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邊的陳術民已經笑彎了腰,道:“哈哈哈,小子!你還挺聰明的嘛!這個老東西的命,對我來說還不如一條狗值錢!他的死,在我眼裏跟死了一隻耗子沒什麼區別!”

“他死不死,對我來說沒什麼用!你肯定還是會死!夏靜竹肯定還是會進入我的被窩!哈哈哈。”

“你!”

你聽這話,趙建軍頓時怒火翻騰,一拳砸在了地上面。

陳術民冷冷一笑,道:“呵呵,生氣?生氣有用嗎?我現在決定了,你要麼給我跪在地上磕一百個響頭,要麼我就弄死這個小子。不僅如此,我還會把夏靜竹幹翻!並且把她的賤樣拍下來,發到網站上,讓所有人都知道知道她是有多麼的賤!”

“你!”

趙建軍頓時大怒。

但是當他聽到他要弄死沈義的時候。

他的良心又開始悸動了。

他不可能看着沈義死。

現在他能做的,也只有服從!

那就是給陳術民跪下磕一百個響頭。

“對不起!我錯了!”

趙建軍嗚呼一聲,直接朝着陳術民跪了下去。

此刻,縱然他有萬般憤慨,縱然他有萬分委屈,他也不能表現出來!

只要他磕一百個響頭,陳術民就會放了沈義和夏靜竹了。

“我磕頭!”

趙建軍沉沉一聲,朝着陳術民便是磕了下去。

“咚!”

“咚!”

“咚!”

趙建軍的頭與地面磚碰撞,發出了一聲又一聲恐怖的撞擊音。

陳術民哈哈大笑,道:“對對對!使勁點!就這麼磕!等磕過一百個!我就放了他們!”

這一刻,趙建軍哭了。

他一個五十多歲的男人,此刻也是絕望的哭了。

他有可能會磕死。

但是他不會後悔。

只要能救沈義和夏靜竹,他做什麼都是值得的。

。。。。。 “咚!”

“咚!”

“咚!”

病房內只剩下趙建軍的腦袋與地面發生碰撞的聲音。

每一聲聲音都極大。

一下又一下。

就在趙建軍在磕到第十七個的時候,他恍惚的面前突然出現了一隻手,拖住了他那鮮血淋漓的額頭。

“嗯?!”

這一幕瞬間便是被陳術民捕捉,見沈義拖住了趙建軍的頭不讓磕了,他頓時一臉的不悅。

“小子!你找死嗎?把手給老子拿開!”

陳術民很是不爽的朝着沈義吆喝罵道。

然而沈義卻是完全的無視了他,並慢慢的將趙建軍扶起。

只見趙建軍此刻腦袋都已經破了。

沈義馬上招呼來了病房外已經看傻眼的護士,立馬給趙建軍消毒包紮。

陳術民在一旁都看傻了。

沈義居然完全無視了他!

難道沈義就不怕被殺嗎?

此刻,旁邊的夏靜竹也是徹底傻眼,不知道沈義爲何要這樣做。

他舅舅磕頭,可是爲了救他一命啊!

在江南,誰人不知道陳術民的恐怖?

那可是隨便動動嘴,就能讓一個人從這個世界消失的存在!

陳家在江南境地橫行霸道已經多年了,就連衙門裏的人也要給上三分面子。

沈義是誰?

他只不過是一個能拿出十幾萬的“有錢人”罷了。

怎麼可能跟恐怖的陳家做對?

這一刻,夏靜竹開始心裏後悔。

後悔把沈義帶到了這裏。

若是不這樣,沈義就不會得罪陳家了。

“沈義!你走吧!”

夏靜竹含淚朝着陳術民方向靠了靠。

她已經決定犧牲自己保全沈義了。

接着夏靜竹眼淚汪汪的看向了陳術民,道:“陳術民,是不是我跟你上牀,你就會放了沈義?”

一聽這話,陳術民微微一愣,繼而哈哈大笑,道:“沒錯!只要你跟我上牀,我就放了這個小子!我說到做到!啊哈哈哈。”

“好!”

夏靜竹決絕的點了點頭,只要能救沈義,對她來說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周圍人見狀也都是唉聲嘆息。

果然江南境地流傳的那句話沒有錯。

只要是陳術民看上的女人,那就一定會進入陳術民的被窩。

夏靜竹已經多次反抗了,但是還是要着陳術民的魔手。

“沈義,來世再見。”

就在她閉上眼,即將靠近陳術民的那一刻。

突的!

一個大嘴巴子,直接抽在了陳術民的臉上!

轟!

陳術民直接橫飛出去,砸在了牆上。

這一幕,夏靜竹懵了,門外看戲的病人小護士們也都是懵了。

出手的人不是沈義又是誰?

“沈義!你!”

夏靜竹一臉呆然,不可思議的望向沈義,她腦海一片空無。

沈義這樣做,難道是不想要命了嗎?

“沈義!你不要命了嗎?你怎麼可以打他?”

夏靜竹朝着沈義一聲聲嘶力竭的嘶吼。

剛纔沈義打了陳術民的狗腿子,都惹得陳術民起了殺心。

現在沈義直接對陳術民出手。

這豈不是把陳術民的怒火點燃到最高嗎?

周圍人見了也都是心中一涼,皆是爲沈義捏了一把汗。

打了石榛鄉就已經惹得陳術民要打要殺的了。

現在,直接一巴掌將陳術民抽飛,這件事還了得?

這件事看來不會這麼簡單就結束的了。

沈義看見夏靜竹那副擔心害怕的樣子,微微的笑了。

他摸着夏靜竹那張俊俏的臉蛋,溫柔道:“放心吧靜竹,我不會有事的,咱們所有人都不會有事的。”

話剛說完,地上的陳術民已經顫顫巍巍的爬起來了。

由於他常年3P、4P,他的小身板早就不行了。

現在可以說連石榛鄉那個老頭子都比不了。

真打起來,也許夏靜竹這樣一個弱女子都可能把他打倒在地。

就這麼一巴掌,陳術民便就開始哇哇吐血,整個人好像出了一起巨大的車禍一樣。

“好啊,你小子敢打我!媽了個逼的!你行!你牛逼!你等着,我叫人!”

陳術民深知自己不是沈義的對手,連忙掏出了電話。

沈義呵呵一笑,直接便是一腳踹在了他的肚子上。

嗚哇~!

陳術民直接狂吐一聲,白色的液體直接流了滿地。

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