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楊立讓段林他們找了幾個信得過的兄弟,讓他們暗中監視餘雄和餘震海,看他們最近都與哪些人接觸,等掌握了這些情況,再動手不遲。

……

“咔嚓……”

薛青從辦公室出來,吳中真也跟隨其後,他們兩人徑真來到楊立面前,薛青將一張支票遞給楊立道:“你去將這張支票交給華毅集團副總水源手中,他現在東方紅大酒店四零三號房。”

楊立接過支票看了一眼,微微一皺眉,掃了一眼吳中真。

“這件事本來是我的事,可我的兩個祕書今天都有事出去了,而我又要與薛總一起去參加一個極其重要的投資會議,而水總公司又有急事,今天中午就要離開,所以我只好來找薛總麻煩你了。”吳中真臉上帶着歉意的笑容。

“吳副總你客氣了,這點小事,你只管放心,我一定給你辦好。”楊立道。

“你可是薛總的得力愛將,你的辦事能力我們公司誰人不知,否則我也不會來找薛總指名請你幫忙了。”吳中真笑道:“你將支票交給對方後,一定要讓他給你開一個收據,這可是五千萬,無憑無據到時可就說不清了。”

“我明白,薛總,那我就走了。”楊立向薛青打了一個招呼,便拿起公文包離開了辦公室。

東方紅大酒離輝煌集團並不近,就算是開車也得一個多小時,更讓楊立鬱悶的是,他剛離開輝煌集團不久,就遇到了堵車。

看着那堵得就像一條長龍的汽車,楊立忍不住嘆息道:“前來大家都有錢也不是一件好事啊,買這麼多車子堵在一起,反而浪費時間……”

“嘭……”

“給我站住,再站住我就開槍了……”

“嘭嘭……”

一陣急吵聲突然從後方傳來,還接連響起了幾聲如放鞭炮一般的聲間。

聽到那響聲,楊立的臉色驟變,這聲音他再熟悉不過了,那哪是什麼鞭炮聲,那是槍聲。

目光猛的看向後視鏡,一個四十歲左右,小眼睛微眯,看起來有些陰的男子出現在他鏡子中,他此時正一臉驚慌的向着他的車子方向跑過來,手中還握着一把手槍。

而在他身後,五個人正一邊喊一邊緊追,其中有兩人身着警服,其它三人都是便衣,但他們手中全都拿着手槍。 更讓楊立沒想到,那三名沒穿警服的人他全都認識,正是鄭穎以及她的隊友。

小眼睛男子跑得很快,就像一隻野貓在汽車中穿來穿去,可警察們也一點不慢,尤其是鄭穎他們三名刑警,簡直是身如風輕,只見他們的身影在那一輛輛汽車中一晃便衝了過去。

“給我站住,再不站住,我就開槍了……”

鄭穎一聲嬌喝,直接就將手槍指向了小眼睛,可惜此處到處都是人和車,哪怕是一向膽大,也不敢在這裏開槍。

“臭**,既然你不給我活路,那我們就一起去死吧。”

小眼睛一聲赤紅着雙眼,對着鄭穎便舉起了槍,沒有絲毫猶豫的便摳動了板機。

“不好。”

這一幕楊立從後視鏡中看得一清二楚,心一提,可卻根本沒法阻止,因爲小眼睛離他還有四五輛車那麼遠,而此時車與車相挨着,他連開車門都來不及,哪還來得及幫忙。

“鄭隊小心……”

緊跟鄭穎身後的許平也發現了小眼睛的舉動,當即便一聲大喝,可惜已經來不及了。

“嘭!”

Wшw T Tκan ¢ ○

槍響了,子彈從槍管中一射而出。

這一刻,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因爲鄭穎與小眼睛也就相距十幾米,這麼短的距離,鄭穎根本來不及躲避。

在楊立那鼓大雙眼睛的注視下,只見鄭穎那前衝的鄭穎驟然一腳踢在前邊一輛小車的尾部,一個借力,身體直接就來了個後翻。

“咻……”

子彈幾乎是擦着鄭穎的胸口一閃而過,直到鄭穎重新站回地上,周圍的衆人都沒反過神來,這一幕,簡直與看電影一模一樣,太精彩了。

“該死的,我倒要看你能躲過幾顆子彈。”小眼睛怒極,再次將槍口指向了鄭穎,而此時鄭穎剛落地,根本就來不及躲閃。

“鄭隊,快躲……”

許平再次焦急的吼了起來,可惜鄭穎現在都還沒站穩,哪還躲得了。

眼看怒極的小眼睛就要摳動板機,鄭穎就要死在他的槍口之下,車中的楊立也急了,也顧不得其它,猛的就將車門推開,就要向小眼睛衝過去。

可下一刻,楊立卻停下了動作。

因爲那小眼睛在摳動板機的前一刻,居然停了下來,反而轉向了旁邊一輛麪包車。

“給我出來。”

小眼睛強行將旁邊一輛麪包車的車門拉開,無比粗爆的將坐在副駕駛位上的一名中年婦女給拉出來,直接就將槍抵到了其後腦門上。

“都給站住,誰要是再敢往前一步,我就開槍殺了他。”

小眼睛雙眼一片血紅,就像毒蛇的眼睛,兇厲的向鄭穎他們喊道。

“不要……不要殺我……我不想死……”

中年婦女也沒想到會突降災難到自已身上,聽着小眼睛那充溢了殺機的話語,感受到那頂在後腦上硬邦邦的槍口,嚇得臉色全身顫抖,連站都快站不住了。

“放開她……”

麪包車上衝出一名中年男子,他根本不顧小眼睛手中的槍,當即便要撲過去,見此,楊立立即衝到他在前,一把將他拉住:“別過去。”

“放開我,那是我老婆……”中年男子焦急的向楊立咆哮着。

“你過去不但救不了她,還會讓自己也陷入危險之中的。”楊立急聲道。

聞言,男子遲疑了,見此,楊立再道:“你放心吧,你老婆不會有事的,我們要相信人民警察。”

“啊……”

“快跑啊……”

“救命啊……”

“殺人啦……”

堵在街上那些車中的人們也發現了這邊的危險情況,當他們看到小眼睛手中有槍時,衆人都驚恐不已,不少人推開車門邊叫邊跑。

也有一些聰明的人,他們趕緊將車窗關好,低身爬到座位下邊,因爲他們明白,那疑犯手中有槍,他們此時跑出去,反而比躲在車裏更危險。

“別慌,都別慌……”

原本路上就被車子堵得滿滿的,根本就沒路,現在衆人慌亂衝出來,不少人都摔倒了,甚至一些人在混亂中將別人的車窗都給砸壞了。

可此時大家都顧不得這些,他們心中只有一個信念,趕緊跑,跑得越遠越遠,否則那疑犯開槍,他們可就危險了。

而看到慌不擇路的衆人,剛停下的鄭穎等人也顧不得小眼睛,趕緊招呼衆人不要着急。

不得不說,小眼睛真的很精明,一見鄭穎的注意力被轉移,且現場無比的混亂,他一把就將手中的中年婦人推開,轉身就躲到了旁邊一輛無人面包車後,然後利用麪包車對視線的阻擋,悄悄的又跑到了另一輛車之後。

“紅紅,你怎麼樣?”

一看到小眼睛跑了,中年男子也顧不得危險,直接就衝了過去,將中年婦人給抱住。

“我沒事,你別擔心。”婦人雖然臉色慘白,說話聲音都在顫抖,但一聽到中年男子的問話,便連連搖頭。

不得不說,他們這對夫妻的感情真心的不錯,兩人心中都將對方放在第一位。

“該死,那混蛋不見……”

正招呼着衆人的鄭穎突然扭頭看了一眼小眼睛所在之處,那裏卻空空如也,她又趕緊掃視了四周一眼,但都沒有找到小眼睛的身影,臉色也是大變。

“給我分開找,絕對不能讓他跑了。”

鄭穎一聲急喝,再也不管那些慌亂的衆人,向着小眼睛剛纔所站之處便飛撲過去,許平與另外四名警察立即分散開來,以小眼睛剛纔所站之處合圍過去。

可讓他們沒想到,當他們合圍過去時,卻根本沒看到小眼睛的半點身影,他就好像憑空消失一般,

“給我通知趕來的人,將四周路口都堵死,就這麼一會兒,我就相信他還上了天。”鄭穎氣得俏臉一片通紅,緊咬着銀牙,就像要吃人一般,而說完之後,她便又迅速衝了出去。

此時四周警笛已經震天響起,趕來支援的警察已經將街道兩頭都給堵住,要不是因爲街上堵滿了車,他們早就衝了進來。

在接到鄭穎的命令後,趕來的警察立即就將街道兩頭堵死,同時派出人員向着裏面搜索而進。

“裏面的人出來……”

鄭穎來到一輛車前,立即就發現車裏有人,直接就將槍口對準了裏面,而聽到她的聲音,旁邊的許平幾人也立即圍了過來。 “別開槍,別開槍,我不是壞人……”一個三十多歲的中年男子打開車門,高興着雙手走了出來。

“你是什麼人?”

之前鄭穎他們五人雖然已經追了小眼睛兩條街,可他們卻沒有看清小眼睛的面孔,此時雖然感覺中年男子不是他們要抓的目標,但他們也不敢大意。

“我是這車的車主,這是我的身份證、駕駛證、行駛證。”男子爲了證明自己,趕緊從身上拿出幾個證件。

許平一看,在確認男子確實不是他們要找的目標後,將證件還給他道:“有一個極其危險的犯罪份子逃到了這裏,你再呆在這會很危險,還是先離開吧,等我們將其抓獲,你再來開車。”

“好好……”男子連連點頭,接過證件便迅速的跑開了。

而在接下來的搜索中,不時會發現車中有人,對此,鄭穎他們也沒再查那麼嚴,除了只有單一男子,且身材和數歲基本與疑犯相同外,其它人他們只是大致的看一下對方的證件便會讓他們離開。

“裏面的人出來。”

鄭穎再次發現一輛紅色小車中有人,雖然她注意到車中不止一人,甚至還有嬰兒的哭聲,基本可以肯定不是他們要找的人,但警惕之下,他還是將槍口指向了車裏。

“咔嚓……”

車門打開,首先從駕駛位上下來的是一個三十歲左右,打扮得很時常的女子,此時她臉色一片慘白,眼中盡是驚恐。

緊接着,副駕駛位的車門也打開了,從裏面走出一個四十歲左右,穿着一套名牌西服,懷中抱着一個正哭得撕心裂肺的嬰兒。

“寶寶乖,不哭,不哭,不哭哈,我們一會兒就能看到爺爺奶奶了,要是他們看到你還在哭,很不高興的,乖……”

男子一下子,便哄起孩子,可不管他怎麼哄,孩子的哭聲不但沒減弱,反而還越哭越厲害。

更讓人疑惑的是,那明顯是孩子母親的時尚女子卻站在旁邊只是看着孩子,卻沒過去抱。

“玲玲,還不快把你的證件拿給警察同志們看,孩子都嚇成這樣了,我們得儘快離開這裏,否則再出點什麼事,將孩子嚇出個好歹來,後悔都來不及。”

男子看了一眼時尚女子,那看着孩子的時尚女子這才反過神來,從包裏拿出自己的身份證、駕駛證、以及行駛證遞給鄭穎。

“不用看了,趕緊走吧。”鄭穎看了女人一眼,有些厭惡的擺了擺手。

“多謝警察同志,謝謝你了。”男子感激的向鄭穎道了兩聲謝,便抱着孩子轉身就要走,可那女子卻有些猶豫的看着站在那裏,悄悄的看了鄭穎好一眼,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男子走出了兩步,發現女人沒跟上,又走了回去道:“你還站在幹什麼,孩子都哭成這樣,肯定餓了,得趕緊找人安全的地方喂他,再呆在這裏,要是那壞人再出來,可就危險了。”

話畢,男子一把抓住女子的手,幾乎是強拉着她離開了。

看着兩人離開,鄭穎馬上便要向旁邊走去,而此時,一直看着兩人的許平突然皺着眉道:“鄭隊,我怎麼感覺他們兩人有些不對呢,尤其是那個女人。”

“一個連自己孩子哭成那樣都無動於衷的女人,你覺得她還是人嗎?”鄭穎臉上閃過一抹冷笑,別看她平時裝着很冷,但其實她也與其它女人一樣喜歡孩子。

看到那孩子哭成那樣,且母親還不聞不問,她的心情就非常不好,以至於平常的一些細節都被她乎略了。

鄭穎又繼續向下一輛車搜索去了,許平也跟在她的身後,可他卻一直微皺着眉頭,數次扭頭看向那對離開的夫婦,雖然他也覺得鄭穎說得有些道理,但仍然覺得那兩人不太對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