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昊天望著一張張看到他出現而浮現釋然寬笑的臉龐,他感覺到了大家的關心,內心暖意盎然。

"大家都知道了,我不是楊炎,我是方昊天。"方昊天目光緩緩掃視,然後當著眾人的面臉龐變化,變成了本來的面目,聲音傳遞而道:"真正的楊炎過一段時間會回來。我冒充他,是我對不起他,也欺騙了大家,請大家原諒。"

此時的幽血門,還有誰會怪他?

現在幽血門不知道有多少弟子羨慕楊炎,為什麼方昊天冒充的不是自已呢?

雖說楊炎不會因為方昊天的冒充而實力變強大,但現在誰不知道楊炎這個名字?

只是其他人想到的是這點,但何固,嚴武和夏平樂卻是想到他們的兄弟楊炎則將回來而高興。

同時也想到,方昊天能傳授他們三個高明的武學,相信方昊天也會給楊炎補償,傳授的武學也許比傳給他們的還要強大。

不管怎麼樣,現在楊炎是楊炎,方昊天是方昊天,兩者不再是一個人,而是兩個人。

方昊天沒事,大家終於放心了。

半個時辰后,一眾弟子散開。

方昊天跟楚奪命等人就在醫殿的大廳說了一會話后便帶著赤霞軍離開了幽血門。

離開時,從幽血門帶走的人仍然是一千之數。原定的人當中,在這一次的大戰中死傷的由其他的人補上。

本來幽血門受此重創,方昊天已經不好意思再要人了。

但楚奪命,巫陽子和巫九堅持派人。

現在幽血門對魔族的仇恨,比任何一個宗門都要深。

這一千人,便是帶著幽血門所有人對魔族的恨意,代表幽血門對魔族的報復而加入赤霞軍。

幽血門一眾高層親自送出山門,送到山下。

相送的人當中也有何固,嚴武和夏平樂。

若論地位,他們三人是沒資格跟楚奪命他們一起送人的,但他們跟方昊天的關係不一樣,是方昊天的兄弟,所以楚奪命默認他們跟著下來。

也許因為方昊天的關係,再加上方昊天傳給他們的高明武學,不久的將來他們真的會成為幽血門的高層,幽血門的核心高手。

方昊天與何固三人在一旁低聲說了好一會話,然後何固三人一臉喜笑。

赤霞軍離開了幽血門。

進入錢塘城後方昊天不再進城主府,帶著赤霞軍直奔碼頭。

何斌父子以及錢塘城一些重要的高手人物已經在碼頭候著,自又是一陣寒暄后赤霞軍才上船離開。

待離開碼頭三里左右,方昊天悄然離船,返回錢塘城。

在他離開時,青丙忍不住問虛夜月,為什麼不將青梧山的情況告訴方昊天。

在青丙看來,方昊天為了幽血門一個小弟子而耽誤前往青梧山的大事實為不值。

但了解方昊天的虛夜月卻認為這沒有什麼值不值。

如果方昊天不去雪老城,內心定不通達,這是她不願意看到的。

任何讓方昊天不開心的事她都不想做。

而且她認為方昊天去雪老城實際上也不會耽誤赤霞軍前往青梧山的時間。

以方昊天的速度,往返雪老城並不需要多少時間,至少能在赤霞軍進入青梧山轄區之前回來。

等方昊天到達錢塘城的北門口時,何固三人已經在等著了。

"方總堂主。"

看到方昊天,何固三人都開心的迎上。

"我們是兄弟,叫名字吧。"方昊天笑道:"其實我的歲數都比你們小,你們叫我的名字就好。"

"這個……"

何固三人有點遲疑,但這些天的接觸也知道方昊天是不擺架子的人,是真心當他們是兄弟,於是三人稍後也坦然的叫方昊天的名字。

一會,方昊天讓何固三人進入虛元珠中,然後朝雪老城的方向飛掠而去。

本來去見楊炎是一件小事,但方昊天需要親自到來才能解開楊炎的靈魂控制。

方昊天全速飛掠,也不需要再隱藏什麼行蹤,所以很快就到達雪老城。

他並沒有驚動雪老城的那些熟人,通過他現在更加強大的感應力,他很快就找到楊炎。

當楊炎清醒過來時,覺得自已就是做了一場大夢。

楊炎得知一切緣由后並沒有怪方昊天,反而對方昊天替他報仇而感激不盡。

方昊天真如何固三人所料一樣,也傳給了楊炎高明的武學。

完了后,方昊天帶他們四人回到幽血門山門才離開。

了了這事,方量天感覺輕鬆了許多。

當他冒充楊炎的那一刻起便是跟楊炎有了因,現在讓楊炎恢復如常,便是了了果。

嗖!

方昊天速度如電。

果如虛夜月所料,方昊天回到,赤霞軍距離青梧山轄區還有近百里的距離,並沒有進入青梧山轄區。

方昊天既然回來,青梧山的情況也應該讓他知道了。

"什麼?"

方昊天臉色劇變。

青梧山那邊在前不久,誅魔聯軍連吃敗仗,損失至少三十萬人以上,慘重無比。

"具體情況我也不是很清楚。"虛夜月說道:"但現在形勢對聯軍很不利,我們需要儘快到達。"

"下令全速開進。"方昊天有點急了,"不行,我需要先去青梧山才行。聯軍吃這麼大的敗仗,肯定是方威搞的鬼。"

"你不能離開。"虛夜月趕緊阻止:"現在已經接近青梧山轄區,方威也許已經知道我們來了,說不定會有針對赤霞軍的行動。"

"方威!"

方昊天咬牙切齒。

對這個行事不擇手段,出賣人族甘心與魔為伍的堂哥,他真的沒有半點的兄弟之情了。

但虛夜月的擔心不是沒有理由,說不定方威真會有什麼大動作。

他若不在軍中,萬一出現大量的高手突襲,赤霞軍將會有大損失。

虛夜月說道:"再忍耐點時間。很快就能到達百獻鎮碼頭。"等到了百獻鎮便是正式進入青梧山轄區。

方昊天點頭。

"昊天。"虛夜月突然提議:"趁著還有點時間,我覺得你應該試試煉化虛元珠。如果能開闢出大空間,我們對付魔軍將會有大用。"

"嗯。 寵妻無度:黎少的蜜愛嬌妻 "方昊天點頭道:"反正這幾天沒事,我試試……說著就將虛元珠拿出來。

現在虛元珠中的人都已經全部安插到赤霞軍中。

"當初大哥說過此珠是一件了不起的空間寶物,但他修為所限不能開闢更大的空間,現在我的魂武已經是天人境,應該有所收穫。"

方昊天跟著傳音給青衣三衛,讓他們進來。

等青衣三衛進來后,方昊天吩咐他們從現在開始不得離開虛夜月身邊半步。

青衣三衛雖然不知道什麼原因,但他們沒有問,當則應諾。

"咻!"

方昊天突然在房間中消失,虛元珠在空中慢慢的落下來。

青衣三衛怔了怔,跟著明白方昊天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吩咐了。

"青甲前輩,此珠由你拿著。"虛夜月將珠接住后卻是遞給青甲,"如果有什麼大變故,你們就算死也要護住此珠。"

青甲沒有推辭,保護方昊天是他們三兄弟的責任,當仁不讓。

青甲將珠子收好后,虛夜月說道:"你們仍要寸步不離我的身邊,這樣就算有人想到昊天進入空間寶物,想到的也只會認為空間寶物在我身上。"

"明白。"

青衣三衛應諾。

虛夜月就地坐下靜修。

青衣三衛退後幾步坐下,三人的坐位以三角形陣勢將虛夜月圍了起來。

……虛元珠中。

方昊天靜站在一個相當於三十平米房間的空間里。

這裡,正是之前軒轅破住的地方,前不久劍道盟等人也是在這裡。

這個空間的四周漆黑一片,方昊天感應力稍微的查看了一下,四周的黑暗十米以內的毫無阻力,但感應力再伸出十米就像是遇到了一股無形的牆將感應力擋了回來。

而那十米厚度的黑暗角落中,此時關著一個惡魔,正是之前被方昊天抓進來的迦倩。

"倒是忘了她。"

方昊天暗道。

抓她進來,本來是想通過她多點了解南屏以及魔軍的情況,但後來方昊天一直忙將她給忘了。

"還是先別管她了,問話什麼時候問都行。現在先研究一下虛元珠,看能不能讓這個空間變得更大一點或是能不能全部煉化。"

方昊天靜坐下來,稍微醞釀了一下便再度將感應力釋放,伸入黑暗,當遇到阻力時陡然加大感應力,加大靈魂力的力量。

轟!

異變驟起,只看到黑暗中出現了一個大漩渦,彷彿黑洞一般,瘋狂的吞噬他的靈魂力。

幸好方昊天之前有過煉製青焰暴擊珠的經驗,剛才只是一種試探,當大漩渦吸他的靈魂力時他就將靈魂力斷開。

但他再是斷的快,大漩渦還是吸了他一點靈魂力。

然後他發現他所在的這個空間竟然大了點。

"原來此珠並不需要煉化,只需要讓它吸收足夠的靈魂力就能開闢出更大的空間……但只吸靈魂力嗎?玄力行不行?"

方昊天站了起來,走進黑暗,走到了對他的感應力有一股無形阻力的邊緣。 想必是因為還沉浸在批判陳霏的世界中,所以喬翠兒絲毫都沒有察覺到蘇菲已經邁進了電梯間,而她就這樣被關在了門外。

「好了,我會注意的,你回房休息吧!」

伴隨著話落,喬翠兒才後知後覺地意識到自己被拒之門外,哭唧唧地喊道:「啊……菲菲,我還沒有進去呢。」

回應她的是電梯一路向下的提示。

看著疾馳而下的電梯,蘇菲無奈一笑,絲毫沒有察覺到等待她的即將是新一輪的輿論打壓。

幾乎是跨出電梯的下一刻,蘇菲就被守在電梯間的一幫記者圍堵得水泄不通。

毫無疑問,蘇菲被這樣的陣仗驚嚇到都忘記了該有的反應,任憑那些閃光燈在自己面前「咔嚓咔嚓」地刷存在感。

「請問你跟東方先生是什麼關係?」

「聽說你已經離婚了,是決定跟東方先生再續前緣……」

「拜託讓一下!」蘇菲顯然不想搭理這些捕風捉影的人,試圖繞開擋在身前的那個記者。

興許是不想錯過到手的獵物,所以原本就有些蠢蠢欲動的記者們就越發顯得情緒高漲,現場很快就亂成一團。

蘇菲極不情願,卻又無法反抗地被擠到了電梯間的牆壁上。

屋漏偏逢連夜雨,腹部突然傳來的一陣絞痛無不提醒著蘇菲另一個可怕的事實,大姨媽好像來了。

妮瑪,要不要這麼倒霉?

有那麼一瞬間,蘇菲真恨不能擁有舉世無雙的魔法,讓自己莫名其妙地消失,亦或者將方圓百里的人都定格起來。

當意識到自己穿著一襲白裙,而圍在自己周圍的記者們不可能平白無故離開后,她整個人都抑鬱了,這無疑是讓她原本就疼痛的腹部更是雪上加霜。

就在蘇菲以為自己要被眾多媒體刁難的時候,一道熟悉的聲音襲來:「一分鐘之內全部離開,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顯然蘇菲的眼裡閃過一抹亮光,雖然不知道東方玉卿為什麼會出現在這兒,卻還是覺得自己有救了。

只是頃刻之間,她的眸光就黯淡下去,只因她透過人群看到東方玉卿身邊還跟著一個花枝招展的大美女。

蘇菲站在原地,面對著東方玉卿那探究和玩味的眼神,她張了張口想說些什麼,卻又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

「咦?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莫非是我們搞錯了,東方先生的女朋友其實另有其人?」

耳邊是那些記者無端的猜測,蘇菲莫名有種被人戲弄的羞辱感,使得她不知不覺地紅了眼眶。

甚至她不由得在想,如果換作是東方玉卿的話,他會怎麼處理眼下的困境?

伴隨著一陣嘈雜的響聲,圍繞在蘇菲身邊的眾多記者很快就被趕來的安保人員清了場。

就在蘇菲猶豫著該如何離開之際,就見東方玉卿迎面走來,「你怎麼了,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蘇菲抬手擦了一下額前的細汗,有氣無力地懟了一句:「你又不是太平洋的警察,管那麼多幹嗎?我和你應該沒有什麼可以談的了!」

蘇菲說完后,就作勢要離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