掐完之後,林雲娜恨恨地鬆開了手,往前緊走了幾步,突然停步轉身,右手非常自然地摘下棒球帽,左手順勢一撩垂落的秀髮……

從陸斌的角度,可以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的視線被撩起的秀髮帶動,一點點將露出的臉蛋、下頜乃至曲線優美的脖頸收入眼中,儘管有眼鏡和口罩遮擋看不見她的絕美容顏,但是只是這個動作就已經讓他心跳加速,有了反應。

好吧,學過,而且絕對是專業級沒錯了!

陸斌抬頭不敢多看,姑娘,收了神通吧,萬一真被你一個動作就刺激得支棱起來,以後還怎麼面對你啊?

林雲娜也不敢繼續下去,熙熙攘攘的行人路上開大招,也就是仗着突然沒有多少人第一時間注意,要是她敢再多嘚瑟一會兒,就算有偽裝也十有八九會被認出來!

飛快地把棒球帽重新戴好,還特意把帽檐拉低了點兒,林雲娜又跑了回來,挽上陸斌的胳膊。

「你為什麼非要挽着我啊?」陸斌有些無奈,雖然被她挽著很有虛榮感,但是這個動作是不是太親密了一點?

「大叔,你不要多想。」林雲娜拍了陸斌胳膊一下,「你就是個工具人,有你在,至少能幫我擋掉四分之一個方向的視線,說起來,大叔你要是再胖一點就好了……」

那還真是對不起喔,沒有長成你需要的模樣!陸·工具人·斌默默翻了個白眼。

本來以為工具人的真相就夠打擊人了,可是看到林雲娜拉着他前進的方向,陸斌感覺自己又中了一拳。

「我們不是要去那兒嗎?」陸斌看着那條人潮如織的街巷,一臉問號。

「當然不是啊!」林雲娜一臉奇怪,「那種地方雖然打着批發的旗號,其實還是零售那一套,價格不便宜,款式純看店主眼光,真正想買到便宜又好看的衣服,還是得去那兒……」

不去那兒你給我講解了那麼半天幹什麼啊?陸斌發現自己完全摸不清女生的思路,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

「你怎麼知道那兒能買到便宜好看的衣服?你來過這兒?」對於林雲娜認準了那棟商廈,陸斌還是有點疑問。

「這還用來過嗎?」林雲娜用「你很笨耶」的眼神兒瞥了陸斌一眼,「大叔,你沒發現嗎?那些運衣服的工人都是從那兒出來的啊!」

好吧,陸斌認輸了,在逛街的時候,每個女人都是無師自通的天才!

===

張阿水是被一陣急促的敲擊聲吵醒的,大概是睡眠被打斷的緣故,他的頭很疼,感覺整個腦袋要裂開的那種!

捏著太陽穴睜開眼睛,張阿水發現自己身處車裏,車外一個戴着眼鏡的高瘦男人正在敲着他旁邊的車窗。

眼鏡、高瘦……張阿水混沌的腦海像是被針猛地刺了一下,他想起來了,那個魂淡、那根煙,淦!

車門猛地被推開,高瘦男人猝不及防,被撞了個趔趄,他剛想發火,領口卻一下被抓住,一股大力襲來,把他按在了旁邊的車上。

警報聲響起,在安靜的地下停車場里分外刺耳。

張阿水瞪着眼上下審視,失望地發現這傢伙根本就不是迷暈他的那個魂淡,手勁放鬆了一些,問道:「什麼事?」

高瘦男人顫顫巍巍地舉起手,手裏握著一部手機:「我撿到這個,看周圍只有你在,就想問問是不是你掉的……」

張阿水眼一掃,還真是他的手機,順手搶過來,一翻過來,就見到屏幕上蛛網般的裂紋。

「淦!」一聲怒罵,高瘦男人跟着抖了一下。

「我不是罵你……」張阿水悻悻地鬆開手,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道,「謝謝啊!」

高瘦男人又抖了一下,臉都僵了,擺着手道:「不用不用!」

說着按動了手上的車鑰匙,警報聲停了,高瘦男人逃命地鑽進車裏,飛快地發動汽車,落荒而逃。

張阿水站在空下來的車位旁,左看看,右看看,不用想,保姆車沒了,人也沒了,滿腔鬱悶堵在胸口,讓他切實體會到了什麼叫心塞。

偏偏就在這時,手機響了起來。

低頭一看,果然是老闆來電,張阿水遲疑了一下,還是按下了接通鍵。

電話沒接通,張阿水不信邪地連按了好幾下,毫無反應,顯然,摔碎的觸摸屏已經失效了。

「我頂你個肺啊!」倒霉的手機又一次被狠狠摔在了地上……

。 因為安平的實力有些出乎預料,所以韓建東的想法也隨之發生改變。

而且這並不是一件小事,如果安平真的能迅速把等級提升上去的話,一個超過S級的龍族血脈,是絕對有可能對當下的各地局勢造成衝擊的!!

原本韓建東的第一要務是回來餘杭市維持穩定,並且調查影殺者的事件。

但是現在,讓安平提升實力,恐怕都要比前兩者重要的多!

所以當安平表示今天晚上他想趁著通宵練練級的時候,韓建東毫不猶豫的就答應了下來,並且表示他也會儘快回到市區為安平準備其他職業的技能書。

……

韓叔趁夜回了市區。

安平也並沒有閑着。

在短暫的休息過後,安平直接開始在暗影秘境這裏刷起怪物來。

果不其然,在韓叔離開秘境之後,這裏的怪物每一隻都可以為安平提供100多點經驗值。

安平現在的等級是26級,每提升一級所需要的經驗值是6萬,他只需要再刷六百來只怪物,就可以將等級再提升一級了。

「刷!」

暴風雨開始在暗影秘境裏徘徊。

幾乎每一次出手,都會清空十幾隻怪物的血量。

唯一有些可惜的是,這裏的地形畢竟複雜,怪物也沒有外面的河岸那邊密集。

即使經驗比外面多一些,但是通刷秘境整體下來的經驗收益,反倒是不如先前刷怪的時候了。

當然。

安平也並沒有返回河岸。

一是河岸那裏的怪物已經被安平刷了個一來一回,二是現在呆在秘境的話,除了有經驗的收益外,其他材料和裝備的收益明顯卻高了些。

最關鍵的一點,是在安平擊殺了一個副本內的小BOSS時,居然直接為安平掉落出了一個暗影元素!!

和元素之水一樣,一個暗影元素是需要100個暗影元素碎片去合成的,而且暗影元素的價格比元素之水的價格只高不低。

按照安平最開始的打算,他是想進入冰晶極地那裏去擊殺水系怪物。

但是現在,他直接就改變了策略。

與其一只只的去擊殺水元素,還不如就在這裏用暴風雨殺暗影碎片,然後再用獲得的暗影元素碎片材料去聯合商會那裏賣掉,直接換購元素元素之水!!

這樣下來,安平不僅經驗效率獲得了提升,同樣也可以很快完成自己的傳承任務!!

…….

……

【叮,您的等級提升至lv27,屬性獲得成長,力量+542,敏捷+448,體質+424,智力+498,精神+501】

整個暗影秘境大約三百多隻怪物,在刷到第二輪的時候,安平的等級便提升到了27級,還獲得了不少三十多級的E級裝備和D級裝備。

完整刷完一輪大概需要消耗一個多小時,主要是安平第一次來這個秘境對地圖不熟悉,很多地方的溶洞實在是太過於崎嶇。

不過後面熟悉了一次路線之後就輕鬆了很多,花費的時間直接就縮短到了四十分鐘。

四十分鐘能獲得三萬多的經驗值,已經算是相當不錯了。

在第四輪開始的時候,安平的等級順利的提升到了28級,升級所需要的經驗值也達到了8萬之多。

這讓安平略微有點感嘆,這也就是他能這樣迅速升級。

如果是換成其他的五人小隊,每隻怪物的經驗值平均分配下去,也就能獲得二三十點。

想要升一級的話,即使一直刷下去,也得刷上兩三天。

在第五輪的時候,安平通刷完成的時間已經達到了三十分鐘出頭,並且登上了排行榜的第十名。

第一名的時間是二十三分鐘,差距並不是很大。

而且安平的時間是通刷整個秘境的怪物。

那些沖榜的隊伍,大部分應該都是直接朝着BOSS去的。

真要算下來,如果安平想要直接強殺BOSS,整個路途所需要的時間絕對不會超過五分鐘!!!

安平這一次沒有選擇出風頭,而是決定繼續通刷怪物。

這幾天論壇已經很少談論關於龍皇的消息了,安平也覺得自己輕鬆了不少。

第一名的獎勵無非就是一個寶箱而已,並不能給安平帶來極大的提升,反而有可能導致自己再次被推上風口浪尖。

安平繼續刷著秘境。

每一次的時間都把握在了三十分鐘左右。

終於,在他快把這個秘境都要刷吐的時候,傳來了數據的提示音!

【叮,您的等級提升至lv30,屬性獲得成長,力量+511,敏捷+456,體質+422,智力+455,精神+531】

———

【姓名:安平】

【職業:無】

【等級:lv30(需要一張藍色突破卡)】

【生命值:82640】

【魔力值:83520】

【基礎攻擊:8365-11221】

【基礎防禦:1335】

【力量:8365】

【敏捷:8162】

【體質:8264】

【智力:8352】

【精神:8142】

【技能:龍族形態(SSS)】

【技能:強擊光環(B)】

【技能:炎龍拳(C)】

【……】

【血脈:龍族血脈(SSS)】

【神啟點:142023】

———

等級到達三十幾后,安平的無BUFF血量已經達到了恐怖的八萬多。

如果再算上冰霜巨龍的祝福100%屬性加成,瞬間就可以變成十六萬,甚至比這裏的BOSS血量還要高一些。

不過安平也發現了一個事情,那就是可能因為智力屬性實在是太高,他八千多智力和一萬六智力所釋放的暴風雨只有傷害值的變化,範圍並沒有再次增加。

畢竟安平現在的暴風雨技能還只是E級而已,應該是抵達E級技能的上限範圍了。

而這個時候,安平也終於裝備上了自己心心念念的冰魄之怒。

這把冰魄之怒是弓類的裝備,而且不需要箭矢,可以說是節省了安平很大一部分的工作。

而且,安平現在的基礎屬性十分的強大。

配合著這把冰魄之怒,絕對能在短時間打出極高的單體輸出。

冰魄之怒的全身是類似於冰晶的形態,在暗影之巢里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安平深吸了一口氣,先給自己補上了一個巨龍祝福效果,緊接着瞄準了前方的一個遊離的暗影行者。

他雖然沒有使用過弓箭,但此時卻有一種莫名的親切感。

「刷!!」

一道透明而又絢麗的冰晶射出,速度極快,彷彿空氣中都帶着冷意。

下一秒。

那個暗影行者的身上,直接多出了一個傷害值!!

「-20291…」

冰魄之怒本身的屬性再加上安平自身的力量屬性,直接打出了一個兩萬多的傷害數值!!!

直接秒殺!! 楊霞上車后,目瞪口呆的看着李安安,剛才李安安打人那幕她看得清清楚楚,現在無法直視她,那個溫柔如水的安安哪裏去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