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鞭威力最大,直接把神殿打出一條溝壑,綿延幾十公里,就那麼突兀地出現在豪華至極的神殿中央,看上去就如時空交錯的入口一般,壯觀而詭異非常。

「死了嗎?」

「打到身上,自然是活不了的啊。」

「終於死了!」

「……」

見到戰鬥平息,眾神開始圍過來。

「可惜了,他還沒死!」

眾神驚訝之餘,看見夢魘神君雙手抱著命理神君,命理神君的腦袋耷拉著,看上去已經完全沒有意識了。

「是你,沒想到啊,你竟然會來救他!」

神尊的身體有些發抖,就在差點跌倒的瞬間,伶雲公主扶住他,然後對他意味深長地點了點頭,很是擔憂地看著他,輕聲說道,「父王,安排好了。」

「好,好啊,不愧是父王的好閨女!啊哈哈哈——」

神尊笑得瘋狂,凌亂的頭髮披散在臉上,加上滿臉的血,看上去恐怖極了。

夢棱抱著命理神君一躍而起,離開那道溝壑,「神尊,你當真要趕盡殺絕?」

「啊哈哈哼,趕盡殺絕?是他自己要送死,這是他立下的軍令狀,他該死!」神尊陰冷地看著沒了意識的命理神君,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手指輕輕一動,弒神鞭收起不見。

「我看見了——你內心深處的夢境,你還真可怕,竟然為了除掉他,向妖王泄露軍情,害死了百萬將士,他們可是你的子民!」

那雙水藍色如同漩渦般的眼睛,露出如水晶接近透明的清澈來。他的眸光也在瞬間轉過幾回,額上撒下來的碎發讓看者看不出他平靜如水的外表下,隱藏著怎樣激烈的心思。

「外界都道你們五大神君貌合神離,尤其是你和他,彼此怨恨對方,我信了。但現在明白了,所謂「高山流水」的知音之交、「卒相與歡」的刎頸最令人神往,彼此沆瀣一氣的樣子真讓我驚訝,你現在的樣子就像曾經為他擋了致命一擊那樣,永遠都會在生死關頭替他當下一切!」

說完,神尊後腿一步,轉頭看向伶雲公主,伶雲立刻心會神領,「啟陣!」

瞬間整個神殿升起湮神禁制陣法,交錯的電光和縱橫的氣流都在這一刻化作靜寂,夢魘神君一身矗立抱著命理神君在高空之中,腳下彷彿千萬丈沸騰血海。

重生之鬼王帝妃 且困在陣法里,所有實力將會被抑制九成,可以說,進來基本就代表死亡了,那麼多實力,基本沒有誰逃得出去。

夢棱皺起眉,如果孤身一人要衝出去應該不是難題,但是命理神君受了重傷,已經奄奄一息,還要護著他,看來凶多吉少了!

看著底下眾神皆退下,看來他們都知道這個陷阱了,夢棱臉色平靜如死,恍然間他看見命理神君睜開眼,輕聲對他說,「你走吧,這陣法困不下你的,帶著我,我們都得死!」

陣法中心能衍變出無數火團,受了天空日月星辰吸力反應,生了一種微妙感應,立時衝動,向外激射,但都被夢棱躲過了。

「真蠢,把自己弄得那麼狼狽!」

說話間,夢棱身上金光籠罩,生出無數巨木光影,把他們保護在其內,青霞湛湛,時隱時現。

「你說,幫我照顧阿魘,可現在就連自己都保護不了!」

命理神君慘然一笑,看著把自己一直護在懷裡的夢棱,外面那層金光在無數攻擊下,已經變得越來越稀薄了。

如此傲嬌、倔強、不肯低頭的命理神君絕不允許自己超不過夢棱,「夢棱,你就要撐不下去了,這下你也連自己也保護不了了。」

命理神君的聲音很低,他好像恢復了一些體力。突然發現身上沒有那麼痛了,妖王鐵鏈的束縛似乎沒有了。

命理神君猛地看過去,發現那些鐵鏈不見了,他的臉僵住了,獃獃地看向夢棱,伸手碰到夢棱的臉,發現夢棱的肌膚冰得讓人發慌,所觸儘是冷汗,咬破的鮮血從嘴角滲出,險些痙攣。

「你的傷一直沒好,竟然還斷了妖王鐵鏈,是不是不想活了。」

說完,他眼一閉,再一睜眼,就從夢棱懷裡掙脫開來,自己懸空站在那,「夢棱,你不用費勁了,無論如何,我都不會放過自己的,我不配活著,但你必須活著!」

說完,夢棱看見命理神君,跳下陣法中央,承受所有攻擊,在陣法里,他們做擁有的實力不足一成,每一次躲避攻擊都顯得尤為艱辛!

夢棱面色微微蒼白,好半晌才恢復過來,「瘋子,你以為你這樣我就會獨自走開嗎,你一直都這樣,一意孤行!」

「快走,走啊!」命理神君吸引了所有攻擊,懸在半空的夢棱現在很是安全,命理神君只是想要他趕緊離開,逃的遠遠的。

……

桃花林里,一隻鳳凰翱翔在九重天上,正張開雙翅正在與一條盤旋的黑龍眺望遠處的神殿。

陣法已啟,從遠處看就像是一個金色光罩,包圍著整個神殿,神宗所有目光都集中在這裡。

「看來命理神君這次凶多吉少了。」鳳凰若有所思地望著遠方,「話說,剛才命理神君在大殿上說的話是不是真的,真的是神尊給妖王通風報信?」

「是真是假已經沒有關係了,總之目的都是一樣。」

說完,黑龍幻化成少年模樣,落在蓮池旁,其實他們都知道發生的種種事情的原因,都是所謂的少年心性、天之驕子,不懂得韜光養晦、收斂鋒芒。

鳳凰也來到蓮池旁邊,按理說,他和命理神君和夢魘神君真的沒有多少交集,他只是偶爾在各種盛宴上遠遠地看過幾眼。且那夢魘神君性子孤僻,極少來參加,而那命理神君也是較少來參加各種盛宴的,聽說他一般都在操練軍隊。

「水芝,你說這次,他們兩能否逢凶化吉?」

碧蓮女君沒有說話,只是捏來兩片片桃花瓣,在上面施法,一會兒過後,那兩片花瓣就形成蝴蝶模樣,各朝著不同方向揮翅遠去。

「事情發生的突然,想必其他兩位神君還不了解詳情,我已經速速通知他們,希望他們能儘快趕到!」

奕鳳皺起眉,眼裡含著不安,「水芝,你這樣,就相當於選擇了神君那邊,與神尊為敵,你不知道怎樣很危險嗎?」

黑衣少年頭頂一對白色犄角,他走過來,「奕鳳,我們回去吧,這不過是神尊和老神們的一場鬥爭,神尊為的就是清除異己勢力,這已經不是要站那邊的問題了,即為神君,就是一種罪了!」

「姜離,可我也是天生地養的神仙啊,這件事和我,尤其是水芝,我們躲不開的。」聽了姜離的分析,奕鳳突然茅塞頓開,頓時就明白了碧蓮女君為什麼要冒著得罪神尊的風險也要告知其他幾位神君。 就在大家都以為重傷的命理神君躲不開,就要死於弒神鞭下時,卻被他輕易躲開了,眼裡的輕蔑和狠辣更重了,滿面陰狠地環視了在周圍圍觀的眾神一眼,有點瘋狂。

但弒神鞭的餘威還是傷到了他,彷彿要掐到他的骨頭裡,他的喉嚨一陣蠕動,噗地吐出一口血來,壓抑到無法壓抑的焦躁和仇恨,從他口裡爆發成絕望的大喊。

「老賊!」

瞬間,又一鞭打下來,這次他輕鬆躲過了,順勢一躍而起,但影子在卻在原地停留了很久,落地時整個地面都在震動。

那些影子開始蠕動,漸漸變成暗紅色,神尊心一驚,圍觀的眾神開始四處逃散,他們知道,命理神君的影子是他的絕殺,專門嗜血,彷彿些蟲子會附在對手背上爬行著、蠕動著、吸食著他的血。

神尊又一鞭打在那些影子,上天地間瞬間漆黑一片,弒神鞭惡狠狠地鞭笞著那些影子,影子想被打痛了,頓了下,然後繼續往神尊身上撲去。

命理神君站在那,冰冷冷地看著神尊,突然狂笑起來,可那笑聲卻如戾泣一般,聞之可怕。

妖王鐵鏈深深地扎進他的肉里,鮮血順著手臂一直往下流,神經質般重複「對不起,我太衝動了!」淚水順著蒼白青灰的臉頰大顆大顆滾落。

他面色扭曲以至於痙攣,但全身劇痛都麻痹了一般,鮮血汩汩不斷從傷口中流出,在地上積起了小小的血窪。

他無力地抬起手,手臂上流出的血瞬間幻化成一把暗紅色利劍,立刻有一道弧形血光出現。

周圍的天兵立刻傳出驚呼,與此同時,那把血色的利劍,速度一下子暴增,威力更是擴大了一倍。

剎那間,這弧形血光從神尊身上直接轟落,神尊措不及防,被傷到的胸口血肉模糊。

可神尊的拳頭,立刻凝聚全身修為,同樣反手一鞭抽打在命理神君身上,他被震得老遠,只因為利劍的支撐才勉強站著。

巨響傳出時,神尊的身體也是一震,退後幾步,面色蒼白了一些,但神尊的攻擊沒有結束,又來一鞭,他的速度,在這一刻近乎透支,不要命的……全面爆發。

這彷彿是決定性的一擊,如若打到,命理神君該是必死無疑吧。

「轟!」

最後一鞭威力最大,直接把神殿打出一條溝壑,綿延幾十公里,就那麼突兀地出現在豪華至極的神殿中央,看上去就如時空交錯的入口一般,壯觀而詭異非常。

「死了嗎?」

「打到身上,自然是活不了的啊。」

「終於死了!」

「……」

見到戰鬥平息,眾神開始圍過來。

「可惜了,他還沒死!」

眾神驚訝之餘,看見夢魘神君雙手抱著命理神君,命理神君的腦袋耷拉著,看上去已經完全沒有意識了。

「是你,沒想到啊,你竟然會來救他!」

神尊的身體有些發抖,就在差點跌倒的瞬間,伶雲公主扶住他,然後對他意味深長地點了點頭,很是擔憂地看著他,輕聲說道,「父王,安排好了。」

「好,好啊,不愧是父王的好閨女!啊哈哈哈——」

神尊笑得瘋狂,凌亂的頭髮披散在臉上,加上滿臉的血,看上去恐怖極了。

夢棱抱著命理神君一躍而起,離開那道溝壑,「神尊,你當真要趕盡殺絕?」

「啊哈哈哼,趕盡殺絕?是他自己要送死,這是他立下的軍令狀,他該死!」神尊陰冷地看著沒了意識的命理神君,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手指輕輕一動,弒神鞭收起不見。

「我看見了——你內心深處的夢境,你還真可怕,竟然為了除掉他,向妖王泄露軍情,害死了百萬將士,他們可是你的子民!」

那雙水藍色如同漩渦般的眼睛,露出如水晶接近透明的清澈來。他的眸光也在瞬間轉過幾回,額上撒下來的碎發讓看者看不出他平靜如水的外表下,隱藏著怎樣激烈的心思。

「外界都道你們五大神君貌合神離,尤其是你和他,彼此怨恨對方,我信了。但現在明白了,所謂「高山流水」的知音之交、「卒相與歡」的刎頸最令人神往,彼此沆瀣一氣的樣子真讓我驚訝,你現在的樣子就像曾經為他擋了致命一擊那樣,永遠都會在生死關頭替他當下一切!」

說完,神尊後腿一步,轉頭看向伶雲公主,伶雲立刻心會神領,「啟陣!」

瞬間整個神殿升起湮神禁制陣法,交錯的電光和縱橫的氣流都在這一刻化作靜寂,夢魘神君一身矗立抱著命理神君在高空之中,腳下彷彿千萬丈沸騰血海。

且困在陣法里,所有實力將會被抑制九成,可以說,進來基本就代表死亡了,那麼多實力,基本沒有誰逃得出去。

夢棱皺起眉,如果孤身一人要衝出去應該不是難題,但是命理神君受了重傷,已經奄奄一息,還要護著他,看來凶多吉少了!

看著底下眾神皆退下,看來他們都知道這個陷阱了,夢棱臉色平靜如死,恍然間他看見命理神君睜開眼,輕聲對他說,「你走吧,這陣法困不下你的,帶著我,我們都得死!」

陣法中心能衍變出無數火團,受了天空日月星辰吸力反應,生了一種微妙感應,立時衝動,向外激射,但都被夢棱躲過了。

「真蠢,把自己弄得那麼狼狽!」

說話間,夢棱身上金光籠罩,生出無數巨木光影,把他們保護在其內,青霞湛湛,時隱時現。

「你說,幫我照顧阿魘,可現在就連自己都保護不了!」

命理神君慘然一笑,看著把自己一直護在懷裡的夢棱,外面那層金光在無數攻擊下,已經變得越來越稀薄了。

如此傲嬌、倔強、不肯低頭的命理神君絕不允許自己超不過夢棱,「夢棱,你就要撐不下去了,這下你也連自己也保護不了了。」

命理神君的聲音很低,他好像恢復了一些體力。突然發現身上沒有那麼痛了,妖王鐵鏈的束縛似乎沒有了。

命理神君猛地看過去,發現那些鐵鏈不見了,他的臉僵住了,獃獃地看向夢棱,伸手碰到夢棱的臉,發現夢棱的肌膚冰得讓人發慌,所觸儘是冷汗,咬破的鮮血從嘴角滲出,險些痙攣。

「你的傷一直沒好,竟然還斷了妖王鐵鏈,是不是不想活了。」

說完,他眼一閉,再一睜眼,就從夢棱懷裡掙脫開來,自己懸空站在那,「夢棱,你不用費勁了,無論如何,我都不會放過自己的,我不配活著,但你必須活著!」

說完,夢棱看見命理神君,跳下陣法中央,承受所有攻擊,在陣法里,他們做擁有的實力不足一成,每一次躲避攻擊都顯得尤為艱辛!

夢棱面色微微蒼白,好半晌才恢復過來,「瘋子,你以為你這樣我就會獨自走開嗎,你一直都這樣,一意孤行!」

「快走,走啊!」命理神君吸引了所有攻擊,懸在半空的夢棱現在很是安全,命理神君只是想要他趕緊離開,逃的遠遠的。

唯有深愛,不負流年 ……

桃花林里,一隻鳳凰翱翔在九重天上,正張開雙翅正在與一條盤旋的黑龍眺望遠處的神殿。

陣法已啟,從遠處看就像是一個金色光罩,包圍著整個神殿,神宗所有目光都集中在這裡。

「看來命理神君這次凶多吉少了。」鳳凰若有所思地望著遠方,「話說,剛才命理神君在大殿上說的話是不是真的,真的是神尊給妖王通風報信?」

「是真是假已經沒有關係了,總之目的都是一樣。」

說完,黑龍幻化成少年模樣,落在蓮池旁,其實他們都知道發生的種種事情的原因,都是所謂的少年心性、天之驕子,不懂得韜光養晦、收斂鋒芒。

鳳凰也來到蓮池旁邊,按理說,他和命理神君和夢魘神君真的沒有多少交集,他只是偶爾在各種盛宴上遠遠地看過幾眼。且那夢魘神君性子孤僻,極少來參加,而那命理神君也是較少來參加各種盛宴的,聽說他一般都在操練軍隊。

「水芝,你說這次,他們兩能否逢凶化吉?」

碧蓮女君沒有說話,只是捏來兩片片桃花瓣,在上面施法,一會兒過後,那兩片花瓣就形成蝴蝶模樣,各朝著不同方向揮翅遠去。

「事情發生的突然,想必其他兩位神君還不了解詳情,我已經速速通知他們,希望他們能儘快趕到!」

奕鳳皺起眉,眼裡含著不安,「水芝,你這樣,就相當於選擇了神君那邊,與神尊為敵,你不知道怎樣很危險嗎?」

黑衣少年頭頂一對白色犄角,他走過來,「奕鳳,我們回去吧,這不過是神尊和老神們的一場鬥爭,神尊為的就是清除異己勢力,這已經不是要站那邊的問題了,即為神君,就是一種罪了!」

「姜離,可我也是天生地養的神仙啊,這件事和我,尤其是水芝,我們躲不開的。」聽了姜離的分析,奕鳳突然茅塞頓開,頓時就明白了碧蓮女君為什麼要冒著得罪神尊的風險也要告知其他幾位神君。 桃花林里,那兩片花瓣回來了,蝴蝶形狀的花瓣落在她手上,感受到傳回來的消息,讓她臉色變得凝重起來:我們皆被攔於神天門外,這裡天兵天將眾多,一時半會兒,恐難闖進去了。

「不行,我怕他們掙不下去。」說著,碧蓮女君閉上眼,身形瞬間化為無數蓮花,捲起風流,朝神殿方向捲去。

「水芝,你別衝動,那陣法我們是闖不進去。」

下一秒,奕鳳就擋在那些蓮花面前。

「奕鳳,你應該明白,我不可能看著他們死!」

「是,你一直都這樣一直都那麼善良,善良到永遠考慮不到自己,你這樣強行闖進去只會應了神尊的想法,直接讓他一網打盡。別忘了,你也是神君,你是神宗里唯一的女神君,神尊要殺掉的古神里,也有你!」

那些蓮花頓住了,緩緩地又變回了人形,神色稍顯落寞,「可是他們是桃谷最珍貴的朋友,如果他們死了,桃谷該多傷心!」

可是她好像除了能通知其他兩位神君,就什麼都做不到了,她也闖不進去,凐神禁制陣法就是為了弒神而存在的。

這時,突然看見神殿的那個金色光罩猛地破裂就在這時,還發出一道強光刺得他們眯起了眼睛,還傳來巴茲巴茲的雷電聲讓人頭皮發麻。

「禁制陣法被破了!」

……

神殿里,阿魘一身紅衣,似蝴蝶般輕飄飄地落在了滿地狼藉上,「夢棱,可以走嗎?」

夢棱蹲坐在地上,聽到聲音抬起頭,布滿血痕的蒼白臉上無力地笑了笑,他的左手臂上枕著命理神君的腦袋,不至於讓早已沒有知覺的命理神君整個身體都躺在冰涼的地上。

阿魘這才夢棱左手臂上有被燒灼的傷痕,此時,血跡仍在滲出,猙獰、觸目驚心。那隻手,艱辛地拖著命理神君的腦袋。

「阿魘,我以為你恨透了我們,不願意救我們呢。」聲音如此輕,卻有著掩不住的興奮。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