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有回答他,也沒有看他,仍舊是在感受著周圍的變化。差不多等了兩三分鐘后,周圍突然颳起了一陣陣陰風,先是看到周圍的樹枝被吹的嘩啦啦直響。

這陰風很冷,何大哥凍的身體直哆嗦,緊緊的抱著懷裡的孩子。陰風還在周圍盤旋,還沒有吹過來,那就說明她們還在觀察階段。

「何秋生此子乃是大富大貴之人,如若有姑娘願意和他結陰親!下一世轉世,必定會投胎好人家!如若你們看不上此子,那就打擾了!」

我是故意這麼說的,就是要刺激她們。果然,我這麼一說,周圍的陰風突然加劇。

隨即,地上那些散紙錢便全部被吹了起來,吹的漫天都是。

看到這一幕,我就暗暗竊喜了起來,她們來了…… 且不說有沒有秘寶。一群潑皮無賴死死糾纏,甚至還說她最毒婦人心?

月千歡也氣笑了。這些人想拿捏軟柿子,也得看看她是不是那柿子再來吧?愚不可及,自尋死路。

「歡歡。」

「墨九卿你別出手。我倒想看看,這些人想怎麼死?」阻止墨九卿想一招全滅對方的心思。

月千歡眯眸,目光冰冷犀利。真以為她好欺負是嗎?以為人多勢眾,就能壓得他們求饒認輸?真是太年輕了!

冷笑盯著花子行,月千歡開口:「這麼說,花子行你們是咬死秘寶一定在我們身上?」

「對!」

花子行惡狠狠瞪著月千歡,眼神怨毒扭曲。

他們一行人自進入源境后,死傷無數。現在就剩下他和兩個奴僕。而月千歡他們,花子行看見月千歡衣裳都沒凌亂,好似一點傷也沒有。花子行不由妒忌,不甘心。

憑什麼?

他可是上陽城花家的繼承人。他才是獨一無二,最尊貴高貴的人!

這個月千歡,膽敢在東淵台上鞭笞他。害他臉面丟進,現在又處處壓他一頭。花子行怨恨極了。不管月千歡有沒有秘寶,他都要把這個帽子扣在她頭上。

月千歡再厲害又怎麼樣?就算有武宗,月明堂保護她又怎麼樣?

現在一口咬死她得了秘寶。等出去,他就將消息傳遍天下。最好再把元清派滅門一事,栽贓到她頭上。這下看她還怎麼得意高傲?哈哈哈!想到自己的惡毒計劃,花子行興奮極了。

他手指月千歡,大聲道:「月千歡秘寶就在你身上!天材地寶,向來是有能者得之。你算什麼東西?我奉勸你乖乖交出秘寶來!」

「嘖~」月千歡環手抱胸,輕蔑看著花子行就像是看一隻跳樑小丑。

現在忍耐不住了。直接開口要搶了?

嘴角微微上挑,月千歡笑的散漫邪氣。她朝花子行勾勾手指,「想要秘寶?有本事來拿啊!」

內心惡毒的計劃在膨脹發酵。可花子行內心卻有些害怕,不敢與月千歡對視。月千歡挑釁輕蔑的眼神激怒了花子行,內心的恐慌又讓花子行糾結害怕。

乾脆一不做二不休!花子行面朝眾人大喝:「諸位都看見了吧!月千歡私藏秘寶,拒不交出。咱們一起上,奪回秘寶大家一起分!」

「上!」

「秘寶是我們的,搶回來!」

貪婪者,被花子行說動了。輕蔑不屑的看著十幾個人拔劍拿刀衝過來,月千歡抬手拳頭捏的嘎嘣響。

她說:「墨九卿,三叔。你們誰也別插手。就讓我來教教這群白痴,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瑪德,一群傻逼!自己要找死,就別怪她劍下無情。正好。突破后正手癢,就拿這些人來活動活動拳腳。

月千歡踮腳。一瞬間衝進人群中,快如閃電的五指,清脆捏碎一個人的脖子。

風吹過身邊,濃烈的血腥味下隱藏另一股不可忽略的味道。月千歡鼻翼嗅動,忽然頓了頓。

這香味。是引獸香!

陰陽童子逃出來了?不可能啊!難道是……月千歡眼底閃過冷戾幽光。 月千歡!

墨離嬈惡毒的詛咒著,憤怒不甘心的喊叫。

她九死一生,差點就死在凶獸潮里了。她等月千歡他們走了,立馬過去。陰陽童子看見她,還以為是來救他們的。急忙開口呼救。

「墨離嬈救救我們!」

「墨離嬈你快去通知大哥,讓大哥來救我們!」

「救你們?」墨離嬈嘴角上挑,露出輕蔑鄙夷的笑容。她走過去,直接一腳踹向白衣童子。

白衣童子被她一腳踹中。地上滾了幾圈才停下,口吐鮮血,臉色更加慘白難看。見此黑衣童子憤怒道:「墨離嬈你幹什麼!」

「我幹什麼?當然是殺了你們。」

笑的惡毒猙獰,墨離嬈開口:「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兩根本就看不起我嗎?該死的小鬼,不過是兩個傀儡罷了。連活人都不是,你們憑什麼看不起本小姐?」

一腳踩在黑衣童子腳上。墨離嬈直接踩碎他的骨頭,笑容猙獰。

「墨離嬈,你敢殺我們。大哥不會放過你的!」

「哈哈哈。誰說是我殺的你們?你們是被月千歡殺死的。放心,我會把這個消息告訴主人。他只會知道你們死在月千歡手中,這樣他也正好可以幫我一起報仇!」

陰陽童子對視一眼。他們瞪大眼,驚懼交加。他們小看這個惡毒的女人了。

墨離嬈彎腰伸手在陰陽童子身上找尋東西。罵罵咧咧,墨離嬈惡狠狠說:「鑰匙呢?離開這個鬼地方的鑰匙呢?」

「還有戒指。你們找到了嗎?乖乖把東西交出來,本小姐會讓你們死的痛快一點~~」

「賤人!」

「啪嚓!」一腳狠狠踹向黑衣童子。

墨離嬈如同母夜叉,惡毒的折磨兩個人。直到凶獸潮來襲,她已經來不及逃跑了。

「你們做了什麼?你們做了什麼!」

「哈哈哈。賤人!你不知道吧,月千歡在我們身上下了引獸香。」

白衣童子接過話繼續說:「你如果救了我們,你還能活。可惜,哈哈哈,賤人去死吧!你很快就會為我們陪葬了。」

陰陽童子也不是善茬。墨離嬈想殺他們,他們就拖著時間。等凶獸潮來襲,墨離嬈沒有修為。死定了!

可是他們沒想到,墨離嬈居然逃出去了!

……

躲藏在圍殺月千歡的人群里,墨離嬈目光怨毒陰狠。她耳邊還回蕩著陰陽童子被野獸撕碎吞噬的慘叫聲。要不是她有墨家絕學,恐怕她現在也跟陰陽童子一樣的下場。

惡狠狠盯著月千歡,墨離嬈雙眼通紅詭異。

她只要趁其不備殺死月千歡。就可以報仇,一洗恥辱!

源境的壓制不在。墨離嬈自恃自己七階武君的實力不會被任何人發現。她一步步靠近月千歡,等待著一擊必殺。

她要扭斷月千歡的脖子,把她的腦袋當球踢!

機會來了!

丹田開,實力爆發。墨離嬈五指成爪,狠辣惡毒的抓向月千歡後背。

鮮血飛濺,一劍驚鴻。幽光月出,月千歡劍指墨離嬈。

冷笑,目光嗜血無情。月千歡:「墨離嬈,我們又見面了。」 這陰風越吹越猛,剛好把地上的散紙錢全部給卷了起來。而這些被卷到半空中的散紙錢,正好就飄蕩在我們上空的位置。

我能感受的出來,這些陰風都沒有帶著那種刺骨的寒冷,說明沒有惡意。剛才我說的那些條件,對她們而已,無疑是最大的誘惑力。

他們不能去投胎轉世,自然是想去投胎轉世。也正是因為這一點,才讓她們現身了。

我在等她們現出真身,但好像沒有人願意第一個出現。其實鬼的膽子也小,她們應該還是有所忌憚,還在猶豫著。

等了一兩分鐘的樣子,我突然發現背後有一股陰風吹來。

「總算是來了!」感受到這陰風,我這才暗自鬆了一口氣。可等我一回頭,立馬就哭笑不得了。

只見我的背後,站著一個中年男鬼。而且,這男鬼看起來很猥瑣,尖嘴猴腮的,瘦的只剩下皮包骨,一看就是個餓死鬼。

「道長,你看我行嗎?」這男鬼認真的問我。

「額……」我當時冷汗都下來了,眉頭一皺,呵斥道:「人家是來結陰親找媳婦,你特娘的一個男鬼跑出來幹啥?快滾,不然本道長不客氣了!」

我這麼一凶,這男鬼立馬被嚇跑了。何大哥看不到鬼魂,只能看到我對著空氣在說話,眉頭皺的很深,臉上全是大汗,也不敢說話。

我看那些女鬼還沒有現身,也是逐漸失去了耐心,最後提醒了一次,「好,既然你們不願意,那本道長就打擾了。告辭!」

我雖然快失去了耐心,但理智還是很清醒的。這麼做,就是故意要刺激她們。大姑娘上轎,肯定扭捏,只能用這樣的辦法來刺激他們。

「道長,鬼火,有鬼啊!」而我還沒反應過來,我身後的何大哥突然驚呼了一聲。

我一聽到他的驚呼聲,連忙轉過身來看他。何大哥的手正哆哆嗦嗦的指著周圍的情況,我這時也發現了。

就在周圍那些墳頭上的地方,正逐漸漂浮起了一朵朵綠幽幽的鬼火。這鬼火差不多只有指甲蓋大小,呈花瓣形狀。

我大致看了一下,有十幾朵鬼火。這些鬼火漂浮到半空中后,只是在空中盤旋了幾下,跟著就慢慢朝何大哥的方向飄了過來。

看到這一幕時,我心裡懸著的大石頭才總算落下來了。 總裁的午夜情人 只要是她們答應了,那何大哥的兒子就有希望了。

何大哥此時被嚇的夠嗆,緊緊的抱著懷裡的兒子,生怕這些鬼火靠近他們。

我看何大哥很緊張也很害怕,就打笑著說了一句,「何大哥,這些可都是你未來的兒媳婦。你看,你兒子還是很討人喜歡的,有這麼多姑娘願意做他媳婦!」

聽到我這麼一說,何大哥那緊張的臉才總算放鬆了下來,更是露出了老實害羞的笑容。

我見機會差不多了,就趕緊把那對金手鐲給拿了出來,拆開后立馬放在了何秋生的身上。只要她們拿了這定情信物,那就是答應這門婚事了。

而周圍那些鬼火,也全都飄到了何大哥的上空,盤旋了幾秒鐘之後,瘋狂的去搶那對金手鐲了。

可就在我以為事情快搞定了之時,突然間,那些原本圍著何大哥兒子的鬼火,竟然發瘋般的四處逃竄。就是這麼眨眼的功夫,那些綠幽幽的鬼火就全部消失了。

看到這一幕之後,何大哥徹底傻眼了,連忙看向了我,問:「道長,她們是不是不願意和我兒子結陰魂?」

「不是!」我搖了搖頭,咬牙道:「你兒子的命太硬了,身上的鬼咒也難纏,她們走是因為無法保護你兒子。到時候別說保護你兒子,就算她們自己也會魂飛魄散!我還是太低估了你兒子的命格……」

我這麼一說,何大哥的臉就徹底跨了。怔了半天才能開口說話,問我:「道長,難道我兒子註定活不過今晚嗎?」

我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他,我現在也是沒有辦法了。如果無法找到女鬼,那何大哥的兒子肯定撐不到天亮。

沒辦法了,只能賭一把了!

意識到這一點后,我才接過了何大哥手上的兒子,他的氣息越來越弱,之前臉色還是紅潤的,現在面色已經發黑了。

我解開了他身上的毛毯,直接把他平放在地上。這娃還是在昏迷中,偶爾手腳會動一下。

「何大哥,磕頭,快!」跟著,我才朝何大哥喊了一聲。何大哥反應過來后,立馬就開始磕頭喊了起來,「求求你們,救救我兒子,他還沒有滿月,求求你們救救他吧。就算要我的命,我也絕不會皺一下眉頭!」

我能體諒父親的偉大,等他喊完之後,我就立馬大聲的喊了起來,「這娃是招惹了不幹凈的東西,而且命硬。但本道長相信,你們一定有破解之法。而且,他長大后必定不是普通之輩!你們不會老,但他會長大,等百年之後,你也會得到解脫。與你們而言,這是離開這個地方最好的辦法!可憐天下父母心,這是他們何家最後的希望了。希望你們幫幫他們,算是給自己積陰德!」

我也不知道該如何勸說這些女鬼了,但隨著我話音一落,周圍還是沒有任何的動靜!五分鐘過去,十分鐘過去了,周圍還是靜的嚇人。

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我的心也徹底涼了。這可能就是命吧,努力了,但心裡還是不甘心。可能更多的是無能為力的難受,眼睜睜看著這麼小的生命即將流逝,而我卻沒有辦法把他留下來。

我知道,她們不會再出現了。我蹲下去拍了拍何大哥的肩膀,道:「何大哥,對不起,我儘力了!把娃娃帶回去,讓他娘見他最後一面吧!」

「道長,沒事兒,這是我娃的命,你為我們做的夠多了!我們感激都來……等等,道長,你看那兒?」何大哥話沒說完,突然話鋒一轉,手指直直的指向了我後背。

我連忙扭頭一看,正好就看到那半山腰一個夾腳的地方,竟然亮起了一朵紅幽幽的鬼火。這鬼火的顏色,和之前那種綠幽幽的完全不同。

我定睛一看,就發現那朵紅幽幽的鬼火,正好就停在墳頭上。

「有救了,你兒子有救了!」反應過來的我,也是激動的大叫了起來。

接著,我就把地上的酒肉,還有金手鐲全部拿著沖了過去。等我衝過去時,我才發現這是一所很普通的墳,沒有墓碑,而起墳墓也很矮,好像是塌了一樣。

如果不仔細看的話,根本不會發現這是一所老墳。

現在顧不上其他的了,我趕緊把那對金手鐲放到了墳頭上,又把酒肉給擺在了墳前。等我做完這一切的時候,何大哥也把他兒子抱了過來。

我讓他把兒子放到了墳前,跟著才開口道:「姑娘,謝謝你的救命之恩!等你們陰魂儀式完成了,我便讓他的家人把你的骸骨挖出來,重新厚葬!」

我一開口,何大哥立馬就給跪下了。我趕緊把他給拉了起來,說:「何大哥,不能跪兒媳,不然會折她的陰壽!你要做的,就是等事情解決了之後,找人給她選一處好的墓穴,重新厚葬!」

「嗯嗯!」何大哥重重的點了點頭,一口答應道:「好,好,我一定照辦!」

「姑娘,收下這定情信物,你們的陰緣就開始了。我希望你能陪著他成長,等他百年歸土,你也會擁有投胎轉世的資格!」我再次提醒了一遍,就是想要讓這女鬼死心塌地的跟著何大哥的兒子。

而我話音剛落,那墳頭上的一對金手鐲,立馬就消失了。驟然間,只感覺周圍突然一冷,一道紅色的影子同時從墳里鑽了出來。

這女鬼,道行不簡單吶!

這是我當時的第一個念頭,只是她沒有露出真身,也沒有看清楚她的樣貌。而這道紅色的影子在空中轉了一圈后,正好就壓在了何秋生的身上。

等了兩秒鐘的樣子,這紅色的影子才鑽回了老墳里。而那原本虛弱沒有氣息的何秋生,竟然慢慢張開了眼睛,扯著頭一動不動的盯著老墳。

更讓我詫異的是,這娃竟然沒有哭,還一個勁兒的笑著。再一看他的額頭,我這才發現了,這娃娃的額頭上,有一道鮮紅的唇印。

我正看得發笑,忽然間,這老墳里就傳出了一道空靈又陰森的聲音:「我收了你們的聘禮,自然會嫁給他,也會護他周全。這是我留下的鬼印,能保他一晚!但我乃是黃花大姑娘,也有自己的要求,過門之時,必須以禮相待,更不能委屈了我!不然的話,我可以隨時要了他的小命!你們回去準備吧,明晚子時,我來找他拜堂入洞房……」 引獸香的味道。月千歡第一時間排除了陰陽童子。他們傷勢慘重,根本活不到現在!

那麼,還在源境內的。只有墨離嬈。

月千歡嘴角微勾笑,嗜血的目光閃爍著復仇的火焰。墨離嬈嗎?來的正好!

冷冷掃過殺向自己的人,月千歡拔劍。幽光月出,一劍驚鴻。

僅僅是一瞬間!

除了墨九卿,所有人都沒看清楚怎麼回事。瞪大眼睛,只看圍繞在月千歡身周的人,脖子上一條細細的血線。他們放大的瞳孔,茫然震驚的表情。顯然他們自己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屍體一個接一個倒下。花子行狡猾躲在後面,驚恐看著眼前一幕。腿腳哆嗦,花子行褲子濕了一遍。一股尿騷味傳出來。

壓根不看花子行,月千歡冷笑眯眸,劍指墨離嬈。

鋒利,劍光無匹的幽光月。 寂寂如風夜雨默 和猙獰的五爪只差兩寸的距離。墨離嬈面上顯現痛苦之色,「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