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靖西端著早餐進卧室,聽到盥洗室里傳來一陣摔東西的聲音。

放下托盤,他飛快的衝進盥洗室。

「喬喬!」

猛地推開門,一眼便看到了手足無措的喬安,她不小心把口杯摔了,玻璃碎裂了一地。

這會兒,拿著牙刷,正不知所措。

「沒受傷吧?」慕靖西把她拉開了一下,遠離那一地的玻璃渣子。

喬安搖搖頭,垂下濃密的長睫,像個做錯事的孩子一樣,小聲的囁喏著,「我剛想刷牙,接了水,手突然沒力……杯子就摔了。」

「沒關係,我幫你接。」

慕靖西拿起另一個口杯,接了一杯水,遞給她。

她沒有伸手接。

慕靖西勾唇輕笑,「不是說餓了么?早餐給你端上來了,刷了牙就能吃了。」

「慕靖西,我是不是……沒救了?」喬安抬起頭,眼圈有些紅。

男人喉頭艱澀的滾動了一下,「不會的,我一定會救你的。你放心。」

「騙人,你又不是醫生,你怎麼救。」

「我不是醫生,我可以給你找醫生。」

在盥洗室里耽誤了幾分鐘時間,喬安總算洗漱好了,慕靖西扶著她出來,在沙發上坐下。

早餐都是她喜歡吃的,她也沒跟他客氣,端起一碗粥,自己吃了起來。 「老師——放我下來!」龍靈仿若在一瞬間擁有了力氣,竟是從武師境界的女老師手中掙脫下來。

「龍靈你幹什麼?」女老師回過神來,發現龍靈竟然自行掙脫出來,頓時驚道。

「我沒事,我想一個人靜一靜。」龍靈用左手捂著右手散發出的藍芒,強忍著傷痛,努力讓自己表現的正常一些,然後微微一笑,道。

「龍靈,你沒事了?剛才的光芒是什麼?」

女老師現在全心放在剛才散發出的光芒中,畢竟突兀出現的奇怪光彩蘊含著一股至高存在的威壓,讓得她在瞬間身心失守!

「老師,我沒事了,可能是修練雷系靈力出現了一些小問題,」龍靈絕美的俏容上掛著迷人微笑,讓人看不出絲毫痛苦的端倪:「那光芒可能也是如此吧。」

「我想去前面的小樹林休息一會兒,老師再見!」不等女老師反應過來,龍靈微笑著揮揮手,然後一路小跑向著右側的竹林跑了進去。

「這孩子——」看著剛才還病怏怏的龍靈,如今又恢復了往日的調皮,這位女老師沒有多想,最後無奈的搖搖頭便轉身離開了。

人修練武道,難免會出現身體不適的突髮狀況,所以她並不擔心,而且龍靈雖然面色仍有蒼白,不過從那矯健的步法來看,顯然沒什麼大問題,也許真如她說的,是修練雷系靈力出現了一些小問題呢!



小竹林,沒有其他學生在其中,顯得寂靜而悠遠。

龍靈勉強跑了進來,最後香汗淋漓的依在一顆略粗壯的竹子下,不停的喘息。

而剛剛坐下,心臟便傳來一陣強烈的劇痛,她難以忍耐,身子頓時弓成一團,最後緊緊捂著的右手腕也顯露出來。

只看那手腕上的傷痕,藍色光芒大盛!瞬間將翠綠的小竹林映襯為海藍色!

「古木——你一定會沒事的!」疼痛感不斷升級,龍靈難以忍受,處於昏迷的邊緣!

雖然她不知道古木發生了什麼危險,也不知道為什麼他每次有危險都會讓自己如此難受,不過這些對她來說已經沒有了絲毫意義。

因為她知道,如果根據以前經驗來看,自己很快就會出現在古木身前!

能夠再見到古木,這是龍靈自從回到守劍城后最大的心愿,如今就要實現了,不過卻是在他危難之際,這讓龍靈既害怕又有一絲欣喜。



藍光熾勝,充斥在整片小竹林之中,更又稍許的藍芒閃出竹林,向著虛空飄散。而位於劍道學院的最後方,一間別緻小院中,那正在悠悠賞著盆栽的學府院長左春秋,驀然臉色一變,急忙向著小竹林的方位看去,駭然大驚道:「武聖?」

說罷,身形大步跨出,瞬間消失在原地!

武師擁有意念,武王可以化身為虹,而武皇境的強者最能代表境界的地方便是虛空渡步!

一步跨越空間,瞬間移動千米!這是武皇境最為標誌性的天賦!

畢竟達到武皇,便是武道之中的皇者,對於屬性的領悟更是達到了極限,對武皇來說,靈力已經成為了自身,自身便是靈力,所以他們已經開始觸摸天道,窺得空間的存在!



龍靈每分每秒都在忍受著痛楚,而這種痛楚不但是**上的,而且還深入心靈觸及到靈魂,畢竟每次出現這種狀況都預示著古木遇險,她又擔心又害怕!

擔心出現在古木面前,他正在忍受著某種痛苦。

害怕自己再次出現,會眼睜睜的看著最惦記的人喪命!

「古木——」

龍靈倒在小竹林里縮成了一團,而那天穹之上更是閃現出一道藍色圖案,如在磐石城不醫館外的情況一模一樣!

那藍色圖案驀然出現,開始詭異的盤旋起來,同時散發出一陣強力氣場,宛如水中漣漪向著四周擴散,而凡是被觸及的事物,在瞬間便被定格!

隨風舞動的竹子,飄落在空中的竹葉。

那不遠處行走的路人,練武的學生。

均是一瞬間定格,仿若成為永恆的畫面!

而就在此時,虛空中閃出一道光芒,隨後就見左春秋懸在了半空,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強大靈力,他面色驚變,身子頓時也僵在當場!

「空間定格!」左春秋的身體雖然無法動彈,但神智卻極為清醒,畢竟他已經達到了武皇境界,這強大氣場只能定格他的**而無法定住他的心神!

「不可能!不可能!」左春秋震驚不已,更瘋狂的在心間吶喊著:「為什麼龍家的武學秘法會出現在學府之中?」

左春秋已有兩百多歲,身為劍道學院的院長,對於很多歷史和武學都有很深的研究,而這所謂『空間定格』則是龍家的不傳秘法,僅次於『龍之幻境』。

而更讓他難以自持的是,不管是前者還是後者,兩種龍家秘法在龍家史記乃至尚武大陸的史獻之中所記載,僅有一個人修練大成過!

而這個人則是兩千多年前,在尚武大陸風雲一時的龍元——龍帝!

「為什麼會出現這種秘法,為什麼?」

「是因為龍靈嗎?」

「可是她只是一個剛剛踏入武士初期的武者,根本沒有能力施展出唯有武皇才有資格去施展的秘法啊!」

龍靈是不是龍家的後裔,左春秋也曾經猜測過,不過他並沒有在意,龍家已經消失了幾千年,有後裔留下來,也算一件極為慶幸的事情,畢竟曾經鼎盛一時的龍家至少還有後人存在!

作為一個院長,作為一個老學究。

他認為龍靈是不是龍家後裔,都無法改變一件事,那就是此女乃自己的學生!

所以他並沒有外公布,一直都視龍靈為普通人,一個需要成長,修練武道的學生!

僅此而已!



那藍色圖案愈發明亮,隱隱間產生一股強大吸力!

而龍靈的身體也開始散發出藍色光澤,和上方的圖案仿若存在著相互牽引的作用。

稍許。

龍靈的身體緩緩飄了起來!

「咻!」

在龍靈剛剛離開地面之際,那巨大藍色圖案卻突兀停止了轉動,隨後不斷擴散的氣場也開始收縮!

最後靜止的竹葉和學生頓時恢復如常。

與此同時,那上空的藍色圖案也詭異消失在虛空!

「砰!」

龍靈又墜了下來,最後在地上掙扎少許便站了起來。

感受到自己心臟的疼痛瞬間消失,她茫然的抬手看著那道傷疤,才發現那藍芒居然消失了,最後怔在了那裡,喃喃自語道:「不疼了——」

「難道古木脫離了危險?」龍靈最後如此想道,並感覺到自己氣定閑神,格外清爽舒逸!

「應該是吧!」

感覺到自己前所未有的舒心,龍靈只能如此肯定的道,最後那絕美面容上展露出讓人意亂神迷的微笑,顯然古木沒有危險讓她很開心,只是在笑容中卻隱隱有著一絲遺憾。他沒有危險了——這樣最好! 慕靖西坐在她身邊,深諳的目光,一直膠粘在她臉上,捨不得移開。

終於填飽了肚子,喬安心滿意足的放下筷子,喝了一碗粥,又吃了半碗的面,還有煎蛋和牛奶,肚子已經圓滾滾的了。

輕撫著自己的小肚子,她轉頭,毫無預兆的撞進了男人深邃的眸底。

「你……不吃么?」

一直看著她幹什麼,看著她就能吃飽了么?

「喬安,對不起。」慕靖西伸出手,將她唇角的一點點油漬抹掉。

富貴錦繡 「為什麼突然說對不起。」

慕靖西薄唇緊抿,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大抵是懊惱自責自己沒有保護好她。

讓她在自己眼皮子低下,也能摔了。

「你是不是做了什麼事?」

「……」

「你離開的幾天,跟別的女人在一起了?」

「沒有!」慕靖西眉頭緊蹙,這都什麼跟什麼,他怎麼可能跟別的女人在一起。

除了她這個女人,他誰也不想要。

喬安哼唧一聲,一臉懷疑,「那你為什麼跟我道歉?難道不是你做了什麼虧心事,覺得對不起我,所以才道歉的么?」

她之前聽過這樣一句話,男人突然莫名其妙的對你歉疚,對你好,只是因為他做了對不起你的事,心裡內疚想補償你,繼而讓自己心裡的內疚少一些而已。

在她看來,慕靖西這突如其來莫名其妙的道歉,就是這樣。

男人乾燥溫暖的雙手,捧住了她的臉蛋,哭笑不得,「我沒有做任何對不起你的事,之所以向你道歉,只是因為昨晚沒有扶住你。讓你摔倒了,我很內疚,也很自責。」

「我自己不小心摔倒的,又不怪你。」

喬安拿開他的手,突然想起了什麼似的,漂亮的眉頭皺了起來,「你還沒告訴我,你消失的這幾天,都去幹什麼了!」

電話沒有,簡訊也沒有。

第一天還關機,這就非常可疑了!

慕靖西捧著她的臉蛋,低下頭,額頭抵著她的額頭,「我去找能給你治病的人。」

「那……你找到了么?」

「快了。」

喬安眸底劃過一抹失落,那就是還沒找到?

她抿唇一笑,「幹嘛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我又不是馬上就要死了。來,笑一個。」

聽到她口中說出的「死」字,慕靖西臉色瞬間陰沉,「不許說死字!」

真是哭笑不得,喬安拍拍他的俊臉,「好,我不說行了吧?」

「嗯。」男人眸色柔和了幾分,低啞的嗓音,帶著幾分誘哄的意味,「喬喬,親我一下。」

「為什麼呀?」

「因為……我想吻你。」

「不要。」

「那我吻你了?」

喬安搖晃了一下腦袋,掰開他的手,躲開了,「也不要。」

「那你要什麼?」

「我……」喬安語塞了,她要什麼?

她想要健康。

想要回基地工作。

然而,這些想要,在現在都是不可能實現的。

工程進度因為她而被耽誤了,心中愧疚又不安。

抱著雙腿,下巴抵在膝蓋上,喬安嘆息一聲,聲音鬱悶:「慕靖西,你說,因為我一個人拖累了工程進度,總統閣下他會不會生氣啊?」 「不會。」

慕靖西攬住她的肩,輕聲安慰,「你的身體健康,才是最重要的。做人,不能只看當下,要看長遠發展。耽誤這一點時間,跟讓你一輩子為S國效力,孰輕孰重,舅舅心裡自然有分寸。」

「你不是在安慰我?」

「實話實說。」慕靖西揉了揉她的腦袋,「你還在生病,現在養病最重要。不要胡思亂想,給自己徒增煩惱。」

「好吧。」 金牌小助理 她再怎樣困擾,也不可能馬上就戰勝病魔,重回工作崗位。

還不如放平心態,安安心心養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