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夏眼眸微轉,躬身把慕沉磊大力扛了起來。

她力氣大,但背一個成年男子還是非常吃力的,好在慕沉磊這個人骨瘦如柴,體重在她能承受的氛圍內,如果換成夜司爵那種高大魁梧的,她還真背不動。

等等,她怎麼忽然聯想到夜司爵?

難道她剛才快速自製的解藥失效了?

不對不對,這種葯挖掘的是內心喜歡的對象,她根本不喜歡夜司爵,就算產生幻覺也不會幻想到夜司爵,是她自己嚇自己了。

慕夏呼了一口濁氣,繼續背慕沉磊。

戲才剛開始唱,她可不能去想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一樓大廳。

許星星故意引著一個小姐妹把話題帶向她家裏的裝修。

小姐妹就是上次被許星星帶到君皓軒那裏控訴慕夏,結果吃了癟的人。

這是個典型的傻白甜,順着許星星的話說:「你家去年剛新裝修了,這個風格確實很漂亮!一會兒生日宴結束了,記得帶我們參觀參觀呀!」

許星星笑意盈盈地說:「既然你們這麼多人想看,那現在就看呀。正好為了安全,家裏每個房間都裝了監控,我叫人把投屏拿到這裏,大家可以一起看看,不說別的,就是客房,每一間都是不同的風格。不過這個設計師很年輕,有什麼不足的記得給我提一提建議。」

小姐妹不知道自己被利用,傻傻地點頭:「好呀。」

很快,許星星就搬來了投影。

投影很快播放着各個房間的裝修。

原本只是幾個小姐妹聚在一起看,別的賓客們無聊,也湊過來看許家的裝修。

許家請的設計師雖然年輕,但是確實國際知名的室內設計師,大家也都想看看這位年輕設計的作品。

賓客們看到連客房都設計成宛若別緻名宿的樣子,連連讚歎。

「這設計,確實不錯!」

許星星心裏暗想:一會兒輪到播放慕夏在的房間的監控視頻,客人們就不會覺得不錯了。

因為那一定是很噁心的場景!

不過想想慕夏的身材確實不錯,天生條件好到連她都羨慕,這些男賓肯定會大飽眼福。

就在許星星萬分期待下,終於播放到慕夏所在的房間監控視頻。

許星星只覺得自己心跳飛快,一種前所未有的激動讓她整個人都不自覺屏住了呼吸,兩隻眼睛彷彿在散發着幽幽光芒,像是尖吻蝮蛇終於等到了落入陷阱的獵物。

來了!

終於來了!

視頻調轉,先展現了房間的玄關處。

有懂行的眼睛一亮,說:「這玄關是用上好的梨花木做的吧?真是漂亮!」

許星星抿唇粲然一笑,更好看的,還在後頭呢! 不過蚊道人顯然不介意極限這種事。

「小童的血脈能為主人辦事就好。」

見識過王牧的血脈,蚊道人已經不是被迫收服,而是主動歸附,現在他希望能做些事讓主人看重。

也好在日後主人更強大時,讓他能再次補充基因。

如此配合的蚊道人,一切問詢都不再是問題。

經過對蚊道人仔細的盤問,王牧知道了他的來歷,也確認了他來自洪荒世界的事實。

「主人,小童的確見過盤古大神,也是開天之前就存在的混沌生靈。」

「不過小童不是混沌魔神,那些混沌魔神都是和盤古大神一樣強大的存在,小童那時候只是一個小蚊子罷了。」

提起那些混沌魔神,蚊道人眼神中有驚恐。

直到開始講述盤古開天後的事情,他才放鬆下來。

「盤古大神偉力無窮,開天本來是一場造化,但小童離得太近了,只看了不到一斧,就暈過去了。」

「再清醒過來,小童已經跌落洪荒天地,從此開始吸血吞噬,沉睡進化,不知道睡了多久,再醒來時。」

「洪荒天地已經碎裂。」

「無數生靈隕落,只有大神通者和聖人勢力才可逃過末日劫難。」

「小童也差點在混沌風暴中隕落,危難之際突然聽到了一道聲音響徹洪荒天地。」

「讓洪荒生靈離開洪荒前往新的世界。」

「不知在混沌中飛了多久,小童才成功抵達三界。」

然後消耗太大之下,他再次開始吸血為生,還很小心的寄生了楊戩,不想暴露自己。

但卻倒霉催的選中了南贍部洲,這個被大神通者看顧最緊的人類部洲。

遇到了鯤鵬不說,還被王牧鎮壓降服。

不過現在回憶起來,蚊道人沒有任何不甘憋屈,反而很是慶幸,若沒有以上的事情,他就遇不到王牧。

也不可能有現在這般際遇。

對蚊道人崇敬討好的樣子視而不見。

王牧陷入思索,蚊道人提供的洪荒信息,對他解析洪荒天地作用很大,唯一的缺陷或許是信息太少,整日吃了睡睡了吃,簡直不像是正常的洪荒生靈。

不過也已經足夠珍貴,給他提供了新思路。

最後,他輕描淡寫的問了一句話。

「那傳音洪荒天地的,必然是紫霄宮那位道祖了吧。」

蚊道人下意識頷首,「除了那位,也。」

話音停頓,他雙目陷入茫然,而後有些疑惑的看向王牧,他好似聽到主人說了什麼。

王牧一直盯著他的雙眼,見此心中微動。

「果然是這樣。」

「那位的痕迹不只是在三界消失,還在洪荒也一併消失。」

這兩位是同一人嗎!

王牧深吸口氣,「所以,即使三界洪荒相融,也不會產生兩位道祖。」

他又想起三十四重天、三十五重天,兩位被取而代之的天尊。

「也不會產生兩位相同的天尊。」

或許更不會產生其他相同的存在,洪荒與三界的相融,不是衝撞,而是互補。

就像兩界在融合成一個完整的世界,至於其中重合的存在,也早被安排好了結局。

這其中蘊含著絕密,是唯有清楚知道洪荒三界存在的他,才可以看出不對勁。

一時之間,他腦中有了諸多靈光,也誕生了種種猜測,但卻無法證實。

「知道真相的永遠只是聖人。」

王牧感嘆,在這種神話傳說世界里,聖人真的是天地至高,世界中無論何等存在,都只是棋子罷了。

當棋子的感覺顯然不舒服,但能力有限,再不舒服也只能忍著。

不去過多解讀,王牧壓下心中的探索欲。

回歸到一開始的目的上。

「既然你是從混沌中產生的蚊子,想來應該有點不同,你能不能看見此物。」

王牧主動將量劫氣運顯化出來,平時為免頭頂的神雷凝聚過程影響到自己,他都是強行掩蓋量劫黑雲的。

量劫身為天地之劫,除了聖人和特定神通的存在,是不會被觀測到的。

即使王牧也是仗著因果天眼才能清楚看到。

所以,蚊道人能否看到量劫很重要,能看到,就代表著有可能吞噬,若看不到,也就不用提吞噬了。

不過蚊道人看到的可能性很大。

果然,在發現突然出現在他頭頂的濃密黑雲和如龍般穿梭黑雲的神雷時,蚊道人雙目震動。

「量劫!主人身上的量劫為何會如此濃郁。」

「還有那是什麼!好強的威壓。」

王牧心裡一松,蚊道人不僅看到了,還認識,這是最好的結果了。

「天罰而已,不用關注。」

「既然你能看到量劫,那你可以試著吞噬量劫嗎。」

蚊道人聞言,先是讚歎,「果然是主人,天罰也不能奈何您。」

而後面露難色,「吞噬量劫,那東西很難吃,而且消耗很大。」

王牧心中一喜,「你吃過!」

蚊道人頷首,「主人,小童在洪荒天地便見過這量劫,一開始也吃過,但完全吃不飽肚子,也得不償失,吃了后,修為都下降了。」

「而且主人,這東西吃了也會再生的,吃了也沒什麼用。」

「這東西不疼不癢的,以您的神通,這點量劫還奈何不了您吧。」

量劫恐怖的不是黑雲,而是在大劫中因此引發的恐怖遭遇。

在蚊道人眼中,他或許知道主人神通遠遠不敵聖人,但相比修為,他更看重主人那恐怖的血脈基因。

他並不認為這點量劫能讓主人出現什麼意外。

是以,在如此情況下,他是不想吞噬量劫的,因為太難吃了。

此時的王牧早已鬆口氣,心中有著難得驚喜,果然他的猜測是正確的。

這隻蚊子果真能吞噬量劫,從這點來看,還真不愧其混沌生靈的跟腳。

「一滴精血。」

看蚊道人委婉的拒絕,王牧直接甩出了一滴鮮血。

「您的精血小童也吸不了啊。」

蚊道人眼巴巴的看著,而後面色一變,「沒有精神意志!」

「沒錯,我撤去了精神意志,你可以用來增長修為。」

王牧聲音淡然,他就不信蚊道人能拒絕的了誘惑。

蚊道人嘴角微動,差點顯露原型。

「主人,能不能加一滴。」

。 後院馬廄。

共叔武換了三回水才將愛馬洗刷乾淨,用柔軟的布巾擦拭水漬,重新披上那副漂亮精緻的馬鎧。他摸了摸愛馬的鬃毛,道:「先回去吧,回頭有時間喊你出來盡情跑一圈。」

小夥子溫順地蹭他掌心。

共叔武道:「斷不會食言的。」

愛馬依依不捨化為武氣鑽回虎符。

看着一地狼藉,共叔武想起龔府練武場、想起軍營,想起一年前的自己還能盡情殺敵,與老夥計一道衝鋒陷陣,如今只能隱姓埋名、頂着一張自己都陌生的面孔躲躲藏藏……

老夥計很不痛快,他更不痛快。

他一個下午都在拾掇自個兒戰馬,饒是體力強如共叔武也累出一身熱汗。心頭煩悶再加上粘著汗水,哪兒哪兒都不舒服。

見水缸還有一小盆乾淨清水,他隨手抓過一條布巾浸濕,擦拭光【裸】的上半身。

午後熱風一吹,不僅帶來說不出的涼意,也吹走了幾兩輕愁。起身披上衣衫,正低頭系衣帶,耳尖聽到正院方向傳來兩道腳步聲,一道是祈元良的,另一道很陌生。

這人腳步比祈善還虛浮!不是耽於美色、虛耗元氣的草包,便是內外皆虛的藥罐子。

「元良兄住這裏?」

祈善不太客氣:「你這不是明知故問?」

他想翻白眼,若顧池若不知道,那封插著信紙的箭矢如何射進小院木柱?

顧池一點兒不尷尬。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