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安

(本章完) 孝珍皇后平日里喜穿紅色,性格爽朗大度,頗受愛戴。

雖無尊貴出身,卻被秦帝一意孤行的封為了後宮之主。

可惜這位美入人心的皇后卻紅顏薄命,早早病逝,獨留下一個病弱的皇子。而這位皇子在皇后殯天不久之後,也亦身亡。

如果椹芙所料不錯,這位孝珍皇后,便是三十年前負氣出走,從而轟動了整個妖界的那位火鳳一族的小公主。

鳳九珍!

鳳九珍是什麼人,她椹芙奠基修鍊時期的最原始噩夢!

每每想到那位九姨美貌逼人的臉倒掛在自己身上,逼迫自己吐息納氣時狡黠的模樣,椹芙就絲毫不懷疑秦良這廝是她的親生兒子!

有其母必有其子啊!

只是照秦良這麼個說法,難道那位風韻天成的九姨,已經……過世了么?

細細想來,這麼多年過去了,自從自家師父和九姨結伴入世而來,的確已經許久都未曾見過九姨了。

每每問起師父,師父也都是一副不欲多言的模樣。

她家師父有絕世之美,縱然其他女子生的再怎般好看,椹芙也從未覺得她們能有師父的千分之一美。

而九姨,就是那麼唯一一個,即使站在師父的身邊,也能夠綻放光彩的女子。

九姨的美貌,比起師父,也毫不遜色!

仔細看著秦良臉部俊逸的輪廓,隱隱約約的,還能看見當年鳳九珍傾世容顏的影子。

大師兄倘若知道了他的母親是妖,心裡……會不會覺得彆扭呢。

椹芙咬著嫩唇,內心裡糾結無比。

她其實很不願意相信秦良的生母是九姨,她寧願那位洒脫不羈愛好整人的鳳族小公主還活得好好的,正逍遙遊走於世界的任一角落。

而不是已經化為了一具枯骨,香消玉殞。

但是……火鳳一族的咒印何其厲害,有些事情,她必須得跟秦良講清楚。

下定了決心,椹芙緩緩抬眸,「秦良,接下來的一切,你可要看好了。」

秦良從剛才起就看到少女臉上沉重的模樣,雖然有些想要逃避,但想要知道真相的他終究還是冷靜了下來。

見少女如此,他亦認真了起來。

椹芙看著秦良盯著自己灼灼的目光,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氣。

隨後,緩緩運訣。

一陣煙霧繚繞,秦良眼睜睜的就看著眼前活生生的少女,在他的面前,直接變成了一棵蒼翠蓊鬱的桃樹。

秦良一下子楞在當場,俊顏上滿是驚愕。

怎麼會這樣?

難不成是他眼花了么?

這是什麼新晉的法術,為什麼小師妹會變成樹木?

秦良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可是它偏偏就這樣發生了。

雖然少女有讓他做好心理準備,可是面對這樣突然的結果,秦良還是震驚不已。

秦良還未來得及發聲發問,眼前的桃樹便漸漸幻化,又恢復成了之前站立在自己面前,一個綠裙冉冉的精緻少女模樣。

椹芙就知道會變成這樣。

嘆了口氣,隨後對著仍在恍惚的少年輕聲道:

「大師兄,你看到的不是什麼法術。以我們目前的修為,這樣移形換影的法術,人類暫時還不具備。你方才看見的,就是我原本的模樣。

我乃上古妖族一脈,汜水桃妖。」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君憶桃夭》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君憶桃夭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第3169章挑撥離間?(一)

許一被司徒宴罵的臉色瞬變,急聲道:「殿下,我沒有,我怎敢做那忘恩負義之事……」

「沒有,那你所做之事算什麼?」

司徒宴寒聲道,「你別告訴我,你是在報恩!」

許一臉色微白:

「我……我只是不忿九皇子屢次算計於您,所以才想要氣氣他。」

「更何況那雲先生能治您寒疾,又醫術高超,我想著如若能夠離間他和九皇子之間的關係,說不定能將雲先生拉攏過來,到時候殿下就不必再受寒疾之苦…」

「糊塗!」

司徒宴怒斥:「雲卿跟了老九這麼多年,她豈是那麼容易就捨棄老九另投他主的?」

「她若真那麼容易背叛,這些年太子,老三,老四,老六,又怎麼可能一個個的接連折在他們師徒二人手中?」

「而且你跟著我在宮中這麼多年,見慣了背主之人的下場。」

「老九看似溫吞仁義,可實則心胸狹隘、睚眥必報,你以為你如果真的引得他對雲卿起了懷疑,疑心她有背主之意,他會怎麼對付雲卿?!」

許一聞言張了張嘴,忍不住道:「怎麼會,雲先生不是九皇子的師父,她還救過九皇子性命……」

「師父,呵!」

司徒宴冷笑一聲:「為了那皇位,父子相殘,兄弟相殺的事情還少見嗎?」

「就是至親之人,尚且會因為權勢地位而反目成仇,更何況她只是一個師父。」

「她當初的確是救過老九性命,可那又如何,當初老九賤如塵泥,老七也曾護過老九,要不是他,老九早十年就已經死了,可是兩年前老七病死的時候,老九可曾有為他掉過一滴眼淚?」

司徒宴想起那個不與人爭搶,性格溫吞又有些軟弱的七弟,臉上滿是嘲諷之色。

「旁人不知道送老七去死的那碗葯是誰送的,難道連你也不知道?」

許一臉色陡然白了下來。

七皇子死於兩年前,無論是朝中宮中,包括陛下那邊,所有人都以為他是因病而亡的,就連司徒宴也未曾懷疑過。

可是後來他們在查其他事情的時候,無意間查到了太醫院的脈案,牽扯出來七皇子的死因,才知道當初七皇子本不該那麼早走的,全是因為喝了一碗太醫所送去的葯才會提前喪命。

而那碗葯,雖然已經尋不到證據證明,可所有的線索所指都在九皇子司徒釗身上。

許一聽著司徒宴的話,想起這些年在宮中所見所聞,再想起司徒釗之前聽了他的話后那陰沉恐怖的臉色,不由也是慌了。

他真沒想要害雲卿。

雖然雲卿是九皇子的人,這幾年九皇子暗害他家主子的事情她也脫不了干係,可是這一次的的確確是雲卿救了殿下性命。

他原本只是想要氣氣九皇子,順便離間一下兩人關係,想要把雲卿拉攏到他們這邊來,讓他「棄暗投明」。

可他卻是忘記了,背主的謀士,特別像是雲卿這種知道九皇子太多隱秘的人。

一旦被主子所疑,絕無生路可活。

(本章完) 秦良聞言一直盯著她,俊顏上除了獃滯,沒有什麼別的表情。

椹芙嘆了口氣,指尖劃到眸下的那枚鮮紅桃花印。

一瞬間,微弱的虹光閃爍其上,襯著她膚白勝雪。

「大師兄,這枚桃花印,就是汜水桃妖一族傳承數十萬年的族長印記。」

秦良終於能夠找回自己的聲音,看了眼少女眸下刺目的印記,並沒有太糾結於少女突然由人變妖的轉變。

秦良輕聲道:「所以你的意思是,我的母親可能是妖,而且還是一族的族長。她死後,才把這印記傳給了我?」

誒呀,這小子好像還沒傻么,思維這麼清晰,很快的就得出了套路。

只是……

椹芙搖了搖頭,「可是我識得你的母親,她生前的時候,額上從來沒有這麼一枚火鳳尾羽印記。」

「啊?」秦良頗為意外,「你知道我的母親是誰?」

椹芙瞪他一眼,「廢話。」

秦良有些不可置信,「而且你方才說……你還認識她?」

椹芙再一個白眼,「廢話,否則我怎麼可能知道她長什麼樣子。」

由於少女這句話的信息量實在太大,秦良只得掰著手指滿是糾結的演算了起來,「我母后在我六歲的時候就去世了,如今十二年過去了,小師妹居然說她認識我母后……」

秦良倏然抬眸,驚恐的掃了眼面前這位無論怎麼看都只有十三四歲上下的嬌俏少女,「小師妹,你今年多大?」

椹芙懶懶抬眸,淡定道:「老身今年一千多歲,具體幾歲實在不太記得了,你叫我小師妹什麼的的確有些不太對……」

一千……多歲!

秦良如遭雷劈,「那你認識我母后的時候,有多大了?」

椹芙聞言陷入了沉默中,「好像自打成形於天地間的時候,我就已經認識你母后了。你母后稱我師父為姐姐,而師父讓我稱她九姨,想來你母后應該也有上萬年歲。」

秦良幾乎要在風中石化,隨後看了眼椹芙全身上下,修長如玉的手伸出,一把揪住了少女白嫩的臉蛋。

隨後就像玩泥胚一樣往兩邊蹂躪拉扯著,椹芙吃痛,一把打開了他的手,黛眉微蹙道:「你幹嘛。」

秦良瞭然,「你們樹妖的壽命,應該是極長的吧。縱然你已有千歲,可跟我母后比起來,不過是個孩子。」

椹芙這才點了點頭,「不錯,樹妖通常都有四萬年以上的壽命。不過,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我的確是樹妖大種族的不錯,可是你母親不是。」

秦良無奈了,皺眉良久,方才淡淡道:「莫非我母親是鳳凰?」

「答對了。」椹芙頗為驚訝,「你怎麼知道?」

秦良指了指他額上那枚火鳳尾羽,「光看形狀就知道了啊,笨蛋師妹。」

椹芙怒,「喂,老身方才已經自曝了芳齡,你這個十幾歲的娃娃休想占老身的便宜,誰是你師妹!」

秦良伸手撫了撫炸毛小貓一般的少女,柔聲道:「好好好,你不是我師妹,你是獨一無二的小師妹。」

椹芙:……

罷了,跟這廝講理向來說不通!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君憶桃夭》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君憶桃夭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少女頓了頓,隨後淡淡道:「大師兄,你可知道,你的母親是鳳凰中最尊貴的火鳳一族中,唯一的小公主。」

秦良聞言有些愕然,遂點點頭,「聽起來我那個不靠譜娘親還是有些來頭的。」

椹芙瞪他一眼,頗有些無奈,「豈止是有些來頭,簡直跟妖界的皇女一樣了好嘛。」

椹芙說的這是實話,當年妖界,只要一提這位九姨的名諱,什麼妖魔鬼怪都得繞道走,名聲比自家那個驚天動地的美人兒師父還要響。

總有大佬對我虎視眈眈 「只是……」,椹芙有些糾結,良久方才抬眸看向秦良,「你可知道,我們臉上的這種咒印,不是隨便一個普通妖族就能夠下咒的。」

秦良搖頭,「小師妹啊,你能不能別磕磕巴巴了,有事就一次性講完。」

此時的秦良聽著少女口中所講出的每一句話,都覺得萬分驚奇。

就好比原來你用眼睛去看這個世界,可是你的眼前卻隔了一扇窗,現在這扇窗打開了,再看外面的世界,就顯得新奇而精彩紛呈了。

椹芙無語,也只能一本正經的給他開拓世界觀。

「秦良,這個世界上妖,大多都是由事物修鍊而來。什麼兔子啊,狗尾巴草啊,鳥啊之類的。」

秦良點點頭,「嗯,所以你就是桃樹修鍊而來的嘍?」

椹芙出乎意料的居然搖頭了,「不,不是的。」

秦良聞言下巴都快觸地,玉面上滿是震驚,「難不成,你還生來就是妖么?」

椹芙點頭,有些訝然,「你怎麼知道?」

秦良:……

忽略他,忽略他還不行么。

椹芙倒也沒太在意,繼續自顧自的講述道:「妖族之中,存在著那麼幾個上古血脈。這些妖族族類分明,且傳承嚴明,是生來就有的妖怪。

然而他們通常都是仙界犯了錯的神仙下凡,接受懲戒而來的。」

見秦良一臉聽說書的神情,椹芙無奈道,「罷了,我來給你舉個例子吧。

比如說我們汜水桃妖一脈。

我師父的師父的師父的師父的師父,也就是師祖奶奶。原本是天界的花神,因為犯了錯,才被趕下凡界,貶為了妖。

但是因為畢竟有仙界血統,所以與其他的妖類有很大不同。她的后族,生來便妖力強大。

但是因為畢竟是懲罰,天帝就在師祖奶奶下界時傳下了一枚咒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