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不正說到這裡有點心虛,但又不像是加入神國島的人,只是緊張兮兮的張望一番之後,便微微一笑釋然表情。

古朋等人自然了解方不正的品行,因此開門見山道:「老前輩,您不會是偷了神國島的什麼寶貝吧?」

「呸……我才沒有!」方不正正視古朋:「小子,讓我留在宗門等你,究竟所為何事速速說來,聽完了,老頭子我還要出去辦正經事呢!」

……

感謝大家打賞月票推薦票支持!!! 魔族,水魔皇宮殿內。

水魔皇身居首座,旁邊則是坐著周武,但是在場人明顯對周武更加恭敬一些。

下方端坐著十名通玄境強者,其中竟然還有九頭蛇妖王,此妖明顯對水魔皇頗為不屑,兩個大佬似乎有些不太和睦,但卻都是九頭蛇一族。

這十名頂級強者,分別是水魔皇,以及兩位水魔族強者,加上九頭妖王與兩名手下,這便是六名通玄境強者。

當腰還有周武、周明軒、一名實力強大的魂族通玄境強者,最後一名通玄境強者,是一名身穿黑袍的青年。

此名青年臉若寒霜萬年不化,雖然剛剛進階通玄境不久,但在場眾人都不敢小覷。

因此人曾經沒進階時候,就能抵抗住普通的通玄境強者幾次攻擊,如今進階之後,一身實力更是暴漲恐怖無比。

即便是坐在下方一言不發,但是其身上依舊散發出淡淡的煞氣,也不知道是殘殺了多少生靈,才能夠凝聚出這般震懾人心的煞氣。

若是古朋在此,定然是一眼就能驚訝的認出,此人……正是小閻王古羅修!

「還沒查出那些人的下落?」周武看了一眼水魔皇,雖然語氣平淡,不過臉上卻有些不悅。

「太子殿下!」水魔皇身為一名皇者,但是面對周武卻滿臉恭敬,因為他知道,只要不出意外,這個周武太子,將來很可能成為神國島的主人。

「太子殿下,我們找了塊兩個月,依舊沒有那些人的消息,想必,他們已經離開了魔族!」水魔皇臉色一正的回答道。

「哼,沒用的東西!」周武臉色不悅:「讓你阻攔住他們,你竟然臨陣脫逃?」

「太子殿下息怒!」水魔皇嚇得臉色一變:「當時他們逃出大陣,我們兩個人,如何攔得住十多名通玄境強者攻擊?」

「十多名通玄境強者……」周武深吸口氣:「上次我明明見到他們不過十人,如今怎麼這麼多通玄境強者?

不過要是真有那些人數,怎麼還會留著你們兩個水魔的性命?難道他們提前就知道我們要來圍攻他們不成?因此著急離開此地?」

「這個就不知道了!」水魔皇回憶道:「當初看他們都受傷不輕,甚至還折損了一名通玄境強者,不,是折損兩名強者,可能是他們傷勢太重所以著急離開?」

「哼!」周武不想在議論此事:「明軒,給人族鬼君子傳信,讓他加大力度查查古朋他們的下落。」

「是!」周明軒點了點頭:「要不要我和古羅修回去一趟?」

「不必了,過幾天再找不到古朋他們,我們會一起回去的,況且他們人數也不少,我們現在低估了他們,所以帶來的人,還不足以對付他們!」周武越想越心驚,這古朋他們究竟有多少修鍊資源與通玄丹?

「太子殿下!」古羅修忽然站起來:「以我對古朋他們的了解,現在他們恐怕早就離開魔族,回到人族安全處養傷,我們不如帶著這裡所有人,立刻前往人族匯合其他人早作打算!」

周武深深的看了古羅修一眼,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嗯,不錯,不枉費本太子帶你回神國島,助你進階通玄之境,只要你好好為我神國出力,將來的好處絕對不斷!」

「謹遵太子殿下教誨,當年古家也有對不起我的地方,羅修一定全力配合明元殿,輔助太子殿下剷除所有古家之人!」古羅修煞氣一閃,整個大殿都感覺到一陣寒芒。

周武微微一笑:「你不用對古家有那麼大的怒火,而且我們的敵人不光是古家,還有本土聖者培養的那些後人,你要記得這一點!」

「明白!」古羅修臉色一正。

周武哈哈一笑:「哈哈,他古朋那裡有我周氏周順,而我這裡又有他古家的羅修,真是造化弄人,好,那就按照羅修的主意,我們立刻動身回到人族,匯合其他人尋找古朋他們的下落!」

「好,我這就去安排一下。」水魔皇說完話,便離開了大殿,在場眾人則是閑聊起來!

……

「有話說有屁放,老子沒空在這和你們閑扯淡,我還要出去四處雲遊尋找天才地寶!」

方不正看了眼古朋,尤其聽見他們說自己四處偷雞摸狗嗎,就有些不爽的表情露出來。

而眾人也明白他口中的雲遊尋找寶物,說不上是去哪裡坑蒙拐騙!

「老前輩也知道神國島的實力恐怖之處?」古朋問了一句。

方不正點頭道:「當然,現在他們在九陽界各個勢力周旋打交道,很多人都知道這個勢力,莫非你們在某個封閉空間呆久了?還有,以後大家都是同階平輩相稱便好。」

古朋點了點頭:「這些外界的事,我們還真是不太清楚,方道友,既然你也知道神國島可怕的實力,也知道他們對九陽界的圖謀,難道不擔心九陽界被他們掌控?」

「世間萬物都有自然運轉之道與規律,誰主臣服與我等無關,就算神國島霸佔整個九陽界,卻也不可能屠盡各族,大不了做個主宰罷了,就如當年九陽宮一樣!」方不正倒是看得開,完全不在意這些事。

一時間古朋等人有些無語,沉默片刻后,古朋緩緩開口道:「如果說,神國島將會接引上界聖人,最終導致九陽界被滅,不知方道友是否還會如此冷靜?」

「接引上界聖人?」方不正先是一愣,隨後哈哈大笑:「他們能有那麼大的本事?還接引聖人下界?再說聖人為何滅掉九陽界?」

「因為外界聖人與本土聖人有仇,一旦下界將生靈塗炭,他們的目的是洪荒之門!」古朋又將當年慘事大概講述一遍,方不正聽得眉頭直皺。

「這麼嚴重?」方不正吸了口氣,一臉正義的說道:「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作為本土人族勢力,神國島又是野心勃勃,我們定然要……明哲保身!」

「噗……」

眾人險些將嘴裡的茶水噴出去,古朋更是哭笑不得。

方不正乾咳道:「你都說了,神國島勢力那麼大,我們怎麼可能斗得過他們?算了算了,你們打吧,我們明哲保身,可不能牽連到整個宗門,讓這些徒子徒孫慘死在戰亂之下,我簡直就是罪過,對不起老祖啊,反正我們青道宗一向不理會世事。」

古朋剛要說話,清道子卻是開口道:「古朋前輩,你應該明白老祖的心意了吧?不是我們不想幫你們,而是……%神國島實力太強,你們能躲,而我們宗門往哪裡躲?我們也不是自私,只是為了自保為了保護門中弟子而已!」

古朋點了點頭,最終無奈的問道:「那你們可會幫助神國島?」

「當然不會。」清道子直接表態。

「既然如此,那就告辭了,希望借用你們的傳送陣一下,我們去一趟九陽宮!」古朋拱了拱手站起身,對於他們的選擇也無可厚非,總不能強求他們就是了,最後眾人使用傳送陣法,來到了九陽宮尋找蕭鼎!

……

感謝大家打賞月票推薦票支持!!! 九陽宮山門內,蕭鼎身據主座,古朋等十五名通玄境坐在下方!

這一刻的蕭鼎,感覺到不小的壓力,萬萬沒有料到,古朋等人潛力如此恐怖,短短時間竟然擁有了這樣的勢力。

那時候萬一和明元殿輔助神國島,恐怕這一刻就會被古朋他們幹掉,可如果輔助古朋,也可能明天就被神國島幹掉。

兩個龐然大物,哪一方都沒人願意得罪,也沒有人敢得罪古朋和神國島任何一方。

古朋將對方不正說的那些話,動之以情曉之以理的說了一遍,蕭鼎聽得眉頭緊皺,沒想到勢態如此嚴重,竟然涉及到九陽界所有生靈。

「既然勢態如此嚴重!」蕭鼎臉色一正:「所以……就算我九陽宮出手也於事無補啊,我看就算了,我們不參與此事了,多一個勢力少我們一個勢力都沒什麼!」

古朋大概猜到了蕭鼎的做法,因此最後問道:「蕭掌門,你們可會與神國島合作?」

「當然不會!」蕭鼎斬釘截鐵,誰願意得罪眼前十多名通玄境強者?

「那好,我們就先告辭了!」古朋說完話,眾人借用傳送陣橫跨幾州,最後來到一個全是凡人的小山村。

這個小山村看起來平平無奇,神魂之力掃視之下,竟然沒有任何修鍊者氣息波動,整個村子也不過百戶人家,在場之人的神魂之力完全可以籠罩整個村莊。

古朋有些疑惑道:「蕭寒,你確定敕令盟的盟主,就在這裡隱居?」

「不錯!」蕭寒身為青龍使者,卻也沒有見過盟主的廬山真面目,不過卻知道盟主隱居此地,但任何一位使者,都不敢來這裡打擾盟主清修。

但是現在蕭寒也有些疑惑,莫非盟主在此地清修是假的?否則為何沒感覺到任何守衛?連一個修聖者氣息波動都沒有。

眾人疑惑之間,乾殤忽然神色一動:「咦?這裡竟然有淡淡的禁制波動!」

「哦?在哪裡?」古朋等人雖然神魂不弱,但是對於禁制波動,卻不如乾殤那麼敏感。

一個看似普通的小村子,竟然有禁制出現,那麼就很可能這裡有修聖者存在過。

「籠罩整個小村子,具體還看不出來,此陣法禁制波動極其玄妙……」乾殤都感覺到棘手,在場眾人更是只能望而興嘆了。

古朋沉吟片刻,點頭道:「好,我們下去看看!」

眾人在半空緩緩落在地面,隨後如凡人般走進村莊,街道上有些樸實的村民來來往往,有些小商販在街邊叫賣著什麼。

古朋一行十五人,頓時引來了村民們的目光,畢竟這些人氣勢非凡,穿的也非村民打扮,一看就是有錢人。

平凡的小山村,何時來過這些大人物?就連小商販都不停的吆喝,希望古朋他們這些富人,能光顧他們的地攤。

「大爺,買一支珠花吧?送女朋友再合適不過了!」一個衣服打著補丁的老者,眼珠子滴溜溜亂轉攔住古朋他們。

「好!」古朋隨意的買了一支,拿出了一錠銀子,沒等老者反應過來就走開了。

雖然沒看得上這隻珠花,但是古朋看那老者有些可憐,所以幫他一下而已。

「熱乎乎的粥啊,喝上一口才有力氣幹活!」一個身材健壯,穿著一身藍色布衫的中年男子,賣力的叫賣著。

有幾個小乞丐,在他那裡似乎免費的吃喝,這中年男子憨厚的笑了笑,又給小乞丐加了一碗。

古朋就因為此人心善多看了一眼,就被中年男子攔住,他憨厚一笑:「嘿嘿,各位大爺,來碗粥吧,這樣才有力氣趕路啊,我的粥可是村裡一絕,要不要嘗嘗?」

古朋等人無奈一笑,最後點了點頭,正好有些事情可以問他。

眾人落座,十五碗熱粥很快端上來了,中年男子弓著身一笑:「各位爺,一看就不是本地人啊,這是要去哪裡啊?再往前走,可是有一片林子,那裡有猛獸出沒很危險的。」

中年一臉憨厚,但表情卻頗為恐懼,好像那林中猛獸他見識過一樣。

「你去過?那裡可有修……」古朋剛要說修聖者,但覺得他們似乎不一定知道修聖者存在:「那裡可有很厲害的特殊人類?」

憨厚中年先是一愣,隨後疑惑的看著古朋:「那裡猛獸出沒,誰敢去送死?怎麼會有人類?你們不會真的想去那裡吧?那裡太危險了,猛獸吃了村裡好幾個樵夫!」

「哦?」乾殤嘴角一揚:「或許,那位盟主大人就在那林中!」

眾人聞言點了點頭,看來他在林中清修,不被任何人打擾,倒是一件不錯的事。

古朋喝了一口熱粥,隨後微笑道:「多謝了,對了,這村子,可有其他單獨的陌生人來過?」

中年壯漢撓了撓頭:「嗯,偶爾倒是有一些和你們一樣路過的人。」

「我的意思是指,不是你們村的陌生人,卻經常在這村裡出現。」古朋追問道。

「不是村裡人?」壯漢皺了皺眉:「那個賣珠花的王伯,就不是村裡人,不過他每個月都會在這裡住幾天。」

「哦?」古朋先是一愣,隨後疑惑的打量起了之前賣給他珠花的老頭,但是無論怎麼看,那老頭都是普普通通,沒有任何修聖者的氣息波動。

「龍坤,可能看出什麼端倪?」古朋與聖體融合的還不如向宇那般契合,因此還發揮不出聖體太多力量,神魂之力無法利用聖體之力擴散太遠,幾乎和正常通玄境一樣。

龍坤身為魂族,自然有一些秘術,可是觀察片刻,也是搖了搖頭。

「有些意思。」古朋笑了笑,但不敢確定這老頭是不是修聖者。

「有辦法,我去試試!」關運昌喝掉熱粥,起身離開座位,來到老者面前後微微一笑:「老人家,你不是村裡人?」

「嗯?」賣珠花的老頭微微一愣:「對啊,怎麼了?我就是每個月來這裡賣點珠花,賺點銀子給娃討老婆!」

「是嗎?」關運昌雙目一眯,單手一掌急速轟出,空氣中甚至傳出音爆之聲。

那老頭見狀臉色一變,但是明顯笨拙的無法躲閃,甚至連慘叫都未發出,就被關運昌擊飛五六丈遠,最後老頭口吐鮮血昏倒在地,古朋等人皆是一愣:「真是普通人?」

……

感謝大家打賞月票推薦票支持!!! 「殺人啦……」

中年壯漢嚇得嗷嗷怪叫,四周眾人也是臉色發白,看著關運昌和古朋等人,如同見到惡魔一樣。

一拳將人轟飛五六丈遠,這絕對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就算普通的武者,也很難做到如此風淡雲輕。

這……還是人嗎?

村民們驚慌失措的四處躲藏,就連賣粥的憨厚壯漢,也是急忙拉著幾個小乞丐跑到牆角,生怕這些惡魔暴起殺人。

「咳咳,你下手重了一些!」古朋有些無奈的看了一眼關運昌,幸好古朋感覺到對方沒死,只是暈過去而已。

「我有分寸,不會殺人的,不過他確實不是修聖者,我這裡有丹藥,會讓他快速恢復,且增加幾年壽元,算是對他的補償吧!」關運昌說完話,來到老者面前給他服下丹藥。

「我們去那片林子看看!」古朋站起身,帶著眾人朝村外走去,關運昌把老頭救醒之後也跟了上來。

刷的一下。

毫無徵兆之間,古朋手持斷魔刃煞氣凜然,猛然間斬向剛剛醒過來的老者,看那氣勢簡直就是一擊必殺!

「你幹什麼?」關運昌微微一愣,剛要阻止已經來不及,因為他已經看出這老頭就是普通人,古朋這一招又快又猛,根本沒有絲毫留手,看起來那老者必死無疑。

嘭的一聲巨響。

就在古朋斷魔刃斬在老者頭頂尺許距離之際,讓所有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現了。

老者雙肩一晃,一面盾牌忽然出現身前,將斷魔刃擋了下來,但老者也是臉色一白的蹬蹬蹬倒退數步。

「什麼?」關運昌臉色一變:「五脈通玄之境?」

「哼!」老頭子冷哼一聲:「閣下果然心狠手辣,為了驗證我的身份,你竟然連一個普通人都不放過,我若不是修聖者,這一擊必死無疑!」

關運昌等人聞言,也覺得古朋有些冒失,畢竟為了驗證身份而失手幹掉一個普通人,實在是有些過分了!

而古朋卻是嘴角一揚,雙目微眯的說道:「普通人?哼,被通玄境一擊打飛,甚至重創昏迷吐血都很正常,不得不佩服你的演技,但是一個普通人承受如此巨力,胸骨竟安然無恙,你說,我如何把你當成普通人?」

「哦?」老者先是一愣,隨後冷笑道:「閣下心思還真是細膩。」

「過獎了。」古朋也笑了:「所以我若不是發出必死一擊,恐怕你即便承受被打受傷,也不會反抗,因為你知道關運昌那樣的力量殺不死你,而我的必殺一擊你就不敢在隱藏了!」

老頭子皺了皺眉:「廢話少說,你們有什麼事?你們又是什麼人?」

「閣下應該就是敕令盟的盟主了吧?」古朋微微一笑:「不知我們能否談談,此事有關九陽界將來格局變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