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來至倒在黃沙中的蘇二公子,將其掂起來,冷笑道:「小子,我不殺你,我要玩死你。」說罷,向著龍靈道:「靈靈,我們回去吧。」

不過在臨行前,古木將孤擎的三情劍也拿走了。

而且留下話來:「想要自己的公子活命,想要自己的武器,明天去歸元劍派找我,我在那裡等你們。」說罷,和龍靈離開了這裡,只留下這幾個受傷和震驚的武者。 「雲舒,你說一個女人這輩子如果沒有婚禮,會不會遺憾?」

她十分鬱悶,不知道自己該不該向慕靖西提起婚禮的事。

畢竟……孩子都生了倆了。

這時候再提起,會不會顯得,有些矯情?

司徒雲舒打趣她,「是靖西不想給你辦婚禮么?」

「也……也不是啦。」是她自己彆扭,沒有主動提而已。

「喬喬,婚禮是人生大事,對於女人來說,我想,沒有任何一個女人不想擁有一場屬於自己的婚禮。 總裁大人好眼熟 既然你已經問了,那就說明,在你心裡,你是希望擁有一場屬於你的婚禮的。」

「可是……」

「可是什麼?」

喬安換了個舒服的姿勢,萬分糾結,「可是我孩子都生了倆了,這時候再舉行婚禮,會不會有些……」

「誰規定生了孩子就不能辦婚禮了?國外多的是先生育,再辦婚禮的例子。正好,可以讓孩子當花童。豈不是兩全其美?」

聽了司徒雲舒這番話,喬安頓時豁然開朗。

對呀!

誰說生了孩子后,就不能要求舉辦婚禮了?

等小飯糰長大了,可以讓小糯米和小飯糰當她的花童呀!

這真是個完美的主意!

掛了電話,喬安興奮的在床上滾來滾去,慕靖西進來,看到她這幅模樣,有些意外。

心情……似乎不錯的樣子?

我在異界養精靈 「老公,你上來啦?」

喬安一咕嚕坐起身,拍了拍身邊的位置,笑嘻嘻的等著他,「過來坐。」

慕靖西眉梢微挑,「又打什麼主意?」

「你就是這麼想我的?」紅唇微微嘟了一下,喬安又笑著道,「當然是有好事要告訴你呀。」

「什麼好事?」

在她身邊坐下,長臂將她攬進懷裡,順勢抱住,低頭,薄唇精準的攫住了她的唇瓣,根本沒給她任何開口的餘地。

「唔……」喬安捏緊小拳頭,捶他胸膛,抗議。

慕靖西加深這一吻,讓她再也沒有多餘的時間,想其他。

…………

傍晚,江南來到公寓。

手上提著新鮮的食材,徑自進了公寓,來給司徒雲舒做菜。

推門而入,發現她躺在沙發上睡著了,手邊還有一本看到一半的書。

夕陽的餘暉,暈染了天際。

室內的光線暗了下來,在光陰之中,她的睡顏格外安然。

放下食材,他放輕腳步,來到沙發旁,拉起一旁的薄毯為她蓋上。

司徒雲舒這一覺睡得很沉,沉到沒發覺江南什麼時候來的。

等她迷迷糊糊聞到了食物的香氣,醒過來時,看到的,便是江南在廚房裡忙碌的身影。

「什麼時候來的?」

靠在廚房門框上,司徒雲舒端著一杯水,不緊不慢的喝著。

正在做菜的江南,聞言轉過頭來,一雙眼眸格外明亮,「六點鐘到的,你在睡覺就沒有吵醒你。」

煲的湯,在咕嚕咕嚕冒著沸騰的泡泡。

江南用湯勺盛了一點,嘗了一下味道,滿意的頷首,「味道不錯,去洗手,馬上就能吃飯了。」

四菜一湯。

乳鴿湯滋味鮮美,司徒雲舒喝了一整碗。 傷武聖,破劍陣。

這一切發生在人煙罕跡的地方。

並沒有武者獲悉。

但在這幾天,很多武者都在議論歸元劍派。

原因很簡單。

武狂古木馬上接掌宗門,但劍山卻被破壞了,至於是誰造成的,他們則不得而知,不過仍然議論著,甚至在想,山門都被毀了,還怎麼接任?

不過就在他談論的時候。

歸元劍派諸多弟子紛紛下山,手中拿著兩份請柬,其一是掌門接任大典的帖子,其二是婚禮的請帖。

一時間,定州有頭有臉的勢力都收到了兩份請帖,陸續的,其他州的州級勢力也都收到了,上面寫著,劍山需改造,接任大典推遲到半月後,以及新任掌教古木也將與龍靈成婚。

接任大典推遲,他們可以理解。

但是,還要在接任的同時舉辦婚禮,這讓他們頓感意外,尤其『龍靈』兩個字,更是讓很多人想起,一年前,古木和商崇連的劍道學府比斗。

歸元劍派如此大張旗鼓的派發請帖,是否代表古木,亦或者歸元劍派在向商家挑釁?

有熱鬧可看!

諸多武者和勢力頓時來了精神,紛紛期待,古木接任掌教和成婚那天,商家會不會出現,商崇連會不會也如前者怒闖守劍城那般來鬧一次呢?

可以說。

在這個四神法器出現,大陸動亂的時刻,古木接任掌教和迎娶龍靈的事情頓時成為大頭條,那些打生打死的州級勢力難得有一個借口,休戰準備賀禮赴宴。

當然,這些勢力多是去看熱鬧,真心去祝賀的根本沒幾個。

……

古木接任的消息瘋狂傳播。

短短几天,除了東州外,尚武大陸所有的武者皆是得知。

在定州極北之地。

冰宮宮主已經收到兩份請柬,但卻是微微皺眉。

古木接任歸元劍派掌教的事情,她早已獲悉,只是這婚禮一事才是剛剛得知不久,歸元劍派如此大張旗鼓,自己的徒兒李雅舒怎麼辦?

畢竟,古木和她在外界很武者眼裡,還有著婚約。

如果赴約,屆時肯定會讓人議論。

她在這裡擔心不已,而在冰宮的弟子庭院內,如冰雪一樣精緻的李雅舒則愣愣出神,在昨天她就已經聽說古木的事情,尤其得知他要和龍靈成婚,頓時心裡很不是滋味。

稍許,她輕嘆一聲,暗暗道:「為何非要去想他,非要去在乎他?」

……

「我靠,古木這小子竟然敢娶別的女人!」曹城的萬寶商會,楊志得知古木要成婚的消息,頓時暴跳如雷。在他眼裡,這傢伙是自己的妹夫,要娶的女人必須是自己妹子。

「絕對不行!」

「他大爺的,我一定要去破壞。」

狗蛋楊志在房間里來回躊躇,然後恨聲走出去。

不過剛剛打開門,就看到自己妹子正坐在庭院的石凳上。

楊婕神色落寞的坐在院落內,那抹天然的嫵媚已經沒有了。

此刻更像是一個受傷,一個委屈的小女人。

說好的不去想他,說好的不去在乎他,為什麼聽到他要成婚,心中卻是如此疼痛。

看到妹子凄涼的坐在那裡,楊志頓時火氣更怒,恨不得現在就殺上劍山將古木給砍了。

不過正要出發之際,卻看到楊婕站起身,勉強的笑道:「哥,你若去劍山參加古木的接任大典,別忘了帶上我。」

……

歸元劍派。

古木從一間尚未被破壞的房間走出來,心也頓時放鬆了不少,因為,自己的師尊以及受傷的諸位高層和師兄並無大礙,半月後可以徹底康復,不會影響接任大典。

劍山雖然滿目瘡孔。

但被毀壞的地方僅僅只有最表面的,在這個世界,只要有錢,也就會很快得到修繕。

錢怎麼來?

當然是誰破壞的,誰來付錢。

古木留著蘇二少一條命,以及收走孤擎的佩劍,自然就是為了讓他們討錢,而且作為國級勢力,他認為,這些人應該很有錢。

確如他所想。

在回來的第二天。

蘇家兩個武聖和孤擎眾人調養好傷勢,再次登上劍山,為了換回自己的公子和自己的武器,很無奈的從空間戒指內拿出自己收藏的好東西。

比如絕品武器,比如武功秘籍,凡是有價值的東西,都拿了出來。

古木得到這些東西,粗略一算,價值至少在一百萬兩,用來修繕劍山綽綽有餘。

但是,這些錢在他看來,只是賠償建築受損。

至於打傷師尊和掌教等人,還要另算。

蘇家武聖和孤擎崩潰了。

他們把值錢的東西都拿出來,根本沒什麼有價值的東西啊。

古木可以理解,所以沒找他們要東西,而是讓他們充當苦力,負責修繕歸元劍派。

起初蘇家武聖和孤擎是不同意的。

畢竟兩方都是國級勢力,怎麼能夠做苦力,怎麼能夠去打雜。

這若是傳出去,那得多丟人啊。

戀人何時滿 他們不同意,古木也沒逼他們。

而是將劍架在仍然昏迷的蘇二少脖子上,道:「俗話說,殺人償命,這打人也應該需要付出點代價,就砍掉兩隻手以示懲戒吧。」

蘇家武聖妥協了。

面子問題沒有蘇二少的兩條手重要。

「這三把劍品質不凡,能否經得起武神佩劍的摧殘呢?」拿著三情劍,古木如此說道。

最後孤擎也妥協了。

他知道自己劍雖然是法器,但在武神佩劍以及古木這種強悍力量下,肯定不堪一擊。

如果被砍碎了,那就連修復的機會都沒了。

就這麼。

三名武聖,五名武皇巔峰,在這段時間開始忙碌起來。

不是上下搬運材料,就是搬運山石來修補曾經砍出來的傷痕。

如果有人知道,蘇家和三劍門這樣的實力武者在修繕劍山,肯定會集體崩潰,以及對古木這種行為由衷的佩服,畢竟,不是每一個人,每一個勢力敢這麼玩國級勢力!

……

再說悲劇的蘇二少。

雖然命是保住了,但在第三天蘇醒后,卻被關了起來。

古木在諸多弟子口中得知,這貨曾經騷擾柳清鶯和尹蘇枯,頓時就來了火氣。

於是隔三差五就來這裡整治他。

當然,他知道這小子是國級勢力的公子哥,不能玩死,免得惹來大麻煩,所以折磨的手段拿捏很好,保證讓他爽的同時還不會死掉。

我的寵物是BOSS 噩夢。

從劍山開始修繕到結束。

短短十多天。

蘇二少被古木玩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生不如死。

這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