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聖域,甚至神級之後的路途,究竟要怎麼走,這已經成了丁麒在《盤龍》中生存並完成任務的重中之重。

丁麒自然也早就意識到這一點,甚至從一開始進入《盤龍》安定下來之後,丁麒就開始思考這個問題的解決辦法!

首先,丁麒想到的便是勢!

也就是八極崩,和斗字秘!

在掌握《遮天》斗字秘之後,丁麒釋放八極崩時,可以自然而然的引動天地偉力,甚至如今,當他開啟《鍛體訣》之後,一舉一動,都有了些勢的意味。

甚至丁麒感覺,《盤龍》中的法則力量,和勢的存在,頗有一些類似,相差應該不大。

但勢這個東西,實在太玄乎了。

丁麒的記憶中並沒有一個對勢的明確了解和完整定義。

甚至各個小說中,和網上的資料,也無法對丁麒產生任何幫助。

丁麒於是將勢暫時放在了後面,儘管勢可能會擁有非同一般的強大偉力,但丁麒現在對勢根本不了解,更談不上掌握,將希望放在虛無縹緲的勢上,完全是在看運氣。

而除去得自斗字秘的意外之喜,勢之後,丁麒就再也沒有掌握到什麼玄乎的神通威能了。

接下來就是《鍛體訣》!

《鍛體訣》必須是要放在第一位修鍊的,丁麒有想過,最壞的結果也就是自己肉身成聖,不斷堆疊肉身力量,到時候,哪怕對方的攻擊再玄奧,也用無限加強的體質去硬拼,這也不失為一個辦法。

當然,這也是最蠢最笨的辦法,聖域以上的強者有法則之力的幫助,等同於丁麒在跟一個法則的存在戰鬥。

尤其是面對那些各種各樣神奇的法則能力,堪稱防不勝防,必定會極為艱難。

至於最後一個,也就是丁麒到現在自己都還沒有弄懂的東西。

得自《全球進化》的隱性基因進化!

每一個人的基因中都有傳自遙遠的過去,那些曾經存在過的生物的因子,有的人隱性基因會偏向於哺乳動物,有的偏向於兩棲動物。

因為人體基因中的隱形因子也是有強弱之分,隱性基因覺醒進化,也自然是要從較強的因子開啟,然後才輪到弱小的因子! 按照丁麒如今的情況看,他最先覺醒進化的隱形基因,是偏向於哺乳動物,並且與牛類,有很大的關係。

生命是偉大並且充滿奇迹的,在《全球進化》中,主角劉暢最後也進化到了一個無比強大的地步,堪稱完美的生命,幾乎沒有弱點和缺陷。

而丁麒只要一直進化下去,最終也會逐漸趨於無比的完美和強大,甚至比劉暢更加強大無數倍。

因為丁麒還有《鍛體訣》這些得自玄幻世界的東西存在。

不過現在,《盤龍》世界中,面對之後必定出現的困境,丁麒卻是將自己大部分的希望,都放在了進化這條道路上!

丁麒知道,基因進化必須要加快速度,抓住一切空閑的時間,去找尋牛類魔獸。

只有當經過第二次進化,達到第三次,甚至第四次進化。

知道自己的基因進化顯示出真正的改變和力量之後,丁麒才能知道,基因進化究竟能不能夠成為他面對聖域甚至是神級強者的法則之力的底牌。

然後才能決定下一步該怎麼走。

而這還是只是丁麒需要面臨的一個困境。

另外還有一個,丁麒現在也沒有想出有效的解決方法。

那就是《盤龍》中的靈魂攻擊。

《盤龍》原著中,當林雷實力達到聖域之後,對玉蘭大陸了解日益加深,也面臨到了靈魂攻擊這一奇特的攻擊之法。

靈魂攻擊,也就是精神力的攻擊,一般的聖域魔法師,都能夠掌握。

丁麒迄今為止還未曾接觸過靈魂這般玄奧的東西。

《盤龍》中,林雷也是因為魔法師修鍊,才擁有了出色的精神力,也就是靈魂力量,做到對靈魂攻擊無所畏懼,但丁麒不一樣。

丁麒不能成為魔法師,也不懂得精神力的修鍊之法!

對於丁麒來說,靈魂實在是一個更縹緲更虛無的存在。

丁麒所想到的唯一方法,也就是,試試看從林雷手中把平刀流雕刻弄到手,看能不能讓自己的靈魂力量有所增長。

……

「呼……」

寬敞的庭院中,丁麒打了幾趟拳,做了一些對身體各項機能的鍛煉,呼出口濁氣,收功而立。現今為止,丁麒依舊將格鬥技巧提在手裡,閑暇之餘都會練練。

尤其像現在這般,需要將注意力放在林雷身上,沒法在魔獸山脈繼續獵殺需要的魔獸提升自己,那空閑的時間就更多了。

擁有《鍛體訣》,丁麒完全不必做力量速度的練習,所以,他將大量時間用在自己掌握的幾套拳術上。

這些拳術都是丁麒在現實世界報班學到的,大部分都是徒有虛表的花架子,有真功夫的人不一定沒有,但是丁麒卻不曾遇上。

而丁麒之所以練習這些拳術,則是因為,這些拳術習練過程中,那種誕生自《遮天》斗字秘的勢,會讓丁麒感覺更加的清晰!

這就說明拳術是確實存在,並且有用的。

只是丁麒沒有得到真傳,暫時只能依靠這些花架子來體會領悟勢的感受。

「看來得找個機會,去學幾手真正的拳法過來,而且,得有一個對古武的詳細了解,古武不就是咱大華夏的,學起來應該沒規則限制。」

丁麒收拾了一下,坐下喝著「飲料」,慢慢的自言自語。

這「飲料」通體紅色,顯得有些粘稠,是丁麒調配過之後的牛血,喝起來沒有那麼難以下咽。

知道要在這鎮上呆很長時間,丁麒每逢幾天也會去魔獸山脈中段一趟,獵取一些牛類魔獸回來。

偶爾還能遇上些水系魔獸,再收穫幾枚水系魔獸晶核,用於《鍛體訣》的修鍊。

甚至還在鎮上的傭兵聚集處發布了兩條任務,分別是收集活著的,三級以上的牛類魔獸以及水系魔獸晶核。

任務賞金不低,倒也有些收穫。

「牛血也快完了,該挑個時候進山一趟。」丁麒輕撫這自己的大背頭,甚至能夠感覺到那兩隻牛角尖尖的觸感。

「就等林雷這次來了之後吧,順便帶著林雷一塊兒進去,培養培養感情!」

「牛角的事情,也快瞞不住了,第二次進化已經差不多到了百分之三十,等到第二次進化之後,牛角長度會直接在段時間暴漲十厘米左右,那什麼髮型和帽子都壓不住。」

丁麒一邊說著,一邊端著那杯「牛血」飲料就往屋中走去,他要用屋中儲存著的水系晶核修鍊《鍛體訣》,並不希望別人看見。

「而且下一次對光明教廷教堂的行動,也要提上日程了,麥來城那次的收穫,可比一百顆水系魔獸晶核都要高啊!」

丁麒眼中閃動著興奮,對他而言,摧毀光明教廷,已經不止是系統任務那麼簡單了,光明教廷的教堂中蘊含龐大的光明系能量,摻雜著許多生命精氣。

完全足夠丁麒修鍊《鍛體訣》,使他的體質快速蛻變!

「必須要儘快讓我的體質達到聖域魔獸的地步,這樣,等我開始進化第二次之後,才能不被玉蘭大陸的口水淹死!」

丁麒走進屋中,將放在一旁的狙擊槍和子彈箱藏好,從自己的床底下拿出一個封閉嚴實的盒子,打開,裡面裝著的全是水系魔獸晶核。

丁麒從盒中拿出了一個,直接吞到口中,囫圇吞棗的咽了下去。

緊接著便是在上竄下跳,努力耗費生命精氣的動作中,不斷的開啟《鍛體訣》效果,而後又收起。

讓《鍛體訣》的鍛體效果能夠充分發揮出來。

胃裡的水系魔獸晶核快速被溶解,吸收,水系魔法力量沿著丁麒的毛孔,隨著汗液流出,或是存到身體,以其它途徑排出。

至於晶核中的生命精氣,則是統統被丁麒的身體吸收,不斷的消耗與補充之下,丁麒的體質一刻不停的慢慢增強著。

「畢竟林雷的龍血戰士變身世可收可放的,我的這「牛血戰士」,角長出來,可就收不回去了!」

丁麒心中自然明白這一點。

時間就在丁麒刻苦的修鍊之中緩緩流淌,紅日漸落,傍晚,即將來臨! 警察小哥哥說話有條不紊,目光如炬,緊緊跟著前面一輛警車,準備伺機行動。

葉佳期緊張得手心冒冷汗,她不該太相信對方那伙人,也不該讓小婷一個人去送他們。

忽然,前面的那輛警察在暗處停下,裡面的警察下了車!

黑暗中,警察小哥哥對葉佳期道:「你不要下車,不要去任何地方,我會把門鎖上,有事立馬給我打電話,電話號碼就在本子里。」

小哥哥扔了一個類似電話簿的東西給葉佳期,隨即跳下車去,將門關上。

「哎!」葉佳期緊張地看向外面,幾個警察已經下車行動。

葉佳期相信他們,她什麼都不需要做,只需要安靜地等著他們回來,他們一定可以把小婷解救回來。

那群人也真是喝多了酒膽大包天,連喬氏的人都敢動。

車裡的燈都熄滅了,葉佳期裹著警察小哥哥的警服,閉著眼睛默默等待。

一秒,兩秒……

一分鐘,兩分鐘……

時間在安靜地走,彷彿度日如年。

窗外的街頭已經沒有什麼行人,偶爾有幾輛車駛過,葉佳期能聽到車子過去的聲音,細細碎碎。

她什麼也沒想,就一直在等。

不會出事的,肯定不會出事。

葉佳期的酒意醒的差不多了,頭很痛,但已經有了思考的能力,再加上車子里沒有開暖氣,她在冷冷的溫度里也變得清醒。

她抱著臂蜷縮在車子後座上。

也不知道等了多久,只覺得時間過得好慢好慢……

突然,外面傳來哭泣聲和警察的冷厲聲。

「都上車,跟我們去警局!」

葉佳期陡然睜開眼睛往外看,幾個男人,包括那個譚經理被抓到了前面那輛車上,手上戴了手銬。

葉佳期拍打車門想要下去。

這時候,她這輛車的警察小哥哥帶著一個女孩子打開車門。

「小婷,小婷,沒事吧?有沒有出什麼事?他們對你做什麼了?」葉佳期拉著她的手,將身上的警服披在她的身上,替她擦眼淚。

女助理搖搖頭,哭得很厲害:「葉姐姐……我沒事……沒事……」

女助理被嚇得已經沒有什麼表達能力,很慌亂,只知道哭,沒法回答葉佳期的問題。

警察小哥哥嘆了一口氣,關上車門打開暖氣:「沒什麼事,我們趕到及時,那幾個王八羔子還沒來得及做什麼。」

「謝謝你,警察小哥哥。」葉佳期替她的助理道謝。

「沒事,應該做的,不過你們都得跟我們去一趟警局做個筆錄。」

「我們會配合的。」

全程都是葉佳期在應答,女助理嚇得不知道該說什麼,只是在哭。

好在葉佳期的酒醒了,她抱著女助理,摟著她的肩膀輕聲安慰她。

女孩子遇到這種事肯定害怕,還好,沒有釀成大錯。

葉佳期還沒有深更半夜去警局的經歷,也不敢多說話,警察說什麼,她們就配合什麼。

沒多久車子就開到了警局門口,燈光昏暗,夜裡有不少警察還在值班,很辛苦。 魔獸山脈與神聖同盟相接的小鎮,落日的餘暉使得空氣都帶上了紅霞。

鎮子上已經沒有了白天時候的喧鬧。

路上的大小地攤都各自收攤回家,大量商鋪關門,而酒鋪等娛樂放鬆的場所,卻在這個時候開始熱鬧起來。

夜生活開始了。

傭兵們緊繃了一天的神經,也將在這時候得到發泄與放鬆。

而就在這時候,一個身穿精幹戰士袍的少年,肩上趴著只老鼠,從魔獸山脈方向的城門,張望著走了進來……

「好像大家都休息了。」

這少年正是林雷,到了夜晚,德林終於同意讓他來鎮子上暫住。看著靜悄悄的小鎮,林雷不由的疑惑。

德林一直跟在林雷旁邊,林雷初入魔獸山脈,他不放心林雷的安危,聽到林雷自言自語,不由解釋道:「這時候,小鎮上的人都準備休息了,這裡不像芬萊城,白天和晚上都熱鬧。」

「這樣啊。」

林雷點了點頭,沒有問為什麼,他來小鎮的主要目的還是想找丁麒,其他的一切自然就沒那麼感興趣了。

德林自然知道林雷心中的想法,也有些無奈,但他也並不打算制止,其實他心中對丁麒也有些好奇,想知道這個大刀闊斧改變了魔獸森林外圍的人,是怎麼想的。

「你在旁邊還沒完全關門的飯店問問,就知道那個丁麒在哪裡了,若是那丁麒在這小鎮上真出名的話。」

德林出聲提醒,林雷當即眼前一亮……

不久之後,林雷帶著噬神鼠貝貝來到一個寬闊的庭院門前。

「哐哐哐!」

敲門之後,僅僅過了片刻,丁麒便從裡面將門打開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