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是十分的無語,我又不是沒有見過美女,我只是看了她一下,她卻以為我對她動了歪念頭。

「咳…」柳真人輕咳了一聲,給我倒了一杯茶。

「小蔡啊,我就這一個女兒,她叫柳可,從小到大一直遷就著她,使得她養成了這大小姐的脾氣,不要在意她就好。」

原來她是柳真人的獨生女。

柳真人瞪了一眼柳可「可兒,你的孤傲脾氣也是時候該收收了,一直這樣下去,以後誰敢娶你。」

「沒人娶,我娶!」我小聲的說著。

柳可沖我做了一個鬼臉,吐了吐舌頭,坐到柳真人旁邊,抱著後者的脖子「爸,我可不想嫁人,女兒就想天天在您身邊陪著你,逗你開心。」

柳真人指著我看向柳可說道:「他叫做蔡勇,是爸爸遇見的一個有緣人,與你年紀不相上下。」

「酒菜也弄好了,小蔡啊! 我家奸妃多妖嬈 來喝幾杯。」

我平時並不怎麼喜歡喝酒,偶爾只喝一點兒啤酒,白酒二兩的量就會醉。我不好拒絕柳真人的好意,醉了就醉了吧!大不了睡上一覺。

「柳真人,我先走一個,您隨意。」

「可兒大小姐,剛才的無禮還請你包含。」

柳可白了我一眼,說「你和我爸認識,但不代表我就認識你,還可兒,可兒的,是你能叫的嗎?」

「哼。」

說罷,可兒拿著一杯果汁回到了房間。

她還真是一個大小姐,我算是見識到了,比楊蕊都要孤傲的多,這是在她家,我只是一個外來人,只能陪著笑臉,一悶頭的吃著菜。

「喂,在呢。」

「哦,好,我馬上來,老夥計稍等一下啊!」柳真人接了一個電話。

「小蔡,我要出去一趟,可能到晚上才能回來,你一會兒陪著去可兒商場買衣服吧!」

說罷,柳真人換了一身素衣,拿著車鑰匙就離開了。

吃好喝好后,趙媽給我安排了一個房間,看來柳真人是要讓我住在這裡。

「砰砰砰」我剛鋪好床,外面就傳來了一陣敲門聲,打開門一看,看見可兒提著一個精緻的小包,丟給了我一串車鑰匙。

「柳大小姐,現在就去商場嗎?」我淺淺一笑。

柳可白了我一眼,說道:「我爹在你沒來我家之前,提前與我交代過了,說會來一個司機,看樣子就是你了。」

「把你這身衣服換了,免得去外面給本小姐丟人,別磨蹭了,我就在樓下等你,給你五分鐘的時間。」

她說我是柳真人給她配的司機? 將軍夫人嬌寵日常 這是什麼鬼,柳真人並沒有與我說過,讓我來這做司機啊!

這車鑰匙竟是蘭博基尼的鑰匙,真闊綽,難道柳真人是開公司的嗎?就算看風水捉鬼,他也賺不了多少錢,懶得想了,在這裡住上一段時間,什麼不就知道了。

換好衣服后,我走到了樓下的車庫,前面果真有一輛蘭博基尼,還是黑色的,整個車身看上去十分的霸氣。

「大小姐,上車吧!」

我以為她要坐在副駕駛,誰曾想坐到了後面。

「去哪個商場啊!」我笑著問了一句。

「去天鳳商場,車裡面有導航,你自己不會看嗎?廢話真多,真不知道我爹怎麼看上你了,讓你給我做司機,早知道我就去弄個駕照了。」

聽她這話,我才知道原來她不會開車,難怪我說這車怎麼看上去和新的一樣。

她滿口對我不怠慢的傲氣,我本想懟她幾句的,剛到嘴邊的話還是咽了下去,定要找個機會好好治她一下。

「兩位裡面請,先生需要把車停在地下室么?」不到半個小時,我和她便到了天鳳商場,剛一下車,一個穿著一身黑色的西服打著領帶的男人,彬彬有禮的打開了車門,笑眯眯的看著我說道。

我把車鑰匙扔給了他,回頭一看時,發現柳可早就上了電梯,這讓我很無語,剛來第一天,就這般的不受待見,若她是一個男的話,還不知道有多狂。

這天鳳商場很大,一共有十五層,吃喝玩樂,可謂是一條龍服務。來這裡面消費的人要麼是有錢人,要麼就是社會上層人物。

找了許久,才看見柳可。

「不要走在我旁邊,離我10米遠,本小姐去買衣服了。」柳可撇了我一眼說著。

10米就10米,真不知道她是不是柳真人的親閨女,哪裡是什麼大小姐,根本就是一個凶女王。

「小姐您好,這三件衣服一共是兩萬萬,您是現金還是刷卡呢?」服務小姐畢恭畢敬的看著柳可說。

「遭了,忘記帶卡了,現金只有五百,這下糗大了。」柳可俏臉略微一沉。

「小姐,您這是沒帶錢么?」服務小姐再次問道。

柳可一句話沒說,氣呼呼的跑出了服裝店。

見她那樣子,我有些捉摸不透,於是走進了她試衣服的那家服裝店。

「這位先生,我們這裡只賣女裝,不賣男裝!」服務小姐看了我一眼,抿嘴一笑。

我又不是眼瞎,自然知道這裡只賣女裝,於是問道:「剛才出去的那位小姐,怎麼還帶著情緒,可以與我說一下么,我是她的男朋友。」

https://tw.95zongcai.com/zc/62239/ 服務小姐,指著衣架上的三件裙子說道:「她呀剛才看中了這幾件,結賬的時候,她一句話沒說就出去了,多半是忘記帶錢了。」

「先生您要替您女朋友付款么?」

我看了一下三件衣服上的標籤,大概算了一下,是兩萬多。兩萬多買三件衣服,不是一般的奢侈。

看樣子柳可應該是沒帶錢,剛來還沒有第一天,她就一直排擠我,若是把這三件衣服買下送她,相信她多多少少會對我改變看法吧!」

「我給她買下了,刷卡吧!」我把卡拿給了服務小姐。

「大小姐,你喜歡的衣服我替你買下了,你看看是不是這三件。」我打開包裝袋走到她面前說著。

「我說過要你給我買東西了嗎?你又不是我的什麼人。」

柳可不但沒有收下,反而是把衣服丟在了地上,還給我板著個臉。

我實在是按耐不住心中的怒火,把柳真人拋在了腦後,怒喝著:

「我說你這人怎麼這樣,不要就不要,丟在地上干甚。」

「這是你的車鑰匙,你拿著,我馬上就走,你讓別人送你回去吧,我還從來沒有見過你這樣的女的,我蔡勇到你家一天都沒過,是你爸把我帶回去的,又不是我厚著臉皮去的。」

說完之後我氣呼呼的走出了商場,掏出手機撥通了柳真人的電話。 「小蔡,是不是可兒惹你不高興了?男人嘛!放寬容一點,我在外面快回來了,回去以後我與丫頭說說。」電話那邊的柳真人笑呵呵的說道。

唉!

我真的是……

當我回到商場時,柳可早已沒了影子,找了許久都沒有看見她,想必她應該是回去了。

「先生,剛才與您一起來的小姐讓我把車鑰匙給您,她說她先回去了。」我剛到外面,之前的服務員拿著車鑰匙走了過來。

我沒有多想什麼,讓那服務員領著我去地下室開出了蘭博基尼。

「嗚嗚嗚……」

我剛一走上二樓,便看見柳可趴在沙發上抽泣著,裝的倒是挺像,我並沒有理她,回到了我的房間。

在商場里當著那麼多人的面數落我,現在倒好開始裝可憐了,想必她此舉是給柳真人看的吧!

「大小姐,柳大姑娘,不要哭了好不好,被柳真人看見了,以為我對你怎麼怎麼樣了。」

「都是我的錯好不好,我給你跪下你才不哭是不是?」

柳可擦乾了俏臉上的淚花,狠狠的瞪了我一眼,進入了房間。

「小蔡,不要理他,她就這脾氣,言歸正傳吧!」柳真人這時回來了,坐到我旁邊說著。

「我要問你的三個問題,你想好了再回答。」

「第一個問題,與我說說陰和陽的關係。」

「第二個問題,用你知道的給我說說風水是什麼。」

「最後一個問題,一旦拜入了我道家,就是一輩子,想回頭也不可能。」

聽完柳真人的話后,我想了一會兒,前兩個問題應該是他故意試探我,說的對也好,錯也罷,就先試試。

「白天屬於陽,晚上就是陰,太陽屬於陽,月亮屬於陰,男人和女人也是如此。」

「陰陽一說包括了整個八卦,陰和陽相輔相成,有滋陰補陽一說。」

「風水說的便是:風水對人的影響,簡單地說就是外界自然磁場為人體內部生物磁場的影響。」

「人是宇宙萬物之中的一種,也受宇宙規律的支配,所以任何事物之間必然會存在某種特定的聯繫。預測學就是藉助「八卦」這種工具,來發現事物的發生規律已經事物之間的關聯。風水學研究的是自然界與人之間的關聯。」

「如在文昌位擺置特定的物品,會激發特定的磁場,使該磁場能力加大,從而對大腦生物磁場產生良性的影響,使大腦清醒、注意力集中、思路清晰開闊、加強記憶力,甚至能提高在考試中的水平發揮等等;如在財位擺置特定的物品,同樣會激發特定的磁場,改變人的精神狀態,對氣質和人格魅力產生良性影響。」

「柳真人您要是做我師傅,我便踏踏實實的跟著您學道,學風水,我絕對不會後悔,因為我從小就喜歡靈學這一類的東西。」

柳真人滿意的笑了一聲,抿了口熱茶,看著我說道:「你回答不算很確切,但對你一個還沒有入門的人來說,已經是很難得的了。」

「本真人一直沒有收過弟子,也有不少人拜我為師,都被我一一拒絕了。」

「你當真想入我道門,拜我為師么?」

我微微一笑,跪在了柳真人面前,磕了三個頭,看著柳真人說道:「師傅,我蔡勇從現在起願意跟著你一心一意的學道。」

「還請師傅再受我一拜。」

……

柳真人點了點頭,站了起來,擺了擺手,示意我起來。

看樣子拜師是成功了。

他為何不收別的弟子,偏偏卻對我……

「柳真人,哦不,師傅,您為何願意接受我的拜師禮呢?」

柳真人隨之一笑「其一,你懷有千年難得一見的至陰之體。」

「其二,從你的面相上看我就知道你這一生沒有什麼前途,而唯一有發展的方向,就是當道士。」

「其三,你是一個實在,沒有心機的孩子。」

柳真人說的這三句話倒還真是如此,至陰之體和當道士之前我並不知道。他說我老實實在,沒有心機,這個我確實如此,從小到大我沒有與任何人發生過矛盾衝突,都是那種照著別人的意向做人做事。

「師傅,您與我詳細說一下至陰之體吧!」

柳真人摸著鬍子,從腰間拿下了一串銅錢遞給了我示意帶著。

「這五枚銅錢,是師傅我這為道這四十三年來,從五個不同的地方所得,你戴在身上,有著驅邪除煞的作用,一般的髒東西不敢靠近你。」

「為道有兩種,一類是風水師,一類是道士。」

「這兩類,我會一一教授與你。」

「首先,我教你看羅盤,等你把羅盤了如指掌之後,再教你治鬼除魔之法。」

說罷,柳真人去房子取出了那日在火車上我看見的那塊羅盤。

「師傅,我上次看了一下您這羅盤,就感到暈闕兩眼發黑,您可以與我說說這是為何嗎?」

柳真人淡淡一笑,捏著我右手的中指按在了羅盤上面的十字線上。

「現在你拿著羅盤,再看看還會不會有不適。」

「哦」我應了一聲,雙手拖著羅盤,看了一下,竟沒了不適的感覺。

「師傅,難道羅盤還認主不成么?」我好奇的問了一句。

柳真人點了點頭,說道:「你說的很對,作為一個風水師,羅盤不僅是飯碗,還是自己的朋友,一般的風水師每個月都會拜祭三次。」

「剛才的舉動是讓羅盤接受你。」

「你想問的至陰之體,現在告訴你還不是時候,等你把羅盤學會之後,能出去幫人準確無誤的看地,納才,除煞,師傅就告訴你。」

「我先給你講講羅盤的使用方法以及要求和作用。」

「要用心聽,切不可走神,我只說一次,倒時候我會提問你,若是你回答不上來的話,為師會重重的罰你。」

羅盤又稱羅經,取保羅萬象,經緯天地之說,用來推測居住環境的吉凶以及堪輿地勢的走向與財地。

所謂堪輿就是現代的風水,即可陰陽二宅。羅盤上囊括的諸多文化室常識,如天文、曆法、地理五行,二十四節氣等。

它以無形相生,陰陽相剋做為預念禍福的基本數據。

取古文里的赤道、黃道、三垣四香,二十八宿,二十分針,北斗七星,五行七曜中取古曆法十二層次,天干地支,二十四節氣,七十二侯,年月日時下取古地理中的九州十二國,五嶽四瀆,高山平洋,風神雨師,東南西北,又取人世間君臣將相,五親六戚,父子兄弟,官碌財富,生肖屬相,以及民俗中的五花八門的宜忌,順逆,尊卑,凶詳等,幾乎無所不包。

可謂把天、地、人三才盡情肆意地包羅在一盤之中,由此而總括龍、砂、穴、水五大原則。

真龍、真砂、生穴、真水、正向便是吉祥之地,反之亦然。

用一句話概括:一命二運三風水!

「一下子給你講了這麼多,你腦子裡定是一片疑惑,這個是很正常的。」

我也沒有想到,一個小小的羅盤竟然有這麼的講究與學問,製作羅盤的古人真是奇才。

「師傅,相信您手裡定有關於羅盤這方面的書籍吧!」

柳真人隨之一笑,說道:「這個是自然,就算我把書給你你也看不懂,因為上面都是用古文寫的。沒有我給你說的通俗易懂。」

我繼續說道:「師傅您說的天干地支,我倒是知道,六十甲子我也會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