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何況,連旱魃這樣兇殘的大殭屍都能接受梓鴛,他就更加沒有話說了。

是以,今天信上的內容事關梓鴛,讓他心頭焦急萬分。

「誰的信?梓鴛發生什麼事情了?」

林天佑接過信件,一邊拆一邊問。

「您看信的內容,就知道了!」

右龍衛沒有多做解釋。

信被拆開,林天佑取出信紙,就見上面寫了一行字:

「梓鴛在我的手中,不想她有事,就乖乖到冰域去,否則,你會後悔一輩子。」

落款處的簽名,是四個大字,填海屍皇。

這封信,竟是填海屍皇所寫!

林天佑眼眸之中泛著冰冷刺骨的寒光。

「又是那個混蛋?

很好,填海屍皇,本少看你這是在找死!」

他的聲音充滿了殺意,握信的手更是燃起了黑炎之火。

只是瞬間,便將信給燒成一堆灰燼。

右龍衛見林天佑似乎有暴走的傾向,怕他失控,便連忙勸道:

「龍王少爺,您先冷靜一下!

信上只說讓您去冰域,想必梓鴛姑娘目前是安全的。

而且這裡還有一個讓我無法理解的事情。

填海屍皇是將臣的手下,他為何會聽命於地獄蝶妖?

難道說,將臣跟地獄蝶妖聯手了?

又或是說,填海屍皇只是單純的背叛了將臣?」

右龍衛皺著眉頭,對於這個問題,他百思不得其解。

「本少不管他是不是背叛了將臣,反正只要敢動梓鴛,他就是我的敵人,而且是必死的敵人,誰也救不了他!」

林天佑拳頭緊握,發出『咯咯』脆響,身上的火焰,更是因為憤怒,竟隱隱有了新的變化。

儼然已經在向第四重火焰突破。

龍絕劍靈很是驚愕,沒想到,林天佑會為了梓鴛憤怒到這種地步。

竟是借著憤怒的力量,強行令黑炎之火突破到了四重境界!

此行冰域,憑著四重境界的黑炎之火,絕對能讓他們更加輕鬆。

「出發,去冰域,我要把填海屍皇碎屍萬段!」

林天佑一揮手,直接跳上了停在外面的馬車。

「對了龍王少爺,旱魃她離開了,好像不跟咱們一起去冰域。」

右龍衛突然開口說道。

「不用管她,反正她也進不了冰域,去不去都一樣!」

林天佑不以為意,他現在滿腦子都是去救人,以及殺人。

龍鱗城邊境之地。

在一條不起眼的山路上,兩個女人正並肩而行。

其中一個女人,身材高大,披著一件黑色斗篷。

而另一個女人則身姿妖嬈。

雖然身上也被一件寬大的斗篷所遮擋,但仍然無法掩飾她的美麗。

此女正是讓林天佑心急如焚的梓鴛。

而另一個女人則是旱魃。

「梓鴛,咱們得加快速度了,不然到晚上之前,可沒辦法趕到下一個有鬼道的城池。」

旱魃臉上掛著笑意,對旁邊的宛如天仙的女子說道。

「旱魃,你為什麼要聯合填海屍皇來騙我?」

梓鴛停下前行的腳步,一對秀眉微顰。

就在昨天她跟林天佑回到家中,凌晨三點多鐘時,旱魃敲門將她叫起。

說有一個地方能獲得足以讓她變成金眼屍皇的魂血。

梓鴛也是這些天跟旱魃關係弄熟了,對旱魃的提防心減弱不少,就相信了旱魃的話。

結果到了外面,卻遇到了填海屍皇。

旱魃為了怕林天佑起疑心,便繼續留在魔雲府,直到將她的嫌疑洗乾淨,這才獨自離開。

「梓鴛,我這也是迫不得已。

眼前龍王距離他覺醒的日子越來越近,我必須在這之前讓你回去見女妭殿下。

否則,後果我無法預料!」

旱魃輕輕搖頭。

這一切,也並非是她所願。

要怪就怪上次梓鴛所說的話,她清清楚楚的聽到梓鴛說,想利用天道之書變成一個真正的活人。

如果這個願望實現了,那女妭殿下還如何與梓鴛合二為一?

女妭殿下是鬼神,她不可能心甘情願的去當一個平凡的陽世之人。

「總之,你跟我回赤水之畔吧。

反正請你相信,我旱魃絕對不會害你就是了!」

旱魃也不願多做解釋。

她拍了拍手掌,立時前方走出了一個男人。

「多謝旱魃屍祖願意配合,這樣一來,我就不需要再去得罪梓鴛小姐了。」

來人正是填海屍皇。

他對著旱魃拱手道謝。

「填海,你到底想做什麼?」

梓鴛大聲喝問。

「梓鴛小姐,我並不想做什麼。

只是上次在天子城,我的屍魂被陰天子的分身拍散了。

即便是將臣陛下過來,也救不活我。

但地獄蝶妖卻不一樣,她有方法救我屍命。

只是,我要去冰寒之界,就必須將捉鬼龍王帶去冰域。

所以只能委屈梓鴛小姐你了!」

填海屍皇笑著回答。

「哼,你這麼做,只會激怒我的男人。

我現在開始有點同情你了。」

梓鴛原本很憤怒,但現在卻又平靜了下來。

「同情我什麼?」

填海屍皇不明所以。

「同情你凄慘的下場。

招惹了我男人,鬼神也救不了你!」

梓鴛自信非凡的說道。

(本章完) 「爹爹到底看重他哪一點?」

赤流歌越想越不明白。

在她看來,秦無夜哪怕是有些高深莫測都好,絕對不值得如此拉攏。

否則,在秦無夜出售魔之心的時候,黑魔家族為什麼沒做更進一步的舉動?

「有緣再見。」

赤雷魔主招呼一聲赤流歌:「流歌,走了!」

「是,爹爹!」

赤流歌緊跟而上。

赤雷魔主是乘著他的飛舟而來。

魔主的飛舟,威武大氣,就連秦無夜都忍不住多看幾眼。

因為現在的秦無夜,可沒有如此霸氣無雙的飛舟啊。

登上飛舟,赤流歌小心翼翼地問若有所悟的赤雷魔主,道:「爹爹,真的這麼放過此人了?」

「莫非流歌看上他了?」

赤雷魔主沒頭沒腦地接話說道:「要是此子的話,當你的夫婿倒是不錯。」

先前還是緊張兮兮的赤流歌,一下子被赤雷魔主的話鬧了一個大紅臉,道:「爹爹你在說些什麼啊!」

「我是認真的。」

赤雷魔主回道。

見此,赤流歌不禁肅容。

她非常熟悉自己的父親赤雷魔主。

例如現在赤雷魔主說讓她和秦無夜成親,就是真心真意的。

其實,將赤流歌嫁出去,或許還不是重點。

重點在於,一旦和赤流歌結成伴侶,無疑是進入了赤雷魔主的圈子。

赤雷魔主被人說是脾性古怪,和他不太合群有著莫大關係。

故而,赤雷魔主說要讓赤流歌嫁給秦無夜,將他拉入自己的圈子之中,倒是讓赤流歌大吃一驚。

「他有著說不清懂得的古怪……但是此子今後絕對不得了。」

赤雷魔主含笑說道:「我保證。」

見此,赤流歌絕對不敢多問了。

萬一真要自己嫁給秦無夜這可如何是好?

況且,赤雷魔主連魔主印鑒都送出去了,已經表明態度。

反正脫離秦無夜的魔掌了,餘下的事情,不急於一時。

就在赤流歌、赤雷魔主二人離開的時候,慕容赤月同樣嘖嘖稱奇個不停。

「沒想到你竟然得到一位魔主贈送印鑒。」

慕容赤月神色複雜地說道。

她出身於慕容世家,當然清楚這是代表了什麼意思。

魔主之流,絕非善類。

秦無夜依然得到一位魔主的認同,而且還是號稱脾性古怪的赤雷魔主,實在令人驚訝。

「我幫了他,他若不感恩,這一生不必去想大魔主的事情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