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人被驚到,便是拍賣師,此時都呆住,感覺到自己的心臟快要停止跳動了。

「呵呵…….三十萬枚七品靈石!」

然而,單公子的聲音剛落,眾人才要進入震撼狀態中,下一刻立刻就被這一道聲音驚得獃滯起來。

而且,對方還呵呵了一聲,是什麼個意思?

是輕視、不屑,還是笑單公子不自量力?

所有的人都理所當然的這樣認為!

那個大宗師境的神秘少年,竟然敢與單公子叫板倒,不受對方脅威。

而且,還敢嘲笑、輕視,笑對方不自量力。

都市超級天帝 很多人被驚到,覺得有一種山雨欲來風滿樓的緊張感。

此時,包間中的單公子,已處於暴發的狀態,只覺得這是他此生最大的恥辱。

對方……絕對是故意的!

這隻要不眼瞎,誰都能看得出來。

若不然,開始一直都是一萬一萬的漲,到了單公子親自喊價,便直接就是二十萬的漲。

而且,還呵呵了一聲!

「他死定了,他死定了……!」

單公子雙眼通紅!

身邊,那名半步靈嬰境僕人也臉色森然,但他畢竟還冷靜,要開口勸單公子放棄。

畢竟,他們這次也只帶了四十萬七品靈石。

哪怕身為單公子,能夠動用的七品靈石也有限,四十萬已是一年的極限了,這也是家族的規定。

而花三十萬賣一顆海洋之心,那絕對是腦子進水了。

很多人這樣想!

只是半步靈嬰境老僕人還未開口,單公子已經狂暴地喊道:「四十萬枚七品元靈石,小垃圾,你有什麼資格跟我爭?」

單公子咆哮的聲音在巨大的拍賣大廳中久久回蕩不息!

而所有的人,都差點都被驚到跳起來。

拍賣師甚至還擰了一把自己的大腿,看看這是不是真的?

久久的,四周都沒有聲音,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江寂塵的包間上,似等著他的加價回應。

「傻.逼!」

但接著,包間中傳來了這麼一句淡淡的聲音。

這…….

所有的人都被這一句話噎住了!

很多人對這樣一句的回復,簡直驚為天人。

簡單的兩個字,卻已道盡一切。

絕對會對單公子有著無窮想象的殺傷力。

單公子,只怕很快就會成整個雲水城笑話的對象。

一如現在很火的黃毛小子、不良青年段風!

而單公子,突然愣了一下。

對方…….竟然沒有回價。

接著他才反應過來,這一瞬間他要氣爆了。

但這時候,拍賣大廳中響起了拍賣師顫抖、激動的聲音。

「這顆世間最美麗、最璀璨、最絕世無雙的海洋之心,將以前所未有過的四十萬枚七品靈石成交,它將屬於我們英明、高貴的單公子!」

這雖是讚美之詞,但落在單公子耳中,那是多麼的刺耳。

彷彿在嘲笑著他真是一個……傻.逼。

「啊,小子,竟然敢坑我,你找死!」

單公子怒吼!

而這時候,已經有侍女把海洋之心送了上來!

那名半步靈嬰境僕人不得交付靈石。

哪怕是七大世家、三大宗門,也絕不敢在雲水城賴賬。

單公子不能把火撒到拍賣行上,但他已對包間中那小子充滿了無窮的殺心。

江寂塵在包間內穩坐釣魚台,傲然的聲音傳來道:「這是共公之地,難道你還敢對我出手?」

單公子卻是冷酷地道:「你以為,在公共的場地,本公子就奈何不得你,那隻能說你太天真、幼稚了!」

說完話,單公子竟然……出手了!

轟!

他一掌拍出,身邊的兩間包間轟然破滅,然後,江寂塵、清雅,還有單公子那個包間的人,全部暴露在眾人面前。

但還沒等人反應過來,便只見單公子一揚手,灑下一片秘器之光,瞬間將江寂塵、清雅及他們自己這邊的人全部籠罩。

「嗡!」

他們這些人下一刻便全部被傳送到了拍賣廳中間的虛空上!

而且,他們腳下多了一片演武台!

「一次性的隨身演武台!」

有人驚呼,想不到單公子如此大手筆,竟然動用如此驚人的秘器。

而讓江寂塵和清雅想不到的是,跟著單公子一起的,竟然還有一大群熟人。

而何謠等天珠國人,看到清雅也一陣發愣。

此時,倒是江寂塵淡淡地開口對清雅道:「在演武台上不限打鬥爭殺,如此甚好,待我把海洋之心搶來送你!」 ?♂,

好囂張的話!

面對單公子,這個少年竟然還敢如此放言。

但是,當中還有很多人見過江寂塵一人挑敗書院築基境天驕的畫面。

天劍書院藥師系的凌塵少閣主!

他們認出來了。

因為凌塵現在真的很出名,哪怕他已銷聲匿跡一個月,但依舊有很多人在談論他。

他彷彿從七玄派中橫空出世。

從挑戰常七、官小姐開始,一路走來,所做每一件事都很驚人。

讓人記憶深刻,成為話題熱點。

比如坐在了官小婧的屁股上;

比如喊段飛黃毛小子、不良青年等等。

更重要的是,在此過程中他表現出了強大的戰力,直至成就今日藥師系的少閣主之位。

有很多人或許沒有見過凌塵的樣子,但也必然聽過他的名字。

當有人驚呼,喊出凌塵少閣主的時候,便都已醒悟過來。

「難怪敢與單公子叫板,如此的囂張、無忌,原來是凌塵少閣主!」

「這可是連常七、官小婧都敢胖揍,坑敗兩千學生天才修士,一人橫掃書院築基境天驕的猛人啊!」

「嘿嘿……這下有好戲看了!」

……

單公子遇上凌塵少閣主!

很多人樂了,甚至那些對單公子有怨恨之意的人,希望凌塵能夠狠狠教訓單公子。

此時,單公子等人又豈認不出凌塵少閣主?

他見過凌塵戰鬥的畫面,對他有所憚忌。

且少閣主的身份,並不比他低。

不過,都到了這份上,單公子不可能退縮,冷冷一笑道:「我道是誰,原來凌塵少閣主,但上了一次性演武台,可沒有身份地位之分,只有生死成敗!」

單公子聲音森然!

凌塵雖然強悍,甚至可戰任何一名築基境修士。

但他們這邊可還有真正的靈嬰修士在。

除了那名半步靈嬰境老僕人,在單公子身邊還有一名一直默然不言的黑衣老者。

他是靈嬰初境的修士,是單公子的護道者。

也是出自南宮世家,由此可見他母親對他的疼愛程度有多深。

千萬寶寶的替婚媽咪 而所謂一次性隨身演武台,這是一件強制性決鬥用的秘器,非一般人能夠擁有,傳言就百年前煉製了一千件,到現在已所余不多,只有那些超一流的世家、宗門才會有一兩件,非常的珍貴。

一旦啟動一次性演武台,但凡秘光所籠罩處,都會被傳送入演武台,視為雙方決鬥挑戰,唯有一方全部被擊倒,戰力為零之後,演武台才會消失,所有的人才能被傳送出來。

若不然,兩方未有結果,便永遠只能被困在演武台中。

便是聖人出面,是也無法插手的決鬥。

所以,雙方現在都沒有選擇,只有一戰,分出生死成敗,方可走出去。

誰也沒想到,好好的一場拍賣會沒有進行多久,就變成了一場爭鬥。

此時,拍賣會自然不能進行下去了,只有等演武台上的戰鬥結束之後,方能進行。

不過,現在眾人更感興趣的自然就是演武台上的戰鬥了。

只是看到了雙方實力對比,眾人皆不看好凌塵這邊。

因為他們只有兩人,境界也太低了。

而單公子這邊,單公子本身就是青年高手榜四十名的存在,半步靈嬰境,很強。

何況,身邊還有一個半步靈嬰境僕人和一個靈嬰初境的護道者。

除此之外,相隨的三個雲水城公子,也有著不俗的實力,地級道台築基大圓滿境。

他們也都帶著一個半步靈嬰境的護道者!

至於何謠等人,則並沒有被列入戰力範圍內,只能打醬油,在旁觀看。

但那怕這樣,他們都看不到凌塵有一絲的懼意。

江寂塵聽到單公子的話,笑道:「正如我願,若不然,剛才我早就繼續喊價了,海洋之心是我志在必得,是送給清雅美女的禮物,誰能取走?」

聽到江寂塵的話,所有的人都愣了一下!

此時細細一想,凌塵不僅坑了一把單公子,讓他大出血。

竟然還早就算到對方事後會對他下手。

然後……他是想從單公子手上直接把海洋之心搶奪過來。

原來,剛才他對清雅之言,並非只是虛妄之言。

實在是囂張、霸道,心也黑焉壞,坑得單公子不要不要的!

單公子這邊的人聽到江寂塵的話,已經臉色難看到極點。

盯著江寂塵,充滿了無窮的殺念。

這時,那名半步靈嬰境僕人走了出來,森然地盯著江寂塵怒喝道:「不知死活的東西,連我家公子你都敢算計,找死!」

對於這個半步靈嬰境的僕人,江寂塵不屑地開口道:「老東西,你不是我對手,莫要自誤!」

眾人聽到凌塵這句話,都差點想笑出聲。

沒想到,報應這麼快,凌塵少閣主比他囂張太多了,直接以他之前的話回應。

「你…..很好,我……」

半步靈嬰境老僕人氣得怒罵,但話還沒有說完,江寂塵竟然已主動殺出。

沉岳已在手,直接一式鎮八荒!

剎那,四方天地似被封鎮了一般,唯有江寂塵、還有那名靈嬰初境的護道者可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