搖了搖頭,藍楓擺手道:「算了,想來這事兒你也管不了,還是等我通過四星煉器師的考核再說。」

旁人眼中尊貴無比的『三星匠師』蕭山,在藍楓看來,依舊只能算個小角『色』,瞧得蕭山略微忐忑的模樣,藍楓也沒興趣為難他,隨意地揮了揮手,轉頭對著『侍』『女』道:「勞煩你安排一下,我想快一點進行考核。」

被藍楓與蕭山之間的對話震得近乎獃滯的『侍』『女』,猶如受了驚嚇的小兔子般,嬌軀輕顫了一下,趕忙地點頭:「好的,請公子稍等,我這便去通知羅會長。」

心頭苦苦猜測著少年的身份,『侍』『女』轉過細腰,扭動著柳條般的腰肢,向著木梯走去。

餘光掃了蕭山一眼,藍楓懶得再搭理前者,雙眼一閉,靜靜地等待著。

站立在木梯台階一旁的蕭山,則是有些遲疑地望了藍楓一眼,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思慮良久之後,方才深吸一口氣,決定留下來看看。

「他真的能煉製出凡器么?」眼神有些複雜地偷偷瞟了藍楓一眼,蕭山的表情逐漸地凝重起來,作為一名三星匠師,他深深地明白,一個十八歲的四星煉器師,究竟意味著什麼,如果藍楓真的通過了四星煉器師的考核,那麼事情便大條了。

在今天以前,八大家族忌憚的是藍楓背後的那位神秘老師,而不是藍楓本人,但若是藍楓能夠通過四星煉器師的考核,那麼八大家族的全盤計劃,便不得不提前更改了。

十八歲的四星煉器師,單是想一想,便令人不寒而慄啊!

緊握了一下拳頭,蕭山默默地嘆了一聲:「紅石城,要變天了!」

不一會,上樓而去的『侍』『女』,便恭敬地領著一位頭髮『花』白的老者緩步而下,偷偷地瞥了藍楓一眼,『侍』『女』迅速地垂下頭,心頭不由暗自咋舌:「真是個可怕的天才啊!」

雖然沒有習武的天賦,亦沒有煉器的天賦,但以『侍』『女』的見識,仍舊是隱約明白,這麼年輕的四星煉器師,是何等的恐怖。

與這位少年相比,原本身份不凡的蕭山,那三星匠師的榮耀,也是無形黯然了幾分。

「羅大人。」瞧得臉皮皺巴巴的老者,蕭山頗有些恭敬地抬了抬手。

對著蕭山輕點了下腦袋,老者的目光移向緩緩睜開眼眸的少年,面龐溫和地微笑道:「老朽羅冬冥,乃紅石城煉器師公會會長,小夥子,你要進行四星煉器師職級考核?」

巨星惡少神偷妻 目光在老者『胸』前那一枚閃爍著四顆星辰的徽章上略微停了下,藍楓禮貌地抬了抬手:「是的,前輩。」

饒有興緻地打量了藍楓幾圈,瞧得少年那從容與自信地姿態,羅冬冥眼睛越來越亮,目光之中帶著一抹熾熱,好半晌,方才笑容可掬道:「想不到小小的紅石城竟也出現了一位了不得的天才,呵呵,不錯。」

「前輩過獎了。」微微一笑,藍楓謙虛地道。

「有沒有過獎,老朽心頭有數。」淡笑著擺了擺手,羅冬冥轉過身,「四星煉器師的職級考核位於三樓,你隨老朽一同上去吧。」

「等等,羅大人。」

蕭山忽然將老者喊住,瞧得老者淡淡地回頭望了過來,不由恭聲地道:「在下對藍公子神往已久,今日碰巧在此遇見藍公子,還請大人准許在下在一旁觀閱。」

「你想觀閱?」眼眉挑了挑,羅冬冥面龐上『露』出一抹略帶深意的笑容,旋即不在意地擺了下手,淡淡道:「既然想看,那便一同上去吧。」

……

三樓。

藍楓、蕭山靜靜地跟在羅冬冥身後,自走廊穿梭而過,旋即依次地邁入大廳之中。

「你們在這等會兒。」

哥哥,疼我請進來 『交』代了一句,羅冬冥緩緩轉身,回到走廊,掏出一把金屬鑰匙,打開一旁的屋子,輕步走了進去。在藍楓二人視線不及之處,琳琅滿目的煉器材料,幾乎將整個屋子都堆滿,數量之多,幾乎達到了藍楓空間指環內的煉器材料的數十倍,擁有著近乎於恐怖的價值。

任意地取了十多份煉器材料,羅冬冥鎖上房『門』,依舊是踏著緩慢的步子,穿過走廊,回到了藍楓二人所在的大廳。

將十多份種類各異的材料放置在大廳中央的承重台上,羅冬冥慢條斯理地說道:「不同於煉丹師職級考核,我們煉器師職級考核極為簡單,沒有那麼多繁瑣的程序。一會兒,你只需要在這一枚留影石的記錄下煉製出一件凡器來,便可通過考核……」

說話間,羅冬冥手掌一翻,掌心之處,憑空出現一顆鑽石般的透明石頭,石頭的表面,極為光滑,在窗戶透『射』進來的陽光下,反『射』出數十道或明或暗的光線。

「這麼簡單?」有些愕然地抬頭望了羅冬冥一眼,藍楓忍不住開口問道。

「沒錯,就這麼簡單。」淡笑著點了點頭,羅冬冥沉『吟』道:「不過,在此之前,按照慣例,我要先提醒你一句,若是你未能通過此次考核,那麼下次就得等到一年之後了。每一個煉器師,每年都只能進行一次考核。」

如此規定,不僅能夠防止一些傢伙故意『騷』擾,而且,還能夠節省許多材料。

與此同時,也是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考核的難度,杜絕某些人渾水『摸』魚的行為,提高職級徽章的含金量。

「一次定成敗么?」微微一笑,藍楓點頭道:「好的,我知道了。」

十指『交』叉,藍楓略微舒展了下身體,隨即在羅冬冥與蕭山的目光中,緩緩地走向承重台。

在承重台旁停下了腳步,藍楓抬頭望向羅冬冥,瞧著對方點頭示意了下,方才將目光移向平鋪在承重台上的十多份種類各異的煉器材料。

這十多份煉器材料,有的極為常見,譬如金剛木、『精』磷、碽石,有的也極為罕見,譬如元冥石、塔羅沙,甚至還有著一種藍楓都不知道名字的礦石。而想要在這麼多材料中,挑出合適的三種材料,極為考驗煉器師的嗅覺,一些資深煉器師,能夠通過豐富的經驗,磨練出一種可怕的嗅覺,從而根據這種嗅覺,挑選出相對契合的材料。

藍楓雖然剛踏進四星煉器師層次不久,也沒有豐富的煉器經驗,但他卻學會了凝魂虛煉與吐息鍛造法這兩『門』極為神奇的技法,憑藉著這兩『門』技法,他所挑選而出的煉器材料,甚至比那些資深的煉器師,更加『精』准。

輕輕掂量了一下一截金剛木,藍楓面帶著從容不迫的微笑,進入到入化之境的狀態。

下一刻,無數的線條,在其靈魂感知中不斷地穿梭、流動,瞬息之間,契合度最高的三種煉器材料,便是被其輕易地挑選而出。

「咦!」

嘴裡發出一道微不可察的驚咦聲,假寐的羅冬冥,忽然睜大了雙眼,略微吃驚地看著藍楓所挑選而出的三份煉器材料,眼眸之中,掠閃過一抹疑『惑』。

雖然不知道這三份煉器材料的契合度是不是這一堆煉器材料中最高的,但憑藉著多年來磨練而出的可怕嗅覺,羅冬冥卻能夠肯定,就算這三份煉器材料的契合度不是最高,也必然達到了較高的水準。 在如此短暫的時間內,挑選出契合度極高的煉器材料,絕非『巧合』二字能夠解釋得通的。

這一刻,大廳中這位年過『花』甲的老人,臉『色』不由凝重了幾分,放鬆的情緒,也是逐漸緊繃起來。

望著臉『色』微變的羅冬冥,蕭山也是眼瞳一縮,移向藍楓的目光中,帶上了幾分震驚。

「大人,藍公子挑選的材料,契合度很高?」深吸了一口涼氣,蕭山壓低了聲音,試探地問道,雖然他只是個三星匠師,但對於四星煉器師的事情,卻是頗為了解。

瞥了蕭山一眼,羅冬冥沉默了片刻,目光在承重台前佇立的少年身上停留許久,方才有些凝重地開口:「如果不是巧合,此子在挑選材料方面的本事,恐怕不會比我差。」

聞得此言,蕭山的眸子驟然一縮,複雜的眼神中,湧出幾分駭然。

絲毫不曾理會蕭山的震驚,羅冬冥眼睛緊盯著藍楓,似乎想要憑著那過人的眼力,努力地看清藍楓的底細,然而令其失望的是,藍楓給他的感覺,始終是那般的從容不迫,在其身上,隱隱透著一股來自骨子裡的自信。

目光掃了羅冬冥與蕭山一眼,漂浮在藍楓身旁的老者,『唇』角微微翹起,略微得意地笑了起來:「老夫教出來的徒弟,豈是你們這些傢伙能看得透的?」

此時的藍楓,自然不知道自己剛才的舉動,惹得大廳內的二人臉『色』悄然間發生了變化,在確定了煉器材料之後,並沒有躊躇多久,手掌對著身前這一尊不知是什麼級別的火爐的爐口,緩緩地運轉『霸火決』,一股猶如岩漿般翻滾的刺目火焰,頓時自其掌心蔓延而出,順著火爐的爐口,灌注到火爐之中。

「轟、轟、轟、轟、轟。」

冰冷的火爐,驟然受到火焰的劇烈灼燒,頓時響起了猶如雷鳴般的輕爆聲。

感受到周圍迅速擴散的灼熱氣『浪』,羅冬冥與蕭山同時臉『色』大變,臉龐之上的駭然,幾乎難以遮掩。

在那一股刺目的火焰中,他們感覺到一股強烈的威脅,陣陣的心悸,襲上心頭。

「月級後期?日級?」在他們的心頭,禁不住閃過一道荒誕的念頭。

強橫的實力,在藍楓那稚嫩的臉龐映襯下,憑添了幾分震懾之意。無論是四星煉器師,還是日級高手,在前頭加上『十八歲』三個字,都將變得不再平凡。

而二人眼中疑似四星煉器師與日級高手的少年,此時卻是全神貫注地盯著火爐,在釋放了數成的元氣之後,緩緩地停止了元氣的輸出。

待得火爐受熱片刻之後,藍楓熟練地將三份煉器材料扔進火爐中,旋即閉上雙眸,靜靜地等待起來。

約莫片刻,當火爐中傳來『啪啪』的輕爆聲,藍楓再度睜開雙眸,不徐不緩地在『胸』前結出造化入『門』印中的第一道手印,那磅礴的靈魂之力,也是朝著三十六個低等竅『穴』中的第一個竅『穴』發起了猛烈的衝擊,剎那之間,便勾動其中的神秘能量,令其順著經脈運轉,最終融入到手印之中。

子色青春 「咻。」

從結出手印,到打出這一記手印,僅僅過去了數息。

無形的能量手印,透過火爐的爐壁,準確地擊打在融合在一起的煉器材料的紋路之上。

「嗤嗤……」在一陣刺耳的雜訊中,一股散發著刺鼻氣味的廢液,自爐底緩緩排出。

聞著空氣之中傳播的刺鼻氣味,羅冬冥目光灼灼地盯著毫不費力地結出手印的少年,心底有些駭然:「好快!」

「這……怎麼可能!」蕭山也是目瞪口呆,嘴裡震驚地喃喃。

藍楓結印的動作並不熟練,甚至隱約有些生疏,但其速度,卻是快得有些驚人。

作為紅石城煉器師公會會長,以及資深的四星煉器師,羅冬冥自認無法在這般短暫的時間內結出一道手印,因為決定結印速度的,不是動作的熟練程度,而是靈魂的強弱,只有極為強大的靈魂,釋放出的磅礴的靈魂之力,才可能在極短的時間內勾動竅『穴』之中的神秘能量,從而加快手印的結成。

「這小傢伙……不簡單吶!現在看來,他的靈魂,應當比我還強大得多。有著這般底子,難怪能夠輕易挑選出契合度這麼高的材料,並且,結印的速度還如此之快!」深深地打量了藍楓幾圈,羅冬冥輕吸了一口氣,心頭忍不住暗暗地驚嘆。

這簡直就是一個天生的煉器師啊!

沒等羅冬冥與蕭山從震驚中回過神來,藍楓已經結出第二道手印,並再度打入火爐之中,讓得那覆蓋在無形的能量手印之下的融合材料,劇烈翻湧,一道道廢液,猶如受到一股無形的排斥力,朝著爐口的方向流出,而融合材料本身則是在兩道重疊的能量手印之下,一點一點地強化著。

時間在不斷地結印之間快速地流逝,羅冬冥與蕭山眼瞳微縮著,甚至有些應接不暇。

不知不覺中,藍楓便已經將三十六道手印盡數地打進火爐,凝望著火爐之中那猶如藝術品般晶瑩剔透的融合材料,清秀臉龐上浮現一抹淺淺笑意,餘光掃了不遠之處幾乎石化的二人一眼,藍楓收回目光,緩緩吐了一口氣,開始在『胸』前結出一道定型手印,磅礴的靈魂之力,則是同時朝著三十六個低等竅『穴』衝擊而去。

毫不費力地結出在別的煉器師眼中最為困難的定型手印,藍楓在羅冬冥與蕭山近乎獃滯的目光中,將定型手印打入到火爐之中。

望著毫不費力施展出定型手印的少年,即便是有著心理準備的羅冬冥,也是忍不住眼角微微『抽』搐,那捋著長長白須的手掌,僵了一下,旋即不小心撤掉一小戳鬍鬚,痛得呲牙咧嘴,一邊『抽』著冷氣,一邊『激』動地低呼道:「嘶……果然,果然……」

相對於造化入『門』印分散的三十六道手印,定型手印無疑是更加考驗靈魂強度,而眼前這一幕,也是無疑證明了藍楓擁有著極為強大的靈魂。

這一刻,羅冬冥毫不懷疑,眼前這個堪稱小怪物的天才少年,只要中途不隕落,未來必然能夠踏足六星煉器宗師的領域,甚至……

想到這裡,羅冬冥望向少年的目光,憑添了幾分熾熱與期待。

「起!」嘴裡發出一道低喝,藍楓揮動手掌,將一道氣勁打在爐蓋之上,在一道悶響聲中,爐蓋驟然間被掀起,一道散發著冰藍光暈的劍影,掠飛而出,在半空之中劃過一道優美的軌跡,最終落入到一旁的水缸之中。

隨著爐蓋的掀起與劍影的撤離,火爐之中,那散發著灼熱高溫的火焰,也是緩緩地熄滅。

震驚之中的羅冬冥與蕭山,頓時回過神來,互相對視一眼之後,二人下意識地快步走向水缸。

伴隨著溫度下降,水缸之中,翻滾的清水,逐漸地平息下來。

凝視著大半截劍身沒入水中的泛著淡藍『色』光暈的長劍,羅冬冥與蕭山眼瞳陡然縮了一下,目光死死地盯著劍身之上那幾乎並列排開的三道神秘圖紋,一抹震驚與駭然,在二人的眼眸中閃掠而過。

「嘶……三紋凡器!」拳頭陡然用力地握攏,蕭山『抽』了一口冷氣,忍不住失聲驚呼。

瞧著二人『精』彩的表情,漂浮在藍楓身旁的老者,不由淡淡一笑:「這兩個傢伙……真是有趣。」

偏頭望了望不遠之處的平桌上平放的留影石,藍楓轉身面向水缸,手掌覆蓋著一層元氣,握在仍舊滾燙的長劍劍柄之上,『嘩啦』一聲,將其輕輕地拉出水面,輕咳了一聲,最終將長劍遞給身前方的羅冬冥,提醒般地問道:「前輩,這考核,晚輩應該算是通過了吧?」

聽得少年的話語,羅冬冥緩緩地從震驚中回過神來,接過少年遞來的長劍,餘光掃過劍身之處清晰無比的三道並立的圖紋,嘴角『抽』搐了下,眼神怪異地注視了少年許久,方才苦笑道:「通過了。」

鬼妻森森 「那……徽章……」乾笑著搓了搓手,藍楓有些尷尬地看著羅冬冥。

被少年這副模樣搞得一愣,羅冬冥哭笑不得地道:「放心吧,既然你通過了四星考核,自然有資格佩戴四星徽章。」

神『色』複雜地瞟了少年一眼,羅冬冥轉過身,走向大『門』方向的平桌,將那一顆『激』活的留影石收起,旋即對著身後發愣的藍楓道:「走吧,先下去填一下檔案。」

……

片刻之後,藍楓幾人站立在一樓大廳之中,在其『胸』前,佩戴著一枚『精』致而尊貴的徽章,徽章的正面,四顆星辰般的圖案閃爍著淡淡的紫『色』光暈,邊緣之處,則是刻著『藍楓』二字,證明著這一枚徽章的擁有者。

望著少年那張稚嫩得有些過分的臉孔,以及其『胸』前佩戴的那一枚代表著四星煉器師尊貴身份的徽章,大廳之內的幾人,包括『侍』『女』在內,皆是『精』神一陣恍惚,略微失神。

「十八歲的煉器師……」腦海之中閃過這個念頭,羅冬冥幾人無一例外地陷入了沉默。

十八歲的三星匠師雖然稀少,但偌大的漢王國,還是勉強能夠找出一些人來,可是這十八歲的四星煉器師,放眼整個漢王國,也是絕無僅有,甚至,整個北州域,六大王國,恐怕也找不出第二個來。相比之下,那個疑似日級高手的身份,反倒是無足輕重了。

可以想象,當這個消息傳出去以後,整個北州域,都將引起一股劇烈的震動。

輕輕摩挲了一下『精』致的徽章,藍楓抬起頭,對著羅冬冥微笑道:「謝謝前輩!」

辛苦了這麼久,四星煉器師徽章,終於到手了。 「小兄弟,這四星煉器師徽章,希望你謹慎保管,若是不慎丟失,補辦起來頗為麻煩。。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ШЩЩ.⑦⑨XS.сОМ。」長長地呼了一口氣,羅冬冥強壓下心頭的震驚,熱切地提醒道,甚至連對藍楓的稱呼,都是在不知不覺中發生了變化。

十八歲的四星煉器師,無論他如何的熱情與恭敬,都不顯過分。

目光從『胸』前的徽章移向羅冬冥,藍楓微微點頭:「謝謝前輩提醒。」

「咳……老朽可擔不起小兄弟前輩之稱,小兄弟還是直接叫我的名字吧。」羅冬冥趕忙擺手,有些尷尬地道。

面對著一位十八歲的四星煉器師,而且還是資深的四星煉器師,他可不敢擺譜。

「呃……」瞧著羅冬冥那略帶討好的笑容,藍楓愣了愣,隱隱察覺到對方的態度變化,心頭暗自嘀咕了一聲,旋即搖頭道:「我還是叫你羅會長吧,羅會長,若沒別的事,那我就先走了?」

羅冬冥皺巴巴的臉上堆滿了笑容,熱情地道:「可以可以,小兄弟隨時都可以離開。」

對著大廳之內的三人點了點頭,藍楓微笑著轉身,抬起腳步,對著大『門』的方向緩步而去。

直到少年的身影從三人的視線中消失,三人方才慢慢地回過神來。

「羅大人,在下也告辭了。」瞧著少年離去,蕭山也是顧不得客套了,神情有些焦急地對著羅冬冥拱了拱手,便火急火燎地沖著大『門』之外的方向匆匆而去。

緩緩收斂了臉龐之上的笑容,羅冬冥轉過頭,目光落在『侍』『女』身上,頗為凝重地低聲道:「蘭諾,你立即通知一下詹副會長,讓他馬上過來見我,一刻不得耽擱。」

望著羅冬冥鄭重其事的模樣,『侍』『女』心頭微震,自她到煉器師公會以來,還從未見過羅會長這般凝重的模樣,暗自吃驚的同時,趕忙恭敬地點頭道:「是!」

沒等羅冬冥催促,『侍』『女』便自覺地轉身而去,步履匆匆,絲毫不敢耽擱。

轉眼之間,熱鬧的大廳,便再度變得空『盪』『盪』的,寂靜無聲。

會長辦公室內,羅冬冥正襟危坐,凝視著平鋪在桌面上的檔案記錄,半晌都沒有動靜,保持著同一個姿式許久,羅冬冥方才輕吐了一口氣,臉龐之上,浮上一抹期待的笑容:「這一屆煉器師青年賽,我們紅石城煉器師公會,總算出現了一個上得了檯面的天才了!」

十年一屆的煉器師青年賽,可謂是北州域最具影響力的三大賽事之一。與之並列的,還有十年一屆的煉丹師青年賽,以及五年一屆的青年天驕賽。

每一屆的煉器師青年賽,都會湧現出一大批驚『艷』絕倫的天才煉器師,受到來自各個王國的勢力,乃至北州域之外的勢力的瘋狂追捧,若是僥倖獲得哪個頂級勢力的青睞,便無異於一步登天。

雖然距離下一屆煉器師青年賽,還有著兩年之久,但各個煉器師公會,都提前準備起來。

畢竟,在煉器師公會內部,也是存在著『激』烈的競爭,若是代表紅石城煉器師公會參賽之人,在煉器師青年賽中取得較好的名次,那麼紅石城煉器師公會,也將獲得諸多好處。

藍楓的檔案原件保存在紅石城,自然也就算紅石城煉器師公會的成員,除非藍楓主動要求遷移檔案,否則,無論藍楓以後在煉器師職業上取得多大的成就,都永遠算作紅石城煉器師公會的成員。

「以藍楓的本事,五星煉器大師之下,恐怕少有人能及得上他。」羅冬冥微笑著喃喃低語:「而三十歲之下的五星煉器大師,可謂是鳳『毛』麟角,屈指可數。」

他有著強烈的信心,就算立即讓藍楓參加煉器師青年賽,想必後者,也是能夠取得極高的名次。

這個僅僅十八歲的小傢伙,給他帶來的驚喜,著實不小!

在連著數屆煉器師青年賽中處於墊底的紅石城煉器師公會,忽然出現了一個這般了不得的天才,也難怪羅冬冥會如此的興奮與『激』動,甚至於對藍楓的態度,都是熱情得有些過分。

輕輕地合上那一份記錄著藍楓信息的檔案,小心翼翼地將其收起,羅冬冥靜靜地等待著副會長詹翼的到來,如此重要之事,他可得與這位搭檔好好地籌劃一番。

……

蕭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