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儘管疼得要死,顧萌萌的臉上卻仍然帶著一絲欣慰的淺笑。

或許,這就是傳說中的:女子本弱,為母則強。

老四沒搶得頭籌,分明是不願意的,不管不顧地要往顧萌萌的懷裡拱,而老大則咬住他的後腿,把他拖回去,用兩隻前爪撲在老四的後背上,咬咬他的小耳朵又咬咬他的脖子,並不用力,分明是在跟他玩耍。

顧萌萌用手指點了點老大的腦袋,溫柔的順著頭頂摸到後背,然後在他的小屁股上輕輕一拍。老大舒服的直呼嚕,扭動著小身子的樣子萌極了。

顧萌萌被兒子逗的咯咯直笑。

老四見老大得了媽媽的獎勵,便也嗷嗷地叫著,顧萌萌都不用猜就能明白他這是在求表揚,於是如法炮製也摸了摸老四。然後扭頭對爾維斯說:「你看,咱們家老大多懂事呀。這麼小就知道幫著看弟弟。很有長兄風範啊。」

爾維斯瞥了正在顧萌萌身邊賣萌的大兒子,面露不屑。

顧萌萌因為是扭著頭,並不能看清楚爾維斯的表情,只沉浸在初為人母的喜悅著,看著自己的大兒子想了想,道:「我們家老大為兄有德,就叫珂德吧。珂字原本就是美玉的意思,意味著我們家老大將來會成為一位溫潤如玉的佳公子。拆開來看,是王可,配德字,就是有可為王之德。將來繼承你的衣缽,做下一任族長大人,可好?」

------題外話------

謝謝QQ閱讀小寶貝「如月」、「婷婷」、「一眼萬年」、「心涼不過瞬間」打賞的100閱點~ 爾維斯坐在到了顧萌萌的身後,指了指還在賣萌的老大說:「這個名字我喜歡,我要和他換。他叫爾維斯,我叫珂德。」

顧萌萌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扭頭看著爾維斯問:「和自己兒子搶名字?虧你想得出來。」

爾維斯黑著臉,道:「不是說最愛我的?一個名字都不給我?」

顧萌萌真是服了爾維斯的腦迴路,天天勸她收了萊亞,這會兒卻跟兒子過不去。

顧萌萌深深的知道,自己這個老公一貫是吃軟不吃硬的,於是拉過爾維斯的手搭在自己的腰上,一邊把玩著他修長的手指一邊說:「可是,我覺得爾維斯這個名字更適合你。而且我都叫習慣了,需要幫助的時候也叫爾維斯,閑著無聊的時候也叫爾維斯,想你的時候也叫爾維斯,生氣的時候也叫爾維斯。你若換了名字,我怕是會不習慣的吧。」

爾維斯的臉色緩和了不少,反握住顧萌萌的小手問:「你真的覺得,爾維斯比較好聽?」

顧萌萌點了點頭,道:「這是對我來說,最特別的名字。他承載著我們的回憶,還有……我對你的愛。所以,這個名字,是獨一無二的。」

爾維斯笑了,在顧萌萌的臉上親了親,道:「你說是好的,那就是最好的。」

顧萌萌笑問:「那你還跟珂德換名字了不?」

爾維斯一挑眉,冷眼看著珂德,道:「想要當聖納澤的首領,首先要打敗我才行。就憑他?哼,再等個一百年吧。」

顧萌萌切了一聲,轉過頭來繼續看著自己的兒子。

「寶貝,你覺得呢?你以後就叫珂德了,好不好呀?」

珂德自己其實完全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他只知道媽媽叫他珂德的時候很溫柔很溫柔,所以開心地嗷嗷地叫了兩下,逗得顧萌萌又是一陣淺笑。

「他說他喜歡。」爾維斯翻譯道。

顧萌萌詫異極了,扭頭看著爾維斯,問:「你能聽懂寶寶說話?」

爾維斯溫柔地笑了笑,然後揉了揉顧萌萌的小腦袋,道:「為了生這四個傢伙,我的小萌真的要傻三年么?」

「嘶……討打呢?」顧萌萌嗔怪地瞪了爾維斯一眼,可惜嚴肅臉沒裝一會兒就笑了出來,推了推爾維斯的胳膊道:「快說,別賣關子了。」

爾維斯指了指珂德,道:「他是狼。」

顧萌萌點頭,表示她知道啊。

然後爾維斯又指了指自己,道:「我也是狼。」

顧萌萌眨巴眨巴眼睛,道:「可是在我們那兒,剛出生的嬰兒一般發出的聲音都是毫無意義的,根本不可能聽得懂。」

爾維斯貼近顧萌萌的側臉,輕輕舔了一下她的小耳垂,然後用溫熱的氣息噴洒在她的耳廓,溫柔地說道:「狼,不會發出毫無意義的聲音,從來不會。」

顧萌萌的心怦然而跳,明明是老夫老妻了吧?兒子都生了四個,可她卻愈發覺得爾維斯身上的荷爾蒙日漸濃烈,只是這樣的靠近,她的心就跳個不停。

------題外話------

謝謝QQ閱讀「柔殺天曦殤離瑾夏」打賞的999閱點~ 顧萌萌清了清喉嚨,然後將爾維斯推開了一些,咽了下口水以爾維斯看不到的角度悄悄的舒了一口氣,然後才說道:「好啦,即然珂德喜歡自己的名字,那就太好了。接下來……」

顧萌萌輕輕拍了拍還在和珂德抗爭的老四,道:「該給他取名字了。」

顧萌萌想了想,心裡有一個想法,不過在她說出來之前,她決定還是先尊重一下兒子的意見,於是對爾維斯說:「你先幫我問問老四,他對自己的名字有沒有什麼想法?如果他自己有喜歡的名字,就依他。」

「他沒意見。」爾維斯想也不想,就代替老四回答了。

「你都還沒問,怎麼知道他沒意見?」顧萌萌嘟嘴,不滿意爾維斯的敷衍。

爾維斯卻是笑了,用手指戳了戳老四的腦袋,冷冷地說道:「弱者,沒有支配自己命運的權利。你想讓他叫什麼,他就要叫什麼。若不喜歡,等他戰勝了我那一天再改就是了。」

顧萌萌扶額,如果她的高數再學得好一點,現在就可以算一算兒子的心裡陰影面積了。

然而,老四的反應卻並不像顧萌萌預期的那樣受傷,反而是一副雄赳赳氣昂昂幹勁十足的樣子,梗著脖子沖著爾維斯嗷嗷直叫,如果不是聲音太過奶氣,樣子過於軟萌,應該還是很有氣勢的。

爾維斯冷笑,挑起一邊的眉毛道:「好,我等著。」

顧萌萌處在一個完全懵逼的狀態,她有一種老公和兒子用方言溝通在排擠她的錯覺。

捨不得拍兒子,顧萌萌在爾維斯的胳膊上拍了一下,問:「你倆說啥呢?能不能帶我一個?」

爾維斯用下巴指了指老四,道:「這小子說,他很快就能打敗我了,叫我等著。」

顧萌萌一聽,皺了皺眉頭,又確認道:「他真這麼說的?」

爾維斯點頭。

顧萌萌嘆氣,嚴肅地看著老四,道:「寶貝,你不可以這樣跟爸爸說話哦。好孩子是不可以頂撞父母的,這樣爸爸和媽媽都會很傷心的。」

老四坐在床邊,兩隻前腿支撐著身子,歪著頭沖著顧萌萌嗷嗷叫了兩聲。

顧萌萌回頭看向爾維斯,爾維斯自覺翻譯道:「他問你什麼是爸爸,什麼是好孩子,什麼是頂撞,什麼是傷心。」

顧萌萌被自己兒子的蠢樣給萌道了,噗嗤一聲笑出聲來,趴在老四面前看著老四的小臉道:「所以,你只明白什麼是寶貝,什麼是媽媽?」

老四嗷嗷地叫了兩聲,用小爪子在臉上胡亂地摸了兩把,顧萌萌猜大概是說自己說的對的意思吧。

顧萌萌想了想,也是,才出生一天的孩子,眼睛都還沒睜開呢,能懂多少呢?

於是耐心地解釋道:「我是媽媽,我的丈夫就是你的爸爸,他勇敢,正直,善良而且體貼。他會為咱們撐起一片天,讓咱們可以自由自在的生活,不用擔心受到傷害。他是這個世界上唯一一個永遠不會背叛咱們人,爸爸很辛苦,也很偉大,所以,你不可以這樣對爸爸說話。」

------題外話------

謝謝QQ閱讀的寶貝「大任性」打賞的100閱點~ 珂德和老四都歪著小腦袋看著顧萌萌,安靜得聽著她說話,即不胡鬧也不亂跑,只是一臉獃獃的樣子,似乎並不太能理解顧萌萌的意思。

顧萌萌耐心地繼續說道:「你們和爸爸,都是我最重要的家人,我很愛你們,所以如果你們惹爸爸生氣,我就會很難過很難過,如果很難過,我就會哭泣了。你們想看媽媽掉眼淚么?」

「嗷嗷嗷~」連同正在吃奶的兩個,四小隻整齊劃一地搖頭直叫,顧萌萌被他們逗得咯咯直笑。

挨個親了親,道:「不讓媽媽掉眼淚的寶寶,就是好寶寶了呀。」

「嗷~嗷嗷~」四小隻繼續叫著。

顧萌萌轉頭看向爾維斯,爾維斯翻譯道:「他們說,他們會做好寶寶。」

顧萌萌感到欣慰極了,把四個孩子都抱在懷裡親了又親。

老二和老三基本吃飽了,所以顧萌萌將珂德和老四抱回了懷裡,讓老二和老三先在一邊玩去。萊亞早就已經出去準備食物了,估計用不了多久就會有補充餐給他們吃了。

老大趴在顧萌萌的肚子邊上安靜的吃奶,老四卻一邊吃一邊還要嗷嗷嗷地直叫喚,只不過聲音很含糊,聽不真切。

顧萌萌拍著老四的背,說道:「吃東西的時候不要講話,一會兒嗆到了。」

「嗷嗷嗷~」老四鬆開嘴巴,沖著爾維斯叫喚了幾聲之後又開始繼續吃。

爾維斯把自己的腿墊到顧萌萌的脖子底下讓她躺得舒服一些,又用自己的尾巴撐住顧萌萌的腰,讓她不必自己出力。

一邊捏著顧萌萌的肩膀一邊翻譯道:「他說他想要一個比珂德威風的名字。」

顧萌萌一拍腦袋,道:「啊,光教育孩子了,取名字的事情倒給忘了。抱歉,是媽媽不好。」

老四正在吃奶,實在倒不出嘴來回答顧萌萌,想著媽媽說不要一邊吃東西一邊說話,於是只了忍住了,只晃了晃腦袋以表達自己的意思,他相信媽媽會懂的。

然而,他媽媽實際上完全不明白。

「我想想啊,我們家老四叫什麼名字好呢?」顧萌萌一邊說著,一邊撫著老四的背,想了想道:「老四是四個孩子里身體最強壯的,一看就是家族的武力擔當啊。戡武……戡武怎麼樣?戡字是指用武力平定爭端,戡武便是以戰止戰的意思。如果可以以理服人,以德治邦自然是最好的,可如果別人得寸進尺,咱們也不是任人拿捏的軟蛋,若要戰,那便戰,以戰止戰。怎麼樣?我的小戡武?」

「嗷嗷嗷~」戡武用兩隻前爪護著自己的食物,在「百忙之中」抽了空應了顧萌萌一句。

顧萌萌沒等回頭,爾維斯便翻譯道:「他說很好,他喜歡。」

顧萌萌滿意地笑了笑,點了點老大的腦袋,叫道:「珂德。」

「嗷~」老大奶聲奶氣的應了一聲。

顧萌萌又拍了拍老四的小屁股,叫了一句:「戡武。」

「嗷~嗷~」老四無比騷包地扭了扭小屁股,開心的真甩尾巴。

------題外話------

是誰這麼壞,在瀟湘給我投了低星票呀,嚶嚶嚶,我的五星好評被打破了,壞銀,罰你沒肉吃,嚶嚶嚶~ 定下了老大和老四的名字,顧萌萌又轉頭看向老二和老三,這兩隻小的要比那兩隻乖巧得多,正排排坐,等著取名字呢。

冷婚甜愛 顧萌萌摸了摸老二的小腦袋,道:「我家老二樣貌不凡,當得起器宇軒昂的一個軒字,不過,軒轅皇帝的軒也是這個軒,名字太重了壓福氣。這樣吧,反正這個軒字也指天上的軒宮星,咱們就在軒字前面加個池,寓意是我家老二是池水中倒映著的軒宮星,水中星辰也是星辰,在媽媽眼中,璀璨得很呢。好不好?」

「嗷嗷嗷~」老二挺著胸脯,便算是滿意的意思了。

顧萌萌笑著親了親老二,又看向老三,思考了一下,道:「老大有德,老二有顏,老四有武。可有勇無謀便是匹夫,我的兒子需得智勇雙全才行。老三……就用個略字吧,謀略的略。做兄弟四人中的智囊,配合著其他兄弟,將來把咱們聖納澤發揚光大。」

顧萌萌想了想,又說道:「略字前面加個迦,算是許這孩子一些佛心佛性,否則……若是心術不正的,空有聰明才智也只會蹉跎世人,倒不如是個傻子。我要我的兒子,將他的聰明用在善良的地方,做一個心地好的聰明人。」

顧萌萌回頭,看著爾維斯問道:「你說呢?迦略這個名字怎麼樣?」

其實,在獸世並沒有顧萌萌所考慮的這些東西,善良?何用?佛性又是什麼?在這個世界上,只有弱肉強食,物競天擇而已。

可是爾維斯不會將這些話告訴顧萌萌,雌性,原就該生活在美好的童話幻境之內,而打造並守護這個幻境,就是雄性的責任。

於是,爾維斯輕輕親吻了顧萌萌的額頭,道:「你喜歡的,都是好的。」

顧萌萌笑了,轉頭又看向自己的兒子,問道:「寶寶,你覺得呢?你喜歡迦略這個名字么?」

其實,顧萌萌剛才的解釋,別說迦略聽沒聽懂了,就連爾維斯都未必全聽懂了。不過迦略是記得的,媽媽說過,不能頂撞父母,要不然媽媽就會傷心的哭了。他不想讓媽媽哭,所以即然是媽媽想讓他叫迦略,那他就叫迦略吧。於是小迦略點了點頭,還輕輕地用頭拱了拱顧萌萌的掌心,乖巧又懂事的體貼著媽媽。

「珂德、池軒、迦略、戡武。」顧萌萌依次喊了四個兒子的名字,四個小傢伙就像是音樂家指揮下的樂手,被點到名字的便昂著頭應聲,兩個正在吃奶的連奶都不吃了,只用兩隻手扒顧萌萌的胸口上,昂著上半身應著媽媽的呼喚。

「真好,我的寶貝兒子們都有名字。」顧萌萌笑得燦爛又溫柔,在爾維斯看來,這便是世界上最美的畫面了。

萊亞適時的端著肉湯進來,把鍋架好之後用大盤子盛了一份湯,然後擺在床上沖著小狼崽子叫了幾聲,四個小傢伙便歡快地跑到盤子邊上開始喝湯,完全不用顧萌萌再在一旁做示範了。

顧萌萌詫異,抬頭問:「他們能聽懂你的話?」

萊亞點頭,道:「恩,我本來語言天賦就比一班人高,又和爾維斯相處得久了,所以我知道怎麼和小狼崽溝通。」

顧萌萌隱隱地覺得自己好像發現了什麼,問道:「那你剛才為什麼不直接用語言教他們喝湯,偏要我示範?」

萊亞無辜地聳了聳肩,然後指著爾維斯道:「因為他想看啊。」

顧萌萌回頭,爾維斯一驚,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道:「主意是他出的。」

------題外話------

謝謝「慫」打賞的100閱點

另外,此處@QQ閱讀小寶貝「愛晴海」你有一個乾兒子已經上線了,請簽收。 兩周后,戡武第一個睜開了眼睛。

爾維斯最討厭的兒子,卻有著一雙最像他的眼睛。同樣的湛藍色,如星辰大海,讓人著迷。只是這雙眼睛要更清澈,更透明,對一切都充滿了好奇和嚮往,卻沒有爾維斯那獨有的冷漠和滄桑。

顧萌萌開心的不得了,捧著戡武的小臉仔細地看著他的眼睛,又看了看爾維斯的眼睛,笑道:「真是親生的,也太像了吧?你是動漫版,戡武是Q版。啊,真有愛。」

爾維斯對這個讓顧萌萌在生產過程中吃足了苦頭的小鬼打從還沒見面開始就抱有了敵意甚至是殺意,就是因為他,顧萌萌的身上才挨了一刀,而且這一刀還是他親手割的。那一瞬,顧萌萌流下的每一滴血,都奠定了這個兒子在他心裡遭嫌棄的基礎。

爾維斯一把攬過顧萌萌的腰,拎著戡武的后脖子直接把他扔回到了床上,然後用另一隻手勾著顧萌萌的小臉,直視著她的眼睛,說:「這樣的眼睛,有一雙就夠了。你只看我就好,不許看他。」

顧萌萌瞪了爾維斯一眼,道:「哪有你這樣的?那可是你親兒子。」

爾維斯昂著下巴,唇角向下,眉頭一皺,不言不語。

顧萌萌無奈地嘆了一口氣,這種父子爭寵的日常真是讓她身心俱疲。想跟兒子好好玩耍一下都不行,他們的老子就是個醋缸啊。

棄受翻身逆襲記 「戡武今天才睜開眼見,第一次見到咱們,你能不能和善一點?就看在我拼死拼活才生下他的份上,笑一個唄?」

爾維斯的臉更冷了,一道眼刀甩向戡武,道:「你當初為了生他,差點把自己的命給搭進去。」

顧萌萌用手肘戳了爾維斯的胸膛一下,道:「那請問,是哪位仁兄把他們放進我肚子里的?」

爾維斯無語凝噎,眉頭緊鎖低下了頭。

顧萌萌搖晃著爾維斯的手臂,央求道:「好啦好啦,不管怎麼樣,咱們現在一家平安不是很好嘛?別掃興啦,笑一個嘛~」

爾維斯無奈,勉強的向上勾了勾唇角,可與其說是笑,倒不如說他在呲牙,是一種很詭異的表情,就好像在恐嚇對手的時候還一臉不情願的樣子。或者說……有點像哈士奇在看牙醫的狀態。

顧萌萌忍俊不禁,雙手合十擺在胸前,用一種浮誇到極致的語氣道:「好帥啊!」

爾維斯被顧萌萌逗笑了,目光在觸及她的時候,總是溫柔的。

顧萌萌這才滿意,依在爾維斯的懷裡道:「這樣多好,一家人,和和美美的。」

爾維斯撫著顧萌萌的小腦袋,親吻了她的頭髮,用無奈又寵愛的語氣說道:「只要你高興,我什麼都聽你的。」

顧萌萌三跳兩跳地跑床邊把剛剛被扔到床上的戡武抱了起來,親了親他的小臉,然後把戡武放到了爾維斯的頭上,笑彎了眼道:「嘖嘖嘖,這就是傳說中的父愛如山吧?老公,講真的,你頭上頂著戡武看起來超偉岸超MAN的。」

爾維斯實在不待見戡武,可他珍惜顧萌萌此刻的笑容,所以雖然不情願,到底是沒有把戡武扔下去。

不過……

他情願,不代表戡武也情願。

一股溫熱的液體從爾維斯頭頂蜿蜒而下,爾維斯額角上瞬間爆起了青筋。顧萌萌有生以來從沒反應這樣敏捷過,一把從爾維斯的頭上抱過戡武護在懷裡,然後山洞裡就迴響著爾維斯:「你過來,我保證不打死你!」的咆哮,和顧萌萌一邊笑一邊替兒子求饒的聲音。

------題外話------

上架的爆更到此結束,所有寶貝們記得入群參加活動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