,我也會請求升職。」齊傲依舊是那個樣子,好像在說著和他不相關的事情,「我要站在和她平等的位置,公開合理地追求她。」

看來他剛才沒有聽錯什麼,只是齊傲換了一個追求方案而已。

伊蜉蝣沒有說好,也沒有說不好。

兩個人從大頭兵開始就是朋友,自然明白對方現在想要的是什麼。

「走,開個機甲競賽去,在你高飛前咱們先好好玩幾次!」

「我明白自己到底在做什麼。」

鳳華睜開了眼睛,有那麼一瞬間分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在現實還是在虛擬中。

「我不會做出那些事情的,我也知道我現在在哪裡。」

這是,安省吾的聲音?

轉過頭去,鳳華看到了一臉嚴肅的安省吾,現在不知道在和誰通訊。

那邊安省吾看到鳳華醒了,臉上的表情柔和了些,甚至還有閑心對著她笑了一下。

過了幾秒后,安省吾又說道:「她醒了,如果沒什麼事就先聊到這兒吧。」

聽聽這好像對方欠了他錢的樣子,鳳華用腳趾頭想,都能想出對面是安晏來。

「她沒時間和你打招呼。」

「不,我有。」

知道安晏那邊聽不到她的話,鳳華很果斷地插了一句話,想要皮一下。

然而這句話剛說完,鳳華就看到安省吾臉皮抽動了一下,然後用一種莫名的眼神看著鳳華。

為什麼會這麼看她?

安省吾點了兩下光腦,光腦上的畫面被投到光屏上,然後安晏就出現在了光屏上。

當不帶任何偏見的時候,鳳華不得不承認,不愧是安省吾的父親,穿著制服的時候還是很順眼的。

估計安省吾像他母親更多一些。

「你投屏做什麼,要讓我瞻仰你父親的英姿?」鳳華斜靠在沙發上,又掏出一把瓜子嗑了起來。「一,二,三……嘖嘖嘖,不愧是星際元帥,這功勛看著就讓人眼花。」

「你說你爹是不是得專門有一柜子,拿來放他這能掛一面牆的勳章?」

瓜子是鳳華這兩天發現的有意思的零食,吃不了多少又很能打發時間。

特別適合戰前戰後學不進去又不想動彈的時候。

「他聽得到。」安省吾輕聲咳了兩聲,「他現在也能看到。」

瓜子殼被鳳華拋出了一個優美的拋物線,然後落在了光屏上,正好落在了安晏的領扣上。

接下來,鳳華就不動了。

好像有點兒尷尬。

「你現在裝作信號不好還來得及嗎?」鳳華表面上沒有任何動作,說出來的話卻是字正腔圓。

「裝作信號不好可就沒法找他要東西了。」安省吾笑了一聲,卻不是什麼善意的笑容,「有件事我好像忘了說了,之前我們遇到鬣狗團逼得你開蟲洞的事情,有他寶貝兒子的手筆。」

「哪個寶貝兒子?」鳳華問了個不該問的問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