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說楊睿明這一次算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了,這些都是后話。

正當楊成被病人的家屬鬧的不可開交的時候,葉子昂同樣帶著一隊人走了過來,他走到葉皓軒跟道:「哥,老太爺讓你過去你一趟。」

「好,馬上就過去。」葉皓軒點點頭。

「葉子昂,你這是包庇你葉家的人。」楊成怒道。

「你來這裡,難道不是包庇你楊家的人?」葉子昂象是看SB一樣的掃了楊成一眼,在說,你經過誰的授權來抓人了?

「葉皓軒的事情性質很惡劣,我是受了上級指示來抓人的。」楊成喝道。

「哦,那你哥下毒的事情不惡劣啊?回頭上網看看吧,楊家老太爺的威名,都快被你哥敗光了。」葉子昂不屑的說「就算上級派你來抓人,授權你帶槍了嗎?還是實彈的,你有這個權利這麼做嗎?」

楊成啞口無言,楊睿明被打成殘廢,楊家的人個個怒火中燒,恨不得把葉皓軒皮扒了,楊家家主甚至要求楊成當場崩了葉皓軒。

想想也是,楊家的聲望本來就大不如以前,好不容易楊家有楊睿明這個人才,可是他竟然落得和他老子一樣雙腿殘廢,這讓他如何不怒?楊堅父子兩代人都毀在葉家手裡,他甚至有和葉家拼了的心情。

「大家讓開吧,我去接受調查。」葉皓軒的聲音不大,但是卻清清楚楚的傳到了現場每一個人的耳朵中。

「不行葉醫生,我們要求陪你一起去,他們楊家不能亂來。」

「對,你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我們陪你一起去。」

眾人紛紛上前,要求陪葉皓軒一起去軍部。

「大家請聽我說。」葉皓軒擺擺手,現場安靜了下來,他高聲道:「我相信世間還是有公理在的,高層一定會還我一個公道的,大家請放心,我一定會回來的。」

「葉醫生,保重。」

「是啊,這裡的病人還等著你救呢。」

眾人這才有些不情願的讓開了路,葉皓軒和葉子昂一起離開。 既然支援人手已經選派好了,玉虛子等人心中都為之大松,在杜風與龍姓老者等人走後,玉虛子等六人接著便是開始商討如何牽制妖族力量,不令得那幾位高級境界的大妖有機可趁。

同時,對於今後大鄴城的整體防禦及輪換等各種應對之策進行討論,還有隨著各種情報的搜集,可以發覺妖族的力量在不斷地增長著,恐怕接下來會更為嚴峻。

羅家的老者眉頭微皺,沉聲說道:「幾位道友也不必過於擔心此事。妖界的低階妖獸也許真是數之不盡,但是要馴服這些妖獸,將之培養成紀律森嚴的精銳部隊,恐怕也要花費不小的精力,況且再將這大量的妖獸從妖界跨界送到人界來,更不是一件易事的。」

「我等自然也知道此事的。但是炎州大陸上,本城方向卻是承受著最為強大的壓力,妖族大軍主攻方向便在此地,老夫實在是擔心此城的防禦能否則經受住妖族無休止的攻擊。」玉虛子微微搖頭,苦笑一聲的說道。

「其實相對於妖獸大軍和已經出現的大量尊者境大妖,老夫更擔心數十年或者上百年後,會不會有天妖降臨人族,或者會有幾個。」神宵宗的老者一臉沉重的說道。

眾人一聽這話,均是神色一動,露出一臉凝重之色。

「天妖降臨,自有人族的聖人強者去應對,非是我等所能左右,多想亦是無益!」片刻之後,玉虛子緩緩說道。

是啊,若是天妖降臨,以他們這些尊者,又豈能力敵,只有聖人境的存在方能應付。

「話雖如此,但是,如今我人族的聖人存在不過區區數人,而此次妖界入侵來看,至少也有二十位以上的天妖,方能同時打開兩處通道,若是妖族一口氣降下十幾尊天妖下來,我們人族就根本無法抵擋的。」神宵宗的強者卻是搖了搖頭,反駁道。

「多想無益,當務之急,還是想想如何應對眼前的危局,相助龍道友與杜道友,把五號據點守住吧。」玉虛子袖袍輕輕一甩,肅然道。

於是,六人便繼續商討起來。

不久后,回到住處的杜風,立刻召集寒夢瑤、歐神子,還有姜恬等人,將事情交代一番,便是休息起來。

寒夢瑤等人雖然表示擔心,但也只能默默地祈禱杜風此行順利。

兩個時辰之後,杜風便來到大鄴城南面一處城門。大鄴城三面受圍,只有南面的城門可用,想要前往五號據點,只有從這裡繞路而行。

馭獸宗的龍姓老者還有皇極門的短髮中級尊者以及紅臉尊者等已經盡皆到來了。

「有勞諸位道友久等了!」杜風朝著眾人歉然一笑的說道。

「杜道友不必客氣,我等也是剛到不久。我們這就出發吧!」龍姓老者擺了擺手,沉聲說道。

隨後,城門打開,一行十二人身形一晃,便是朝著城外急馳而去,轉眼間便消失於視線中,而城門亦是再次關閉。

從大鄴城到五號據點有四五百萬里之遙,杜風等人雖然都是有尊者境的修為,但也需要休息,中途還要小心觀察是否有妖族的埋伏,因此速度也不能太快。

三日之後,眾人飛行了約有一半路程,最前面的杜風忽然身形一頓,「嗯」了一聲,皺著眉頭看向下方。

「怎麼了,杜道友有何發現?」龍姓老者神色一動,問道。

「龍道友且看下面!」杜風指了指下方某個地方。

龍姓老者及其餘眾人順著杜風所指方向望去,不由得均是神色一冷,只見得下方一片荒野之上,正有上百隻妖獸圍住幾名人族的修鍊者,正在廝殺著。

幾名人族修鍊者最高的不過戰皇境,其餘都是戰神境以下,面對妖獸的圍攻,已經渾身血跡斑斑,快要支撐不住了,在這幾人旁邊,還躺著十餘具屍體,全都肢體分離,但看其裝束,顯然是同一宗派。

「我們的任務是增援五號據點,此等小事,便無需多管了吧!」龍姓老者眉頭一皺,徵求著杜風的意見。

「我等抗擊妖族,解救五號據點之危,不就是為了讓我人族能夠更有尊嚴的活下去,能夠令更多的人族有一片安全的天地生活嗎?這其中便是包含了這些人!」杜風卻是聲音頗為激昂的說道。

龍姓老者無言,一陣沉默,杜風嗖地一下,身形便是消失在空中,下一刻便已經出現在荒野之上。

然而,此時隨著一聲「啊!」的慘叫,最後一名人族修鍊者的身軀倒下,所有人儘是被妖族所殺。

上百隻妖獸激動萬分,嗷嗷地吼著,便在此時,杜風的身影從天而降。

「不好,是人族的尊者,快跑!」為首的一隻戰皇境妖獸抬著望見,還有身後的其餘幾人,驚恐萬分,立即尖叫一聲。

話音剛落,這隻戰皇境的妖獸身上「砰」的一聲,一股濃濃的妖氣爆發而出,一散之下,幾乎充斥了數十丈方圓。而其本體卻趁著這股妖氣的掩護,立刻化為一道烏光朝著遠處激射而逃。

而其餘的妖獸,聞言同樣大驚的也想各自施展遁術逃走。

不過杜風卻是臉色陰冷,右拳一握,體表金光瀰漫,而後轟地一聲一拳打出,大片金光席捲天地。

金光所過之處,妖獸紛紛慘叫,身體爆裂,化為大片血霧灑落地面。

但這一切尚未結束,杜風冷冷瞅了一眼,趁這片刻工夫就已經激射到了百餘丈外為首妖族一眼,一隻手掌驀然一探而出的虛空一抓。

「噗嗤」一聲,一隻金色的大手頓時在那妖族上空浮現而出,並閃電般的一拍而下。

一聲慘叫!那隻戰皇境的妖獸根本無法抵擋巨掌的龐大威能,連任何反應都來不及,就一下就被拍成了肉醬。

杜風這才緩緩收回手掌,空中的金色巨手亦是立即消散。

而此時,其餘的妖獸亦是在幾名初級尊者的出手之下,全部都被解決了。

杜風看了看地面上的二十餘具屍體,心中嘆了口氣,右手一揮,數團火焰打出,將這些屍體全部包裹住,片刻之後,化為灰燼。

處理了此地的事情,杜風一行人方才再次上路。 就在杜風等人離開這片荒野之後半日工夫,從另一方向處,天空突然為之一黯,一團妖氣滾滾的席捲而來。

速度之快,只是一個捲動,就一下到了杜風等人剛才所立之處。

然後妖氣一散,露出一位頭生雙角的白袍老者出來,看其身上氣息滾滾,竟是一名尊者境的大妖。

站在地面上,這名老者目中凶光閃爍,迅速掃過全場,而後臉色一沉,冷冷道:「竟然敢傷我手下兒郎,渺小的人族,哪怕你跑到天涯海角,本尊也一定要將你碎屍萬段。」

白袍老者臉現悲憤之色,微微抬頭,而後重重地哼了一聲,道「找到了,就是這個方向。」不過片刻功夫此妖就確定了杜風等人離開的方向,口中發出一聲低吼,右手一甩,一道烏光一閃而逝,而後消失於空中,接著此妖體表妖氣一冒,就再次化為一團妖氣朝著杜風等人離開方向激射而去。

……

離此荒野之地百萬裡外的另一座巨大山峰之上,兩名高級尊者境的大妖正面對面的在說著什麼事情。在兩人身旁百餘丈處,還有七八名尊者境的妖修,均是束手而立,甚為恭敬的望著前方兩。

「藍兄,你說這一次,人族兩城還會派出援兵嗎?上一次他們可是吃了大虧的,這一次估計學乖了吧?」一名嘴角生有數根尺許長肉須的禿頭妖族,嘿嘿笑著說道。

「這可難說,這個據點對人族兩城來太過重要,恐怕由不得他們不派出援兵!」另一名身高丈許、額頭銘印有藍色妖紋的大妖,卻是冷冷笑著。

「不過,從得到來的消息看,大鄴城方向的人族居然主動進攻,那些高級尊者也是盡皆出現,緊盯著虎兄等人,顯然是怕他們抽身阻擊援兵。如此看來,人族定是已經派出援兵了。」禿頭妖族點了點頭。

便在此時,一道烏光從遠處天際一閃而至,額頭銘印有藍色妖紋的妖修右手一抬,便是將這道烏光抓住,隨即一道信息湧入此妖的腦海中。

「嘿嘿,人族果然派出援兵了,尊者境的隊伍,雖然尚不知具體人數與實力,但是想來,大鄴城敢主動出手牽制虎兄等人,應該也不會派出什麼太強的力量。」藍姓妖修冷冷笑著。

「看來,此番輪到我等立功了,斬殺人族的尊者,這是本座最喜歡的事了,他們的精血是最好的血食。」那禿頭妖族亦是跟著邪惡地笑著。

額頭有藍色妖紋的妖修右手一揮,哈哈大笑,朗聲道:「走,那我們就去斬殺人族的援兵,好好補充一下血食!」而後身形一晃,便是化為一道遁光朝著遠處激射而去。

禿頭妖族臉上露出一絲殘忍之極的笑意,身上妖氣一閃,跟著急馳而去,身後其餘幾名大妖亦是發出陣陣興奮之極的獸吼聲,化為大股妖氣,朝著天邊席捲而去。

對於這一切,杜風及龍姓老者等人自然是毫不知情的,他們依然是朝著五號據點方向趕路,他們的速度雖然不算慢,但是與妖族全力趕路相比,還是差上一些的,因此,雙方的距離在迅速拉近著。

一日之後,杜風等人在數百丈的高空中飛行著,驀然間杜風神色一變,轉首望向左側。

龍姓老者等人正準備動問時,也是臉色一變,齊齊望向他們的左側。

在那裡,一團龐大的妖氣滾滾而來,強大的氣息顯露無遺。

「是妖族的尊者!」皇極門的短髮中級尊者臉色一變,驚聲道。

其餘數位尊者亦是臉色一驚,杜風與龍姓老者神色凝重,沒有說話。

妖氣滾滾而來,急速靠近著,然而,尚未靠近之時,杜風忽然眉梢一挑,左手一甩,一柄暗灰色的長劍一閃顯現而出,隨即便是化為丈許長,朝著身前某處一斬而下。

「噗」的一聲,一桿同樣巨大的銀色長槍驀然從那邊虛空中一探而出,並結結實實的撞到了一起。

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伴隨著一團刺目的光暈頓時浮現而出,一股彷彿連虛空都能撕裂的驚人法則波動一散而開,整個虛空都為之塌陷進去一般。

龍姓老者眉毛微微一跳,沒有什麼表示,而其餘十位人族尊者則是大驚,身形一下散開,凝神戒備,露出幾分驚疑之色的望向波動爆發之處。

杜風神色恢復了波瀾不驚的模樣,再抬手一招。「嗖」的一聲后,兩尺多長的五行劍就破開虛空,被其握於手中。

此時,刺目光暈一斂,所有波動終於為之一散而盡,前方虛空處赫然現出了一位身高丈許、額頭銘印有藍色妖紋的妖修,雙手持著一桿的銀色長槍,正頗為驚訝地望著杜風。

隨著此妖的出現,後方滾滾妖氣亦是停了下來,妖氣一散,露出了十位妖族的妖修,這其中,那禿頭妖修以及頭生雙角的白袍老者赫然也在其中。

「兩名高級尊者!」龍姓老者神念一掃而過後,老臉微微一驚,毫不猶豫的單手一掐訣,體表一陣銀光流轉下,手中已然握著一把彎刀。緊接著口中念念有詞,左手往腰間靈獸袋一拍,數聲獸吼響起,三道烏光閃現,化作三隻龐大的妖獸出現在其身邊。

一頭背生四翅的黑色怪禽,體長足有十丈,渾身黑色的翎羽根根如同鋼針般,還有一頭怪獸相貌比較正常,它就是一隻豹子,只是這頭豹子身上長著五彩顏色,而其雙眸則是金色的,赫然是五彩金睛豹!最後一隻則是三頭怪獸,有著獅子的身體,中間的頭顱是獅子頭,左側從背部的中央處長出一個蛇頭,右側則是一個山羊頭,此獸的尾巴像是蛇尾,可是在最尾端卻是箭頭狀,甚是扁平。

五彩金睛豹與三頭怪獸杜風都認得,當年在姜族比武招親時,曾見到此宗的夏宏召出同樣的靈寵。

五彩金睛豹最為厲害的地方便是那一雙眼睛了,能夠發出一種金光,若是與其對視,便會產生短時間的暈眩,在緊張的爭鬥中,這種短暫的暈眩便能決定勝負關鍵,可見其厲害之處了。

而三頭怪獸的三個頭顱各有不同攻擊,山羊頭會噴火,蛇頭則是噴射毒液,中間的獅子頭則是時不時的發出聲波攻擊,擾亂心神。 「哈哈,哥,你口才真厲害,這麼大的場面都能應付的來。」葉子昂笑道。

「老百姓是最單純的,你們對他們的好,他們都能記著,如果不是過不下去,誰也不想弄出這麼大的場面。」葉皓軒嘆道。

「這一次也是楊睿明自己做死,性質很惡劣,甚至有國際媒體關注了,這一次你打他打的輕了,其實你殺了他都沒事。」葉子昂憤憤不平的說。

「我不想打打殺殺的,如果真把他殺了,我們葉家和楊家這個結,在也沒辦法解開了,我現在只想讓中醫發揚光大,我沒有太多精力去應付接連而來的復仇。」葉皓軒搖搖頭道。

「哥,你把他打殘,還不如殺了他,楊睿明雙腿膝蓋粉碎性骨折,治不好的,弄不好還要截肢,以後說不定跟他老子一樣了。」葉子昂苦笑道。

「那是別人治不好,不代表我治不好,如果楊睿明真的同意截肢了,那隻能說他命不好。」葉皓軒笑了笑。

話說間,兩人已經來到了京城療養院。

葉家老太爺的居所里,現在氣氛有些疑重,京城三位老太爺齊聚,還有楊家家主,也就是楊睿明的爺爺楊正誼臉色鐵青的坐在當場,跟他在一起的還有雙腿癱瘓的楊堅,在一張擔架上,楊睿明臉色灰敗的躺在床上一言不發,這父子兩人現在真的圓滿了。

如果不是能看得出他胸口時起時伏,眾人都要懷疑他現在是不是已經死了。

其實葉皓軒說的對,死並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事情是生不如死,楊睿明現在這個樣子,不就是生不如死嗎?想他堂堂睿子,京城三大才子之一,竟然落到今天的地步,他真的不如死了算了。

「葉太爺,我們楊家,是不是虧欠你們葉家的?」楊正誼氣得哆哆嗦嗦的說。

「事情還沒有查清楚,你現在先不要下訂論,我了解這孩子,不會平白無故的鬧出這麼大的事情。」葉老太爺淡淡的說。

「現在睿明雙腿殘廢,醫生甚至宣布都要截肢,敢問老太爺,怎麼樣才算是清楚?」楊正誼怒道。

其實葉家和楊家在二十多年前的關係相當的不錯,但是因為葉慶辰的事情,楊家老太爺鬱鬱而終,楊睿明雙腿癱瘓,所以葉楊兩家這些年可以說是老死不相往來。

楊正誼也顧不上對葉老太爺尊重了,任誰兒子和孫子都雙腿殘廢,也無法在心平氣和的說話了。

「那我問你,葉皓軒為什麼會去監獄打斷楊睿明的雙腿?」一邊的陳老太爺淡淡的說。

「陳太爺,您也幫著那混蛋說話嗎?」楊正誼怒道。

「我不幫任何人說話,我只幫理不幫親,我了解姓葉那小子,做事一向顧全大局,這一次他不可能無緣無故的打斷那孩子的腿的,事出有因,還是等事情調查清楚在說。」陳老太爺道。

楊正誼雖然心有不甘,但是兩位老太爺都發話了,他也只得憤憤的閉上嘴,耐心的等葉皓軒來。

終於,葉皓軒在葉子昂的陪同下不緊不慢的走來了,看到葉皓軒,楊睿明的雙眼裡幾乎要噴出火來,而楊緊的臉色也是一陣鐵青。

楊正誼猛的站起來,指著吼道:「葉皓軒,還睿明雙腿來。」

「楊老,你應該慶幸你是長輩,不然的話別人用手指著我,我保證會斷他幾根手指。」葉皓軒冷冷的說。

這楊家也是好日子過習慣了,他們楊家三翻幾次買兇想要自己的命,他一直遵循葉老太爺的話顧全大局,現在自己不過是小小的懲戒楊睿明一番,他就這反應?

難道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你找人對我打打殺殺可以,我難道就不能還手了?所以葉皓軒說話毫不客氣,他的話直氣得楊正誼臉色鐵青。

前妻太難追 「小子,交待交待你犯的事吧,闖入大獄打傷老楊家的孩子,你總得給個說法吧。」

因為薛陳兩家聯姻的事情,註定讓薛家老太爺沒有辦法喜歡葉皓軒,雖然不理會兒孫的事情,但是能給葉皓軒添點堵,薛老太爺還是不會放過這個機會的。

「不好意思,我有些衝動了。」葉皓軒笑了笑,他轉身盯著病床上一言不發的楊睿明道「楊睿明,我為什麼要打殘你,你心裡應該有數。」

「混賬,事到如今,你還敢如此猖狂,就算你和睿明之間不合,也犯不著下這樣的毒手。」楊正誼怒喝道。

「楊家處處針對我,找來的高手一個接一個,這不算毒手?如果不是我之前遵循老太爺的話,想顧全大局,楊睿明早死不下十次了,雙腿殘廢,已經是我對他的寬恕了。」葉皓軒冷冷的說。

「你……葉太爺,你的重孫子這樣的猖狂,葉家是不是缺乏家教,哼,想想也是,民間長大的,都是這種野性。」楊正誼冷哼道。

「我葉家的人,輪到你來說三道四了?」葉老太爺淡淡的瞥了楊正誼一眼,多年來在戰場上養成的殺氣凜冽的撲來,老太爺戎馬一生,多年來養成的殺氣不是任何人能抵受得了的。

楊正誼不自由主的打了個冷戰,他知道剛才自己的話有些過了,想想也是,葉老太爺是什麼人,也是他隨便能質問的?他語氣一緩道「葉太爺,這件事情,還希望你能為我們做主,不包庇任何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