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朝陽臉色漲得通紅,眼中閃爍著怨毒的光芒。周飛,我會讓你後悔的,麻痹的!

戴朝陽還真沒敢還手,他怕周飛拚命,他認為和周飛這種窮吊絲拚命不值得。為此耽擱一次高考機會不值得!

「你這是污衊我!我根本不認識什麼王剛,這個簡訊肯定是有人拿著我的手機開玩笑的。」戴朝陽辯解著,這種解釋連他自己都不相信別說別人的,不少同學在此刻認識到了戴朝陽的醜陋面目,看向他的目光和以往大不相同了。

盧濤立刻來勁了,「瑪的,戴朝陽你他么敢做不敢認啊,是不是帶把的啊!」

一邊的人立刻接腔,笑嘻嘻道:「就是,就是,你他么不會是人妖吧?」

「哈哈,你們怎麼能這麼說呢,他分明就是一個太/監啊!」

「爛屁股死太/監!」

……

嘻嘻哈哈聲中,戴朝陽的鼻子都氣歪了。

「幹什麼?幹什麼!都在這裡幹什麼?你們哪個班級的?!鬧什麼!」史珍香擠了進來,一看就周飛立刻咋呼道:「周飛,又是你!你這個老鼠屎!」

「哪裡來的死肥豬!」周飛一抬手,史珍香直接被推的撞在教室門口的牆上,她那肥豬一樣的後腦勺還砰的撞了一下。

周飛下手都是有分寸的,現在還不能鬧大。

「哈哈,就是,他么的這死肥豬哪裡來的。」盧濤唯恐天下不亂,帶頭大笑。

「這丫的更年期吧。」

「瑪德,一看丫的就是內分泌失調長的跟坨屎似得。」

「老母豬,死肥豬!」

……

十三班眾人嘻嘻哈哈,齊聲大罵,史珍香氣得差點暈過去。

「走了,走了,都回去上課去,別理死肥豬,小心被傳染啊。」盧濤揮了揮手,湊到周飛面前,「怎麼樣,咱們十三班帶勁,夠意思吧。」

周飛點了點頭,這十三班雖然學習不咋地,但大部分人都挺不錯的。

「戴朝陽、史肥豬,這只是一點利息,你們等著!」

[未完待續,感謝您的閱讀!] ******

烏塵站在那裡,紋絲未動。

那隻比他身軀還大了無數倍的拳頭,就停在他身體的旁側。

傲藍烈幾次想要抽回手臂,再次打去,卻發現自己的拳頭好像被黏住了,無法撼動分毫。

「龍葯的力量,只是你這樣使用才是真正的暴殄天物。」烏塵冷喝一聲,唰一道劍光掠過。

這隻粗大無比的手臂,從中間斷裂開來。

唰唰唰!

無數道劍光交織如網,直奔傲藍烈籠罩而去。

「不!」傲藍烈嚇得轉頭就跑,卻轉眼就被劍網追上。

只聽噗噗噗悶響不斷。

無數道劍光,把巨人身軀重新斬為肉泥。

只是這次連傲藍烈的頭顱也沒有倖免。

一道金光從他的眉心穿過,他的整個頭顱,嘭的一聲化為一團血霧爆裂開來。

看著下方的一對碎肉,烏塵抬頭望向祭壇上的年老祭司。

那老祭司,看向下方道:「傲藍烈倒行逆施,殘害我傲藍家族族長,妄圖篡位,幸虧有俠義之士出手,保我傲藍家族免遭亂族滅亡之災。

蒼族長,你可有訓話么?」

隨著年老祭司的話語,傲藍家族族人的目光都匯聚到了傲藍蒼身上。

那些本是為了慶祝傲藍烈登位的各城顯貴們,也露出討好的笑容。

感受到眾人目光的變化,傲藍蒼不由感激的向高空中的烏塵看了一眼,而後望著眾人道:「各位族人,相信經過剛才的事情,大家現在就算沒有,可能也會對我有所懷疑。

今天我索性就告訴大家,之所以給了霜兒和虎兒比常人更多的資源,但實際上卻沒有用那麼多,其實多餘的資源都被太祖大人拿去祭煉丹藥,只要時機一到就會發給大家。

當初太祖只是為了掩人耳目,才從霜兒和虎兒的資源抽取了一大部分。

至於其他的事情,我相信你們以後都會明白。

若是你們還不相信,那我傲藍蒼馬上離開。」

說著話傲藍蒼看了傲藍博霜一眼,此時烏塵也落到地上。

三個人走到一起,轉身向外面走去。

「請族長大人留下!」祭壇上的老祭司,忽然跪了下來大聲請求道。

「請族長大人留下。」廣場之上所有傲藍家族族人,異口同聲道。

傲藍蒼身子一顫,轉過頭來,看著跪在地上的數千人影,不由道:「你們這是做什麼么?快起來。」

說著傲藍蒼望向祭壇上的老祭司道:「祭司大人,快讓他們都起來。」

老祭司微微搖頭:「族長大人,不原諒我們。

老夫不敢起身。」

「族長大人不原諒我們,我們不起身。」廣場上傲藍家族族人同聲道。

其實傲藍烈對於家族,還是有感情的,他說要走,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但是現在看到這些族人一個個跪下來,求自己原諒。

傲藍蒼心登時就軟了下來道:「好好好,我答應你們就是了。大家快起來,快起來。」

眾人這才聞言站起身來,既然決定不走。

傲藍蒼首先吩咐人把廣場上的血肉處理一下,又命人把那些遠道而來恭賀的人們,帶到居所,稍作停留,等下有晚宴招待他們。

傲藍蒼本就是一族之長,雖然被傲藍烈禁錮的這段時間,有不少位置的人選都被換過,但現在傲藍烈身死,那些人也只有向傲藍蒼靠攏聽從調遣。

看著廣場之上意氣風發的父親,傲藍博霜不由笑了一下,把目光收回落在了眼前之人的身上。

「烏塵,謝謝你。」傲藍博霜看著烏塵的眼睛,由衷的道。

烏塵微微搖頭道:「霜師姐,我也只是順路來了。

何況,就算我不出手,你們那位太祖,也會出手吧。

我剛剛感覺到一直有一位高手的氣息在圍繞著你們。」

傲藍博霜搖頭道:「太祖,只會關心家族發展的好不好,只要不是太過分,他就算注意到也不會出手的。

無論如何還是要謝謝你。」

「霜師姐,客氣了。」說著烏塵向旁邊的樹林中望了一眼道:「博虎兄弟,就在藺陽村旁不遠處的山洞裡,派去通知的兄弟,應該能很快回來吧。」

傲藍博霜點點頭道:「應該快回來了,等下宴會之上,我父親和博虎,會當著所有人的面,跟你道謝。」

烏塵擺手道:「你已經安全了,我也就放心了。

至於宴會我看就免了吧,我個人不是很喜歡喧鬧的場合。

替我跟伯父,還有虎兄弟說聲抱歉。」

說完烏塵轉身欲走。

「遠道而來,不如多留幾天再走吧。」傲藍博霜輕聲道。

「多謝霜師姐。我也想多留幾天,可是我們道神宮馬上就要準備接下來的進行的雪龍山十國大比。

霜師姐,沒有參加五門定雄大會,雪龍山大比想必會參加吧?」烏塵猜測道。

傲藍博霜搖頭道:「雪龍山大比,因為人數有限,所以需要的都是一國最有天賦的奇才。

我可能還沒有資格。」

烏塵上下打量她一眼道:「霜師姐,你這就錯了。

如果連你都沒有資格,整個蒼雲古國恐怕就沒有人有資格了。」

傲藍博霜搖搖頭道:「雪龍大比,十國天才齊聚。

至於我,還沒有那個實力。」

看著傲藍博霜有些低落的樣子,烏塵沒有來由的心中一動。

在他記憶之中,傲藍博霜雖然孤高清冷,但骨子裡卻有一種常人難以企及的自信。

但現在傲藍博霜,好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

烏塵想了一下,應該是傲藍烈的事情,讓她心智受挫,更別說幽靈洞中的囚禁了。

事實也正是如此,傲藍博霜本來一直以來天賦如妖,在修鍊之上,沒有任何人可以跟他相提並論。

可是在不久前,傲藍烈出手擒住父親的剎那,傲藍博霜忽然感覺到自己的修為沒有絲毫用處。

接下來,在幽靈洞中所見的惡靈幽魂,更是極大程度的刺激了她,讓她銳志皆消。

「霜師姐,可是為此次的事情,感到無力而心灰意冷?」想到這裡烏塵不由多說一句。

傲藍博霜看了烏塵一眼道:「雖然我不想承認,但事實卻是如此,要是沒有你,後果不堪設想。」

傲藍博霜一邊說,臉上一邊現出低落之色。

「其實一時的挫折失敗,在武道的攀登的過程中在所難免。

如果因為一時的失敗,就否定了國王所有努力,同樣是也是錯誤的。」烏塵看著前方的黑暗,停頓了一下繼續道:「或許霜師姐,懊惱自己在伯父陷入危難之時,沒有能力保護與他。

但是換個方向想,失敗固然讓人難以接受,可這何嘗不是提醒我們,修為不夠,需要再次努力呢?」

烏塵的聲音不大,速度也不快不慢。

可是每個字都落入了傲藍博霜的耳鼓之中,進入了她的心裡。

「我相信,以霜師姐的天賦才情,不用我說,也該懂得這個淺顯的道理。

博虎兄弟說貴族的幽靈洞,惡靈遊魂恐懼。

霜師姐想必也在裡面受過不少驚嚇,我這裡有一些丹藥,能夠幫助霜師姐恢復神魂。」

說著烏塵拿出數十枚丹藥,一股的放在傲藍博霜手中。

傲藍博霜看著這些花花綠綠的藥丸,在手上盈滿,幾乎要掉落下去,不由笑道:「你一下子給我這麼多,是把我當成藥罐子了么?」

烏塵也有些不好意思的撓撓頭,眼角忽然看到傲藍博霜臉上露出了笑容,不由道:「霜師姐,你笑起來真好看。」

傲藍博霜怔了一下,登時臉上一熱道:「你,你胡說什麼呢?」

烏塵話一出口,也發覺自己話有些魯莽,但是想要收回已經來不及。

烏塵撓了撓頭,急忙道:「霜師姐,這些丹藥,你吃完腦中的創傷,定可痊癒。

我就先走了。」

說著話,烏塵大步向前方走去。

走了沒有幾步,他又忽然折回來,來到傲藍博霜面前,從袖中拿出一個白色瓷瓶道:「這裡面的東西,對你提升修為,或許會有一定的幫助。」

烏塵放下瓷瓶,轉身就走。

「等等。這,這是山河地乳?」傲藍博霜拿著瓷瓶追到烏塵身後。

烏塵沒有說話,點了點頭。

傲藍博霜面色一變,忽然有些不舍,還是把瓷瓶送到烏塵面前道:「如此貴重之物,我不能收。」

「霜師姐,你救過我的性命。別說是山河地乳,就是再珍貴的東西,也抵不過救命之恩。

這只是我的一點心意,如果霜師姐不收,就隨便找個地方扔了吧,反正我送出去的東西不會收回的。」烏塵面色一板道。

傲藍博霜見烏塵語出至誠,不是作假,不由心中一暖道:「如此珍物,扔掉豈不是暴殄天物。

我收下了。

日後烏塵師弟,有什麼差遣。

師姐絕無二話!」

見傲藍博霜把山河地乳鄭重無比的收了起來,烏塵也不由露出一絲笑容道:「這才是我認識的霜師姐。

那這回我可就真的告辭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