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個教室很靜,除了沙沙的寫字聲,其他聲音一概沒有。

奧數班是可以提前交卷的。

蘇雅先正面反面看了卷子。

大概了解了這張試卷的考題類型,這才開始答卷。

那速度超級快,基本上一分鐘一道選擇題。

約莫快/三十分鐘的時間,蘇雅的卷子已經答完三分之二了。

如果監老老師能看到她的卷子,會發現她的直線都不用尺子,一筆劃下去就是一條筆直的直線。轉一下就是一個比圓規還要圓的圓。

後面的解答題,她的一手清秀的字,看起來是那麼的賞心悅目。

等最後一道題的答案寫完。

蘇雅放下手中的筆

也沒有檢查一下卷子上的答案。

站起來,就交卷了。

奧數班交卷的和普通考試不一樣。

需要把試卷給監考老師就可以了。

蘇雅交完卷,老師檢查的基本信息,就讓她離開了。

剛才她起身的動作,驚到全班的同學。

他們還是第一次看有人剛開考半個小時就交卷的人。

就連他們一向的第一的晏景清也從來沒有這麼早交考試試卷,每次都要差不多一個小時才交的。

不過這也很讓奧數班的同學們震憾了。

沒想到,還有比他更狠的。

不過奧數班的同學一直是,一心只讀勝賢書,兩耳不聞窗外事。

他們並不知道剛才離開的考生在外邊那是已經被傳成神一樣的存在。

晏景清做完了試卷,正發檢查,已經檢查完一次了。

並沒有什麼錯誤。

看著蘇雅第一個離開。

所以晏景清也坐不住了。

也交卷離開。

這下,還在答卷的同學們更加待不住了,心也亂了。

都是一個班的,怎麼就相差那麼多呢。

奧數班不比普通班,那都是有數學天分的人。

幾乎人人都是天之嬌子。

這一下,兩個提交交卷的人讓他們的心都亂了。

原本還胸有成竹,還覺得有握的人,突然間腦里一片空白。

卷上的題竟然想不起怎麼寫了。

受影響最嚴重的是吳倩,她一直奧數班裡的第三名,第一名是晏景清,第二名顧馨月,不過前段時間顧馨月出國交流,所以吳倩便成了第二名。

整個奧數班只有前六名同學可以參加最後的國家級奧數比賽。然後再從全國的人選裡面,選出最厲害的6名選手,參加國際數學奧林匹克竟賽。簡稱IMO。

經過這幾個月的學習,吳倩是可以參加的最後的國家比賽的。

可是沒想到,這次考試讓她的心亂了。

腦子裡瞬間一片空白。

試卷上寫的什麼都似乎不認識了。

等到可以交卷了,她才發現還有一道大題沒有寫。

最後急匆匆的隨便寫了一下,勉強交卷。

可是她也知道這次的考試被她考砸了。

都怪那個提前交卷的人。

就是因為她,自己的腦子才會亂掉了。

他們班一直有一個同學沒有來。

難不成那個人就是沒來的同學? 第二日,連伊不知道如何面對江若東,早早起來做飯菜,一進廚房就不出來。

江若東醒來後主動過去膩歪,隨彼此之間沒有說話,但是氣氛反而沒有之前尷尬。

氣氛融洽后,江若東還是跟以前一樣,寫小說,綵排,晚上去連伊的房間睡。

連伊真正體驗到,才知道之前女兒絕不是炫耀才做出那樣的行為,而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原因。

連伊又開始煲補湯了,給她自己跟江若東喝。

江若東不讓她做保護的措施,她拗不過只能聽江若東的話。

28號正式錄製,江若東見到了不少明星。

越是火的明星,反而越沒有架子,有架子的都是一些突然爆火的明星,或者火不長久的明星。

江若東在錄製空閑之餘認識了個香江的明星,可惜樂哥跟星爺都不可能參加這樣的活動,不然見到喜歡的偶像那就更開心了。

「東弟,你答應我的,很快寫歌給我,不許反悔哈!」

江若東還在這裏認識了颯姐,這個時候的她很火,確切的說是她的歌很火,而且這個時候的她還是被人吐槽為「神婆」的裝扮。

「當然不會反悔了,颯姐,我可是你的粉絲,最喜歡聽你的歌了,而且我早就給你寫好了歌,只是不知道怎麼聯繫你,如果你這幾天有空的話,我可以跟你說一下新歌的事情。」

颯姐很忙,她是玉樹那邊趕過來的,如果沒重要的事情,她錄完節目還得回玉樹做公益。

「寫好了?那我再忙也要抽出時間來,一會錄製完節目東弟你有事嗎?我現在就已經迫不及待想看看你給我寫的新歌了。」

在顏芊芊跟楊麗瑩的歌還沒有發佈之前,颯姐就聽過江若東的歌,她很喜歡,只是這些歌都不是她的類型,後來聽了江若東給兩位女新人寫的歌,就有了找江若東給她寫歌的想法。

現在遇到了,江若東還很喜歡她,說是她的粉絲,這真是來上京的最大意外驚喜,以至於她說話的方式都跟以前大不相同。

颯姐這人是很有個性的,喜歡獨自沉浸於自己理解的音樂世界了,可今天這麼熱情的跟江若東打招呼,就是覺得江若東有才,想跟江若東交朋友。

「我就一閑人,錄完節目后的幾天都有空,颯姐可以隨時來找我。」

江若東一直都「有」準備好的歌,就看他有沒有心情想要「寫」出來了。

颯姐演唱的是她最火的一首歌《萬物生》,江若東要給她「寫」的是那首他最喜歡的《左手指月》,如果還有時間的話加上《不染》。

節目的錄製還算成功,其他的明星錄製完就離開了,颯姐要跟江若東說一下新歌的事情,跟她的經紀人留下來等江若東。

突破了暗勁之後,江若東的高音領域上了大大一個台階,唱《左手指月》這首歌完全沒有問題。

時間倉促,江若東先把歌詞抄了下來,然後唱了兩遍給她聽,颯姐有隨手帶錄音筆的習慣,把跟江若東的全程談話都錄了下來。

這樣也免了江若東譜曲的功夫,雖然江若東現在不靠軟件,也能自己譜曲了。

颯姐她們本來是今晚凌晨的飛機,因為江若東給她寫歌的事情,推遲到了明天晚上,約好了明天上午見面的時間,就各自開車離開。

「這個江若東倒挺有意思的,小颯,他跟你說過寫歌報酬的事情嗎?」

如果不是在錄製節目現場見到的江若東,他早把對方當做腦殘粉,根本不會讓颯姐讓他再見面。

「他沒有主動提過,別管這個了,我可是聽說我這個新認的弟弟很有錢,或許他根本不把這些小錢放在眼裏。」

颯姐從網上了解過江若東的一些信息,都是正面的新聞,而且身家成迷,千萬起步,至於是幾千萬或者上億就不清楚了。

江若東回到家的時候已經很晚了,連伊還沒有睡,在等著江若東。

第二天,江若東被手機鈴聲吵醒,是颯姐打過來了的,昨晚她幾乎沒睡,一直在琢磨著江若東給她寫的歌,越琢磨越興奮,這首歌簡直就是為她量身打造的,太適合她了,而且她太喜歡了,所以一大早就忍不住給江若東打電話,要見面詳談歌的事情。

「誰給你打電話?」

連伊好奇的問道。

「一個女歌星,昨晚在電視台錄製節目認識的,唱歌挺好聽的,不過應該不是你喜歡聽的類型。」

江若東起床穿衣服,準備出去跟她見面。

颯姐直接約江若東在一個高級的錄音棚見面,她現在就迫不及待的想把這首歌學會,然後錄下來。

錄歌期間,颯姐主動跟江若東說起歌報酬的事情。

「颯姐,真不用,這首歌的所有版權就歸你了,你要過意不去,就把給我的錢捐贈出去吧,颯姐不是在做公益活動嗎?就當是我的一點心意。」

一首歌整整錄製了一個白天的時間,終於在夜晚來臨的時候錄製成功,也就是颯姐的音樂功底紮實,加上江若東的指點,不然要想錄製好這首歌,沒有個三四天很難。

趁熱打鐵,江若東把《不染》這首歌也順帶簡單錄製下來交給她。

「謝謝你,東弟,以後你就是我親弟弟,有什麼事需要姐幫忙,隨時給我打電話。」

颯姐對於江若東的感激之情無以言表。

「颯姐才把我當親弟嗎?可我早已經把颯姐當親姐姐了。」

江若東開玩笑說道。

一會她還要趕飛機,去大酒店吃一頓好好慶祝的想法是不能實現了,就在錄音棚里簡單的吃了一頓。

颯姐對於江若東有一種相見恨晚的感覺,下次見面也不知道什麼時候了。

江若東送颯姐到機場,看到她搭乘的航班起飛了才離開。

卿曼蓮他們要後天才上來,江若東打算明天在家宅一天,這麼冷的天,沒事是真心不想出來。

連伊的心情越來越不安,她不知道怎麼跟自己的女兒說跟江若東的事情。

「別擔心,我會處理好的。」

江若東安慰道。

江若東心裏也沒底,卿曼蓮知道後會有什麼反應,如果她生氣,要怎麼辦?甚至,如果她要江若東二選一,又怎麼辦?

這些江若東都沒有應對的措施。

江若東渣這是無法改變的事實,她們都知道,但是江若東想當渣男里負責人的男人,不想身邊的女人們受到傷害,她們之中的任何一個,江若東都想好好照顧,想給她們幸福,而且江若東也有能力有資本讓她們過上富裕的生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