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筱綃、邱瑩瑩、關雎爾三個人住在2203,這個說辭你信嗎?

曲筱綃是個爛人不假,但也是個貨真價實的富二代,你覺得她會跟兩個跟她不同階層的人合租嗎?

樊勝美、關雎爾、邱瑩瑩三個人住在2202才是真的。

對了,樊勝美在2202的房間應該是最差的一間吧?

樊勝美,我說的對嗎?」

之前樊勝美吹了多大的牛,撒了多大的慌,現在她的臉就有多痛!

葉曉直接把她的面具撕了,她的真面目徹底暴露在王柏川的面前,她還怎麼繼續裝女王呢?

「葉大哥……」

關雎爾站了起來,看她的樣子,似乎打算勸葉曉別說了,給樊勝美留一點面子。

「你坐下,沒你的事情。我就看不慣她這種行為,今天我就要揭了她的老底。」

葉曉看著關雎爾,態度很強硬。

關雎爾站在那裡,想說什麼又不敢說,最後被邱瑩瑩拉了一把,重新坐了回去。

「雖然曲筱綃自己就是一個爛人,但她看你樊勝美看得還是很準的,你真的就只是一個撈女。

樊勝美,我倒也好奇了,你怎麼那麼牛逼呢?

人家租了輛寶馬,沒把寶馬是租的事情告訴你,你就對人家惡言相向。

你吹噓自己買了一套房子,這事你怎麼不拿出來說一說呢?

說實話,我是真的不知道你哪來的資格瞧不起一個努力打拚混出了一點成績的小老闆。

王柏川算不上多麼成功的有錢人,但人家把公司都開到魔都來。

能在魔都這個寸土寸金的地方租幾間辦公室,你讓人家給你買包,上萬塊錢人家也能掏出來吧?

就算那輛寶馬是租的,租金也算錢吧?

再看看你,你租得起辦公室嗎?你買得起上萬塊的包嗎?你租得起寶馬嗎?

瞧你這樣子,怕不是一個連三五千塊都掏不出來的窮幣。

你一個窮幣居然鄙視一個正在創業的人不夠有錢,誰給你的勇氣?梁翠萍嗎?」

這就是葉曉很討厭樊勝美這個角色的原因。

魏渭、安迪這些人有時候也會表現出一些看不起邱瑩瑩模樣。

可問題是人家真的有錢,比邱瑩瑩強太多了。

再看她樊勝美呢?她有什麼?自己窮得跟鬼一樣,居然嫌棄王柏川窮!

你丫的要是瞧不上人家,你就直說,讓人家滾蛋不行嗎?

一邊瞧不起人家,一邊又吊著人家撈好處,臭不要臉。

「你這是在污衊我。」

樊勝美氣急敗壞,但是又很無奈,她拿葉曉沒有辦法。

因為葉曉說的都是真的。

葉曉只是把她做過,或者正在做的事情說一遍,她根本無法反駁,只能無能狂怒說葉曉是在污衊她。

葉曉沒有再理會她了,扭轉目光看王柏川:「7月20號到8月1號這段時間裡,她應該在跟你玩曖昧吧?

這麼跟你說吧,那段時間,我恰好在跟她相親,我和她還沒有談崩,明白是什麼意思了嗎?

這個女人完全把你當備胎,當遇到像我這種比較有錢的男人時,她就費盡了心機想要勾搭。

她又擔心自己找不到有錢的男人,所以需要吊著一個人給她兜底,以便未來接她的盤。」

葉曉從兜里取出手機,把樊勝美那段時間和他的聊天記錄翻給王柏川看。

王柏川看完臉當場就黑了。

他對樊勝美付出了一片真心。

樊勝美當著他客戶的面,宰了他一筆買了一個價值上萬的包,他沒有說什麼吧?

樊勝美一直挖苦他,他也忍了。

現在,他發現自己就是一個接盤俠,哪裡還能忍?

尤其是葉曉把樊勝美的真面目揭露了出來,王柏川知道了樊勝美在魔都混得很差,比他差多了。

被一個條件遠不如他的女人當成備胎,是個男人都沒法忍!

王柏川氣得掉頭就走了。

「柏川。」

樊勝美慌了,這麼忠實的一個備胎,就這麼走了,她怎麼能不心痛呢?

她一連喊了王柏川好幾下,都沒有得到王柏川的回應。

「你不是喜歡釣富豪嗎?你不是瞧不起人家嗎?我幫你把他弄走了,你應該開心了吧?

沒了他,你不就可以肆無忌憚去釣你的富豪了嗎?不會有人影響到你了。」

葉曉看著懊悔不已的樊勝美說道。

樊勝美狠狠瞪了葉曉一眼,她也想釣個富豪,可是富豪都看不上她。

她不就得培養一個接盤俠

葉曉把她的接盤俠弄沒了,等於把她的退路斷了,實在可惡!

葉曉完全無視了樊勝美那兇狠的目光,朝曲筱綃看了過去:「好玩嗎?要不要玩一些更刺激的呢?既然都要玩了,當然要把刺激貫徹到底。」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李元三憤怒的找古特思單挑去了,兩人的恩怨並沒有隨著比賽的結束終結,反而愈演愈烈。

「喂,那個誰,你三爺來了,還不出來接客?」李元三點名古特思。

古特思轉身,聲音陰沉,「新人就要低調一點,見到前輩就好好鞠個躬,不要跟有爹生沒娘養一樣,一點教養都沒有。」

李元三傲然道,「不好意思,家教甚嚴,但你不配。」

「逞口舌之力有何用,有種場上見。」

「怕你?」

兩人直接站到場中,四目相對火花四射。

古特思將球丟給李元三,「你是新人,實力太弱,給你個機會。」

三也不接球,直接將球穿了回去,「老人優先,免得到時候輸了找借口。」

「好了,不要浪費時間,我來決定誰先。」嚴蓓直接粗暴打斷兩人無聊的口舌之爭。

嚴蓓用的是轉球的方式,皮球氣芯對著誰誰就先開始。

嚴蓓一轉,氣芯正對古特思。

「就說老人先,嗶嗶那麼多有的沒的幹嘛?」李元三不滿的抱怨。

「你……」

古特思氣極,要不是嚴蓓橫插一杠有你在這蹦躂?

嚴蓓冷冷瞪了李元三一眼,「比賽開始,5球分勝負。」

兩人感受到殺氣,各自將頭扭到一邊,默默的閉嘴不再說話。

庄晴拉著寧凡站在一旁觀戰,「寧凡同學,你說誰會贏?」

寧凡呵呵一笑,這根本不需要猜好吧,「我們家三兒會贏。」

「不會吧,他實力那麼強?」庄晴有些不信。

寧凡神秘一笑,「一會你就知道了。」

看到寧凡裝起來庄晴心中不滿,「哼,故作神秘。」

庄晴俏臉一扭不再理會寧凡,轉身拉著嚴蓓親密的聊了起來。

這時博榮鬼鬼祟祟的來到寧凡一旁,頂了一下寧凡胳膊,「這麼強的新人你哪找的?」

「我說自己送上門來的你信嗎?」

博榮白了寧凡一眼,你當我傻?

寧凡也不解釋,「不信拉倒。」

「他哪個社團的,我怎麼沒見過。」

「我說籃球社你信嗎?」

博榮一愣,「籃球社有這號人物我怎麼不知道?」

「唉,要不怎麼說你們夫妻倆眼瞎,這麼好的一塊璞玉放在眼皮子底下都發現不了。」

嚴蓓惡狠狠瞪著寧凡,「寧凡,不要胡言亂語。」

寧凡眼神詢問庄晴,這麼遠她都聽得到?

庄晴呵呵一笑,示意寧凡別管嚴蓓。

四人聊天這會李元三已經與古特思鬥成2-2平。

其實嚴格來說兩人並不是一個位置的球員,元三打的是3號位,而古特思則是5號位,兩人對打純粹是互相看不慣。

李元三看不慣古特思的虛偽,古特思看不慣元三的囂張,兩人天然的不對付。

兩人雖然場上位置不同,技術體系不同,但相近的身體素質卻成為兩人對位的基礎,兩人你擠我抗打的是互不相讓。

第8次發球輪到李元三進攻。

李元三看著神經有些緊張的古特思,嘴角露出了冷笑。

這時的古特思就像被寧凡血虐的自己,一點小動作都會牽引那根過敏的神經,這時卻是最好騙的時候。

李元三跟著寧凡這兩周,除了基礎訓練之外,還另有收穫。

在他日以繼夜的祈求之下,終於讓寧凡傳授他假動作神技,畢竟在寧凡神技之下他可是足足貢獻了11滴血。

元三兒利用身體將古特思壓制在籃筐附近,卻被古特思死死頂住,他已經很難再進一步。

他立刻左轉做出投籃動作,雖然動作有點失真,但神經早已變得緊張兮兮的古特思哪能發現,他立刻向前撲去,試圖送三兒一記火鍋嘗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