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的時間,龍仁便陷入了瘋狂的修煉之中,幾乎絕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天書空間中的修煉,再加上在惡虎山寨搜刮來的一些固本培元的丹藥,龍仁的修爲每天變一個樣,丹田內的元晶體積也越來越大,幽黑的光芒也越加的明亮。

龍仁也不是把所有的時間都用來修煉,偶爾會出去做一些任務,畢竟總是修煉是一件很枯燥的事情,很快,一個月的時間就過去了,精英總榜排名戰的日子也來到了。

精英總榜排名戰,不僅關乎着在影月谷中的各種福利和地位,還關乎着進入時間玉蝶名額的搶奪的年終大比,這一日,所有想衝進精英總榜的精英弟子都活躍了起來,一個個爭先恐後的趕到了精英弟子區域的大廣場。

“還真是熱鬧。”龍仁走出房間,聽到從廣場方向傳來的喧鬧着,無奈的說道,他這裏屬於偏僻地方,這麼遠都能聽到喧鬧着,真不知道廣場那裏熱鬧成什麼樣子。

“咱們也去吧,別去晚了,把參賽的資格取消了。”龍仁對着早已等的迫不及待的徐志兩人說道。

“龍仁師弟,這麼巧,看來咱們還挺有緣分的。”龍仁前腳剛邁出院門,就見到了魅離四人在安然居走出來,剛打算裝作沒看見開溜,魅離的聲音就傳來了。

龍仁無奈的苦笑了一下,等到魅離四人走到近前,說道:“剛纔聽徐志說這一個月魅離師姐來看望我了很多次,還沒抽空去感謝一下魅離師姐的關懷之心,在這裏謝過魅離師姐了。”

這一個月中,魅離來找了他很多次,龍仁也都知道,對於這個性格有些怪異讓人難以琢磨的女人,龍仁還是敬而遠之的,每次都讓徐志說在閉關修煉中把魅離打發了。

“龍仁師弟,這一個月如此勤奮的修煉,想必修爲又提升了許多吧?”魅離把玩着手中的寶劍,含笑問道。

“笨鳥先飛,我資質愚鈍,爲了不至於被落下太遠,只能勤能補拙了。魅離師姐幾位也是去廣場的吧,正好,咱們一起走吧。”

魅離點了點頭,和龍仁並排着一起向着廣場走去。

“龍仁師弟,你知道這精英總榜排名戰意味着什麼嗎?”路上,魅離瞥了龍仁一眼,一臉正色的問道。

扭頭看了看魅離,這還是魅離頭一次如此嚴肅的和他說道,龍仁有些疑惑說道:“不就是一些福利、地位還有能否參加年終大比嗎?”

“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其實這精英總榜排名戰更多的意味着我們影月谷內門和外門的之爭。”魅離微微搖頭,說道:“年終大比,爭奪前三名,就算我們精英弟子再妖孽,也比不過那些修爲比你高很多的骨幹弟子,從來還沒有精英弟子在年終大比中取得前三,所以,這精英總榜排名戰的意味也就變了。”

龍仁瞭然的點了點頭,試探着問道:“魅離師姐的意思是?”

“現在精英總榜上的十個人,五個人是外門弟子,五個人是內門弟子,精英總榜排名戰,規則按着擂臺的方式,有守擂的,有打擂的,而守擂的就是精英總榜上的我們十個,你們這些想闖進精英總榜上的弟子,可以隨意的選擇一個擂臺打擂,打敗守擂者,你就是新的守擂着,直到沒有打擂的,那新的精英總榜上也會有你的名字,最後十個守擂者再進行排名。”

“你們只有一次打擂的機會,你的實力不弱,我希望你能爲我們外門貢獻你的一份力量,你選擇擂臺的時候,儘量選擇內門弟子守擂的擂臺,而且是越早打擂越好,然後成爲守擂者,將那些闖擂的內門弟子全部打敗,可也很好的打擊內門弟子,提高我外門弟子的氣勢。”

聽完魅離的話,龍仁哭笑不得的搖了搖頭,一個普普通通的精英弟子排名戰而已,竟然關乎這麼多的東西,讓他實在有些無語。

“怎麼,你不願意?”見龍仁搖頭,魅離柳眉一豎,語氣不善的問道。

“我雖然不太清楚誰是內門弟子誰是外門弟子,不過我知道姬無命是內門弟子,正好我和他有點恩怨,他的擂臺,我提前要了。”龍仁慢慢的說道,語氣中有一種難以言表的自信。

聽到龍仁這麼說,魅離臉上浮現了一抹笑意,伸手挽在龍仁的胳膊上,嬌軀緊緊的貼在了龍仁的身上,胳膊肘處的柔軟,讓龍仁邪火從生,連忙抽出了自己的胳膊。

“原來龍仁師弟也是有賊心沒賊膽呀,上次龍仁師弟把人家摟到懷裏恣意的輕薄,人家還以爲龍仁師弟喜歡人家呢。”魅離故意露出一臉的媚笑,咯咯笑道。

“人多眼雜的,影響不好,等哪天晚上魅離師姐空虛寂寞的時候,可以來找我。”被魅離調戲了一下,龍仁也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在魅離的耳邊說道。

魅離白了龍仁一眼,隨着周圍人漸漸的增多,魅離收拾起臉上的表情,不再言語,一臉淡漠的向着黑壓壓的廣場走去。

佔地面積很大的廣場之上,人山人海,喧鬧聲直衝雲霄,精英總榜排名戰算是影月谷不小的事情,入門弟子也允許前來觀戰,吶喊助威,所以廣場之上黑壓壓的都是人。

在廣場中間的位置,搭建起了十個兩米多高的擂臺,分別貼着一到十的數字標籤,在每個擂臺之上,都有一個氣息不弱的手拿紙筆的人站立在擂臺的一腳,他們是每個擂臺的記錄員,記錄每個擂臺的戰況。

精英總榜排名戰關乎內外門之爭,幾乎每個人都知道,因此內門弟子和外門弟子之間有着一道明顯的界限,也就是那條紅線,排名戰還沒有開始,一些內門和外門弟子就陷入了口水戰中。

各種聲音糅雜在一起,衝擊力是非常強悍的,魅離四人是外門的名人,龍仁的名聲也不弱,五人聯袂走來,頓時讓外門弟子爆發了震耳欲聾的歡呼聲,擠出了一條通道,讓一起皺着眉頭的幾人來到了人羣最前方。

他們都是喜歡安靜之人,如此嘈雜的環境,讓他們都很不習慣。

“那個就是洛天河,一年前是六重天的先天元者,現在好不清楚他的真是修爲,他本可以早就可以成爲骨幹弟子,只是不喜歡做任務,他的師傅又是長老團中的大長老,不缺修煉資源,所以成爲了精英弟子中的釘子戶。”魅離指着內門弟子最前方的一個濃眉大眼的青年說道,臉上滿是厭惡和氣憤的神色。

龍仁隨意的瞥了一眼樣貌不錯的洛天河,望着魅離說道:“怎麼,你被他調戲過?” “怎麼,你被他調戲過?”

聽到龍仁這讓她鬱悶之極和毫無根據的問話,魅離狠狠的踩了龍仁一腳,不滿的說道:“你才被他調戲過?”

“那你爲什麼見到他這麼的厭惡和氣憤,就算是競爭對手你被他打敗了也不至於這樣吧?”龍仁疑惑問道。

“去年這個時候精英總榜排名戰之上,我、唐傲、侯磊還有寇顯都敗在了他的手裏,寇顯的個性想必你也知道,戰鬥起來就是個瘋子,想要讓寇顯開口認輸,基本沒有可能,到後來寇顯都被他打的沒有人樣子了,他還不依不饒,身爲裁判的長老團也不制止,要不是我們最後把寇顯拉下來,恐怕寇顯就被他打死了。”魅離緊緊攥着拳頭,咬牙切齒的說道。

聽完魅離的話,龍仁轉過頭,唐傲、侯磊還有寇顯三人也是一副咬牙切齒的模樣望着洛天河,尤其是寇顯比較激動,手中的黑色大刀已經出鞘,要不是唐傲和侯磊按着他,恐怕他已經拔刀向着洛天河衝了過去。

越戰越勇,看到寇顯臉上毫無畏懼之色,龍仁想到了這個詞,被一個人打敗之後,而且是狠狠的羞辱打敗之後,心中竟然沒有陰影,有的只是無窮無盡的戰意,寇顯的成就不可限量,這是龍仁對寇顯的評價。

寇顯幾個人狠狠的盯着洛天河,也許是讓洛天河覺察到了,洛天河臉上帶着玩味笑意轉過身來,向着魅離幾人走來。

“魅離,真是好久不見,你還是如此的迷人。”洛天河走到魅離的面前說道,不過眼光確實瞄向了寇顯三人,嘴角玩味的笑意更加的明顯了。

魅離沒有理會洛天河,只是眼中的厭惡神色更盛,彷彿洛天河的誇獎讓她感到噁心。

“喲,寇顯師弟,別來無恙,去年真是不好意思了,把你傷的那麼重,師兄給你道歉了,不過在明天的最終排名戰中再遇到寇顯師弟,師兄我還是不會手下留情。”說是道歉,不如說是譏諷,望着寇顯鐵青的臉色,洛天河得意的笑了起來。

“洛天河,你別高興的太早。”魅離終於忍受不了洛天河的囂張,冷冷的盯着洛天河一字一頓的說道。

止住得意的笑聲,洛天河目光定格在魅離的臉上,最終嘖嘖這搖頭道:“魅離師妹,何必這麼大的火氣,小心以後嫁不出去,如果魅離師妹真的嫁不出去,可以來找師兄,師兄就勉爲其難的娶你做小妾。”

“你……”魅離氣憤至極,手中寶劍嗆啷出鞘,就欲忍不住要動手,不過被龍仁給攔下了,如果魅離真的動手了,很有可能誤傷到其他人,還有可能被取消參賽的資格。

將魅離的劍插回劍鞘中,龍仁慢慢的說道:“洛師兄說的沒錯,何必這麼大的火氣,你讓狗咬了一口,難不成還咬狗一口,那樣和狗還有什麼區別,你說對吧,洛師兄。”

洛天河神情一滯,臉色有點陰沉了下來,冷聲問道:“你是什麼人?”

“師弟名叫龍仁,以後還請洛師兄多多關照。”龍仁笑眯眯的說道。

“原來你就是前一陣子鬧的沸沸揚揚的龍仁,別以爲打敗杜偉,三番兩次的僥倖逃命就覺得天下無敵,天下沒有那麼多僥倖的事情,你也不會一直那麼幸運的。”洛天河很是不屑的說道。

不在意的一笑,龍仁說道:“這點就不勞洛師兄掛心了,這點自知之明師弟還是有的,師弟可不會像某些自大之人,拿出一些不光彩的事蹟還有臉炫耀,這種人就該拉出去侵豬籠,洛師兄,您說對嗎?”

洛天河的臉色頓時鐵青了下來,胸膛劇烈起伏着,拳頭捏的喀蹦喀蹦作響,顯示着心中的極盛的怒火,身上散發了一股強橫的氣勢。

這股氣勢,暴露了洛天河的修爲,七重天的先天元者,頓時周圍的弟子爆發出了連連驚呼聲。

聽到周圍弟子的驚呼聲,還有周圍弟子眼中的驚訝崇拜的目光,洛天河心中的得意勁立馬衝散了心中怒氣,我一個堂堂的七重天的先天元者,何必和一個小人物置氣,只需要在比賽過程中狠狠的暴打他一頓即可。

想到這,洛天河不屑的瞥了龍仁一眼,彷彿一個鬥勝的公雞般,趾高氣昂的回到了內門弟子的最前列。

修煉一途,境界越高提升的也就越慢,到先天元者這個層次,一年能提升一重天就能讓人驚呼天才,當然,這話用在龍仁的身上不成立。

魅離幾人的實力較去年相比,都提升不少,可修爲都沒有提升一重天,見到洛天河修爲竟然提升了一重天,臉上都浮現了出了氣餒無力的神色。

“七重天的先天元者而已,打敗他,也不是不無可能。”龍仁望着魅離幾人的神情說道。

“你能打敗他?”魅離有些驚奇的問道。

龍仁仔細思索了一會兒,說道:“四成把握。”

魅離頓時睜大了雙眼,他竟然說有四成的把握,就是自己對上洛天河也不敢說有四成的把握。

“大家安靜。”就在魅離想細問龍仁的時候,歐陽玉妍現身在了一號擂臺之上,蘊含後天靈氣的聲音雖然很輕柔,可卻傳入了每個人的耳朵中,整個廣場霎時間安靜的了下來。

“精英總榜排名戰的規則大家應該都知道了,本谷主也就不多說了,現在請精英總榜上的弟子按照自己的排名,選擇自己的擂臺守擂。”歐陽玉妍輕柔的聲音傳遍廣場的每一個角落。

“記住了,一定要爲我們外門弟子好好的打壓內門弟子。”再次囑託了龍仁一聲,魅離就離開人羣,縱身躍上了屬於她的二號擂臺。

待所有守擂者跳上了屬於自己的擂臺後,歐陽玉妍接着說道:“比鬥,點到爲止,切不可傷及性命,每個人只有一次的打擂的機會,選擇擂臺的時候要慎重考慮,打擂之前一定要在每個擂臺的記錄員那裏登記,同時,他們也是裁判。還有,入門弟子還有不想參與挑戰的精英弟子,站在原地觀看即可,不要亂動。”

說到這,歐陽玉妍停頓了一下,目光在人羣最前方那些想要打擂的躍躍欲試的弟子身上掃過,目光在龍仁那平靜的臉上停留了一秒鐘,而後接着宣佈道:“本谷主宣佈,精英總榜挑戰賽開始。”

慕容千柔的話音剛落,將近有一百個精英弟子向着各個擂臺分散而去。其中洛天河的擂臺前竟然沒有一個人挑戰,魅離的擂臺前停留了幾個人,全部是內門弟子,倒是寇顯的擂臺前圍繞的人最多,基本上也都是內門的弟子。

柿子都挑軟的捏,相比而言,寇顯就是那軟柿子,侯磊和唐傲見到這種情況,只能給自己的兄弟一個同情的眼神。

龍仁慢悠悠的向着八號擂臺走去,忽然間,他意識到了一個問題,擡起頭對着歐陽玉妍問道:“谷主,作爲守擂者,要接連不斷的挑戰打擂者,要是元氣消耗沒了怎麼辦?”

龍仁的話剛喊出,很多人都向他投來了白癡的目光,可想到龍仁剛剛加入到影月谷沒多長時間,也就釋然了。

“守擂者可以在記錄員那裏領到回元丹,只要覺得需要回復元氣,就可以向記錄員要取。”這個時候皇甫依依來到了龍仁的身邊,說道。

見到皇甫依依解答了龍仁的疑問,歐陽玉妍微微搖了搖頭,把目光轉向了別處。

“依依,你剛纔在哪了,我怎麼沒有見到你。”龍仁微微笑道。

“就在你後面不遠的地方,看着你爲美女出頭,想想還是算了吧,不出現在你面前了,省得惹你討厭。”皇甫依依有些吃味的說道。

看着皇甫依依吃醋的樣子,龍仁心情大好,說道:“什麼爲美女出頭,只是看不慣洛天河囂張的樣子,即便是爲美女出頭,也只爲我的依依出頭。”

“你就別貧了,趕緊去參加挑戰賽吧,對了,我父親還想知道了我們之間的事情,已經派人關注你了,你要好好的表現,只有夠出色,我父親纔會同意咱們在一起。”皇甫依依整理下龍仁的衣領,說道。

聽到皇甫依依這麼說,龍仁本打算等一會兒去挑戰姬無命,現在綜合看來,沒必要了,嗖的一下,速度開啓到極致,幾個眨眼間就衝上了八號擂臺,皇甫依依甜蜜的一笑,回到了人羣之中,一雙美眸認真的盯着龍仁的身影。

八號擂臺雖然也圍了不少的人,可大家都有觀望心理,一時間都沒有上去挑戰,擂臺上的記錄員喊了好幾次,也沒有人上場,他汪洋好歹是個骨幹弟子,竟然這麼不給他面子,這讓他很是惱火,現在見到龍仁竟然衝了上來,頓時對龍仁好感大增,說話也客氣。

“這位師弟,是內門弟子還是外門弟子,叫什麼名字?”汪洋對着龍仁客氣的問道。

“外門,龍仁。”龍仁對着汪洋抱拳行了一禮,說道。

汪洋提筆在本子上記錄下龍仁的信息,而後又對龍仁熱情的說道:“原來你就是龍仁師弟,師兄對你可是仰慕已久,你一個人聯合紅菱師妹的金晶獸就把惡跡昭彰的惡虎山寨給端了,師弟一定給師兄好好的說說,聽說你們是被陰險的馬軒……”

“師兄,師兄,改天,改天有空師弟給您好好說說,現在是闖擂的時間。”龍仁趕緊打斷汪洋的話,看汪洋說話的架勢,如果不打斷,恐怕要來個滔滔不絕了。

汪洋訕訕的一笑,也意識到現在不是講這些的時候,當下不再廢話,對着龍仁和姬無命喊道:“既然都準備好了,那就開始吧。” 上次因爲苗勇的事情,姬無命就準備和龍仁比試比試,不過被歐陽無痕和古君浩這兩個活寶給攪黃了,現在見到龍仁,說實話,姬無命心中有點拿捏不準。

龍仁這來到影月谷才一個多月,影月谷的很多事情就改變了,同時也發生了很多的事情,在黑炎虎的虎口下逃生,在馬軒父子做內應的情況下不僅沒死去,反而把惡虎山寨給滅了,儘管龍仁外傳都是非常僥倖之說,可明眼人都知道,在僥倖的背後有多麼的不僥倖。

不過,姬無命對自己有自信,這段時間經過師傅大量丹藥的扶持,他已經突破到了四重天先天元者的境界,就是龍仁被傳的再邪乎,他也不相信龍仁能打敗他。

“龍仁師弟,你不是我的對手,你還是認輸吧,這樣你輸的還體面些。”姬無命直接讓龍仁認輸。

龍仁眨了眨眼睛,說了句讓汪洋差點笑出來的話:“你出門前忘了吃藥吧。”

“既然你找死,就別怪我不客氣了,上次金晶獸打敗我師弟,讓我師弟半個月沒有下牀,正好,此次也算爲我師弟報仇。”姬無命的臉陰沉了下來,對着龍仁冷冷的說道。

對於姬無命這個超自信的傢伙,龍仁也懶得廢話,箭步上前,幽黑元氣纏繞在拳頭之上,一拳向着姬無命轟去。

本來對龍仁還有輕視之心的姬無命見到龍仁隨意揮出的一拳竟然震動的空氣都盪漾了起來,眼中閃過了一道驚駭之色,急忙調轉體內所有的元氣於雙臂之上,然後雙臂交叉在胸前,一個圓形盾牌出現在了雙臂之前。

這是姬無命的最強防禦招式,因爲他看得出來,如果以攻爲防,就算能抵擋下來,自己也要受傷,而且龍仁出手又快,高級武技施展又需要時間,綜合比較,還是完全防禦使自己受到的傷害最小。

龍仁和姬無命所在的八號擂臺算是最先打擂的,因此絕大部分人都把目光定格在了八號擂臺,見到龍仁出手,都眼睛一眨不眨的看了看在影月穀風頭正盛的龍仁的實力到底幾何。

在衆多弟子以及歐陽玉妍的注視下,龍仁的拳頭首先接觸到了姬無命的元氣盾,幽黑的元氣只是微微一抖,啪的一聲,元氣盾瞬間崩潰,緊接着龍仁這極具威勢的一拳砸在了姬無命的雙臂之上。

砰!

姬無命手臂上的元氣潰散,龍仁拳頭上的幽黑元氣侵入到姬無命的手臂之上,只見姬無命臉色一紅,喉嚨一陣抖動,緊接着姬無命就如同斷了線的風箏,空中灑落點點血花,在擂臺之上飛了下去。

靜,死一般的寂靜,竟然一招就把姬無命打的吐血掉下擂臺,這是什麼概念,現在距離龍仁打敗杜偉纔多長時間,他竟然就這麼輕鬆的解決掉了姬無命。

大家如同見到妖怪似的望着站在擂臺上眉頭微皺的少年,看那少年漆黑深邃眼睛中的神色,好似對自己這一拳的威力並不是很滿意。

掉落下擂臺之後,姬無命又是吐了一口鮮血,眼中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一招,簡簡單單的一招,連武技也沒有用,就破了自己最強的防禦,還讓自己受了內傷,這怎麼可能,這絕對不可能,他一定是作弊了……

有了這個想法,姬無命掙扎着在地上站了起來,立馬對着汪洋喊道:“裁判,他肯定是作弊了。”

汪洋也是驚詫龍仁這一拳能有如此威力,他在腦海中反覆比擬着,如果自己換做姬無命,能不能接下龍仁這一拳,可比來比去,竟然發現就算能接下,恐怕也要受點傷,如果是以攻爲守呢……

汪洋陷入自己的遐想中,絲毫沒有聽到姬無命的話。

“裁判,我是四重天的先天元者,龍仁不可能一拳就打敗我,肯定是作弊了。”見汪洋沒有理會他,姬無命擦了擦嘴角的鮮血,再次喊道。

這次姬無命把汪洋在遐想中給拉了出來,汪洋則是一點的也不樂意,很是不客氣的說道:“嚎什麼嚎,輸了就是輸了,哪有這麼多的理由,輸不起就別玩,還是回家找你娘吃奶去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