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乎,這次的何林華強勢登場,帶著小精靈、身後跟著四個高級打手進入了靈獸獵場。

這次出現在何林華面前的,是一個冰雪世界,為了謹防出現什麼非常困難,難打的boss之類的靈獸,何林華還讓四隻高級打手將何林華團團圍住,保護的密不透風。

片刻之後,忽然之間,一片動物突兀地出現在了何林華的面前,這些動物猛一眼看上去,跟一個個穿著燕尾服的紳士一樣。至於何林華,在看到這些動物的時候更是瞪大了眼睛――這……這居然是企鵝?!

雖然他這次看到的是這種人畜無害的小動物,但是何林華卻不敢有絲毫放鬆,誰知道這些企鵝會是什麼超級變態的變異靈獸?

「滴滴……系統提示,場景冰雪世界,最強靈獸為企鵝,實力太低,無法估算。該生物絕對不可能對您造成任何傷害,您就當是來度假了吧。」

恍惚之間,一陣寒風吹過。

我擦你大爺的!何林華鬱悶地只想跳腳。他還以為這次又給傳送到了什麼地方,會遇到什麼猛獸呢!看看這系統的評價――實力太低,無法估算。丫丫個呸的!都低到無法估算了!

雖然眼前的這一對兒企鵝非常可愛,但何林華卻實在提不起什麼愛心。他腦中默念退出靈獸獵場,又回到了靈獸獵場外。

出了靈獸獵場后,何林華立刻選擇了對靈獸獵場的等級進行提升。不過,這次他可沒有那麼好心情等著時間自己過,而是選擇了功德、業力加速效果,把靈獸獵場立刻加速升級到了第3級。

有帶著一大票保鏢進入了靈獸獵場,何林華再次內牛滿面了――他娘的,又是一片海洋!這海裡面能出什麼經典靈獸的?

不過,為了謹防會出現什麼強橫靈獸,耽誤了收成,何林華還是等了一會兒。結果等系統提示音來了以後,何林華那個?啊――他娘的,這次出現的最強靈獸,居然是狗日的金魚!這一片大海是什麼?最強的靈獸居然是金魚,開什麼玩笑?

不死心的何林華又再次對靈獸獵場進行了升級,進入新的靈獸獵場,結果進入的獵場場景一個比一個?,像什麼最強靈獸蠍子了、兔子啦什麼的都有不少。 終於,在將靈獸獵場升級到第7級后,何林華捨不得那些白白浪費掉的功德、業力,不再繼續提升靈獸獵場的等級了。他也終於知道,這靈獸獵場的隨機性有多強。他前幾次能夠有一次運氣好,進入熔岩地洞這種高級場景,並且得到幾個強大的打手,簡直很逆天了!

出了煉魂神殿,小精靈和四個打手由於一天的跟隨時間還沒有過去,也都跟了出來。好在何林華讓他們在出來以前都變成了普通形態,火鳥變成了一隻紅色麻雀,蜈蚣變成了普通蜈蚣,螳螂變成了普通螳螂,至於大猩猩,則縮小到了最小。要不然,這小小的房間恐怕瞬間就會塌了。

「哇!好可愛的小東西!是什麼?是蜻蜓嗎?」

何林華神識剛出了煉魂神殿,便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是雨菲?胡雨菲?掉頭看向聲音的來源,不是胡雨菲還能是誰?

「雨菲?你來了。」何林華略為驚訝,他記著胡雨菲似乎說過,她必須得堅守魔窟第四窟來著,現在怎麼有空跑到這裡來了?

胡雨菲不答何林華的話,而是指著身披紅紗、坐在何林華耳廓上小精靈問道:「華子哥哥,那個小東西好可愛啊!可不可以給我看看?」

「呃……」何林華把琪琪從耳朵上揪了下來,「你看看能行,但是絕對不能動她的翅膀。」

「大叔!這個怪女人是誰?看上去好可怕啊!」何林華想把琪琪遞給胡雨菲,結果琪琪死活不依,緊緊地摟著何林華的手指,說什麼也不放手。

聽到小精靈叫胡雨菲是「怪女人」,何林華臉色古怪,這個稱呼,似乎有點兒……

何林華指了指胡雨菲、琦爾燕娜,然後對琪琪和身邊那些警惕地盯著二女的那些靈獸說道:「她們是我的老婆,以後要對她們恭恭敬敬的,聽到沒有?」

「吼!吱!嘶……」四個金牌打手外加保鏢立刻以他們獨特的聲音表達了它們的意思。它們聽不懂老婆是什麼意思,但是卻知道恭恭敬敬是什麼意思。

不過,小精靈琪琪顯然就不是那麼好對付了,她好奇地問道:「老婆是什麼?」

「呃……這個……」遇到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小精靈,也是一件很頭疼的事情,就連解釋都解釋不出來。

「哇!這到底是什麼東西!居然還會說話!」胡雨菲更驚訝了,興趣也更濃了。

「哼!我怎麼就不能會說話了?我是火精靈哎!我跟誰說話都能說得通!」小精靈撅嘴道。她說的並沒有錯,火精靈是火靈凝聚而成的靈獸,能夠跟任何有意識的生物進行交流。

胡雨菲看到小精靈撅嘴,「咯咯」笑了起來:「好可愛啊!居然還會生氣!老公,這是你的寵物嗎?」

「…呃……算是吧……」何林華又開始頭疼了。

胡雨菲伸手想抓小精靈,可是小精靈好像並不太喜歡胡雨菲,居然撲扇著翅膀飛開了。胡雨菲看到小精靈的模樣,更是樂得合不了嘴了。

「琪琪!別胡鬧了,去我老婆那兒,以後要聽我老婆的話!」何林華命令道。

小精靈琪琪只覺得自己彷彿受到了什麼威壓似的,情不自禁地向著胡雨菲飛去,她撅起小嘴,雙手小火球不斷地砸到何林華的臉上:「大叔是壞蛋!大叔是壞蛋!大叔不疼我!大叔不疼我!」

胡雨菲把小精靈捧在手裡,倒也沒有施加虐待,而是和琦爾燕娜一起和小精靈說話。結果小精靈卻一直都是撅著個嘴,有一搭沒一搭地回著話。何林華也趁著現在問道:「雨菲,您今天怎麼有空過來了?」

「呵!」胡雨菲一拍腦門兒,「我差點把正事兒給忘了!」

「嗯?」何林華問道,「什麼事兒?」

胡雨菲把小精靈放到了石桌子上,然後站在了何林華身旁,抱住了何林華的手臂:「那個……華子哥哥,老公,你那裡還有練氣丹和築基丹沒有?」

「呃……」何林華警惕地察覺到不對,不過還是實話實說,問道,「還有一些吧……你問這個幹什麼?」

胡雨菲輕笑道:「那個……我想要一點兒……」

「好啊!你想要多少?」何林華問道。

胡雨菲說道:「你有多少,人家就要多少。」

「呃……這個嘛……」何林華越想越覺得古怪――胡雨菲跑到他這兒,難道就是為了從他這裡要丹藥?

胡雨菲小臉紅紅的:「華子哥哥,你要是答應人家,人家今晚就留在這兒陪你――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哦!」

「嘩!」

無形之中,一股熊熊的大火從何林華的心底升起。他二話不說,從煉丹神殿內把所有的築基丹和練氣丹都拿了出來,說道:「都在這兒了!」

「嗯!華子哥哥你真好!從今天開始,我每時每刻都陪著你,陪著你一直到老!」胡雨菲抱起石桌子上所有的丹藥,蹦蹦跳跳地跑到了門外。

胡雨菲的舉動,讓何林華更是找不著北了。想不明白,索性不想了,反正一會兒進來之後,胡雨菲總會告訴他的嘛。

「哇!這個大東西是你的嗎?它好有趣啊!裡面有人在動哎!」

忽然之間,何林華聽到了倭國愛情動作片特有的「啊、啊、亞美蝶」的聲音,還有小精靈琪琪好奇的聲音。他扭頭看去,只見琪琪正站在筆記本電腦的鍵盤上跳來跳去,指著屏幕拍著手。何林華看的那個?啊……

娜娜女士,琪琪還是一個非常可愛的小蘿莉,你怎麼能在電腦上播放愛情動作片給她看呢?

「嗯。」這是琦爾燕娜應答的聲音。

小精靈琪琪雖然頂著屏幕看,不過以她蘿莉的情商,根本看不懂電腦屏幕上到底是怎麼回事:「嗯?這個是什麼啊?我怎麼看不明白?」

「這是學習資料,我拿來學慣用的。」琦爾燕娜回答的理直氣壯,何林華在一旁險些沒摔倒!

學習資料片?好吧……就算您真的是以學習的角度來觀看這種藝術電影吧。但是拜託,能不能不要教壞小孩兒?

何林華伸手按住外接滑鼠,然後快速地點動了兩下,把愛情動作片關掉。小精靈不依了,小火球又連綿不斷地砸向何林華:「大叔你討厭!你討厭!我不喜歡你!」

那些小火球裡面,小精靈可沒有用多大力氣,就算砸到何林華臉上也沒事。

何林華滑鼠又快速地點動著,給小精靈打開了一個動畫片的視頻。看到電腦屏幕上又開始有小人動后,小精靈立刻又被吸引住了。小精靈看了一會兒電腦屏幕,然後忽然抬頭看向琦爾燕娜,問道:「我叫琪琪,這位姐姐,你叫什麼名字啊?」

嗯?何林華奇怪了。這小精靈,剛才好像還對琦爾燕娜不假言辭,蹬蹄子、尥蹶子的,怎麼轉眼間就換了種態度?

「我叫琦爾燕娜。」琦爾燕娜說道。

「啊!是娜娜姐姐啊!我以後能看你的這個東西嗎?」小精靈乖巧地問道。

一聽到這句話,何林華反應過來――丫丫個呸的!他說這小精靈一下子又禮貌了,搞了半天,這小丫頭是喜歡上電腦了!

「嗯,可以。」琦爾燕娜回答。

小精靈興奮地蹦蹦跳跳:「娜娜姐姐,你真好!」

「嗯,你也很好。」琦爾燕娜說道。

小精靈道:「你比大叔還有剛才那個怪女人要好多了!我最喜歡你了……」

不聽這個品德極度惡劣的小精靈拍琦爾燕娜的馬屁,何林華把肩膀上的熔岩火鳥抱了下來,調戲起來。

「嘎吱」一聲,房門打開,隨後胡雨菲蹦蹦跳跳地進來了,然後把兩張紙放到了何林華眼前:「華子哥,我回來了!這是我剛才做生意給你賺到的魂魄,厲害吧?」

「嗯?」這話有點意思。

何林華看了看那兩張紙,才發現,這居然是兩張欠條!

這兩張欠條,一張是築基丹的,另外一張則是練氣丹的。胡雨菲剛才從何林華這裡拿走了560顆築基丹和近1萬顆練氣丹,那兩張紙上,分別寫著欠魂魄336萬和欠何林華75萬,而最下面的欠款人簽名,則是何林華的八戒師兄,清玄老帥哥……

「雨菲……你……你這是……」何林華驚訝地問道。

胡雨菲微微一笑,說道:「華子哥,事情是這樣的……」

原來,從昨天開始,那些第一批服用築基丹的武者、修士開始競先突破,到了這天中午的時候,所有該突破的都已經突破了。最後,這140名武者、修士,居然有120名突破到了築基期。這麼大的突破比例清玄是想也不敢想啊!

這不,等到所有人都從打坐中醒來后,清玄老帥哥立刻把這個消息上報了血佛四人。

血佛四人聽了這個龐大的比例后,一個個也是大驚失色!這服用築基丹后,雖然突破的比例會很高,但也不至於會高到這個程度啊,頂天了,能有個百分之四十的人突破已經算逆天了,可現在,這比例居然達到了驚人的85%!

為什麼這次突破的比例會這麼逆天呢?血佛四人想來想去,最後又把原因扣在了何林華頭上――一定是這廝煉製的築基丹效果太好了,所以才會出這種狀況吧?於是乎,血佛四位老不死的立刻命令下去,讓清玄想盡辦法,把何林華那裡所有的築基丹都給搞出來,爭取在魔窟第三波魔窟侵襲來時,把所有人的實力都提升一個檔次。

為了讓清玄能夠更好的完成這項任務,他們一個個也給出了更大的權力,告訴清玄,在必要的時候,他甚至還可以使用一些特殊手段,決定一些魔窟之內的人事任命!

決定魔窟之內的人事任命啊!這權力,可真是大了去了。魔窟之內的人事任命,隨便拉出去一個,都是能顛覆世界的啊!

清玄的權力是大了,可是相較於這麼大的權力,他現在更加頭疼啊!

經過這一段時間的相處,他對何林華的脾性可謂再清楚不過了。何林華就屬於那種有好東西,但絕對是藏著、掖著,可不會輕易拿出來的人。築基丹這種丹藥,清玄估計,在何林華那裡也幾乎可以說是最好的丹藥了吧?想讓何林華一次性把這些丹藥拿出來,根本不可能啊!

清玄頭疼了一會兒,來回踱步之時,忽然之間,一個點子冒了出來――或許,用這個點子,能夠把何林華的築基丹全都給套出來? 何林華的為人,如果說起來,可謂渾身上下都是缺點,怕事兒、心眼小等等毛病說不勝數;但是,在何林華的身上,這些毛病卻恰恰也正是他的優點。他是怕事兒,但是當這件事情危及他身邊的人時,他會毫不猶豫地站出來;他是膽子小,但是有時候,他的膽子,卻能頂破了天!

這就是何林華,一個典型的矛盾結合體。那麼多看起來彷彿自相矛盾的事情,卻在他的身上得到了完美的結合――一種詭異的結合。

何林華疼老婆,凡是老婆要的東西,他只要有的,從來不會拒絕。這個事情,從在第四窟駐守的武者、修士不論等級,統一一身標準的何林華出品武器、防具套裝,還有那些人身上時刻配備的丹藥、靈符就能看出。

於是,清玄就想,他可不可以走夫人路線,把何林華身上的丹藥全部都給套出來呢?

考慮了一下這件事情的可行性,覺得成功的可能性很大后,清玄又思考了一下,最後把目標鎖定成了胡雨菲。

為什麼會把目標鎖定為胡雨菲,而不是一直跟在何林華身旁的琦爾燕娜呢?這是因為,清玄老帥哥見識過琦爾燕娜對何林華的聽話程度了――琦爾燕娜簡直太聽話了,心裏面只有何林華一個人。 我有一個大世界 他要是讓琦爾燕娜從何林華那裡騙築基丹出來,只怕他這邊剛說完,琦爾燕娜就去告密了!

至於胡雨菲,清玄對她的評價是有心計,會辦事,是個能人!這從胡雨菲當初選定何林華簽訂契約,就能夠看出了。

選定了胡雨菲,清玄又開始思索,到底要用什麼利益才能打動胡雨菲。錢?那種草紙,魔窟中的人,隨便出去一個,要拿玩意兒還不簡單?權?胡雨菲現在可是魔窟第四窟窟主,單單說起來,胡雨菲的地位可要比他清玄高多了。而且,胡雨菲好像並不是很喜歡權,反倒更喜歡呆在何林華身邊……

想來想去,清玄覺得,真正能夠打動胡雨菲的,似乎只有那麼一項,就是離開魔窟,讓她陪在何林華身邊。

這一條說起來簡單,但是做起來卻不容易啊!胡雨菲身為第四窟窟主,就是因為她的實力在築基中期,具有震懾作用,所以才能出任。要是讓胡雨菲離開第四窟,只怕第四窟內會人心躁動啊!

思來想去,清玄自己也拿不定主意,只有再去請教浣平了。

很快,浣平就給了清玄一個回復:笨!窟主名頭在,讓她能隨意活動,再從第一窟內掉個人過去!

清玄真的那麼笨嗎?當然不會了!這個他也想過,只是他不敢做這個主,所以刻意地把這一條給忽略過去,然後去問浣平――有浣平答應,以後要是出了什麼問題,他也就不是主要責任人了。

既然方案已經通過,清玄立刻以最快地速度跑去第四窟跟胡雨菲交涉去了。

說起來,胡雨菲也真是夠可憐的,每天都思念著何林華,但卻不能擅自離開,只能默默守候,獨自心酸。現在聽到清玄提的這個方案后,心裏面那麼一琢磨,最後同意了下來。相對清玄來說,他對何林華還有更深的了解。何林華這廝,如果那某種東西真的很珍貴的話,他就算親如夫妻,也不會輕易地拿出來。

她胡雨菲怎麼說也是何林華的人,在面對這種事情的時候,肯定是幫何林華不幫別人了。她就計劃,試著問何林華要要築基丹和練氣丹。要是築基丹、練氣丹很珍貴的話,何林華肯定會一口否決,不存在這種丹藥。她也只有含淚一人苦守魔窟了;要是築基丹、練氣丹跟白菜一樣的話,何林華肯定二話不說,全扔給她了,到時候,他自然就能靠這些白菜來換取自由了。

這不,這天她跟何林華試著要了要,何林華想都不想就扔給他了――這說明什麼?這說明,那些築基丹,在何林華那裡,還真的跟白菜一樣呢!於是,胡雨菲就拿著從何林華這裡拿到的「白菜」,換到了自由。

聽了胡雨菲的解釋和推測,何林華可真是哭笑不得――這小狐狸,還真是絲毫也不客氣,想了個全套,居然把他也給套進去了!

不過,說起來倒也是。如果不是胡雨菲出馬的話,何林華才不會那麼爽快,把所有築基丹就這麼給拿出來呢!

還有這清玄老帥哥,為人也太不地道了,居然想這種損招!以後一定要找個機會,好好地整整他才是……

心裏面打定了主意,何林華假意板起了臉,嚇唬道:「小狐狸,你好大的膽子啊!居然敢騙爺!你說怎麼辦?」

「爺!」胡雨菲媚眼如絲,「奴家知錯了嘛!您看,雙飛怎麼樣?」

雙飛?一聽這個名字,何林華不由得想起了左姑娘和右姑娘。前兩次,這小狐狸可都讓他自己開房間,左姑娘、右姑娘一起上來雙飛的。

胡雨菲看何林華模樣,就知道他在想什麼,笑嘻嘻地靠在何林華耳邊,輕笑道:「爺,這次是真正的雙飛喲。我剛才都和娜娜商量過了……」

一瞬間,何林華覺得全身上下都充血了,尤其是某個地方,充血充得尤其厲害,都硬了。

「真的……」何林華剛剛問出了話,還沒說完呢,便又聽到了電腦里響起了「啊、啊、亞美蝶」的聲音。

何林華和胡雨菲向著聲音來源看去,只見琦爾燕娜又點開了倭國的愛情動作片,欣賞起來。小精靈琪琪則大驚小怪地叫著:「啊!那個人好奇怪啊!下面有根棍子!咦?那根棍子還捅到另外一個身體裡面了!好奇怪啊……」

小精靈一邊說話,一邊做著示範,居然深處小手,撩起了身上的紅紗,研究起了自己的神秘部位……

「娜娜!快點關掉!」何林華、胡雨菲看到小精靈的模樣,一個比一個?啊。

「嗯?我在學習。」琦爾燕娜一副我是好學生的模樣。

胡雨菲發覺自己有崩潰的傾向,她嫵媚地瞪了何林華一眼。顯然,她知道,能夠教琦爾燕娜這些東西的人,大概也只有何林華了。她搶過了筆記本電腦,快速地關掉了愛情動作片。

結果,胡雨菲關掉愛情動作片,那小精靈卻不依了:「哎!你怎麼關掉了?我覺得有點不一樣啊!我的怎麼這麼小?」

「撲……」

何林華噴血了,華麗地撲街到一旁。

「乖啊!小可愛!這個東西不太適合你看……」胡雨菲頭疼地說道。

「怎麼就不適合了?娜娜姐姐說了,這是在學習!我也要學習!」小精靈倔強道。

這下,胡雨菲也快撲街了――她無語地瞪了何林華、琦爾燕娜一眼。他們這都乾的什麼事兒嘛!居然教這麼點兒大的小人這種東西。

「呵呵……小精靈,你叫琪琪是吧?」胡雨菲使出了絕技,轉移話題,「你從什麼地方來的?我還是第一次見到你這麼漂亮的小人呢!」

「真的嗎?」小精靈屬於那種被人騙了、賣了還能幫忙數錢的角色,很快就被胡雨菲得手,轉移了注意力,「我以前在一個叫熔岩地洞的地方,昨天怪大叔去了那裡,就把我給帶出來了。」

「咳咳……」那邊小精靈才說了兩句,何林華這邊就輕咳示意,傳音過去,讓小精靈別再多說了。再說下去,他何林華的老本都要被抖落出來了。

何林華這邊輕咳示意,胡雨菲哪裡還聽不出其中貓膩?她回頭白了何林華一眼,繼續問道:「那邊那個東西對你怎麼樣?有沒有欺負你?」

喂喂喂!雨菲老婆,你這是什麼意思?哥什麼時候成了東西了?何林華鬱悶了,自己家老婆,也不知道護著點兒自己,居然幫著那個小傢伙!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