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中有人得到這個消息,心中猶如吃了一個定心丸,臉上忍不住浮現一抹激動之色。

這張開來畢竟是玄道界的使者,如果他橫插一腳,那麼明天的投降儀式,必生亂子,這是所有既得利益者是最不願意見到的,眼下,周行雲已經樂不思蜀,他這邊完全沒有任何問題,那麼就還剩下張開來這個麻煩。

對於張開來,暗中某些人策劃了許久,首先殺是不能殺的,就像張開來自己說的那樣,他怎麼說也是玄道界的使者,如果殺了,必生亂子。

既然不能殺,那就要想辦法,削其心智,墮其神魂,滅其意志,亂其理智了。

如今,張開來不知死活沾染了不該沾染的東西,完全等於是一個廢人,這還不得被人前者鼻子走?

妖孽邪王,寵翻天 一夜無話

…….

翌日

九月十二

世界安全組織會議召開

全球十二國齊聚,惡魔人公會與世界安全組織第一次正式會首,天下三大頂級組織,DDK銀行,HD調查團,CH研究院碰面,各方勢力雲集,共鑲盛會!

冷玉攜惡魔人公會全體高層在萬眾矚目的光芒之下步入了世界安全組織的殿堂,望著站在自己正前方恭候多時的豪老頭,冷玉面帶著微笑伸出了自己右手。

這一刻,光芒閃爍,歷史永記!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咔嚓!咔嚓!」

鎂光燈閃爍,大氣磅礴的殿內,人潮擁擠,無數記者,此刻正架著長槍短炮,對傲立在人群中央的冷玉不斷拍照,在他面前,是表情一絲不苟、神情嚴肅的豪老頭。書書網更新最快

「幸會!幸會!」

豪老頭伸出了自己右手與冷玉的右手緊緊的握在了一起,這一刻,閃光燈劇增!

「久仰!久仰!」

冷玉嘴角含笑,兩隻大手一觸即分,而後,兩人並肩走在一起,直往大殿深處而去,哪裡有一個龐大的會議廳,冷玉將在哪裡見到世界各方勢力首腦。

一路上,人潮跟隨,站在冷玉身邊的豪老頭望著從容不迫的冷玉,神情複雜,這個年輕人,只有二十多歲,今年還沒滿三十,卻已在不知不覺間達到了如此地步,實力,地位俱在常人之上,與生俱來的領袖氣質,更是叫人在無形之中對他忍不住頂禮膜拜。

豪老頭此刻不禁在回想,自己三十歲不到的時候在幹什麼呢?好像在和人為了一些意氣之爭,在爭鬥吧?

而冷玉呢?

他太過不同了,有些不像年輕人,一坐上惡魔人公會會長的寶座之後,便沉穩的令人可怕。

想到這裡,豪老頭唏噓不已,帶著冷玉,在踏入了會議室之中。

「唰唰唰!」

這一刻,會議室內無數人回過了頭來,望向了並肩走來的冷玉和豪老頭兩人,此時冷玉才發現,他們惡魔人公會好像是最後一個到的,想到這裡,冷玉心中暗自竊喜,畢竟主角都是壓軸,這說明自己是主角來著。

世界安全組織如果沒有意外的華,基本上每隔五年便會舉行一次世界安全大會,因此有專門的場地,眼前這間龐大的會議室可容納上萬人落座,會議室的頂部乃是半圓形,整個會議室設計也是半圓形,琉璃金光照耀,整體顯得金碧輝煌。

會議室的座位排列設計乃是階梯式的,首先是住持會議的主席座位,本來只有一個,面對著上萬觀眾,但眼下卻有兩個,這兩個座位很高,設在高台之上,高出水平線大約一米左右,座位材質乃是石質,被工匠用鏤空雕琢,遠看普通,近看非凡。

眼下,這兩個座位並排在一起,面前有一方玉桌,兩旁有世界安全組織派守的保安人員鎮守。

接著,便是中央區域,有一個半圓形空留地,地面鋪設青石瓷磚,近看平平無奇,遠望地面宛有山脈浮現,很是非凡。

空留過去便是第一排座位,這排座位也是半圓形,有十五個,乃是為十二國準備的,正對主席坐位的三張座位是給世界三大頂級組織準備的,這三大頂級組織分別是,ddk銀行,hd調查,ch研究院,兩旁對稱六張座位,共計十二張,乃是為世界十二強國準備的。

這些座位面前,有金色台桌一張,各自分開,並不相連,昭示著彼此之間的獨立性質。

這排座位過去,便是能在世界上排名s級的首腦座位,依次類推,越望上越高,越望上每排的作為也越多,直到十排過後,再無位子。

當冷玉和豪老頭一步入會議室,便一眼見到了最前方面對觀眾的兩張主席座位,見到這兩張主席座位,冷玉愣了一會兒。

「走吧!」

豪老頭悄悄從後面拍了一下冷玉,並未多說什麼,見狀,冷玉收了心思,帶著笑意與豪老頭兩人從寬闊的通道一路向下,上萬勢力首腦的注目之下,與豪老頭兩人不緊不慢的下到了會議室的中央半圓形空留地。

此時,這空留地上,在一側臨時排了兩張座位,冷玉掃了一眼,但見那兩張臨時擺放的桌子上,擺著兩張名自牌,上面分別寫著,玄道界周行雲,玄道界張開來。

冷玉視線稍移,便見到坐在坐位上兩人,一人穿著白西裝,豎著大背頭,此人便是周行雲了,周行雲一改玄道界的裝扮穿上了元星的服飾,當冷玉望向他時,可以見到周行雲身旁有一侍者正彎腰對周行雲說話。

「周使者,這位乃是元星惡魔人公會會長,大名鼎鼎的冷玉,殺人不長眼的存在,可沒我們首腦豪老頭好說話,周使者在元星遇上了可千萬不要招惹他,不光是他,遇見惡魔人公會的成員,周使者也萬萬不可隨意招惹」

聞言,周行雲臉色一緊,記住了侍者的囑咐,見狀,那侍者臉上浮現了一抹好笑,心中竊喜得意。

在周行雲身邊坐著的便是張開來了,此時,同樣也有一侍者在旁幫忙介紹冷玉,不過,此時張開來像是廢了一般,臉色慘白,黑眼圈明顯,穿著玄道界特有的古袍像癱瘓了一樣,癱坐在坐位上,絲毫沒聽到侍者在說些什麼。

「別說啦!這什麼會議要開多久啊!」

才一開始,張開來便有些不賴煩了,他沾染了不該沾染的東西,此時已經上癮發作了。

見狀,侍者暗地裡搖了搖頭,面露不屑。

「真是好手段」

冷玉心思通靈,外有心感這種變態的心念,目光一掃,見了周行雲的裝扮,張開來的樣子,便想到了很多東西。

「別管他們了,我們上去吧!」

豪老頭看都沒看張開來一眼,徑直便走,聞言,冷玉點了點頭,便與豪老頭分別從左右上環梯上了高台,坐在了主席座位上。

這一次,冷玉將惡魔人公會全體能帶來的高層、李長風他們全都帶來了,但黑老怪和大龍王兩人沒來,黑老怪送了周行雲和張開來到這中央大陸,便返回了大荒浪原與世界安全組織的豪俠級高手孫朽坐鎮星空之門,而大龍王則是留在本部。

此時,李長風他們被豪老頭安排到了下面參加會議。

當冷玉和豪老頭落坐之後,會議之中的議論之聲漸消,在場幾乎所有人都望著冷玉,因為冷玉坐的這個位置,包含了太多的信息了。

「想不到這一天來的這麼快…」

下屬第一排,武破天他們見到冷玉和豪老頭兩人坐在一起時,感慨了一句。

「咚咚」

豪老頭在此時敲響了木錘,而後開始讀稿子宣布會議流程,坐在一旁的冷玉靜靜的旁聽,事實上,對於坐上這主席台的位置,冷玉一點準備都沒有,本來他以為自己會和武破天他們坐在一起,但沒想豪老頭把他的座位安排到了他的身邊,這個信號很明顯,這代表著豪老頭願意與自己一起擔任協調,平衡這整個元星上的勢力的角色,這是多麼偉大的殊榮,冷玉當真是一點準備都沒有,冷玉知道會有這麼一天,但沒想到這一天來的這麼快。

從今天開始,元星上,將有兩個引導者,以前,只有豪老頭一位,而現在,多了一個冷玉。

從此以後,世間大勢將有豪老頭和冷玉共同引導!

「看來等下得和豪老頭好好聊聊了,也不知道他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未來會如何,冷玉不知道,但他已經被豪老頭提前推上了這個位置,就必須硬著頭皮上了,否則的話,一旦扮演不好這個角色,冷玉會遭受無數人鄙夷。

……

這場會議大致分為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重頭戲,關於玄道界投降的問題,這個要一條一條討論,因此會議顯得有些冗長,不過都是豪老頭宣布,玄道界的人聽著就行了,再就是接收玄道界的投降文書。

事實上在張開來他們來之前,帝尊就暗中將玄道界帝府,霸天宗,虛空神殿的聯名所寫的投降文書交給了周行雲保管,並且囑咐周行雲在適當的時候,就把它給拿出來。

這幾天,周行雲玩的不亦樂乎,對元星的好感度飆升,當豪老頭要求他們交出文書之時,周行雲便樂呵樂呵將一本金磚打造而成投降文書拿了出來;轉手交給了張開來。

張開來的身份還是比較重要的,他雖然不知道也沒有領悟帝尊他們的意思,但卻又在玄道界向元星投降的環節之中,佔據著一個非常的重要地位,那就是打開文書,拿到藏在裡面的一份,真正的投降文書!

周行雲眼下拿出來的那本金磚文書,實際上是一本寶物,帝尊他們也怕,怕投降之後自己地位不保,性命不保,怕元星趕盡殺絕,因此他便和霸天宗的霸庇,虛空神殿的虛無姬聯合鍛造出了這本投降文書,在周行雲認定元星方面不會趕緊殺絕之後,便可以將這文書拿出來交給張開來,由張開來打開,取出真正的投降文書,外人若強開,則必將自毀!

至於張開來為什麼能打開,那時因為張開來還有另外一層身份!

張開來,帝府弟子,帝尊的直系,明著說他就是帝尊的血脈子孫!

帝尊其實只是一個名頭,稱呼而已,帝尊他的本名其實是姓張!

不得不說,人老成精,帝尊活了千萬年,論智謀那是非常可怕的!如果不是因為冷玉,大龍王,豪老頭他們的實力實在是可怕,把他帝尊給嚇住了,帝尊打死也不會投降。

在這一系列環節之中,張開來是繞不過的,在帝尊的計謀之中,張開來同時還擔任一個誘餌的重任,也正是因為如此,帝尊才沒有向張開來明說自己的用意,使得張開來懵懵懂懂來到了元星,如果張開來在元星被殺,那麼將會使得帝尊感到緊張,從而不願投降,肯定是要元星魚死網破。

帝尊計謀隱秘,周行雲雖然領了囑咐,但不知其中詳細,元星這邊也是能人輩出,能做上一國之主,也非等閑之輩,當妙音仙子將玄道界投降的消息傳回元星之後;暗中較量便開始了。

中央大陸四大強國總統雖然不知道帝尊的計謀,但也不是傻子,他們敏銳地覺得這張開來很重要,是不能殺的人,但這張開來飛揚跋扈,又難以處理,最後,暗中他們便使了毒計,既然不能殺,那就廢了,只要能為我所控,那就行了。

重生之我的1993 如今,周行雲被中央大陸北方聯合國總統李興邦使計謀,搞得樂不思蜀,都不用別人提點,就直接把文書拿了出,張開來因為沾染了不該沾染的東西;變得神志不清,在周行雲的示意下,張開來想也不想,便咬破手指,滴了一滴鮮血在金色文書之上!

一時間,會議室內金光大盛,金殼退去之後,一頁玉書漂浮而出,一道虛影憑空浮現,這虛影,不是別人,真是帝尊藏在裡面的一道化身! 時間,九月十二日。書書網更新最快

地點,元星,中央大陸中央之城,世界安全組織總部會議室。

在所有人驚呼著望向會議室中央空留地上空,那張漂浮的玉紙文書和那道虛影之時,暗中,一雙怨毒的眸子死死的盯著高台之上,那一名丰神如玉的年輕人。

「冷玉!準備好迎接我的報復了嗎?桀桀!」

……

當玄道界使者張開來打開金磚文書之時,真正的投降文書現世,與之一起的還有一道帝尊的化身。

「被打開了嗎?」

帝尊的化身目光一一從四周掃過,見到了身穿元星打扮的周行雲,見到了宛如廢人一般的癱坐在座位上的張開來,見到了會議室內那富麗堂皇的裝飾,見到了坐在第一排的十二國首腦,hd調查團,ddk銀行,ch研究院三位頂級組織首腦,也見到了從第一排往後,那成千上萬的勢力首腦,此刻,這些人的目光一直,都在打量帝尊。

最終,帝尊的視線停在了高台之上,臉色平淡如古井一般的豪老頭和冷玉兩人。

「諸位,安康!」

將自己的目光收回之後,帝尊的化身緩緩朝著滿堂之人,深深做了一輯。

這是不可思議的

帝尊活了上千萬年,除了弱小之時,向無法戰勝的敵人行過禮,往後的千萬年,還沒有彎過腰,而今,帝尊彎下了筆直的脊樑,向著滿堂之人行禮。

主席台上,冷玉能非常的明顯的感覺到,在這一刻,諾大的會議室內,本來緊張的氣氛頓時一松,滿堂之人,臉上都露出了一抹輕鬆表情。

「咚咚」

冷玉的身邊,豪老頭手持木錘敲了兩下,而後盯著懸浮在空中的帝尊,問道:「你這是化身吧?能和你的本體共通消息嗎?」

此刻的豪老頭彷彿是法官,堂下的帝尊猶如犯人,四周的圍觀者彷彿是陪審員,這種情況,多多少少讓一旁的冷玉感覺有一絲絲怪異與違和。

「是的,為防止意外,我將的化身留在了文書之中,這具化身乃是我動用秘法練出,可與我本體共通消息」

帝尊恭敬答道,此刻的他態度擺得十分端正,他明白,他此刻的身份不再是玄道界上叱吒風雲的那個帝尊了,而是一名,投降者!

坐在一側的張開來和周行雲兩人此時神情有些拘謹,周行雲知道真正的文書藏在金磚文書之內,但並不知道帝尊的化身也在其中,至於張開來就是更不知道了。

「既然你這化身能與本體共通消息,那就好辦了,呈上文書吧,我與惡魔人公會長冷玉,將代表整個元星,接受玄道界的投降!」

豪老頭翻動著身前的文稿,神情一絲不苟,坐在他身邊的冷玉則是在靜靜的旁觀。

聽到豪老頭的話,漂浮在空中的帝尊化身身上光芒一凝聚,落到的地上,隨後隨手一招,便見那玉紙投降文書緩緩落到了他的手上,隨後,帝尊捧著文書,一步步來到了主席台下,雙手一松,便見那文書緩緩上浮,飛到了豪老頭和冷玉兩人的面前,靜靜的落在了兩人眼前的玉桌之上。

做完這一切后,帝尊退回到了空留地中心區域,如犯人一般,靜靜的等待著豪老頭與冷玉兩人的共通宣判。

此刻的帝尊臉色有些複雜,在交出文書的那一剎那,帝尊有些後悔,但世上沒有後悔葯,文書已交,大局已定矣。

主席台上,冷玉和豪老頭兩人此時正俯身在查看文書上的內容。投降文書上面的內容冗長,大致意思就是玄道界三宗代表玄道界願意投降,不過卻有三點要求。

大致如下

第一:不得干擾玄道界宗門內部事物。

第二:不得強佔玄道界宗門領地。

第三:要求玄道界子民享有和元星的子民平等的權利。

這三點,如果將宗門換做國家,就很好理解了。

第一點,相當於國家內部政治。第二點,相當於國家主權,第三點,就更好理解了,人權平等。

豪老頭和冷玉兩人將文書看完之後,對視了一眼,雙方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一絲詫異。

「沒想到這帝尊…居然想到了這一步」

冷玉笑了笑,本來他以為帝尊的要求無非是苟全自己的地位,或者拚命為自己爭取利益,但他這三點一提出來,就叫人刮目相看了。

「是妙音仙子叫他這樣寫的吧?」

冷玉對豪老頭笑道,除了妙音仙子,冷玉想不到其他人了,因為妙音仙子曾在元星上生活過,知道元星上的社會形態以及架構,不然的話,帝尊就是再聰明,但認知障礙在哪裡,打死帝尊,帝尊這個生活在封建社會架構的傢伙,也想不出這三點來。

特別是第三點,要求玄道界子民享有和元星的子民平等的權利,這已經涉及到人權方面了,玄道界存在嚴重的奴隸制度,人權意識距離覺醒還早著呢,但帝尊居然寫出來了,這不得不讓人吃驚,這如果沒有外人指點他,打死冷玉冷玉也不相信這是帝尊這個傢伙自己想出來的。

豪老頭聽到冷玉的話后也笑了笑:「妙音仙子不也是你慫恿的?不然她那會在我面前說出要加入世界安全組織那樣的話?」

聞言,冷玉立刻閉嘴了,隨即堅決否認道:「別亂說,我可沒慫恿,我不知道,這跟我沒關係」

見狀,豪老頭搖了搖頭,也沒說什麼,而是拿著文書對下方的帝尊直言問道:「這三點要求,是妙音仙子告訴你這樣寫的嗎?」

下方的帝尊聞言,靜默了一會兒,事實上這三點確實是妙音仙子提出來的,當時,仙道大會結束之後,使者團前往元星的前夕,妙音仙子在察覺到帝尊他們的意圖后,知道投降不可避免情況下,便找到了帝尊,要求要看投降文書。

那個時候,帝尊他們並沒有直言公布自己的意圖,為了照顧自己的顏面,帝尊就撒謊說沒有投降文書,並冷漠地將妙音仙子趕了出去,妙音仙子被趕出去之時,斯聲力竭警告帝尊他們不要貪小便宜,否則會將玄道界推入一個大火坑,然後將這三點提了出來。

區區三點,這算什麼?

當時帝尊他們並沒有在意,因為一開始文書上的要求,被帝尊他們提了十多點,從數量上便能壓倒妙音仙子的三點。而且內容都是一些能保證三宗絕對利益的條件,例如投降之後帝府該如何,霸天宗該如何,虛空神殿該如何如何。

反正所提的要求都是關於三宗的,與玄道界其他宗門、其他人一毛錢關係都沒有。

他們所提的要求,概括起來大致意思就是,元星的人在玄道界想幹什麼都可以,但就是不可以對三宗出手!

如果是這個條件的話,元星的各方勢力見了恐怕會笑掉大牙,區區三宗算什麼,隨便找個地當豬一樣養著就好了,根本就不算什麼事情,但妙音仙子所提出的這三點,立馬就讓各方勢力難受了,如果冷玉和豪老頭兩人拍板同意,他們會更難受!

畢竟,妙音仙子提出的這三點,可以讓玄道界歸降之後,元星上的勢力不敢對玄道界亂來,同時保證了玄道界上所有人的人權利益!

否則的話,按照玄道界所提出的條件,玄道界一旦落入元星的手中,玄道界便算是邁入了深不見底的火坑之中了。

妙音仙子被帝尊趕出去之後,並沒有放棄,她又去找了霸天宗,想通過霸天宗篡改文書內容,但得到同樣的結果,被趕出去。

最後還是不死心的妙音仙子,又去找了虛空神殿的殿主虛無姬。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