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還是將秦昭靈支走為好。

於是穆芊顏又退步往回走…

秦瀚宇以為她退步回來是要找他的,可結果穆芊顏看都沒看他一眼,直接去拉秦昭靈。

將秦昭靈往旁邊拉了一點,大有一副說悄悄話的樣子,「公主,我有個好事兒可以分享給你,公主可想知道?」

瞧著她這神秘兮兮的架勢,秦昭靈還真就有些好奇了,同她一般壓低了聲音悄悄的問道,「什麼事兒啊?」

霸道總裁愛上我 「公主難得出宮一趟,可想去外面瞧瞧?宮外的繁華景象,在宮裡可是看不到的…」穆芊顏說著微微一頓,拖了個意味深長的尾音,「尤其是那御膳樓的飯菜,可香了,相信公主在宮裡也未曾嘗過,那御膳樓的東家,便是剛剛在太子府見過的子辰。」

秦昭靈分明是對子辰有意思,那她便藉由子辰,來支走秦昭靈。

說了這麼多,最後一句才去重點。

她是在給秦昭靈透露子辰的消息啊,秦昭靈如果想見到子辰,就去御膳樓!

果然,秦昭靈嬌潤的臉上,瞬間就染上羞澀,「他原來是御膳樓的東家?」

御膳樓的名頭,秦昭靈其實是聽過的。

聽說御膳樓的牌匾,都是父皇親愛提名的!

只是她以前卻不知,御膳樓的東家是子辰,更不知他…就是子辰……

想想,秦昭靈便紅了臉頰,從小到大,雖然她見過很多的皇親貴胄,世家公子,可是從來沒有見過像他那麼溫潤如玉的公子哥。

他整個人,不染塵埃,出塵的就像個仙人一般!

以前她從不信這世間有什麼一見鍾情,可是從見到他的第一眼,她不信的一見鍾情,卻像是發生在她自己身上了……

秦昭靈明白穆芊顏是有意告訴她子辰在御膳樓的,可是……

「芊顏,我還要跟你一同去探望侯爺呢…」

她是來探望南穆侯的!怎麼能見色忘義呢!

穆芊顏當然也知道秦昭靈只是不好意思,一副『苦口婆心』的樣子勸說道,「公主,我爹喝醉了,多有不便,即便公主探望,也探望不出個什麼,公主有心,何不如下次待我爹清醒之時再來探望也不遲啊,公主你說呢?」 可是嘴上,還是得顧及著點秦昭靈的面子。

秦昭靈是挺動心的,能去見見子辰……

「芊顏,我們進去吧。」

這個時候,秦瀚宇又非常適宜的叫她進去。

她們兩個女兒家說些悄悄話,他一個大男人自然不會去偷聽,可有什麼話不能進府去說嗎? 超級紅包群 非得在大門口說!

「好。」為了讓秦昭靈不那麼猶猶豫豫的,穆芊顏這次很配合的應了秦瀚宇一聲。

「公主,你快去吧,遲了怕是就該誤了回宮的時辰了。」穆芊顏督促著秦昭靈,要她別害羞,也別不好意思,想去就趕緊去吧,晚了就該回宮去了,可就沒機會見到子辰了。

秦昭靈心中已然有了想法,又看了一眼秦瀚宇,自然也能瞧出他眉眼間多多少少有些不耐煩,嫌她在這裡礙事!

猶疑了一下之後,秦昭靈還是點頭道,「那本公主下次再來探望侯爺,芊顏,你代本公主向侯爺問好!」

「好。」穆芊顏輕輕點頭,應承了秦昭靈的人情。

然後目送秦昭靈走遠了,穆芊顏才帶著秦瀚宇踏進府。

繞過了兩個院落,穆芊顏突然又停頓了。

秦瀚宇略帶狐疑的看著她,「芊顏,怎的了?」

好端端的怎麼又停下了。

「殿下…」穆芊顏說話的同時微微屈膝,以示見禮,「殿下,想必殿下也知道,我爹是個重禮數的人,今日爹爹醉酒,殿下如此前去看望爹爹,恐會怠慢了殿下,殿下不妨先去我院子里稍後片刻如何?待我看過爹爹,再來招待殿下。」

穆芊顏語氣輕然,比起之前,這次對他的態度可謂是柔和了許多。

單憑她這個態度,就讓秦瀚宇心情好了不少。

一想她說的也在理,穆錚既然被灌醉了,想必也不願被人看到其失態的模樣。

再說了,穆芊顏讓他去她的院子里等候,何樂而不為呢?

是以,秦瀚宇一副十分理解的樣子點頭道,「那好,本王就依你。」

秦瀚宇的眼神連帶臉色,那都表現出兩個字,寵溺!

似乎她說什麼,他都會依著她!

穆芊顏瞧著,心下掠過一絲冷笑,面前不動聲色,轉個頭對著清霜吩咐道:

「清霜,請弘王殿下前去喝杯茶,切記要好生招待弘王殿下。」

在秦瀚宇看不見的地方,穆芊顏悄悄地給清霜使了個眼色。

清霜會意,乖巧的應聲道,「是,奴婢知道了。」

https://tw.95zongcai.com/zc/12384/ 然後清霜又恭謹的朝著秦瀚宇一拜,微微低頭,「殿下請隨奴婢來。」

女帝法則:王者制霸攻略 看著清霜把秦瀚宇帶走了,穆芊顏才往另外一邊走去。

也不知爹爹怎麼樣了?

穆芊顏心裡焦急,走路的步伐也快了些。

不妨來到穆錚房間外的時候,隔著房門,她就聽到了一道嬌柔的女聲:

「侯爺以往的酒量都到哪裡去了?怎的喝個喜酒也能將自己喝醉了?」

這聲音,是瑤氏!

穆芊顏眯了眯眼,她還真是小瞧瑤氏了,瑤氏被禁足,還能跑來爹爹面前獻媚。

她也高看了趙氏,這個瓊歌,手段還需要再好好練練。

瑤氏都被禁足了,趙瓊歌已然有了府里的掌家權,卻還能讓瑤氏跑來爹爹面前賣乖。

不過想想也是,瑤氏掌家多年,又豈會沒點根基?

爹爹又向來重情義,瑤氏又是最會玩討好人的把戲,難免爹爹不會顧念舊情。

隔著房門,穆芊顏眸光凜冽,瑤氏想要翻身?那得看她答不答應!

然後便一把推開了房門,急匆匆的往裡走,「爹,女兒聽說爹爹被灌醉了,爹爹沒事吧?」

進去之後,看到瑤氏也在,穆芊顏故作不知的詫異了一下,「瑤姨娘也在?」

而瑤氏看到突然闖進來的穆芊顏,臉色明顯僵了一下,訕訕的扯了扯嘴角,扯出個乾笑,「大小姐來了…」

心裡卻在打鼓,暗罵這穆芊顏怎麼突然跑回來了!

她可是花了不少的銀子,才能來穆錚面前服侍,好不容易勾起了穆錚的一點惻隱之心,偏偏穆芊顏好死不死的跑過來!

這下搞不好,她所做的努力就都白費了。

畢竟在穆錚心中,她和穆芊顏是沒有可比性的。

瑤氏緊張的心虛著,手裡還端著穆錚剛剛喝過醒酒湯的瓷碗,場面一度有些尷尬的氣味兒……

穆芊顏像是沒看到瑤氏顧慮的臉色的一樣,直接就奔到了穆錚的塌前,面露擔憂的上下打量著,「爹,聽聞爹爹被太子殿下灌醉了?爹爹沒事吧?」

本來瑤氏在這兒,被穆芊顏看到,穆錚也挺尷尬的,畢竟顏兒已經不似從前般跟瑤氏親近了。

但瞧見她一臉的擔心自己這個父親,穆錚心裡一下子就開懷了,拍了拍她的手背笑道,「為父沒事,顏兒還不知道為父的酒量嗎?哪有人能輕易灌醉為父。」

穆芊顏一聽,就明白了,洋裝不悅的撮開穆錚的手,哼哼的撇嘴道,「原來爹爹是騙人的!害得女兒這麼擔心!」

合著她爹是裝醉的?

不過想想也是,太子府的喜宴,如果爹爹不裝醉,恐怕是難以脫身的吧?

自己的女兒跟自己撒嬌,穆錚哪會生氣啊,反而是更高興了,「好了好了,是為父不好,為父讓顏兒擔心了,顏兒想要什麼補償?為父都答應顏兒可好?」

同樣的,對於穆芊顏來說,自己的父親哄著自己,心裡自然也是高興的,可瑤氏還在這裡,她就是心裡高興,也不能表露出來。

反而還鼓著腮幫子的站起來,「既然爹爹有瑤姨娘照顧,女兒就不打擾爹爹和瑤姨娘了,女兒…女兒找母親去!」

穆芊顏說話更像是在同穆錚慪氣一般。

聽聞穆芊顏提起『母親』二字,瑤氏當即就心下一沉,憤恨的咬緊了后牙槽!

穆芊顏這個小賤蹄子,居然提及她那個死人娘來讓穆錚趕她走!

果不其然,瑤氏剛這麼一想,就聽到了穆錚冷漠的聲音,「你下去吧,不得再私自踏出院子。」

瑤氏來服侍他,他本還有一絲的惻隱之心,可說起來,瑤氏還在禁足當中,卻能夠跑出來,看來瑤氏在府中的幫手不少啊?

尤其是在聽顏兒提起『母親』之後,穆錚那一絲的惻隱之心也沒了。

若說他穆錚這一生,最愛的女人,就是顏兒她母親了。

只可惜,當年為了生下顏兒,難產而亡……

回憶起當年的往事,饒是穆錚,眼眶也隱隱泛紅。

而瑤氏,縱使心裡有千般憤恨,萬般不甘,也只得咬著牙低下頭,「是…妾身告退……」

瑤氏低頭的瞬間,瞟見自己手裡的瓷碗,碗里還殘留的湯汁,無人看到瑤氏眼睛里閃過一絲狠辣的光。

手指扣著碗沿,因用力過度而指節泛白,心中在憤恨的咆吼,恨不得捏碎手裡的碗!

穆錚,你不仁在先,就怪不得我不義!

這麼多年了,她竟然一直都比不過一個死人!

瑤氏心中充滿了恨意的火焰,忍著不甘的退了下去。

看著瑤氏退下的背影,穆芊顏微微眯了眯眼。

她隱約覺得,瑤氏好像還有什麼她不知道的事一樣?

這麼多年,以她對瑤氏的了解,瑤氏像是會輕易罷休的人嗎?

當然不是。

穆芊顏不禁懷疑,瑤氏是不是又在背地裡耍了什麼手段?

「顏兒,是為父愧對你和你母親,當年你母親難產逝世,這些年為父又征戰在外,對你疏於陪伴和照顧,才會讓你受委屈了。」

還是穆錚傷懷愧疚的聲音,拉回了穆芊顏的思緒。

看著父親難過的面容,穆芊顏心頭一酸,「爹,不是的,爹爹沒有愧對我和母親,我知道,爹爹最疼愛我了,我相信母親泉下有知,也不會怪爹爹的,爹爹就莫要自責了。」

穆芊顏曉得,爹爹這麼疼愛她,寵著她,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對她和母親的愧疚。

但其實,也只有她知道,爹爹從不曾虧欠過她什麼,甚至是她對不起爹爹和南穆侯府。

都是因為她的愚蠢,識人不清,前世才會害了爹爹和整個侯府。

想到這兒,穆芊顏便鼻頭酸的厲害,眼淚忍不住的溢出眼眶……

要說自責的人,也該是她才對。

今生,她是斷不會再重蹈覆轍的。

她的話對於穆錚來說,是有一定安慰作用的,「為父看到你長大成人,出落成個大姑娘了,為父也就心安了,待日後再為你尋個好夫婿,百年之後,為父才有臉去見你母親……」

「哎呀爹爹!快別胡說了!」一聽穆錚說要給她尋夫婿的話,穆芊顏就聽不下去了,當即就阻攔下來,「女兒才不要嫁人呢!女兒要一輩子都陪著爹爹!」

倒是她這樣,把穆錚惹得嚴肅起來了,「胡說,女兒家哪能不嫁人……」

「爹,你再說女兒可要生氣了!」穆芊顏亦是洋裝怒氣的撇嘴偏頭。

那模樣,又把穆錚逗樂了,「好好好,不說不說,為父不說就是了!」

不過提起嫁人,她倒要讓父親嫁出個女兒去。

算算時間,清霜應該已經得手了吧?

於是穆芊顏又故作趕忙的起身,抓緊道,「爹啊,女兒差點忘了,弘王殿下還在府上呢,聽聞爹爹醉酒,弘王殿下特來看望爹爹的,既然爹爹沒事,那女兒就先去招呼弘王殿下,以免怠慢了他去。」

穆芊顏說的一本正經的。

穆錚一聽,則劍眉一挑,「弘王殿下來了?」

「是啊!」穆芊顏點頭,還一臉古靈精怪的表情沖著穆錚眨眨眼,「既然爹爹是裝醉,也不好叫弘王殿下瞧見,就由女兒去招呼殿下吧。」

穆很明顯猶疑了一下,但眼下,還是先招呼弘王要緊。

於是穆錚點了點頭,「你去吧,好生招呼弘王殿下。」

「爹爹放心吧,女兒先告退了。」穆芊顏說完便退出了房間。

出了房門,穆芊顏便腳下生風一般回了自己的院子。

一進院子,清霜就在等著她了,「小姐你可算回來了!」

單從清霜的手腳,就能看出她的急切和緊張……

「如何?辦妥了嗎?」穆芊顏一邊問,一邊往屋裡望了一眼。

清霜咽了咽口水,定了定心神,才點頭道,「回小姐,都辦妥了!二小姐已經在屋裡等著了!」

「很好。」穆芊顏給了清霜一個讚賞的眼神兒,「走,進去看看。」

穆芊顏一進門,就看到穆紫晴正眼巴巴的趴在秦瀚宇身上『欣賞』他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