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消息,天鳳城出了亂子,李文傑也受了傷,危險重重,我們才跑出天鳳城。”兩人連忙道。

“天鳳城不是你們作亂?”江道明目光冷漠。

“我們這點實力,哪能鬧出什麼動靜,是有妖魔作祟,李文傑更是在一次對戰之中,被妖魔所傷。”

兩人連忙解釋道:“我們趁機跑出來,也是想找個安靜地方,潛心修煉。”

“潛心修煉?好一個潛心修煉!”

江道明冷笑一聲,問道:“他們說的可是真的?”

“是真的。”妙音凝重地道:“李文傑確實受了傷。”

“有勞哪位兄弟,去城外通知除魔師回來。”江道明拱手道。

一位食客當即起身:“殿主,此事交給我了。”

“多謝,就不影響諸位胃口了。”

江道明一揮手,龍象鎖鏈帶着兩人從二樓躍下。

算算時間,李文傑早就到了天鳳城,這兩人得到這裏消息,如獲至寶,便馬不停蹄地趕了過來。

之前在城外,看到耕地的農民,就沒忍住,只是當時人太多,他們選擇了退走。

他們還以爲這是江長山掌控的江水,打算來這裏吃頓飯,然後趕去江城。

以他們實力,小心一些,穿過四方山沒問題。

只要到了江城,那就是他們的地盤,有四方山妖魔隔絕,天高皇帝遠的,誰能奈何他們?

至於殿主蕭嶽,劉元化那些廢材?

他們天陰爪,蘊含劇毒,就算是蕭嶽,也不用放在心上。

至於十八龍象江道明?

還在清心小築關着,江城就是他們的天堂,可以肆無忌憚地抓人修煉。

他們還想着,等天陰爪大成,修爲再提升一層,成就六層,便殺回去。

只是沒想到,剛來江水吃頓飯,就被江道明給找到了。

天陰爪,連護體龍象都破不了,一招被擒。

除魔殿,捆着的兩人,跪在地上。

“行走江湖,過時的消息,還敢來送死,也是令人佩服。”

江道明帶着兩人回到除魔殿,目光陰寒。

“殿主饒命,饒命啊!”兩人連連叩首求饒。

“饒命?癡妄!”江道明神色漠然。

“殿主,我們雖然叛出天陰門,但天陰門不知道,你若殺了我們,天陰門必定不會放過你。”

其中一人咬牙道:“我們來之前,暗中交代過師弟,若是出問題,他絕對會來探查。”

“說出你師弟之名,留全屍。”江道明漠然道。

“放了我們,我們可以當做什麼都沒發生過!”兩人冷聲道。

江道明看向妙音:“勞煩你,問出師弟之名。”

“休想,他心通雖然神奇,但我們冷靜下來,保持警惕,她也聽不出來!”

江道明漠然道:“那便不問了,本殿主會去天陰門走一遭。”

兩人:“……”

你這是準備,殺上天陰門? 「不用!」李逸晨卻是面色一聲厲聲道:「你的力量可是我幾乎掏空整個青雲大陸才把你填充到如今這地步,我可不想浪費在這裡,你的戰場在青雲聖地。」

說罷只見李逸晨左手一揮一道幾近透明的光盾從逍遙聖戒中飛射而出,重重的插落地面之上。

光盾剛一插入地面,那道極速蔓延的裂痕便接踵而至,一聲巨大的悶響中,整個天絕崖為之一晃,而那光盾卻僅僅只是抖了數下,那道裂痕的力量便被移向左右兩側,化作無數的裂痕蔓延開去。

「好強的防禦力!」看著李逸晨那光盾散發出來彷彿更高一階的法則之力,魔族一個個流露出驚駭之色。

在這般攻擊之下,李逸晨並沒有運用天運神劍,這說明李逸晨的實力和當年的那位魔劍劍主相比絕對相差了十萬八千里,但同樣作為魔劍劍主卻不動用魔劍就能擋住這等攻勢,眾人心裡卻又絲毫輕鬆不起來。

轟……轟……轟……

那撕空裂地的黑色魔劍這一刻在所有人複雜的眼神中狠狠的撞擊在那光盾之上。

沉悶的響聲雖然沒有刺耳的尖銳,但卻震得人心神動蕩不已,哪怕修鍊了不滅神魂訣的李逸晨心神堅固早已直追聖人中期強者,在那聲波的衝擊中亦感覺彷彿神魂要被震出體外一般。

而四周那些修為在聖境以下的無論魔族還是靈種,哪怕是化形靈種此刻亦紛紛被震得化作一灘血霧爆裂開來。

權少私寵:小小鮮妻,好美味 巨劍垂空直斬,光盾四周立刻閃爍起一層層肉眼可見的無形之波。

初次的撞擊一劍一盾旗鼓相當,巨劍被彈起的同時,光盾的色澤也變得暗淡了幾分。

見狀李逸晨咬著舌尖,那凜冽的痛意頓時令不安的神魂穩固下來,同時李逸晨將天運神劍一拋,神劍盤旋於頭頂的同時,雙手不斷變化出無數結印。

那一道道靈訣匯成無數的靈光不斷的射入光盾之內,頓時光盾之上光芒大甚,瞬間不斷的膨脹起來。

眨眼之間,光盾便如同一座大山一般屹立在李逸晨的身前,而上漲之勢卻絲毫沒有停止的意思。

好強大的靈器!一眾魔族征戰無數面位,但卻從來不曾見過如此神奇的靈器,此時看著那光盾居然已經漲得比上空的巨劍還是大出一倍不止,而光盾之上流淌的法則之力卻沒有因為其體積的變化而有所減弱,心中不由一緊,他們知道若是再任由光盾在這樣膨脹下去,只怕那巨劍就算是聚集了他們十來位魔聖的力量估計也只有無功而返。

只是他們卻不知道那光盾乃是李逸晨從逍遙宗挾出的護宗大陣所化而成,別說他們凝結的巨劍才這般威力,就算是再強上一倍也根本不可能撼動光盾之根本。

「斬!」

身為魔聖不僅修為了得,一身戰鬥經驗更是豐富,他們知道不能讓李逸晨的光盾再這麼增長下去,否則這一戰根本不用再打了。

那被彈得高高飛起的巨劍隨著一眾魔聖力量的注入,突然之間止住上沖之勢,黑光大甚之間,陡然垂落而下,那比之前更快出數倍的凌厲的速度,激起更加駭人的聲勢,劍碎虛空之威彷彿在這一劍之下,整個天地都要一劈為二一般。

看著這一幕,四周交戰之人,此時還哪裡顧得對手,紛紛跳出戰圈,遠遠的閃避開來。

之前的撞擊中哪怕是洞天境一級保住了性命,但神魂也受到不同程度的衝擊,此時看著這般聲勢,哪裡還敢多留,他們可不想自己也變著一灘灘爆開的血霧。

在這一點上交戰雙方倒是難得一次的達成統一的默契。

而此時天龍嶺主和紫貂也顧不得擊殺對手,華光閃過之際,一人一貂已經擋在李逸晨的身前。

現在他們對李逸晨也有了一些了解,知道李逸晨手裡雖然底牌不少,但自己修為卻是極大的硬傷,唯恐他受到衝擊,只見兩人默契的雙手一揮,一青在前,一黃在後,兩道光幕擋在李逸晨的身前。

「不用這麼麻煩,若這光盾連他這一劍都擋不住,你們的防禦也將不堪一擊!」 搗蛋丫頭戀上帥帥殿下 李逸晨說話之間,手中的靈訣卻絲毫沒有變慢的意思。

畢竟逍遙宗的護宗大陣乃是引入了聖域的術道陣法,其威力從某種程度來說已經超越青雲大陸乃至冥界之門這個級別的面位。

不過無論是天龍嶺主還是紫貂都不了解逍遙宗護宗大陣的底細,此時卻誰也不敢有絲毫大意。

就在此時那有如星河墜地的一劍終於狠斬而來,不過這一次並沒有劇烈的響動,而是那變得比之前大出數倍的光盾彷彿承受不住這般力道一般,直接被巨劍從中剖開。

雖然巨劍斬開光盾下落的速度在不斷的驟減,但那光盾依然在以一種極快的速度被剖開。

看著這一幕,那些遠遠閃到一邊的魔族臉上流露出興奮之色,顯然如今這位魔劍劍主並非不可戰勝,而這個消息對於魔族來說無異於天籟之音。

而那群在控制著巨劍的魔聖們卻一個個臉色變得凝重起來,雖然如今巨劍勢若破竹,但他們卻根本沒有感覺到光盾之上半點反彈之力,彷彿這一劍並非斬在光盾之上,而是斬在空氣之中。

之前光盾那般強大的防禦之力,此時遭遇到巨劍的重擊居然沒有反彈之力?這可能嗎?

而且雖然沒有半點反彈之力,但卻他卻又感覺到有一種連他們都琢磨不透的力量正在不斷的化解著巨劍的威勢,令巨劍的速度變緩。

「撤!」

一眾魔聖何等老道,雖然不知道李逸晨是怎麼做到這點,也不知道李逸晨還有什麼樣的後手,但豐富的戰鬥經驗告訴他們,在生死之戰中千萬不要令自己陷入未知的被動局面。

「現在才想到嗎?晚了!」李逸晨嘴角輕輕一挑,那翻滾如飛的雙手突然一合。

受到一眾魔聖召喚而極速上揚的巨劍彷彿受到某種強大的約制一般,突然之間停止了下來,隨著光盾之上閃爍著奪人眼目的光華,巨劍頓時彷彿有生命一般發出陣陣哀嚎。

看著這一幕,一眾魔聖臉色大變,剎那之間十多魔聖雙手大張,與相鄰之人將掌心緊緊的合在一起,接著只見眾人頭頂再次飛起無數黝黑的符文,符文在半空之中不斷的旋轉,形成巨大的吸力。

頓時被光盾鎖住的巨劍再次活動起來,向著上空緩緩地攀升起來。

「幹掉他們!」雖然此舉乃是藉助護宗大陣,但對於李逸晨來說,無論是精神力還是法則之力以及靈力消耗亦是極大,此時見十多位魔族使出魔族秘法,萬眾訣,他亦知以自己之力操控護宗大陣未必困得住對方。

但最近一直在研究魔族功訣的李逸晨卻知道魔族的萬眾訣雖然可以瞬間將所有施展此訣之人的力量融合在一起,但同時此時他們的防禦力卻差得驚人。

不過通常魔族在施展萬眾訣的時候,其攻擊早已到了驚世駭俗的地步,又有誰還能撤出手來對他們進行反擊,反而萬眾訣的這個弱點哪怕是魔族之人也極小知曉,更何況魔族以外的其他面位之人。

初見此訣,看到這等聲勢誰還能想到進攻,又有誰的攻擊可以擊碎他們在萬眾訣下的攻擊再對他們反擊呢?

所以萬眾訣雖然有防禦力不足的這個弱點,但其實也算不上是什麼弱點。

可是此時他們發出攻擊的巨劍被李逸晨以護宗大陣鎖住,雖然按眼前的趨勢來看,李逸晨也困不了太多的時間,但畢竟這一刻他們的攻擊是被李逸晨所困住。

而更重要的是李逸晨還深知萬眾訣的弱點,並沒有被眼前浩蕩的聲勢所震懾。

當然還有一點就是如今無論是天龍嶺主還是紫貂對於李逸晨都是無條件的信服,李逸晨一聲輕喝,這一人一獸全然不顧魔族萬眾訣散發出來的駭人聲勢,之前擋在李逸晨身前的兩道光罩隨著兩人身體的涌動,突然中間猛然凸起,極速旋轉中好似一個錐形陀螺向著一眾魔族橫推而去。

之前李逸晨還將大話放在前邊,此時卻令他們趕快動手,不知內情的天龍嶺主和紫貂皆以為魔族的攻擊超出李逸晨的意料,唯恐李逸晨出事,這一擊幾乎沒有半點保留,皆是全力而發。

兩道不同的光芒以奪人眼目的璀璨交織在一起,散發出驚天的威勢,無數驚雷般的炸響從紫貂身前的紫光中迸發出來。

而天龍嶺主的攻擊在聲勢上雖然不如紫貂那般,但卻給人一種厚重無比的感覺,彷彿他所推動的不是一道光幕,而是一座巍峨的高山,無論是誰被撞上,都將落得粉身碎骨的下場。

宋朝敗家子 一眾魔聖沒想到此時天龍嶺主和紫貂居然如此聽從李逸晨的命令,可是萬眾訣一經催動根本停不下來,更重要的是萬眾訣下大家凝結出來的巨劍此時正被李逸晨以護宗大陣卡住,一時之間就算這些魔聖早已身經百戰,面對這種從未遇見過的局面也有一種束手無策的感覺。 轟……

一聲巨響,一眾魔聖站立之處升起一股濃煙,無數血霧升起的同時,那被卡在護宗大陣中的巨劍也隨之消失。

天龍嶺主和紫貂皆是一愣,兩人原本已經做好血拚的打算,可是當他們的攻擊轟在一眾魔聖身上之時,卻與攻擊到洞天級武者沒什麼區別。

幾乎根本不廢吹灰之力便將對手盡數斬殺,這樣的情況顯然完全超出他們的意料之外。

同樣也超出除了李逸晨之外的所有人。

此刻無論是魔族還是靈種以及叢雲嶺的靈獸皆是一臉驚恐的看著天龍嶺主和紫貂,誰也沒有想到這一人一獸居然會有如此變態的實力。

而另一邊困住天絕領主的那十來位魔聖雖然早已猜到這個可能,但看著這一幕,眼中還是流露出震驚之色。

而天絕領主卻借著眾人分神之際,那無數的藤蔓直接將罩住自己本命沙參樹的火網撕開一個缺口,接著身影一閃,直接投入那本命沙參樹內。

嘩……嘩……

樹聲搖動之間,風雲涌動,天地變色,嘣……嘣……的震天巨響,那纏著其本命沙參樹的火網如同一根根被掙斷的筋弦一般,不斷的彈裂開來。

與此同時,沙參樹上無數的枝芽如同一根根觸鬚一般延伸出來,挾著雷霆之力橫掃而出。

嗯……嗯……兩個驟不及防的魔聖被掃中,身體瞬間在悶哼聲中倒飛而出,半空之中灑下無數殷紅。

靈體合一,此時的天絕領主才展示出其真正恐怖的實力來,可以說在這天絕崖的主場,一旦靈體合一后的天絕領主哪怕對上破虛聖人也能支撐上一段時間,自然不是眼前這些魔聖所能抵擋的存在。

這也是為何魔族在進入天絕崖之時,第一時間就不惜一切代價要困住天絕領主的本命沙參樹。

見狀之前圍困天絕領主本命沙參樹的魔聖紛紛跳出戰圈,臉上皆是一片駭然。

如今同行的魔聖折損過半,而天絕領主也與本命沙參樹靈體合一,更有天龍嶺主和雷神的支援,而且一旁還有一位魔劍劍主。

如今的魔劍劍主雖然比不過當年那位,但在場的魔聖仍然誰也不敢小視於他。

「撤!」見事不可為,領頭的魔聖一聲冷喝之間,一眾魔族紛紛向著不同的方向彈射開去,如此熟練的配合,顯然在此之前,他們也已經干過不少逃命之事。

雖然任務失敗,回去少不得要受到主上的責罰,但此時面對著這等危機,誰還顧得許多,那還不是能逃則逃。

至於以後的事,那就以後再說吧。

樹倒猢猻散,見魔聖都只有逃命的份,那些僥倖生存下來的洞天一級魔族哪裡還敢久留,亦一個個的飛速逃離而去。

不過魔族在天絕崖釀下如此巨大的殺孽,無數的靈種又豈容他們如此輕易就逃走。

沒有了魔族的壓力,化形靈種紛紛靈體合一,力量瞬間提升的同時,亦藉助著地利之勢,化作無數的植物,以各種神出鬼沒的手段不斷的攔殺著逃竄的魔族。

而此時的天龍嶺主與紫貂亦不需要李逸晨的指令便紛紛向著逃竄的魔聖猛撲而去。

不過此處畢竟是天絕領主的主場,天龍嶺主斬殺三位魔聖,紫貂亦斬殺兩位,而靈體合一的天絕領主卻足足斬殺了六位之多。

而那些洞天一級的魔族,在靈種們各種層出不斷的手段中能逃離出去的,也不到十分之一。

一邊倒的殺戮經過了半個時辰之後,以魔族留下大半的屍體而少數突圍宣告結束,而在這個階段,李逸晨收起護宗大陣之後便沒再動手。

他需要有魔族突圍,他需要突圍的魔族把天運劍主再次現身的消息傳播出去,當然還有一個原因是在運轉了護宗大陣之後,此時他也十分虛弱,根本沒有太多的力氣去追殺那些逃竄的魔族。

「多謝這位公子,多謝天龍兄還有小雷援手。」魔族盡除,天絕領主的身影從本命沙參樹中走了出來,帶著幾分疲憊地對眾人行禮來。

顯然剛才雖然戰績最好,但是對於天絕領主來說,消耗也是十分巨大,此時疲憊的臉上也帶著幾許蒼白之色,但看向李逸晨的眼神卻是充滿著感激。

至於天龍嶺主和雷神,九大凶地之間本就有著一些聯繫,雖然同樣感激,但明顯不如對李逸晨這般的心情,而且剛才若不是李逸晨那神來一劍,他也未必能脫困而出。

「天絕大哥,不用給老大客氣,他是我和天龍大哥的老大,自然也就是你的老大,何必這麼客氣呢?」紫貂此時直接跳到李逸晨的肩上,帶著幾分得意地說道。

「你們的老大?」天絕領主不由一大愣,目光移向天龍嶺主,相對於思想還有些幼稚的雷神,他自然更相信天龍嶺主一些。

「跟著我們老大吧,否則在這場魔族浩劫中我們都很難生存下來。」天龍嶺主自然明白天絕眼神中的含意。

「連你也……」如果只是雷神那般,天絕還可以理解那是雷神的思想簡單,可是如今天龍嶺主都對李逸晨一臉信服的模樣,天絕幾乎有種大跌眼鏡的感覺。

在九大凶地中,天龍這傢伙可是出了名的誰也不服,明明年齡沒自己大,卻非要自己叫他天龍哥,還說什麼誰的拳頭大誰才能做大哥。

這樣的傢伙居然認一個窺天境後期的人類做老大?這事怎麼看都似乎不太靠譜。

「我老大就是獸尊提到的李逸晨,如果要說如今青雲大陸還有一個人能化解眼前這場浩劫的話,那肯定非我老大莫屬,你小子還愣著幹什麼?連我都認了老大,你還想怎麼?難道非要我把你揍服?」天龍嶺主看著天絕領主異樣的眼神不由有些摩拳擦掌起來。

看著天龍嶺主如此的熱情,李逸晨也是無奈一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