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從北通道進冰域,只能繞道坐船由冥海進入。」

「冥海?」

林天佑皺眉。

這裡距離冥海已經光用『遠』字來形容都不準確了。

簡直是太遠了,即便是以飛行速度見稱的旱魃,全力而行,也需要一個月以上的時間才有可能從深淵地帶飛到冥海。

除非使用鬼道傳送。

但附近有鬼道的城池,幾乎很少,這不現實。

所以轉道去冥海的想法,已經行不通了。

「玄冰有多玄?現在就帶本少過去,看本少一劍斬了它!」

林天佑豪氣頓起,從四翼鷲上站起來,看著二人說道。

「龍王,別去了,如果你是鬼帝,玄冰真擋不住你。

但你現在還不是鬼帝,即便你硬斬,想完全把玄冰斬開,沒有一個月,也絕做不到。

何必浪費魂力與時間呢?祖龍既然在地獄,他遲早也會是你的,誰也搶不走。」

旱魃開口勸道。

百日新娘:全球通緝替身妻 這個捉鬼龍王做事有一股莽勁,她還真怕這少年會跟那玄冰卯上勁。

「旱魃,可左龍衛還在冰域,為了左龍衛,我們也要想辦法進到冰域啊!」

右龍衛戰刑叫道。

沒有左龍衛在,捉鬼龍王要如何覺醒鬼帝的記憶?

「他又沒死,怕什麼?」

旱魃當然也希望左龍衛快點出來把捉鬼龍王的記憶覺醒,但現在根本進不去冰域,只能另想辦法了。

「梓鴛,你怎麼說?」

林天佑扭頭看向梓鴛,徵詢她的意見。

「我覺得咱們還是去搶天書吧。

那才是我們要做的事情。」

梓鴛對別的事情並不關心,只關心跟林天佑下冥界要達成的主要目的。

「好,我就聽梓鴛的,現在返回,去天子峰,搶天書。

本少倒要看看,那些個序列天驕,能有幾個是我的一劍之敵!」

林天佑笑了,還是梓鴛的意見最得他的心。

「陳膘,沒聽到我家主人的話嗎?他要去天子峰搶真天書,還不快點將四翼鷲調頭?

敢怠慢的話,我一掌拍死你!」

龍山聽到林天佑的話后,立刻起身,沖著陳膘大聲命令道。

陳膘最怕龍山,這個龍人族似乎每一句話里都帶著龍的咆哮,讓他壓力很大。

當下,他沒有一絲怠慢,連忙調轉四翼鷲,原路返回。

蝶妖宮某處走廊。

冰蝶拖著虛弱的身子來到了天眼族先知的房間。

輕輕敲門后,得到允許,便走了進去。

「先知!」

冰蝶開口問好。

「是冰蝶啊!」

先知的手因為受天道之雷的轟擊,已經無法再接回去,他現在成了一個廢人。

「我想求您預測一下我蝶妖宮的未來。」

冰蝶之前一直在宮中治療,根本不明白宮裡發生了什麼事情。

連冰域的通道都被玄冰所封,這隻有當年洪荒時代發生大戰的時候,才開啟過。

難道說,又有強敵來犯了?

「唉,看在當年你曾出手救過我的份上,我再泄露一些天機給你吧。

不錯,包括地獄蝶妖在內,你們所有人都要面臨滅頂之災!」

天眼族先知嘆氣道。

當年他因為身上的膿瘡發作,疼痛難忍,還是偶遇冰蝶,被這個姑娘用冰系鬼術為他冰住膿瘡,這才減輕痛苦。

所以為了報恩,他跟著冰蝶來到了蝶妖宮。

(本章完) 「多謝!」

東方詩詩豈能不知這是秦無夜讓步的結果。

不然,只要秦無夜不做聲,慕容赤月就會當成默認,將能殺的人全都殺光殺凈。

秦無夜沒有回話。

在他看來,炎武國之中的熟人,全是非常懂得人情世故的傢伙。

若是樓仙月、秦舞甚至秦天依來做決定,絕對不會主動挑釁自己這一方。

故而,動手起來,或多或少會放水一些。

畢竟誰都不是殺人的魔頭,誰喜歡隨便殺人了?

所以,他不擔心這些沒有被殺人奪寶昏了頭腦的友人。

反倒是東方月初、秦牧他們,秦無夜必定殺之!

「咻!」

「咻!」

「咻!」

……

突然,炎武國的武者搶先動了。

他們結成陣型,殺向秦無夜他們。

「逐個擊破!」

秦無夜立馬作出應對之策。

其實,炎武國作出的陣型布置,非常不錯。

可惜,他們強弱不一,那麼陣型自然有強有弱。

強的不好衝破,弱的總能毀掉吧?

所以,只要破了陣型,擒下他們,這一戰就塵埃落定了。

三女沒有說話,默默地遵從秦無夜的指示。

東方詩詩舉手抬足都是海族的武學,沒有暴露她的來歷。

「此女可以控水……而且還能掌控到如此精妙的地步,難怪他們可以搶先一步來到這裡。」

炎武國眾人一眼看出了東方詩詩是闖過螃蟹水族的關鍵。

同時,認定了東方詩詩這個生面孔的恐怖之處。

畢竟螃蟹水族都被繞過了,說她沒有幾分本事,誰會相信?

「不要和她正面衝突!」

東方月初將視線落在葉璃這裡:「殺她……神國之中,她是最弱的一個!」

「好!」

眾人沒有反對。

這一番話實在將葉璃氣得七竅生煙。

不過你又怪不了他們。

因為葉璃之前根本不懂如何溝通純陽火靈,光靠她這點小白菜修為,能有多強的戰力?

自然而然地被認為是秦無夜他們的跟班了。

「純陽火靈!」

葉璃一怒之下召出了純陽火靈。

已經和葉璃基本心意相通的純陽火靈,已有丈許大小。

遠遠看去,就是一個墜落在地面的太陽。

溫度之高,能將附近的水汽完全蒸發!

「這是什麼魔獸?竟然這麼恐怖!」

「它是火靈……但是火靈應該沒有這麼強大才對!」

「太子殿下,應該如何是好?」

……

炎武國眾人大驚失色。

純陽火靈放眼真武大陸都是少見的存在,炎武國的武者沒能認出它的來歷,反而一點都不奇怪。

「擒賊先擒王!」

斷定自己繞不過純陽火靈的防護,東方月初決定去殺秦無夜。

秦無夜固然是神國最強大的一人,只是作為首領人物,若是能殺了秦無夜,那麼所謂的神國便是土崩瓦解。

他不否定秦無夜的厲害,只是炎武國的武者實力不俗,現在又有陣型加身……他有信心和秦無夜一戰!

「滾!」

秦無夜一劍斬出,竟是有著青蛟暴起!

「是青蛟寶術!」

東方月初的臉色變了又變。

青蛟太子死了,墨蛟將太子位置取而代之,打著尋找兇手的名號,不斷攻擊看不順眼之人。

萬萬沒想到真正的兇手就在這裡,是神國首領!

「哼!」

東方月初在想什麼,秦無夜即使不知道,都能想到幾分,當即冷哼一聲,舉劍劈去!

寶術與劍法的融合,依然是恐怖如斯。

一劍劈落,直接將炎武國的陣型破裂!

「嘭!」

「嘭!」

「嘭!」

……

一時間,炎武國的武者擊飛到了各處。

「各個擊破!」

秦無夜傳音給慕容赤月她們。

「嗡……!」

一道道陰靈在陰靈幡之中飛出,毫不客氣地汲取東方月初他們的精、神、氣!

「唔……!」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