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你並不容易

還需要很多勇氣

是天意吧

好多話說不出去

就是怕你負擔不起

你相信嗎

這一生遇見你

是上輩子我欠你的

是天意吧

讓我愛上你

才又讓你離我而去

也許輪迴里早已註定

今生就該我還給你

一顆心在風雨里

飄來飄去

都是為你

一路上有你

苦一點也願意

就算是為了分離與我相遇

一路上有你

痛一點也願意

就算這輩子註定要和你分離

你知道嗎

愛你並不容易

還需要很多勇氣

是天意吧

好多話說不出去

就是怕你負擔不起

你相信嗎

這一生遇見你

是上輩子我欠你的

是天意吧

讓我愛上你

才又讓你離我而去

也許輪迴里早已註定

今生就該我還給你

一顆心在風雨里

飄來飄去

都是為你

一路上有你

苦一點也願意

就算是為了分離與我相遇

一路上有你

痛一點也願意

就算這輩子註定要和你分離

一路上有你

苦一點也願意

就算是為了分離與我相遇

一路上有你

痛一點也願意

就算這輩子註定要和你分離

一路上有你

苦一點也願意

就算是為了分離與我相遇

一路上有你

痛一點也願意 原本龍韓傲聽見劉靜馨說什麼張學友,他還在疑惑是誰,但是聽見她唱的歌之後,瞬間就沉醉進去了。

原本劉靜馨的聲音是如泉水、涓涓細流,讓人聽了,在炎炎夏日裡,一股甘冽的感覺,正好合適唱這首歌,就算是清唱,也不輸給任何人。

劉靜馨唱完了半天,都沒有龍韓傲的反應,有些疑惑看向他。

這才發現了,龍韓傲還在沉醉自己的歌曲中,而且眼神那麼的深情。

「煜,你怎麼了?好聽嗎?」劉靜馨看龍韓傲半天都沒有反應,就開口叫道。

「馨兒,你從哪裡學來的,很好聽,以後你能不能多唱給我聽呀。」

聽見劉靜馨的聲音,龍韓傲連忙回過神來,看著她,還是有些回不過神,剛才的歌真的很好聽。

聽見龍韓傲的讚美,劉靜馨打心裡高興,有誰被自己的喜歡的人讚美還不高興的。

「好,你要是喜歡聽的話,那麼以後會多唱給你聽的,但是現在我們是不是該回去了,我知道你恨他,只是老百姓是無辜的,不能因為我們的關係,害的他們日子不好過,你說我的說的對嗎?」

或許劉靜馨真的有改變,但是她絕對不是簡單的善良,上輩子是殺手的她,怎麼會善良呢?只是不想因為自己的關係害到無辜的人。

「好,馨兒說什麼就是什麼,那麼我們回去吧!」現在的龍韓傲就像是吃了蜂蜜一的甜,只要劉靜馨說什麼,他都會答應的。

——————————————————————————————————————–

前面被李悅提著飛遠的葉哲,一肚子的火地方發,氣的他都不知道要有什麼反應了,等反應過來,發現自己還是被李悅提著,趕忙掙扎。

「你幹嘛還提著我,趕緊放我下來,你們為什麼都不反對劉靜馨跟你們的主子呀,還有你們都不在你們主子身邊保護他嗎?要是他被劉靜馨傷害了怎麼辦?喂,李悅,我在跟你說話,你又沒有聽見呀?」

葉哲沖著李悅叫了半天,李悅都沒有理會他一下,這讓他更加炸毛了。

「喂喂喂·····你至少給點反應好嗎?我說了半天都不理會,這樣我會很尷尬的。」等了半天都沒有李悅的反應,葉哲沒辦法敗下陣來了,李悅還是提著朝著前面狂飛,自己又反抗不了,誰叫自己的修為不如人家。

「那麼葉公子想知道什麼?」看這樣葉哲,李悅終於還是有反應了,他也知道,要是自己一直都沒有反應的,他一定會繼續吵下去的。

「也不是什麼很難的問題,我就是很好奇,為什麼你們都那麼相信劉靜馨?」

葉哲不是傻瓜,他看的出來,李悅他們很相信劉靜馨的為人。 葉哲的問題讓李悅有些許的沉默了,就在葉哲以為李悅又沒有反應的時候,他開口了:「我們也不知道為什麼相信王妃的,我們只是單純的希望尊上幸福。」

「那你們是怎麼知道,韓傲跟她在一起就會幸福呢?而不是受到傷害呀!」葉哲連忙接著問。

「他們的想法我不清楚,但是在我看見的是,尊上每次跟王妃在一起的時候都會笑,不似以前那種笑,而是發自內心的笑,看起來是那麼的幸福,這樣的尊上是我們以前沒有見過的,我們都不想尊上還跟以前一樣,那麼的孤單,所以我們選擇相信尊上的眼光,在說了,王妃根本就跟外界傳言的根本就不一樣,反正我感覺現在的尊上很好,我們會支持尊上的選擇的。」

李悅說的很認真,他們是真的從來都沒有見過這樣的尊上的,現在的他,是那麼的幸福,他們怎麼忍心拆散他們呢?

「難道你們忘記了她,她為了韓傲付出了那麼多,難道你們都忘記了嗎?」

葉哲口中的那麼她,是誰呢?

聽見葉哲口中的她,李悅很明顯不是那麼想提,甚至還很討厭。

「葉公子,你口中的那個她,根本不是你看見的那麼美好的,如果她真的對尊上好的話,不會聽見尊上毒很有可能解不了,更不會聽見尊上說他對那個位置沒有興趣的時候,毫不猶豫的離開尊上,這樣的她有什麼資格跟王妃比。」

這是葉哲第一看李悅有些生氣,他一直以來,雖然沒有風那麼冷淡,但是性格還是很冷淡的,對了除了龍韓傲,對任何人都是沒有表情的。

「那是她有苦衷,根本就不是自願要離開的,她是那麼愛你們尊上」葉哲被李悅嚇到了,但是還是為那個她說話。

「葉公子,原本尊上是怕你傷心,不讓我們告訴你,我們也知道你喜歡她,從一開始,尊上就對她沒有任何戀人之間的感情,能夠不反感她,那是因為您喜歡她,我們也查過她,才知道她是藍月國的姦細,接近尊上,只是以為尊上會是下一代的皇上。」

李悅的解釋,讓葉哲更加震驚了,卻沒想到,龍韓傲居然是因為自己的喜歡,所以才會接近,明明查到她的身份,也沒有怪自己,更是為了不讓自己傷心,寧願讓自己誤會。

「葉公子,有些話,我們做屬下是不應該說的,但是你這樣對王妃有意見,我還是想說,如果你不用有色的眼睛看王妃的話,你會發現,王妃其實是很好的人,不管是尊上,還是我們這些做下屬的人,你喜歡的那個她,根本沒有你想象的那麼好,如果你認真一點,你一定會察覺的,或許你早就感覺到了,只是你不願意相信而已。」

不得不說,李悅真相了,葉哲不是傻子,怎麼會沒有一點察覺,只是沒有想到會是姦細,他不是沒有問過她,但是還是太過於相信她了,一直都不願意相信。 「葉公子,我想說的只有這些,我相信你會明白的,那個女人不值得你這樣的付出,就算她真的有什麼苦衷,但是她是姦細是事實,這是不能改變的。」

李悅幾天的話真的很多,他的心裡也很掙扎,但是尊上交代的事情,他不得不辦呀,再說葉公子對尊上也很好,更是為了幫尊上找葯解毒。

「我明白了,我們走吧!我們先回帝都。」葉哲想了一會兒,像是消化了李悅的話一樣。

兩個人說完就離開了,在他們離開后,在他們原本待得地方出現了兩人,這兩個人是誰呢?赫然就是劉靜馨和龍韓傲兩人。

「你是不是要跟我解釋下,他們口中的那個她是誰?他們的話里,我怎麼感覺,她跟你們的關係不簡單呀,還為你付出了很多,都讓你的好兄弟為她報不滿,還為了她,不惜對我開槍呀!」

原來劉靜馨跟龍韓傲早就追上了他們,一直躲在他們後面,也就聽見了他們的對話。

現在的龍韓傲很是懊惱,早知道就慢點了,雖然對那個人沒有一點感情,但還是不想讓劉靜馨誤會。

「他們口中的那個她是藍月國派來祥龍國的姦細,她跟我們說她叫藍翎,是鄉下來的,為什麼會認識她,那是一個偶然,那年我跟葉哲還有一些人去歷練,在魔獸森林遇見她,是葉哲將她救了下來,因為葉府不方便,就見她安排在了王府里,我之前因為葉哲喜歡她,去調查了她,才發現,原來她是個姦細,原本我想過要殺她,只是怕葉哲會傷心,所以就放她離開了。」

不想讓劉靜馨誤會,龍韓傲很認真的解釋給她聽,他是真的不喜歡那個女的。

「好吧!我就相信你這麼一次,我不明白的是,你不是怕葉哲傷心嗎?現在為什麼要讓李說出來?不是讓他留著一個念想不是更好嗎?」

聽見劉靜馨的問話,龍韓傲很認真的看著她的眼睛道:「那是他因為藍翔的原因牽罪與你。」

劉靜馨震驚了,沒想到龍韓傲居然是因為自己,不惜將自己瞞了這麼久的事情說出來,要是讓葉哲知道,那該多傷心。

「好了,馨兒不要生氣了,我也跟你解釋了,我真的跟她沒有一點關係」見劉靜馨半天都沒有反應,龍韓傲還以為她還在生氣,連忙討好。

看著討好自己的男人,劉靜馨真的很想笑,心裡全是滿滿的幸福,這個男人什麼時候會對人這麼低聲下氣,但是現在卻怕自己生氣,討好自己。

愛情向東,婚姻向西 「馨兒,我真的跟她沒有一點關係,你要相信我,一會回去,我讓李悅將當年查到的給你看,好不好?」

還是沒有劉靜馨的反應,更加著急了,都不知道要怎麼辦了,以前的自己是最討厭女人的靠近,更沒有喜歡的女人,現在哪裡知道要怎麼哄女人,只能幹著急。

「哈哈,好了,不逗你了,我才沒有生氣,我相信你」劉靜馨看見著急的龍韓傲,笑了出聲。 「沒生氣就好,沒生氣就好,好了我們先去看看帝都里發生了什麼事情。」

聽見劉靜馨說沒有生氣,龍韓傲明顯鬆了一口氣,他是真的很怕她生氣。

「哈哈哈,想不到堂堂高高在上的煜王爺也怕別人生氣呀!」劉靜馨心情超級的好的,有一個人這麼在乎自己,換成誰,心情都會很好吧!

「就你調皮,好了,抱緊我,我帶你飛」龍韓傲也知道是她故意的,但還是不生氣。

面對兩個人的秀恩愛,小綜表示很無語,這兩個人,以前就是這樣,現在也這樣,看來以後也會這樣了。

—————————————————————————————————————–

這邊劉靜馨龍韓傲還李悅和葉哲以最快的速度往帝都里趕過去。

在帝都的里的端木月心裡那個氣呀,自己居然委屈求全跑到清風山莊,居然還不讓我進去,真是太可惡了。

「那個劉家大小姐到底什麼人,居然敢跟本小姐搶傲哥哥,還有那些可惡的侍衛,居然敢攔著本小姐,不讓本小姐進去,特別是那個李悅,不要讓落入本小姐的手上,不然本小姐一定會讓你死的很慘。」

端木月一點碎碎念,一邊漫無目的的走著,迎面過來了幾個小地痞。

他們幾個看見端木月,眼神瞬間就亮了,其中一個討好的跟另外一個看起來比較像老大的人說道:「老大,那個姑娘看起很面生,好像不是我們這裡的人,看來我們今天走運了嘿!」

「對呀,對呀,老大,今天我們真的很走運呀!我們都好久沒有開葷了!」

另外一個小弟四色迷迷的盯著端木月的身材,對著那個老大說著。

那個老大也很色的看著端木月身材,還咽了咽口水道:「這個姑娘的身材真好呀,嘿嘿,要是將她買進花春樓的話,應該可以至不少錢吧!」

「是呀,老大,在不快點,那個姑娘就要走了,我們要快點了」一群人商量好了,趕忙追上了端木月。

為首的老大先開口,也是最先攔在端木月前面道:「小姐,看起來很面生呀,不知道小姐是從哪裡來的呀?」

端木月原本就被李悅他們氣死了,氣都沒有地方出,現在居然有人自己撞上來,老天爺還是有關心自己。

「滾開,本小姐現在心情不好,你們最好不要找死。」

其實端木月巴不得他們自己找死,那樣自己就有理由動手,原本她也很想不管不顧的動手,但是再來的之前,她的爹爹有交代,不要惹事,那麼自己就不能先動手了。

「呦!小姐心情不好呀,需不需要大爺我幫幫你,保證讓你爽爽的,讓你瞬間心情好起來,怎麼樣呀!」 四個地痞流氓根本就不將端木月的話放在心上,簡直就是當耳邊風,他們是地主,怎麼可能怕一個外來的人。

「這是你們自找的,不要怪本小姐心狠手辣,本小姐原本有氣沒地方出,現在是你們自己撞上來的,哼!」

端木月看機會來,現在就不能怪自己了,這都是他們自找的。

「哈哈,沒想到小妞這麼辣,老子就喜歡辣的,嘿嘿,今天你就是我們的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