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到語文考試卷紙之後,龍蒼宇大筆一揮,筆走龍蛇,甚至很少有思考的時候,嘴角掛着微笑,下筆如飛,當他停下來思考作文題目的時候,有人甚至纔剛剛寫上名字還處在審題的過程中。

一個小時之後龍蒼宇長出一口氣放下手裏的筆,在一片驚詫的目光中舉手交卷,監考老師帶着鄙視的目光走過來,在他多年的監考經驗看來不可能有人在一個小時之內答完語文這個科目,最大的可能就是胡亂將試卷填滿然後果斷放棄,一走了之,最看不起的就是這種只知道揮霍的紈絝子弟。

龍蒼宇無所謂他的目光,站起身瀟灑的走出考場,不知道其中原因的學生們都是一臉羨慕加崇拜的看着龍蒼宇,這哥們真牛。監考老師冷哼一聲拿起試卷不經意的掃了一眼,這一下便拔不出來了,慌忙將試卷仔細攤開正反面仔細的看了看,眼神充滿震驚,龍飛鳳舞的字跡,條理清晰的答案,無不預示着這是一張絕對高分的試卷,擡頭看了看已經走到門口的背影,感嘆了一聲“天才啊。”

下午的數學考試龍蒼宇更是以驚人的四十分鐘便舉手交卷,在五位監考老師極度震驚的眼神中揚長而去,孤單的留下讓人無力的驚世駭俗。

剩下的幾個科目龍蒼宇毫無懸念的第一個離開考場,徹底被他打到的學生們則一陣無力的繼續埋頭奮鬥,望着他離去的背影一個考場的學生們無不咬牙切齒,低頭看見自己還有一大半空白的試卷不禁望題興嘆“這個世界怎麼了。”

最後一科結束,龍蒼宇在大家見怪不怪的目光中獨自離開考場,坐在垂柳下的長椅上,眼神帶着點點溫情,根據以往的慣例考試結束之後學校就要放假了,這意味着在外求學的遊子也到了回家的時候,龍蒼宇回想起來離家的確有一段時間了,想起溫柔如水的老媽燒得一手讓人流連忘返的好菜,這項殊榮全世界只有他這個寶貝兒子可以享受,即使是外公許天機也沒有這個榮幸。

“是時候該回家了。”龍蒼宇悠悠的嘆了口氣,

考試成績在三天後便下發了,龍蒼宇以總分七百一十五分的恐怖成績位居榜首,這個分數給那些準備衝擊第一名的尖子生們一個大大的打擊,一時間這匹不知從哪裏冒出來的黑馬成爲了風頭最勁的明星人物,到處都在談論龍蒼宇揮手間創造下來的恐怖記錄,就連一向不苟言笑以冷漠著稱的第一公子南宮少天在見到這個成績的時候也發出一聲感嘆,“這傢伙的確擁有着不似人類的天賦,無論在哪個領域。”而創造這一記錄的主人公此時卻坐上了返回北京的長途客車。

三更送到,求鮮花,求打賞。 習慣於自己開車的龍蒼宇不知道搭錯了哪根筋竟然拋棄了極盡奢華的勞斯萊斯而選擇去擁擠的車站坐長途汽車,用他自己的話說這叫返璞歸真,吃慣了大魚大肉偶爾一頓粗茶淡飯會體驗到與衆不同的味道。

穆詩韻還有一些工作上的問題要處理知道龍蒼宇時間寶貴也就沒有強留,答應等回北京的時候在去找他,所以龍蒼宇就一個人獨自上路了。

拿着車票龍蒼宇獨自登上了回家的汽車,熙攘的人羣中一身黑衣的龍蒼宇顯得鶴立雞羣,優雅高貴的氣質,舉手投足間散發的上位者氣息,眼神中和年齡極不相符的深邃和滄桑感引來平民百姓的頻頻側目。

檢票之後乘客們依次上車,龍蒼宇是最後一個上車的,按照號碼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之後深邃的眼睛便一直望着窗外,凝視着那些爲了生活而奔波勞碌的人們,這些在他眼中如螻蟻般的生命都在爲了各自的夢想打拼着,奮鬥着。這些或許就是生命的意義,就像獨孤火舞爲了自己而來到這個世上一樣,每一個降臨的生命都是一段傳奇,只是結局不同罷了。

汽車緩緩開動,一個擁有着飄逸長髮的漂亮女孩忽然擋在車前,氣喘吁吁的示意司機停車,走上汽車四下看了看只有龍蒼宇身旁的座位是空的,女孩來到近前拿出自己的票對了對然後露出甜美的笑容輕輕坐下生怕打擾了一旁望着窗外發呆的龍蒼宇。

女孩從上車的時候便注意到了龍蒼宇,因爲那種與其他乘客極度不符的氣質讓他註定成爲目光的焦點,另一個原因是出於女孩的自信,不得不承認這個擁有溫婉氣質的女孩長了一副另牡丹低頭玫瑰折腰的花容月貌,尤其是那副楚楚動人,我見猶憐的模樣,使她更顯清純。

上車之後清純的女孩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甚至包括爲數不少的雌性生物,即便是習慣了這種被人注視的感覺但被許多人盯着害羞的女孩依然有些臉紅。但惟獨有一個人連眼皮都沒有眨一下,就像她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即使是坐在他的身邊也沒有回一下頭,表情平淡如水,眼神深邃滄桑。

正因爲龍蒼宇的冷淡和與衆不同的氣質令女孩產生了好奇,雖然從小到大都被身邊的人當做掌上明珠但卻沒有嬌生慣養的大小姐脾氣,擁有一身良好的素質和修養,這在如今這個浮華陰暗,物慾橫流的社會是難能可貴的。

正因如此女孩對視自己如無物的龍蒼宇沒有絲毫的生氣,坐下以後便拿出一個小巧的MP3靜靜的聽歌,只是眼角的餘光不時的飄向身旁的男孩,汽車已經駛向公路可是龍蒼宇依然平靜的望着窗外,不用說其他的,單單這一份定力就夠讓人欽佩的了。

在女孩的世界裏出現過無數的男人,家財萬貫的富家公子,大權在握的官宦子弟,夢想着一步登天的書生白臉,風流倜儻的花花公子,各種各樣的追求手段,花樣百出的示愛方式,女孩都領教過,甚至包括佯裝冷漠的,但今天這個男人所表現出的冷淡跟以前碰到的完全不同。

女孩深切的感受到那是一種真正的冷漠,深入骨髓的孤寂,對身外之物的漠不關心,這些絕不是裝出來而故意引起自己注意的伎倆,如果自己看錯了那隻能說明這個男孩的演技太高明瞭,騙過了自己,也騙過了整個世界。

忽然手機鈴聲響起是那首王菲的《傳奇》,龍蒼宇平淡的眼神終於出現了波動,女孩也拿下了MP3的耳塞,兩人同時拿出了手機,龍蒼宇輕輕嘆了口氣又把手機從新放回兜裏,原來不是自己的手機再響。

女孩說了幾句話便草草掛了電話,歪過頭仔細的打量了一下龍蒼宇,雖然他爲人低調,沒有絲毫的張揚,但從頭到腳的一身名牌無不證明他有着顯赫的身世,眼神一如既往的平淡靜的如同一潭秋水不惹凡塵,不帶漣漪。但嘴角卻有着若有若無的笑意,還有點邪邪的味道,優雅的氣質更增添幾份尊貴,諸多元素彙集到一個人的身上給女孩一種高深莫測的感覺。

如此近距離觀察一個男人是女孩破天荒的頭一回,如果不是這種玄妙的感覺,又豈會多看龍蒼宇一眼,那些想盡各種辦法追求她的富家子弟何嘗得到過一點好臉色。

佛說,“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換來今生的擦肩而過”,有些人的相遇本就是命中註定,可能是前世太多次的回頭才使得他們今生無法忘卻彼此的背影,即使茫茫人海也要推開一切阻擋順着熟悉的感覺了卻一段情緣。

此時龍蒼宇也注意到了身旁這個楚楚動人,玉面含羞的女孩,因爲見證過太多的傾城絕色所以並沒有多少的震驚,兩人的眼神剛剛交匯,女孩便驚慌的躲開了,臉色也瞬間羞紅,低着頭不敢看他,龍蒼宇淡淡一笑不由得想起那句“急急和羞走,卻把青梅嗅。”

“你好”兩人同時開口,卻說出了同樣的兩個字。

龍蒼宇淡雅一笑,女孩微微擡頭,臉上掛着清純的笑容同時還有幾分羞怯。這是一個太容易害羞的女孩,正因爲如此才顯得清純,顯得動人。

“你也喜歡《傳奇》這首歌嗎?”女孩幾經輾轉終於鼓足勇氣開口。

“我並不是怎麼喜歡這首歌,只是喜歡它透露出來的意境,細細品味,悠遠綿長。”龍蒼宇淡淡道。

“那你覺得他究竟表現的是什麼樣的意境呢?”女孩歪着頭問道。

“其實,單從表面上看就是一首描述感情的曲子,但是清冷中透着幸福的憂傷,而且她的聲音本身就是一種洗滌,那種傳奇的音質和對人生的態度本身就構成了一種傳奇,細細的品味就有一種寧靜致遠,平淡祥和的意境。”面對女孩的提問龍蒼宇侃侃而談,自然流露的文雅,寧靜,令女孩癡迷。

“呵呵,我只是喜歡那天籟般的聲音,還有充滿感**彩的歌詞,聽你這麼一說忽然覺得似乎還有很多微妙的東西我沒有發覺,有種悵然若失的感覺呢!”女孩微笑着說道,通過幾句話的交流女孩沒有了先前那份緊張,倒也顯得大方了許多。

“對了,你是什麼星座呢?”女孩笑着問道。

龍蒼宇剛要說話卻被女孩制止“等一下,讓我先猜猜。”

女孩仰着頭一根手指放在下巴上思考了一陣忽然眼前一亮打了個指響道:“我知道了,你一定是個天蠍座的男人。”

“哦?爲什麼這麼肯定?”龍蒼宇饒有興趣的問道。

“因爲我覺的你很神祕,是個極其性感的危險男人,你可以輕而易舉的洞察別人的心思,但別人想看穿你的想法卻是難入登天,天蠍座是個孤獨的星座,你眼神裏的孤寂讓我看出你天蠍座的本質,就像一杯陳釀百年的烈酒,飲進一杯便是醉夢一場。”女孩竟然也露出高深莫測的笑容。

龍蒼宇搖頭笑了笑:“你說的沒錯,天蠍座的男人都是孤獨的,他們寧願揹負一世孤寂也不願去冒被拒絕之險,自尊在他們看來比感情更重要,悄無聲息的接近,如果達不到預期的效果,就會默默的退出,他們的神祕是女人致命的毒藥,不要輕易愛上天蠍座的男人,永無止境的新鮮感會讓你無法自拔,就像你所說飲下這杯烈酒就是一場醒不過來的醉夢。” 龍蒼宇深邃的眸子加上略帶傷感的言辭令女孩癡迷不已,望着這個全身充滿神祕氣息高深莫測的男人,突然有一種想知道謎底的衝動。

“其實星座之說無非是年輕人表現性格的一種理想化方式,利用這種充滿神祕感的幻想式說法將人的性格歸納成幾類,在我看來一千個人就有一千種性格,就像世界上不存在兩片一模一樣的樹葉一樣,不僅僅是幾個星座便可以概括的。”

龍蒼宇的話讓女孩陷入了深思,第一次聽到這種別具一格的說法,看來以後自己對星座的看法要改變一下了,雖然有些聽不懂但貌似有些道理,自認爲對星座研究的很透徹,但忽然發現那些東西並不能代表什麼。

“都老實點,把錢掏出來,快點。”一個長相兇惡,身材高大,胳膊上紋這一頭惡狼的壯漢拿着一把鋒利的短刀從座位上站起大聲吼道。

這時又有一個身材相對矮小長着一臉猥瑣相的傢伙站起身從衣服裏掏出一把手槍奸笑一聲道:“都給我老實點啊!小爺剛從局子裏出來,手頭有點緊,江湖救急只能從大夥這裏借點了,你們最好不要耍花樣,不然我這子彈可不長眼睛。”

面對臉現兇惡之色,一臉殘忍模樣的大漢,車內頓時一片驚叫恐懼不已,大嘆自己運氣太差,竟然遇到這種滑天下之大稽的事電視裏

才能出現的鏡頭活生生的出現在現實,一時間男人義憤填膺,女人花容失色。

不少男人曾經幻想過無數次這樣的鏡頭,用來展現自己不懼邪惡,英勇無畏的一面,這個時候第一個站出來勇敢面對的男人一定成爲車上所有雌性生物眼中的英雄,只是期望的場景並沒有出現,當看到壯漢手裏雪亮的匕首,猥瑣漢子迸發着寒意的手槍,那些擁有着英雄夢的男人們明智的選擇閉上嘴巴,委曲求全。

男人們尚且如此,女人們就不用說了,那個女人願意爲了點金錢而捨命面對兩個兇惡的匪徒,惜命如金的人們早已放棄了卑賤的自尊,真正擁有霸氣從而挺身而出,見義勇爲的真男人實在太少了。

龍蒼宇掃了一眼車廂心中一陣冷笑,這裏面加起來一共有四十多名乘客,每人一拳就能把這兩個匪徒打成殘廢,即便是擁有這麼大的優勢也沒人敢站出來,人性的冷漠已經氾濫到不可救藥的地步。

混亂的車廂在壯漢的一聲大吼中迅速安靜下來,低賤的人們只有這種方式可以讓其臣服,那些卑微的嘴臉令龍蒼宇一陣噁心。

“你們最好配合着點,把值錢的東西統統拿出來,戒指,項鍊,現金一樣不少的自動交出來,我們哥倆不想傷人,把我們逼急了也不介意放點血。”兇惡的大漢揚了揚匕首殘忍的笑道。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女孩不知所措,眼神一陣驚慌似乎還沒有從震驚中恢復過來,她無法想象一個法制嚴明的社會竟然會出現這種事情,難道這不是編劇或者導演杜撰出來的戲嗎?青天白日,朗朗乾坤竟然會有悍匪搶劫,一切的一切都另女孩覺的不可思議。

猥瑣漢子拿出一個袋子從第一名乘客開始收錢,此時有兩個膽小的女孩竟然哭了起來,猥瑣漢子頓時一陣大怒大聲喊道:“哭什麼哭,媽的,叫多大聲都沒有用,沒人能夠救你們,真以爲會有救世主出現啊,這他嗎不是在拍好萊塢大片,都給老子安靜點。”猥瑣漢子揮了揮手槍,臉色兇狠。

“沒錯,老老實實配合着,我保證大家都沒事,我雖然不想殺人但我手裏的刀可不長眼睛,到時候,別怪我沒提醒你們。”兇惡的壯漢拿着匕首掃視着人羣冷冷的威脅道。

猥瑣漢子嘿嘿奸笑着一把搶過一個女人脖子裏的金項鍊順手還在豐滿的胸脯上抓了一把,然後陰笑着奔向下一個目標。女人抱着肩膀蜷縮在座位上瑟瑟發抖,不敢有絲毫的反抗。

正是這種縱容心裏才讓這些惡徒有了可乘之機,有了這一次嚐到了甜頭,下一次就不知道又會有哪個倒黴客車撞倒槍口上然後再一次上演這種爛到極點的劇情。

坐在中間位置的一個戴着眼鏡文文弱弱的男子從包裏拿出一疊現金大概有兩三千元的樣子然後把包藏在衣服裏,想要瞞天過海,卻沒想到這個動作被一直注視着人羣的壯漢發現。

逃婚路上有情天 兇惡的大漢發出一聲獰笑走進男子陰聲道:“你把錢給我拿來。”

男子低聲下氣的將錢遞過去然後裝出一副可憐的模樣道:“大哥,我身上就這點錢全都給你了,讓我下車吧!”

壯漢陰笑一聲:“行啊,只要把你懷裏的包給我拿出來,我就放你下車,怎麼樣,我還算夠意思吧!”

“這,這,大哥你說笑了,我懷裏哪有什麼包啊!”男子懦弱的說道。

壯漢頓時面露兇相一巴掌扇在男子的臉上大罵道:“你他嗎敢耍老子,我親眼看見你把包藏在懷裏,若是在不拿出來,我就讓你知道花兒爲什麼這樣紅。”

男子哇呀一聲一邊臉瞬間腫起來鼻血不要錢的往外竄,哆哆嗦嗦的將懷裏的包拿了出來,一隻手捂着臉竟然哭了,大漢一把搶過他手裏的包交給收錢的猥瑣漢子,轉身剛要離開,不想竟然被這個男子拽住了衣服。

壯漢猛然甩開男子的手怒道:“你小子還敢動手,想死我成全你。”大漢說着便舉起手中的匕首。

男子一見嚇得立馬將手縮了回來一把鼻血一把眼淚的哭道:“你不是說我把包給你,就放我下車嗎,那我現在可以走了吧。”

大漢一下氣笑了:“你是真傻,還是裝傻,放你下車然後報警帶着警察叔叔來抓我是嗎?世上還有你這種腦殘,我他嗎真是大開眼界了,你給我閉嘴老實呆着,在動一下我就送你去見佛祖。”

男子不敢在說話了,擦了擦眼淚躲在座位上獨自留着鼻血,這個不爭氣的鼻子流起來沒完沒了,照這樣下去用不了一個小時男子就得因爲失血過多而一命嗚呼。

壯漢似乎發現了這個傢伙的異樣只是爲了求財並不想鬧出人命的壯漢從一個女人手裏搶過一包紙巾仍在男子的臉上吼道:“把你那個該死的鼻子給我堵上,嗎的,真是晦氣。”

很快猥瑣漢子已經接近龍蒼宇的座位了,那個清純的女孩此時滿臉的驚慌和害怕,從來沒有見過這個陣仗的女孩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做,無助的目光看向了身邊一如既往鎮定的龍蒼宇,直覺告訴她這個高深莫測的男人一定不怕那些看似兇惡的悍匪,但是他會不會幫助自己這個連名字都不知道只有幾句言語交集的陌生人。

事實證明她的擔心是多餘的:“你坐裏面吧!”龍蒼宇在她耳邊溫柔的說道,暖暖的眼神注視着女孩受驚的眼睛,那一份從容和淡定給了女孩莫大的勇氣。

“嗯,”女孩點點頭,龍蒼宇臉上的鎮定讓女孩一顆慌亂的心漸漸鎮定下來。

兩人換了個位置,女孩坐在裏面靠窗的座位,一雙含水秋眸偷偷的注視着龍蒼宇。

短暫細微的觀察讓她發現,漂亮這個詞彙不僅僅是女人的專屬,原來男人也可以長的這麼好看,不同於女人對漂亮的理解,華美的外表脫俗的氣質出現在一個女人身上便可以用漂亮來形容她,單純對外表的讚美是女人的專利。

男人的漂亮則展現在多個方面,就如同女孩眼中的龍蒼宇,那份從容,那份淡雅,那份帥氣,那份神祕,那份溫柔,好多個“那份”交織在一起讓女孩想起了漂亮這個詞,雖然不怎麼恰當但實在找不到其他的詞彙來概括出現在男孩身上的諸多元素。

“靠在我懷裏閉上眼睛,很快這個世界就清靜了。”龍蒼宇輕輕握住女孩冰涼的小手,溫柔的將她擁入懷中。

女孩微微掙扎了一下便安靜的躲在龍蒼宇的懷抱,默認了這種霸道似的溫柔,異樣的陌生感覺令女孩心如鹿撞,漸漸忘記了害怕,忘記了危險,甚至忘記了身外的一切,腦海中滿是男孩溫柔的笑容和堅實的懷抱。 第一次和除了親人之外的異性接觸令嬌羞的女孩臉紅似血,輕輕閉着眼睛不敢擡頭,那隻輕撫自己後背的手輕柔的如同一陣微風,從來沒有想過男人的手可以這麼溫柔,直覺告訴她這雙手並不寬厚,卻很修長,手心裏的溫熱似乎可以融化冰川,帶着海納百川的仁慈。

靠在他的懷裏,那個肩膀雖然並不寬廣,但卻給女孩帶來無比安心的感覺,好似能夠抵擋風雨的避風港,躲在裏面所有的危險都被拒之門外,即使外面冰天雪地,狂風暴雨,這個溫暖到醉人的懷抱依然風平浪靜,晴空萬里。

女孩甚至有一種感覺,能夠躲在這裏一輩子的女人一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第一次跟異性零距離的接觸讓天生羞怯的女孩感到無比新鮮,原來這就是男人的味道,可以爲女人撐起風雨,可以值得女人守護。

“呦,原來大款在這兒啊,我還以爲這一網撈不到什麼大魚呢?看你一身名牌人模狗樣的,快點把錢拿出來。”一個極不和諧的聲音破壞了溫馨的氛圍,猥瑣漢子拿着黑漆漆的手槍陰笑的道。

龍蒼宇擡起頭滿是溫柔的眼神剎那間變得陰冷無比,攝人心神般的凌厲,彷彿來自地獄般的死亡寒意,實質般的殺意瘋狂的撲向猥瑣漢子。

忽然覺得眼睛一陣刺痛,猥瑣漢子不由自主的後退幾步,一股涼意從心底瞬間流遍全身,只覺的四肢一陣冰涼彷彿失去直覺一般,竟然變的不聽使喚,發自內心的恐懼感籠罩全身,思想彷彿被一瞬間抽空,思維靜止,呆滯的眼神除了害怕在沒有其他的含義。

空間彷彿凝滯,車廂裏出現了短暫的安靜,所有人都不知道爲什麼只是大腦發出莫名指令全身每個細胞都處在休停狀態,數秒之後猥瑣漢子才恢復正常,用力的搖了搖頭將莫名其妙的感覺甩出身體,仔細看了看笑容陰冷的龍蒼宇,才發現原來只是一個二十歲左右的青年。

猥瑣漢子自嘲的笑了笑,怎麼說自己也在道上混了十幾年竟然被一個毛頭小子給嚇住了,傳出去還不被人笑掉大牙,剛纔一定是自己的幻覺,可能是昨晚做噩夢的關係,神經有點緊張,才使得自己太過敏感了。

其實是龍蒼宇收去了令人窒息的氣勢,才使得他恢復清明,否則不單單是猥瑣漢子就連乘客都會備受牽連,更重要的是懷裏的女孩,強大的氣勢會讓女孩受到驚嚇,這可不是以憐香惜玉爲宗旨的龍蒼宇所希望看到的,只希望這個劫匪能夠知難而退不要得寸進尺。

龍蒼宇不是挽救世界的救世主,更不是滿腦子英雄主義的莽漢,從一開始就不想出手否則哪有這兩個跳樑小醜蹦躂的機會,每個人的生命都應該由自己來主宰,自己都放棄了別人再怎麼幫助也無濟於事。

但儘管如此龍蒼宇不會憐憫任何一個人,委曲求全的乘客如此,爲了活着而出來搶劫的悍匪依然如此,龍蒼宇不會去救一個乘客,即使是被殺掉,同樣也不會去教訓一個劫匪,即使是當面殺人。但前提是不要惹到自己,更不要惹到懷中的女孩,否則龍之怒豈是兩個碌碌無爲的小混混可以抵擋的。

無知者無畏這句話用來形容這個猥瑣的劫匪再恰當不過了,當人失去了僅有的自知之明便不可救藥了,剛纔瞬間墜入地獄的可怕感覺似乎並沒有驚醒無知的劫匪,神經過敏的荒謬想法讓他忘記了恐懼,晃悠着手裏自認爲無敵的手槍在一次踏上了一條永遠沒有後悔機會的不歸路。

“臭小子,你瞪什麼瞪,快點把錢都拿出來,不然別怪老子給你來個白刀子進紅刀子出。”猥瑣漢子獰笑着威脅道。

龍蒼宇一隻手輕撫懷中女孩柔嫩的臉頰,另一隻手輕微抖動一下,在劫匪的眼裏只是自然抖動而已,可是心口卻隨着龍蒼宇不經意的動作而一陣發悶,不過隨即又恢復正常。

“算了,時間差不多了,在不走就要進市區了,也不差他們兩個。”兇惡的壯漢眼神說不出的複雜,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猥瑣傢伙對壯漢顯得很敬重,聽到他的話冷哼一聲點了點頭抓着從其他乘客身上搜集來的財物轉身走到壯漢身前,威脅司機停車兩人下車之後揚長而去。

不知是誰帶的頭,車廂裏響起了一陣咒罵聲,龍蒼宇冷哼一聲,倘若剛纔這些人擁有這個勇氣,哪怕是一人一口吐沫也把兩個劫匪淹死了,馬後炮的做法只能安慰安慰被自己的懦弱而深深刺激的心靈,沒有任何的意義。

可能是因爲剛纔的變故使得龍蒼宇和女孩的關係拉近不少,兩人天南地北的聊着,話題也漸漸多了起來,從中國傳統文化到西方現代文化,從宗教信仰到各國政局,從商界精英到影視明星,談話中龍蒼宇發現這個女孩不簡單,如果不是像自己一樣接受過全面系統化的教育,那就是擁有良好的家庭環境從小便對各個方面有所接觸,同齡人中達到這個水平的女孩猶如鳳毛麟角。

在其他人看來,這兩個金童玉女就像一對恩愛無比的小夫妻,不需要太多的點綴和修飾,簡簡單單的裝束根本無法遮擋女孩的天生麗質,更無法掩蓋龍蒼宇的優雅高貴,即使是給他們穿上乞丐服也擋不住他們從孃胎裏帶出來的優越。

女孩也在談話中漸漸瞭解這個男孩,發現他不但擁有讓人望塵莫及的智慧,更能夠給女孩帶來從未有過的安全感。

“剛纔那兩個人爲什麼要搶劫啊,難道他們不知道這是犯罪嗎?”女孩天真的問道。

在她的眼裏這個世界是充滿光明和美好的,黑暗和罪惡只是人們爲了彌補空虛而杜撰出來的影視作品,現實是不存在那些犯罪鏡頭的。

“知道爲什麼這個世界會有白天和黑夜之分嗎?”龍蒼宇淡漠的問道。

女孩好奇的搖搖頭,似乎很期待龍蒼宇的答案。

“白天代表光明,夜晚代表黑暗,倘若這個世界沒有了黑暗那光明的存在又有何意義。”龍蒼宇的眼神深沉中帶着些許黯然。

女孩似乎也被龍蒼宇突然間的憂鬱深深感染,眼神也有少許的暗淡。

“這就如同世間的好人與壞人,倘若只有好人我們是無法生存的,壞人的存在不就是爲了襯托好人的光輝嗎?如果沒有了黑暗誰知道生性貪婪的人們會不會忘記光明的存在,誰敢說不是光明有意創造了黑暗呢。”

“大哥,你剛纔爲什麼不讓我收拾那個小子啊!就他穿的那身衣服就價值好幾萬,他身上肯定有很多現金的。”猥瑣漢子似乎對錯過了龍蒼宇這個財主而感到不痛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