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直觀的就是宋致的老師都會上門,拜訪陳老,討教學問。

畢竟宋致當初拜入他先生的門下,在這小小的縣裡可是轟動一時,那會不少學子慕名而來,宋致最終拔得頭籌。

等到有彥他們再出來,已經是一個時辰后。

江綰也鬆了口氣,不用再陪著說話,雖然江老大夫妻倆人現在說話各種捧她,但這虛偽的對話,她應付起來也頗累。

回去的路上,租了一輛牛車。

只有江綰和有彥坐在車上。

江綰趁機說了大妮的事情。

「我會找妹夫談談。」

「我今天花了點銀子差人去李家打聽了,李家大約是為了當初我們教訓了李福全的事情,故意在拿喬,等著我們低頭。」

有彥眉峰皺起,本就有點蒼白的臉,這會更不好看了。

「要是這樣的話,那不管怎麼談,大妮回去后,怕少不了吃一些苦頭。」

江綰從陸謹川那裡聽說了天一帶回來的消息后,就想到了後果,同時也琢磨了許久。

「大哥如果對自己有信心的話,便等四月考完府試再說,只要你中了秀才,李家自然會乖乖來接人,只是這段時間大姐住在家裡的事情……」

「這事我來說。」

江綰就等著有彥這句話。

畢竟誰還沒點骨氣,李家現在擺明了就等江家上門了,好擺譜刁難人,江家也不是軟蝦子,當然不能白白送上門,讓人污辱。 溫歆剛剛特別仔細看了看,這個叫余沫的小姑娘的確是長得水靈,又年輕又漂亮,看起來和翟季寧還挺般配的。

「我一開始追她也是看她漂亮可愛啊!現在看來,我真是年少無知。」

「女的不是只要漂亮可愛就行了嗎?」溫歆吃瓜問。

「當然不行!交往後才發現,好看只是表象,她真的超級能作,我真的受不了了,一個作天作地的女的再好看我也伺候不起!如果她有嫂子你一半的善解人意,通情達理,我真的不至於。」

這話聽起來,怎麼像是在誇自己心靈美?

溫歆搖了搖頭,看了看他臉上的紅印,問:「她這巴掌打得不輕唉!全紅了。」

「我去,你不說我都忘了,嘶,下手好重,好疼!現在還火辣辣的疼!」翟季寧捂住了自己的臉。

溫歆撲哧一笑道:「估計是被你氣死了才下手這麼重,不過力是相互的,你疼她也疼。」

「哎呦,疼死了,嫂子,先帶我回哥哥家敷一下冰唄!不然明天我這張俊臉可就廢了。」

溫歆輕笑道:「行啊,走吧!」

晚上剛開門,翟季初就聽到家裡傳來一陣哀嚎。

「啊,嘶,疼疼疼疼疼……」

「你這樣不行啊,不碰上去怎麼敷?」

「可是一碰就疼啊!」

「要不噴點消腫藥水?」

「有用嗎?」

「說是治療紅腫……用了才知道……」

一聽聲音就知道是誰來了。

翟季初走了進去,就看到翟季寧癱在沙發上捂著半邊臉,溫歆背對著自己一手拿著雞蛋,一手拿著冰塊站在他旁邊,湊到他的臉旁不知道在看著什麼。

這角度,看起來很讓人浮想聯翩。

「你們在幹什麼?」

「唉,哥,你回來了!」翟季寧放開捂著臉的手,從沙發上坐了起來。

「你的臉……」翟季初一驚,翟季寧左臉紅腫了起來,醒目的五個大手印。

「被打了,哈哈哈!」溫歆哈哈大笑。

「嫂子!別說了……」

「翟季寧,你又惹什麼事了?」

「我沒有,我就是分個手而已,沒想到她下手這麼重。」

「哦,我以為,從小到大,你挨過這麼多打,早已經習慣了。」翟季初開始脫掉了上衣。

溫歆挑了挑眉:「唉,你桃花挺多啊!」

「嘿嘿,那是,就憑我這張臉,哪個女的不喜歡?」

「也是,一年總有幾天,都會腫成豬頭,別說你恢復能力挺好。」

「哥……別老損我好嗎?」

「說吧,你怎麼挨了打跑到我這裡來了?」

「多虧嫂子仗義相救啊,嫂子帶我回來的。」翟季寧嘻笑道。

「仗義相救?」

「他找我假扮他前女友,我努力地配合了一下。」

「別說嫂子可真厲害,我還什麼都沒說,她立馬get到我的重點,卧槽,那嬌滴滴的聲音,太上道了!」

「哈哈哈,其實你被潑水那會兒,我就早已透析所有,你缺少的前女友,就讓我來吧!」

「嫂子,你好聰明啊!」

「你也就這時候聰明了。」

溫歆剛想得瑟,翟季初立即一灌冷水潑了上去。

人間清醒,翟季初。

「哈哈哈!哎呦,嘶,好疼,怎麼還是火辣辣地疼啊!」

「來,手別碰了,我給你用這個噴一下,閉眼。」溫歆拿起茶几上的消炎噴霧在翟季寧的左臉上噴了一下。

「感覺怎麼樣?」

「冰冰涼的,好舒服。」

「是吧!別用手碰它了。」

翟季初斜著眼看著這兩個人在沙發上一頓操作,煩躁問:「鬧夠了嗎?你什麼時候回去?」

「回去?我可不回去。」

「你不回去?」

「我這個樣子要是回去被爸媽看到,還不是要被他們嘮叨死,我才不回去呢,臉消了之前,我就住這了。」翟季寧又癱在了沙發上,「可以嗎?嫂子,我不會打擾到你們吧?」翟季寧搖了搖她的手臂。

「不會啊!」反正家裡客房多著呢,一人一間,誰也不打擾誰。

等等,好像有哪裡不對,自己和翟季初分房睡!

話說新婚夫婦分房睡會不會有點怪?這小子會不會懷疑?

「隨便你,客房你自己收拾,沒人替你打理。」翟季初淡淡地回了一句,正準備走到自己房間,只見翟季寧側著腦袋,指著前面一間房說:「收拾啥收拾,這不是剛好有一間嗎?你們住左邊那間,我就住右邊那間了。」

卧槽!那是我的房間!溫歆心裡一萬頭草泥馬在狂哮。

但,這怎麼說呢?!說這是我的房間?我和翟季初分房睡?合適嗎?

溫歆抬眼焦急地看向翟季初,只見翟季初表情突然一愣,似乎也意識到了這件事。

「不……不行,你住其他房間去。」

「為什麼不行啊?這間房怎麼了?」

「……」翟季初皺眉看向溫歆。

「那……那間房空調壞了,床板也超級硬,不是適合你,呵呵……」溫歆立即接道。

天吶,這是什麼狗屁理由?

「今天挺涼爽的,不用開空調啊!」翟季寧突然從沙發上站了起來,轉身跨向了溫歆的房間,隨手打開了牆面的燈。

「你幹什麼去……」我去,腿長跑這麼快啊!攔都攔不住!

「哦呦!」翟季寧突然叫了一聲。

粉紅色的床單被套,床上的卡通抱枕,還有桌面的小玩偶,完全不是大哥的style啊!

呵呵,我好像發現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

「嫂子,這是你的房間吧?」翟季初一臉奸笑地看向溫歆,「所以你倆分床睡啊?」

要死了,為什麼要把這個渾小子帶回來?!

「我……我……」該怎麼解釋才合適?

床榻了,漏水了,屋頂開裂了?!

「這是溫歆的房間,我平時加班到很晚才回來,怕吵到她睡覺,所以就布置了這間房給她。」翟季初走了進來解釋。

「對對對!你懂的,你哥平時工作狂,動不動晚上十一二點才回來,我睡覺最怕被打擾了,所以就偶爾來這間房睡,呵呵。」溫歆匆忙接道。

「哦?偶爾來?」翟季寧笑著朝房間四周掃了一眼,生活氣息是極其濃郁啊……

床上被子平鋪,桌子上東西肆無忌憚的散落,還有各種化妝品護膚品,根本不像是偶爾可以做到的。

「額,昨晚你哥又加班,所以昨晚我就在這裡睡的,呵呵。」溫歆笑著解釋。

翟季寧微微一笑:「既然這間房是嫂子住的,那我就不住了,哥,那你把你的房間挪給我住好了,今晚你就住嫂子這間。」

一道晴天霹靂忽閃而過。

啊啊啊!為什麼要買這麼大的床,不然還可以說睡不下兩個人!所以現在理由是什麼?是什麼?!

「這……」溫歆擠眉看向翟季初。

我反正是無所謂!就看你翟總願不願意!

「我今晚還有文件要寫,要做到很晚,所以溫歆今晚還是睡這間房。」翟季初面不改色說道。

鼓掌!為翟總的淡定從容鼓掌!翟總不愧是見過大場面的人,說起謊話面不改色,那神態,那自信,彷彿就像真的一樣,為您鼓掌!

「哥,你騙我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