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清楚目標的林寒幹勁十足,手掌觸摸眼前的玄紋陣法。

壓根就不用動腦子,系統自動開始破解。

沒過多久,便聽見“啪”的一聲。

眼前的陣法直接破裂開來,露出後面的道路。

很是霸道。

林寒一步跨出,忽然間神色微動,略微有些詫異。

只見眼前的景象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奇門聖醫 夜幕漆黑,一輪圓月高掛在天空。

四周全是山林,不時有烏鴉聲鳴叫。

氣氛有點壓抑。

更加重要的是,他發現自己一身的劍元彷彿石沉大海。

變成一個沒有修爲在身的普通人了。

林寒察覺到系統還在,倒是沒有什麼慌亂。

突然間,遠處有燈火閃爍。

他仔細一看,原來是一間破舊不堪的古廟。

臥槽,真是熟悉的套路感。

林寒心裏吐槽一句。

這個機緣有點意思啊,竟然還整了這麼一出。

問題不大,我倒要看看葫蘆裏賣的是什麼藥。

林寒邁出六親不認的步伐,來到這處破舊的古廟前。

連喊話都不用,對準眼前緊閉的大門直接一腳踹出去。

嘭!

他儘管沒有修爲,但肉身的強度也不是蓋的。

直接將本就破損的大門踹爛。

遠處的一雙眼睛見到這一幕,瞪大了眼睛。

臥槽,這個小子是憨憨嗎?

月黑風高的,沒有修爲在身。

您就不感覺到一絲不安,一絲害怕嗎?

古廟裏面的空間很大,傢俱上面鋪着一層厚厚的灰塵。

顯然是荒僻很久了。

林寒有點失望,原以爲會出現倩女幽魂的那種情節了。

浪費感情啊。

就在這個時候,狂風大作。

破舊的窗門搖擺不定,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音。

作爲前世看過無數恐怖片的他,氣定神閒,絲毫不慌。

找了一處乾淨的地方坐下,腦海裏閃過數道念頭。

感覺這像是考驗。

就是不知道要考哪方面的內容了。

踏,踏,踏。

古廟外忽然間傳來一陣腳步聲。

原本按照計劃準備敲門的白髮老嫗愣住了。

我靠,他麼的門呢?

老嫗還沒有反應過來,眼前突然出現一道身影。

差點把她自己給嚇了一跳。

林寒看着眼前的“大活人”,臉上帶着友善的笑容,說道:

“呀,這位老婆婆一看就是迷路了。”

“別愣着了,快進來坐一坐,荒郊野嶺的一個人多危險啊。”

熱心的言語,配上林寒那燦爛的笑容。

卻讓老嫗有些不寒而慄。

他麼的,我是不是拿錯劇本了? 老嫗看着眼前少年的笑容,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還沒有想好怎麼應對,便感覺到手臂被一股大力夾住。

只聽見“嗖”的一下,她直接被少年給拽進古廟內。

“來來來,別客氣,就當這裏是自己家。”

老嫗很是懵逼,很想破口大罵。

這他麼哪門子的自己家?

你能不能有點B臉?

林寒保持微笑,非常地熱情招呼她坐下。

老嫗皮笑肉不笑,老老實實地坐下。

瑪德,沒想到這個小子都沒有了修爲,竟然還如此的有力氣。

不過沒有關係。

老嫗忽然間彷彿想到了什麼,從懷中拿出一疊油紙。

全然沒有一點不適,嘴角翹起說道:

“那就要多謝小夥子你了,對了,差點忘了吃飯了。”

說話間,老嫗將手裏的油紙拆開。

一股濃郁的香味撲鼻而來,原來是一隻烤雞。

林寒鼻子微動,臉上露出些許的詫異。

這個烤雞有點不簡單啊,竟然能夠稍微喚醒起自己體內的劍元。

有問題,問題很大。

施展“洞察”技能。

目標姓名:一點都不普通的烤雞。

目標描述:本身具有獨特的裨益,但所含上百種劇毒,即便是蛻凡境高手,若沒有特殊的手段加以調和,直接服用也會立刻暴斃。

叮咚!

【根據宿主目前境況,正在啓動藥物調和功能……】

【調和功能正常,可將眼前的物品成功轉化爲精粹能量……】

【檢測到宿主無支付能力,可從眼前之物中自動扣取……】

老嫗看着眼前的少年沒有反應,眉頭不露痕跡地皺了一下。

奇怪,這個傢伙應該感受到體內劍元的共鳴了。

爲什麼沒有問自己要一個香噴噴的大雞腿?

林寒的臉色很是古怪。

這個考驗真是讓人摸不着頭腦。

他深吸一口氣,笑着說道:

“老人家,我也有點餓了,能否分我一點,一點就好?”

老嫗聽到他的話,表面上露出沉思之色。

其實內心泛起了陣陣冷笑。

呵呵,果然如我所料。

雖然這個傢伙的行爲有點怪,但還是做出了這種找死的決定。

當然能夠分給你,只不過希望等會不要後悔纔好!

“當然可以了,公子給你。”

老嫗臉上露出和藹的笑容,撕下烤雞的一隻大雞腿遞給他。

林寒當然沒有客氣,直接狠狠咬下一大口。

嘖嘖,還別說。

如果不去深究裏面的劇毒什麼的,這個口感倒也是很不錯了。

叮咚!

提升五千萬經驗值。

提升五千萬經驗值。

“嘿嘿,真好吃啊,老婆婆,能在給我一點嗎?”

老嫗臉上仍然保持着笑容,只是眼裏露出不易察覺的狠色。

瑪德,你他麼的還挺能吃。

罷了罷了,都給你!

她將手中的整隻烤雞都遞給眼前的少年,笑着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