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滿頭黑線。

「什麼嘛~」沒辦法回應,只是悄聲的嘀咕。

「看著你,我真覺得好笑」,卡卡西真是語不驚人死不休。

「什麼啊!」我大聲的質問。

「是啊,真是好笑……為什麼啊……?我本來以為,只有失去了的東西,才會讓人感懷,可從來沒想到,明明一直陪伴在身邊的,竟然也如同失去了很久的東西一般。」

「什麼啊……」我真的非常的疑惑,然而卡卡西卻擺擺手不肯再說了。

當然,他也說不下去了……

不喝到這種程度,恐怕我也聽不到這種內心獨白吧?

拖著卡卡西走在回家的路上――呃,這句話為什麼這麼怪異、、、當然,我有給他加漂浮術――事實上我只拖了1oo米不到……

然而圍觀者甚眾啊!

我的名聲啊!卡卡西的名聲啊!

於是,我把卡卡西變羊了……

然後加了漂浮術用項圈牽著……

可以想象……

這樣,牽著一隻羊回家……

一夜無話……

雖然沒有羊圈或者馬廄什麼的……

當然也不會一直變他啦……

雖然可以用聖閃或者驅散什麼的……

但是事實上還是希望卡卡西能夠這樣醉下去……

或許是一種解脫,或許也是一種教訓……

於是就把他丟在客房自生自滅了……

凜雖然有點奇怪,但卻絕不會問我有關修鍊之外的問題,so…

直到第二天早上,非常意外的,凱,上門了…… 「賭上彼此的青春,和我決鬥吧!」阿凱上來就鬥志昂揚的挑起了大拇指,秀了下八顆閃亮的牙齒。–bxwx.org

其實我很想說,凱先生,你還有青春么……?

然而這句話也同樣適用於我自己,所以最終還是沒有說。

那麼,為什麼呢?

我迷惑的看著門外的蒼藍野獸,半晌沒有答話,心裡卻在快轉著念頭。

凱還在毫不鬆懈的擺著姿勢等我,由於對這個單線條的男人實在是缺乏了解,我也得不得暗暗戒備,做好隨時閃現的準備。

只是……

好吧……

「那麼,決鬥——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沒有什麼可以和你賭的!」或許因為做忍者做久了,突然覺得自己也不是那麼排斥爭鬥,雖然還是懶懶的提不起什麼興趣,可是就算什麼都不做被人痛打一頓也未見得不是一種休息(我說這句話你能理解嗎?),何況這個友情至上的男人,畢竟還是屬於自己的陣營,所以完全不用擔心生命的安全,甚至即便自己懶得療傷的話,也絕對會被這個人無微不至的悉心照顧——雖然很難說那種照顧會否起到相應的效果。

「不,你有東西可以和我賭!」誰知凱立刻就做出了應對,「當然有東西——呃,那不是東西——總之,如果你贏了,我就不再插手你和他之間的事!」

……我頓時滿頭的黑線。原來如此。

只是,大叔,你現在又憑什麼插手?!

嘴角微微抽*動中,我已經徹底放棄了一動不動被人暴打的想法,轉而……

「那麼,開始吧!」直接一個火沖轟了過去。

雖然對於同個陣營的同伴不可能用強化魔法,但只用最基本的法術,只要確實的打中了,傷害與痛楚也是不可避免的。bxwx.org火沖這樣的打擊面積為扇狀的瞬的中程魔法,像凱這種近戰達人,在如此近的距離內也是無法閃避的。

近距離的吃了一火沖,凱並沒有指責我違規,而是很直接的回敬了一記旋風腿。

可惜我早就閃現了出去,凱的攻擊落空。

並且在閃現結束的同時,根本沒有去判斷凱的下一步攻擊,就接上一個冰環。

顯然我的反應度是跟不上凱的動作的,如果花心思去判斷必然會處於下風。

而凱也並未讓我失望,在我消失的瞬間他已經找到了我的落點並在第一時間攻過來了,自然也陷入了冰環的包圍。

而我要做的也只是轉轉身子出一根冰槍而已。嗯,順便接上一個冰霜震擊。

用疾跑拉開距離,腳邊放一個冰霜陷阱,抬手打了一個奧射,一個毒蛇釘刺。

事實證明,凱絕對是個強大的mt,血長,抗性高,冰霜震擊幾乎對他沒起任何作用——或許作用還是有的,但一旦他的度起來了,即便減慢5o%仍然是快得不像話。

冰霜陷阱的效果也很有限,被迫逃脫的我只好再打出一次震蕩射擊,並在他能接觸到我之前終於等到了閃現的冷卻。

實在是太可怕了……

足足有一半的時間在放控制技能,連開盾的時間都沒有。事實上開盾也沒有用,單層的護盾根本就不夠凱一拳打的,而他也絕不會給我機會開三盾。

扔下一根地縛圖騰,吹出一片颱風,再扔下一根灼熱圖騰,出一個大地震擊。

雖然到目前為止似乎都是我在佔便宜,但仔細算來,短時間內的快輸出讓我的魔法損耗非常之快,而給對方造成的傷害不過2ooo左右,凱似乎完全不受影響的依然生龍活虎,戰意高昂。–^首發除了凱本身就具備的強韌性,像冰槍、釘刺這種具備攻擊實體的技能,都被一一格擋也是重要的原因,即便是火焰箭也是可以被包裹了查克拉的拳頭打散的。我猜如果凱願意大量消耗查克拉的話,根本就連這2ooo點傷害也可以免疫。

那麼到底是誰在作弊……

我已經有點無奈,雖然也有很多非法術類的近戰系控制技能可以用,但我實在不想接近這個瘋子。

但是這樣繞圈子繞下去的話,藍耗完了一樣是輸,而且輸得更難看……

怎麼辦?……

「唷!這樣攻打我寄宿的主人家,實在讓人很為難呢~~~」一個慵懶的聲音突然響起。

開了無敵站定,看向玄關的門口。

作為賭博的約定物,也就是賭注的那個人,正扶著頭一臉痛苦的站在那裡。

看來是很不習慣宿醉的感覺啊……?我和凱都冒出了這樣的想法。心有靈犀的對望一眼,又惡寒的各自跳開。

凱愣了一下,馬上挺了挺胸膛,義正言辭地說:「你不能阻止我們,卡卡西!我們是在為彼此的青春而戰,這是正大光明的賭約!」

我的嘴角又抽搐了一下,好吧,就算是為我的青春而戰,可是這和你的青春有什麼關係!?

而賭約……貌似站在你面前的人就是賭約的內容吧……!

卡卡西的頭上浮起一排加黑省略號,臉上的表情愈糾結起來——「如果我沒有說錯的話,所謂的決鬥,根本是你一意孤行的結果吧!而悠悠她根本就是被逼的~」

雖然事情看起來很像是這樣,而且本來也應該是這樣,但是決鬥卻確實是我應承下來的,雖然,對於賭約……其實並沒有認真的放在心上。

所以我和凱都沒怎麼在意卡卡西的話,而是選擇了無視,又彼此擺開了戒備的姿勢。

甚至,凱,就那樣當著卡卡西的面,開了三門,竟有要使出里蓮華的趨勢!

這下,不僅是卡卡西,我也再不能保持淡然的態度——好吧,貌似我才是當事人——畢竟我沒有真正的忍者那般日積月累千錘百鍊出來的強韌身體,如此高強度的對抗……總之我不看好自己,雖然有和小李對決的經驗,但是凱……畢竟是精英級的上忍,和李不可同日而語,何況風鎧對於凱也未必有用。

不過……如果不僅僅是風鎧的話……加上懲戒光環,荊棘術,閃電盾,熔岩護甲,而我自己則開著石膚、樹皮術,再交替著開神聖之盾、閃避、盾牆,順便再插個石膚圖騰,想來凱也會十分頭疼的吧!?

當然了,我是沒指望自己能夠看清凱開門之後的高運動,所以乾脆站在原地不停的奧爆,完全是作弊式的無賴打法,雖然還是吃了不少拳頭,但是凱應該也不會好過——雖然看不清他的人影,可是血條卻是清清楚楚的。

如是,當我依次吃石頭、磕藍、激活,甚至把暗影魔都派了出去之後,凱也終於喪失了耐心,用上了里蓮華,而我也理所當然的在最後關頭冰箱了……里蓮華可怕的衝擊力居然帶著我的冰箱繼續衝進了地面,甚至把冰箱撞出了裂紋,而可笑的是,冰箱出現的一瞬間,凱居然被崩飛了……為我可憐的院牆默哀三秒鐘。

冰箱消失,我立刻又開了無敵,調整下位置,開始喚醒。可以確定的是,凱絕對沒有喪失戰鬥力,而我即使給自己治療,仍然有內傷。

果然,喚醒還沒結束,凱已經乾脆利落的從一堆碎磚塊里跳了出來,根本忽略我的無敵狀態,絲毫不怕消耗體力的上來就是一個木葉烈旋風。

「嗞嗞嗞~~~~~~」我心裡還盤算著等無敵結束了接下來該如何應對,忽地感覺到一片撲天蓋地的藍色光芒從我的身後延伸過來,與此同時還伴隨著一陣陣讓人聽了渾身麻的嘈嘈切切的電流聲。

「你們,適可而止吧——!電光雷幕——!」

呃,卡卡西飆了……

空氣中到處都瀰漫著動蕩不安的氣氛,無數明亮的電弧從空中浮現、剖離,時不時的跳躍著,灑落幾朵電火花,交織著,舞蹈著,轉瞬之間就在我和凱之間結成一大片差不多十米見方,瑩藍透白,熾熱耀眼的雷電之網。

嗯……我是無所謂啦,反正無敵狀態還沒有解除,不過凱嘛……大概是木葉烈旋風轉的頭暈,居然就那麼一頭扎了進去。

凱在電網中擺出了一個奇怪的造型,不停的抽搐著,然而卡卡西並沒有撤回自己的術的覺悟,而是用手指抵著自己的太陽,認真的觀察著。畢竟能找到一個**如此強悍的實驗體的機會並不多。

「嗯,外傷都已經結痂,不再流血了、、、」我很自然的吐槽,然後自覺的向後撤了幾步。

「那個……凱老師這個樣子真的不要緊嗎?」躲在一邊旁觀的凜出現。

「你給他治療好了。」我隨口道。

於是凜開始往凱的身上丟回春和恢復,偶爾還會套個盾。

卡卡西繼續維持著查克拉的輸出。

我繼續看熱鬧。

悲劇的凱…… 這麼一番鬧騰,天色早已大亮,而院牆倒塌的轟動也著實吸引了一幫人,雖然我這裡平時都屬於生人勿近的範圍,但也有不少人看到我昨晚牽了一隻羊回來的,凱能來,別人自然也可以來。bxwx.org

現在的問題是,如何解釋這場戰鬥的起因?

看到圍觀者甚眾,卡卡西撤了術,把凱從電網中釋放出來,在院子的地上砸出一個扭曲的大坑――再次默哀――我心裡抽搐了幾下,一個大治療扔過去,換上管家鈴,召來巴羅夫家的三個僕人幫他洗涮――以我的控制力用水遁的話,凱還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模樣!

整個過程中,卡卡西始終目無焦點望著前方,人群熙熙攘攘卻也沒太過雜亂的聲音,透著一股子詭異的味道。

突地,人群分開,一個雄壯的鬍子大叔走了進來。

「阿斯瑪?」我的頭上緩緩有汗流下,似乎好久沒看到他了,這傢伙……看起來很疲倦,但是精神很好的樣子,真奇怪……

「呃,」阿斯瑪出人意料的沒有叼著煙捲,而是像玄間一樣含了一根牙籤,只是他的嘴唇太寬闊,那牙籤幾乎被埋沒得看不見……

「其實――」阿斯瑪猶豫了一下,看了看地上的凱,又看了看我們,「有個好消息說給你們聽,不過,這是――?」

「嗯?好消息?難道――?」卡卡西眼裡閃過一道精光,神情變得異常鄭重;凱也從地上一躍而起,一下子衝到阿斯瑪的面前。

「嗯!」阿斯瑪點點頭,咧開嘴唇笑了起來,牙籤悄然滑落。

「恭喜!!」

「恭喜!!」

卡卡西和凱突然都興奮起來,上前抱住了了阿斯瑪,看著這一幕,我的腦中突然靈光一閃――「你有孩子了!!」啊――

漫畫中只看到紅懷孕,而後就是阿斯瑪的犧牲,沒想到而今連孩子都已經降世……!

我真是有夠遲鈍……連紅懷孕的消息都不知道……說起來,最後一次見到紅,還是三個月之前的大演習,如果說那個時侯她已經懷了六個月,沒理由我會看不出來啊……?

「雖然是早產,但總算母子平安,小傢伙也還健康――」阿斯瑪抿了抿嘴唇,解釋道。^^–_首發

「這樣啊……」勉強給自己找到心安的理由,無論如何,還是有點過意不去。上前道了恭喜,打探到紅還在醫院住著,就趕著去了。而卡卡西他們,畢竟不太方便,卻是留在了我家。而圍觀的群眾也漸漸散去。

「那麼,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阿斯瑪的口氣有些嚴肅。須知凱和卡卡西是作為命中的對手而存在的,他又怎麼會無緣無故的找其他人去決鬥。

說起這個,凱的表情變得複雜起來,定定的看著卡卡西,一字一句的說:「我還沒有輸,下一次,你不要出手!」

卡卡西也很糾結:「還有下一次的話,也不要當著我的面動手啊……」

「喂――你們!」阿斯瑪表示抗議。

凱轉過頭來,臉色變化萬千,張了幾次口,卻最終也沒說什麼,竟然就那麼走掉了。

阿斯瑪又看向卡卡西。

「別問我,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卡卡西揉著自己的太陽穴。

到底是什麼事情,讓木葉的蒼藍野獸也會變得如此的優柔、不痛快呢?阿斯瑪百思不得其解,而卡卡西則根本就逃避去想――總之是和悠悠有關的事情就對了。 家有萌妻:老公太霸道 bxwx.org

兩人對視了一眼,各自存了疑惑在心裏面。

「那麼,應該會有一段時間的休假吧?」卡卡西看了看凌亂不堪的院子和破碎的院牆,摸了摸頭,開始往外走。

「啊!我都還沒去見過五代目!聽說你們都在悠悠這裡,就先過來了……」阿斯瑪不自覺的跟上,留下凜一個人站在院子里看著滿目瘡痍。

**************************************************************

各種後續掃尾工程

**************************************************************

從木葉病院出來,我的心中也升起百般疑惑,凱這樣大張旗鼓的殺過來,到底是為何呢?雖然因為阿斯瑪的到來做了緩衝,但是,日後恐怕還有麻煩不斷啊……如果也像是卡卡西那樣動不動就要接受挑戰的話……我想我會瘋掉的。

結果……

心情始終很不爽的走到了郊外的時候……

「悠悠桑」,一個平淡而堅決的聲音從我背後響起。

ohmygod!這傢伙!居然還知機的始終沒有走進我雷達的範圍,然而終究還是一直綴著我來到了這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