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頌望著那些緊張投射而來的目光,卻是微微一笑,大手放在扶手上輕輕拍了拍,若無其事的道:「其實也沒什麼大事。主要是有個提議,想要徵詢下大家的意見。」

「哦?什麼提議?」徐亮笑著問道。

成頌笑了笑,道:「大家應該也知道,在整個坊遠城之內,我們柳湖鎮不過只是其中實力偏弱的一個鎮子而已,而這也是令得我們沒有太多的話語權,說句不好聽的,若是哪一天別的勢力大肆來犯。恐怕我們柳湖鎮根本就沒有抵抗之力,大家拼死拼活積累下的家業自然也就沒有什麼保障了。」

演武場之內一片安靜,眾多目光閃爍著,但卻無人接話,顯然他們都不清楚成頌究竟是想要幹什麼。

「呵呵,成會長這次怕是多慮了。咱們柳湖鎮在這坊遠城中居於偏僻之所,其他那些大勢力怎麼看得上我們這裡,誰會沒事來花費大力氣侵犯柳湖鎮?」趙開山似是玩笑的說道。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我們作為首領的,就算是不為自己著想,也要為門下眾多弟子考慮吧。」成頌淡淡的道。

「成會長若是有話還是明說吧。」風天霸不屑一笑,道。

成頌深深的看了風天霸一眼,唇角緩緩的掀起一抹森冷的弧度,道:「其實我想說的很簡單,我們柳湖鎮之所以在這坊遠城之中沒有地位。那是因為我們沒實力,而我們沒實力,是因為柳湖鎮如同一盤散沙的存在,但各位不妨換位思考一下,如果我們柳湖鎮的所有勢力能夠聯合起來,那種實力,就在是在整個坊遠城也是能夠擁有一些份量,到時候,不僅沒人敢來侵犯,而且我們還能夠擴張疆域,獲取更多的資源,將祖宗留下來的基業做強做大,這樣豈不更好!」

「到了那個時候,這坊遠城之內,還有誰敢小瞧我們柳湖鎮?」

整個演武場寂靜無聲,不少勢力首領眼中都是掠過一抹震動之色,這柳湖鎮勢力林立紛爭的狀況已經持續了近百年,彼此間的關係錯綜複雜,矛盾重重,此刻這成頌竟然想整合柳湖鎮的所有勢力?他難道是瘋了嗎?

「想法倒是狂野,但也不怕把自己給撐死!」

風天霸心中也是一聲冷哼,這成頌顯然是不滿足他這一會之主的地位,現在就想著要成為柳湖鎮的霸主嗎?

風天霸趙開山等幾位勢力的首領面沉如水,其他那些有名的勢力首領也是不再做聲,這裡的人誰不是老奸巨猾之人,怎麼可能感覺不到成頌那計劃之中隱藏的一些陰謀味道。

「呵呵,不知道大家認為我的這個提議怎麼樣?若是覺得不行的話,可以提出來,畢竟這是為了我們整個柳湖鎮的前景著想,有什麼事情也可以一起商量。」成頌見到氣氛詭異,卻是並不在意,淡笑道。他知道,若是之前提出這樣的要求,怕是會被眾人笑掉大牙,但之前展示實力之後,他相信,沒有人會再以為他瘋了。

因為現在的他,已經有了這份實力!

「風老館主,你認為如何?」帶著睥睨的目光掃視演武場一圈,成頌的視線最後轉向了風天霸,笑著問道。

風天霸眼睛眯了眯,他手掌磨挲了一下面前的桌子,淡笑道:「不知道這是個怎麼樣的聯合之法?這種聯合,應該會出現一個掌控全局的主事人吧?這主事人,成會長以為應該由誰出來擔當?」

風天霸能夠這些年跟成頌交鋒而不落下風,自然也不會簡單,說起來更是長成頌一輩的人物,這一番話問下來,頓時讓得演武場之內所有人眼睛都是銳利了起來。

這裡的人在各自的地盤誰不是老大?若是聯合后,豈不是要讓別人來壓他們一頭?有句話叫做寧為雞頭不為鳳尾,他們同樣不想從頭領變成一個小隊長,甚至說祖宗留下來的名號也就此消失,併入其他勢力,就此消失乾淨。

「聯合也是簡單,我們組成一個聯盟,攻守同心,至於這盟主之位,我覺得風老館主就很合適。」成頌微笑道。

演武場之內,那不少目光頓時投向了風天霸,然而後者卻是神色不動,皮笑肉不笑的搖搖頭,道:「我對自己的本事很了解,這個年紀,就算是巨印武館我都懶得管理,更何況一個融合的大勢力,這盟主的位置,我可沒能耐坐。」

那一直站在成頌後面的曹化,突然對著演武場東邊的一角使了一個眼色,那裡,一名勢力首領則是站起身來,笑道:「我覺得成會長這聯合之法倒是有些意思,我鐵拳幫倒是挺贊成,至於這聯盟盟主之位,我認為還是成會長最合適,畢竟現在陽武會的實力,在座諸位都是知曉,若是能由成會長接受這盟主之位,相信也有著信服力,大家覺得如何?」

風天霸循聲望去,暗自冷笑一聲,卻是微微垂目,說話的這人是鐵拳幫幫主,八重聚氣境的實力,在柳湖鎮只能算是個二流實力,一直都是陽武會一派的人。

冷笑一聲,若是猜的不錯,這應該是成頌之前找好的拖吧! 第八百七十一章真神反應

王歡等人已經離去,只留下一片廢墟的元極宗。

洞天福地平靜太久了,在他們的視為裡面,見過太多的散修被殺,但是很久很久都沒見過一個宗門被滅的事情。

偌大的元極宗。

二流巔峰門派,准一流的宗門。

就連真神掌教也一併被滅。

而滅掉元極宗的人竟然是一個散修——王歡!

當消息傳開后,真神們都慌了。

在他們的眼裡面,王歡雖然能跟他們平起平坐,那是因為王歡是不死不滅大神醫。

大家日後有求與他,所以才對王歡客氣。

對於王歡真正的實力,那些真神們其實是看不上眼的,在心裏面甚至還鄙夷之。

更多的時候,王歡就是真神眼裡的吉祥物。

猶如大熊貓一樣的吉祥物。

因為獨特的高明醫術,大家都保護這個吉祥物,自降身份跟王歡結交。

可是他們沒有想到,在他們眼裡的吉祥物,一下子撕下了偽裝,變成一條驅狼逐虎的大龍,把洞天福地里的真神們嚇了一大跳。

「不可想象,堂堂的一介真神,竟然就這樣隕落了。」洞天福地一位真神憂心忡忡的說。

元極真神被殺,讓他很擔心。

真神圈子裡,已經安穩了這麼多年,王歡的出現打破了他們的平衡。

好幾個宗門的真神更是齊聚一堂。

「諸位道友怎麼說?」一位真神開口,語氣凝重。

「崑山道友,你與王歡交情最好,此事你怎麼看?」眾人看向崑山,神色複雜。

他們這些真神對王歡那是又驚又怕。

王歡的醫術等於給了他們一張保命符,但今天王歡表現出的實力,也讓他們看出來,這個王歡還是一張催命符。

說實在,真神之間的交手,極少有可能殺掉對方。

因為真神想要逃走,除非兩人的實力相差盛大,不然極難殺掉對方。

但是王歡將元極真神殺死,這讓他們感覺到了威脅。

崑山真神沉默許久,這才緩緩地道:「我也沒有想到,這才一年沒見,他竟然有了這樣的實力。」

其他人沉默。

別說崑山沒有想到,他們也想不到。

「各位道友,我是直人,就把話說到最前面,有什麼不對的,請各位擔待。」一位真神打破僵局。

「王歡已經成了異類,如果他成長起來,我等真神地位不保。」

這位真神臉上露出陰鷲之色,那一對鷹鉤鼻更給人一種陰險萬分的感覺。

看到眾人沒有說話,鷹鉤鼻真神接著說道:「王歡必須除掉,否則我等身家性命就會被此人威脅。」

崑山真神冷哼一聲。

「陰山真神,你此話什麼意思?別忘記王歡可是不死不滅大神醫。」

「這不能一概而論,此人本是一介散修,對我等宗門並無好感,他現在又練成了大仙級功法,如果讓他晉級真神,她還不翻天了?」

「到時候整個洞天福地,所有宗門都將成為他仇視的對象。」

「我並非是為了一己私利,而是為了洞天福地的長治久安才說出真心話。」

鷹鉤鼻真神滿臉激動看向眾人。

聽聞鷹鉤鼻真神的話,在場的真神一陣沉默。

他的話也不是沒有道理,王歡是散修的身份確實讓他們忌憚。

如果王歡是宗門弟子的話,那事情就好辦,無論王歡多麼厲害跟他們都是一條戰線上的人,不怕他對宗門動手。

但王歡是散修,這就另當別論。

洞天福地這麼長的歲月里,散修佔據的人數眾多,但是為什麼散修里沒有真神?

除了宗門控制了修鍊資源,更多的是各大宗門都有一個潛共識。

不允許散修里存在真神。

於是,那散修里的天驕們,要麼就是被宗門招安,要麼就是被宗門除掉。

現在鷹鉤鼻真神的意思很明顯,用對付散修的辦法對付王歡。

「諸位道友的眼光不要太淺了。」

崑山真神冷冷的看了四周一眼,神態淡漠。

「現在的時代已經變了。」崑山真神冷笑一聲。

世俗界靈氣復甦,仙域大能紛紛轉世、奪舍,天地史無前例的大變降臨,你們卻還在這裡商討宗門利益?

豈不是可笑?

真仙大能何等恐怖,你們不知道嗎?

同為華夏一脈,我們不該把矛頭對準那些仙域轉世則,還在同室操戈?

「崑山道友,你嚴重了。」鷹鉤鼻真神冷笑。

「真仙大能何等高貴,豈會看中這貧瘠之地,他們轉世只是圖個新鮮罷了。」

「再說了,就算他們轉世成功,但畢竟還是少數,不足為慮。」

崑山真神聽到此話,怒不可遏:「愚不可及,鼠目寸光!」

其他真神們閉口不言。

但總體上卻分為兩邊,其中便是以鷹鉤鼻真神為代表,認為王歡不可久留。

另外一邊,則是贊成崑山真神。

「兩位不用爭吵了,現在還是找到王歡,至於具體如何,再行商議。」

鷹鉤鼻真神不屑說:「王歡知道自己闖禍,早就跑回世俗界了。」

「他要不是心裡有鬼,他會幹嘛跑的這麼快?」

眾人再次皺眉。

這下就更加難辦了,現在真神還去不了世俗界,王歡到了世俗界,他們也沒有任何辦法。

關於真神們是什麼態度,王歡一點也不關心。

他已經帶著秦毅他們回到了聖島。

此時,聖島內一片生機盎然,有了秦毅這幾尊高手加入進來,聖島可謂是如虎添翼。

而雲箐一邊消化雲瑤記憶力的功法,一邊幫助謝芳菲管理聖島。

王歡反而變得空閑起來。

不過,這樣的時間沒過幾天,謝芳菲一臉焦急的找到了王歡。

「出什麼事了?」王歡問道。

他了解謝芳菲的性子,如果不是遇到及時,她是不會來打擾自己的。

謝芳菲臉色凝重道:「龍虎山……遺迹出了!」

什麼?

王歡聽聞此言,赫然起身,臉色大變。

龍虎山?

天師道!

這可是他的宗門,更是華夏道家聖地,現在龍虎山遺迹現世。

整個修鍊界就猶如被投了一顆原子彈。

別說華夏修鍊界,就連一些海外的實力也聞風而動。

龍虎山境內,已經變成言論新的風雲聚集之地。 聽了對方的話之後,演武場上的眾人皆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時間竟是不知該如何應付,畢竟這鐵拳幫幫主說的話也是有幾分道理可言,現在的陽武會一下子能拿出十六位聚yin聚陽的強者,那實力已經遠遠凌駕於柳湖鎮的其他眾多勢力了,若真的組成一個什麼攻守同盟,那這個盟主之位,自然是那成頌的囊中之物,但現在的關鍵是,誰也不想將自己辛苦打拚多年得來的基業拱手讓人。

「眾位,請再聽我說兩句。」看著眾人一時間拿不定主意,曹化站出來,面帶笑容的拍手道。

「我柳湖鎮方圓幾百里,雖然地域面積不算太大,但大大小小的勢力數量卻是不少,不過說句不中聽的話,大多數勢力都是上不得檯面,而真想要上檯面,那便是必須向坊遠城發展,而坊遠城中的利潤,想必各位都是應該清楚,與那裡相比,這柳湖鎮就如同窮鄉僻壤一般,根本沒有什麼油水可言。」

「不過,坊遠城的油水雖然大得讓人眼紅,但想要在那裡分一杯羹,我們中的單獨任何一個勢力,都是無法辦到,所以,我們會長才好心好意的借著此次機會,將大家邀請而來,其實便是想要請各位加入聯盟,共商大利!」曹化笑吟吟的道。

半響之後,即便曹化再度『動之以情,曉之以理』,但這些勢力的首領還是無人附和,成頌臉龐上的笑容也是略微消散了一些,淡淡的道:「是不是諸位認為我陽武會並沒有帶領諸位的這個本事?」

「成會長,小弟有話說。」這時候,一個長著大鬍子的中年人忍不住的站了起來。眾人抬眼看去,是落雁山寨主刑表,九重聚氣境,實力在整個柳湖鎮上,算是不弱的一位了。

「刑兄弟有話不妨直說,咱們現在不也是商量嘛。」成頌笑著道,一副很minzhu,很開明的樣子。

「成會長,我刑表素來尊重陽武會,對於成會長,那更是極為敬佩,不過落雁山雖然是個小寨,但畢竟是家父辛辛苦苦幾十年才打拚出來的,家父亡故之時,反覆告誡我一定要守住基業。」刑表說話的時候,成頌也是從那番言論中嗅到了拒絕的味道,那一副淺笑的面孔,已經變得極為不善起來。不過這刑表卻像是沒有意識到對方的表情變化,卻是自顧自的說道。

「至於這聯合之事,我倒是沒有太大的興趣,若是成會長執意在促成這聯盟。我刑表就不奉陪了,他日聯盟成立之際,我必當備一份大禮親自送上,告辭。」說到最後,這刑表沖著成頌一抱拳,沉聲說道。

「刑表,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難道你膽敢對我陽武會不敬!」那曹化見狀,立即暴喝道。

「哼,我雖然一直對你們客氣,但也不見得我刑表怕了你們,今日結盟之事,我落雁山第一個反對,恕不奉陪!」那刑表本來就是火暴的性子,一聽到曹化說出這話,頓時怒笑出聲。然後不再廢話,袖袍一揮,便是轉身對著演武場之外而去。

演武場內眾人見狀。也是有著竊竊私語傳開,有了這刑錶帶頭,那些搖擺不定或是敢怒不敢言的人也紛紛站起來,似乎也要做出與那刑表一樣的選擇。

整個過程中,風天霸一直保持安靜狀態,這時候他也是瞥了一眼那成頌,卻是發現後者臉龐上依舊掛著淡淡的笑容,只是那盯著刑表的目光,卻是yin冷如毒蛇。

「刑表,別怪我沒有提醒你。就算是你走得出這個演武場,但也休想離開我陽武會。」成頌低頭整理著袖口,淡淡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