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了,他補充道:「因為連著外城的緣故,後山中,也有一些妖族結團合營,有類于山寨,佔山為王的情況,就這點少爺需要當心。」

「咦?!」孟星元眼睛當即一亮。

其實這瞳老說再多,真正讓他動心的,無非就是後面這點——有妖族結團合營!

悍匪山寨,為什麼被系統認可是有類於人族的青銅世族?因為悍匪山寨,至少是有組織的一個團體!

如果像瞳老先前所說,這後山雖然凶獸很多,是找對手,陪練的好場所,但如果沒有形成組織,那有什麼用?!

要知道,他現在就是急於要將【滅絕世族】這個坑爹的傳奇任務完成啊。

「瞳老,申請進入資格麻煩么?」孟星元問道。

瞳老笑道:「不麻煩,老朽跟內府的人打個招呼便行。少爺只管去便是。」

「好,又麻煩瞳老了。」孟星元也笑了。

如此近的任務地點,無疑為他提供了極大的便利。

而且這會聚寶齋的大妖精血剛好送來,他在完成任務的同時,還可以用【萬獸圖錄】淬取赤血,一舉兩得!

而且不用長途跋涉,這點讓孟星元很是滿意。

「呵呵,不麻煩不麻煩,少爺可千萬別再這麼客氣了,折煞老朽……」瞳老樂呵呵地,又道:「對了少爺,您此次閉關,可是突破巨大?有沒有……領悟出血脈天賦技能什麼的?!」

瞳老問得很隱晦,目光卻是炯炯看著孟星元。

大荒強者,一般具備著兩種特性!

一種,本身血脈極為優越!就像孟星元,一開始便是始祖血脈,這幾乎讓瞳老沒有絲毫懷疑,只要他能安穩成長起來,必能成為雄霸一方的強者!

另一種,便是血脈天賦技能了!

而比起前者,無疑是後者要更重要!因為血脈天賦技能的強大與否,直接關係到自身戰力!

一個逆天的血脈天賦技能,有時候是能直接逆襲,在生死之戰當中,轉敗為勝的。

比起血脈這種生而便是固定,無法更改的東西,無疑是血脈天賦技能更受人看重!

因為二者,是沒有必然關係的。

血脈等級高,不一定後天覺醒出來的血脈天賦技能就強大。

而強大的血脈天賦技能,也不一定是完全出自於高等血脈的。

這有點像壞竹出好筍的意思。

不過一般來說,只要是高等血脈,一般領悟出來的血脈天賦技能也大多強大,只有極少數個例,會有意外情況發生。

自選擇到天水庭院當管家的那一刻起,瞳老便自覺將自己的命運與孟星元捆綁在一起了。

他唯一的希望,便是少爺日後成為蓋世大妖的時候,念及舊情,帶著他,一人得道,雞犬升天!

所以他自然是希望孟星元越強越好的!

「呃……這倒沒有。」孟星元訕訕。

他的血脈,目前還是太弱了。只有兩種基礎的種族天賦能力,【永生】和【元素感悟】。

在瞳老面前,他感覺拿不出手來。

而且他此次閉關,乾的也是與探索妖族血脈完全無關的事情……

「哦。」瞳老失望。

旋即又反過來安慰孟星元,「不著急,少爺還年輕,而且剛剛覺醒出血脈力量沒五年,明顯是還沒完全鞏固下來。領悟血脈天賦技能這種事,要靠機緣,卻也要沉澱的。老朽理解……」

既然提到了修行,孟星元想了想,索性也就問了,「對了瞳老,您知道還有什麼地方是適合靜心修行,感悟的地方么?最好是幽靜,隱蔽一點的。我最近倒是略有所感,但感覺要出結果,估計得消耗大量的時間……」

話沒說完,瞳老卻是大為贊同地點頭,「老朽明白,年輕的黃金時期,不能耽誤。不過領悟血脈天賦技能又猶為重要……對了少爺,你聽說過『古戰場』么?」

「古戰場?」孟星元一怔,又覺得耳熟,彷彿在哪裡聽過,「嗯?我記得……麒狨殿下去的地方,是不是就是古戰場?!」

他記得有人跟他提過,麒狨前幾年離開,便是前往古戰場征戰的。這才模糊有點印象。

「不錯。」瞳老點頭,「那是殺機與機遇的交匯之地,各種神鐵,奇物,至寶以及傳承不說,古戰場上還存在著一種名為『時光屋』的東西。」

「時光屋?!」孟星元眼眸驟亮,他彷彿明白了什麼。

「少爺聰慧。」瞳老笑笑,肯定了他的猜想,「不錯,這時光屋裡的時間流速,與現實世界是完全不同的。就比如老朽曾經有幸奪得一間三平方米的小時光屋,裡面的時光流速,便是三十比一。也即在時光屋中待三十天,蠻荒大地上的時間才過去一天而已。」

「這,天地間居然還有這麼神奇,這麼不可思議的東西?!」孟星元眼睛當即瞪得滾圓。

殊不知,比起這什麼時光屋,他體內寄存著的天星系統,才是最神奇,最不可思議的東西!

瞳老很滿意他的震驚,笑著道:「的確,若非親身經歷,老朽也不敢相信這世上還有如此玄妙之物。不過要進入古戰場,最低的都是妖宗層次。少爺目前還弱,再等個三五十年,應該也有希望進入古戰場,馳騁殺場,與群雄一較高下吧。」

三五十年?這還是瞳老怕孟星元失望,特意往小了說。

以孟星元的情況想進入古戰場,沒個一兩百年恐怕都不可能! 妖修實力的提升,比起人族修士提升還要難。

哪怕有些特殊情況,比如像孟星元這種,半妖血脈覺醒的,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會受血脈覺醒影響,從而促使得他的肉身進化,實力大幅度提升。

但這種進化,也只是一時的。特別是在半妖時期越弱的人,進化的效果就會越明顯。

能維持時間最長的,進化的效果最好的,也不過是到妖師時期就會停止。

在瞳老眼裡,像孟星元這種一直加速進化到了大妖師的,就屬於有些異常了。

不過考慮到這是始祖饕餮的血脈,卻也勉強可以接受。

但,也就是到這裡了!

接下來,他將進入一段蟄伏期。除非這期間血脈再做突破,否則大妖師這段時期,足夠消磨他個一兩百年了。

「古戰場么……」孟星元留了個心眼,卻沒有再多問,反而是沖瞳老道:「麻煩瞳老跟內府說一聲,我應該很快就會進入後山去磨練。」

「好的,少爺。」瞳老點頭離去。

和瞳老聊了一會,孟星元還是很滿意的。

除了知道王府後山這個可供完成任務的好去處,還知道了古戰場時光屋的存在,也算是又有了一個方向。

「古戰場?不知道那是什麼存在,有空還得去趟龍典閣找找資料,就是不知道龍典閣一層里有沒有了。」孟星元暗道。

順著狹長走廊,孟星元無事,隨意地溜達著。

得到這座天水庭院已有三年了,然而孟星元對這座可以令其他客卿眼紅的豪宅,卻還是有些陌生。

左拐右拐,不知走了多久,突然聽到前方有爭吵聲,聽其中一個聲音還很熟悉,正是童凰。

「龍昊少爺,這裡不是你家庭院,請你自重好么?!」

童凰此時的聲音有些惱怒。跟她相熟,孟星元自然聽得出來,小姑娘此時語氣中帶著怒火,只是強壓著不敢發作。

孟星元皺眉。

天水庭院,可是自己的地盤。還有人敢在自己的地盤上,欺負自己妹妹的?

身形閃動間,他瞬間出現在一片花團錦簇當中,看著童凰身邊那討厭的身影,他當即一愕,「龍昊?!」

身材魁梧,高大,卻是一副趾高氣揚,背負著雙手,宛如神明般高高在上,不是那龍昊又是誰?!

「大叔!」看到孟星元出現,童凰頓時驚呼,抱著他的手臂,躲在他身後,看得那龍昊高傲的眼神中,當即疾速掠過一抹嫉妒。

「縉雲。」看目光從童凰身上移開,龍昊看向孟星元,眼神深邃,意味深長,「你這妹妹,本少爺很喜歡。讓她嫁予我做妾,此前你對本少爺無禮的冒犯,我可以既往不咎,放你一馬。」

他的語氣,霸道而篤定。面對著孟星元,卻彷彿是在跟他家的僕人,走狗說話。

對於他本人的話,僕人只能服從,並且辦好,絕無第二個選擇一樣!

孟星元眼神當即一冷。

冒犯?!

龍典閣那回事?!

說實話,若是他不提,孟星元恐怕都早忘了。

他與龍蘭,只是淡淡如水的君子之交而已,頂多算是書友。這龍昊,明顯是誤會什麼,當日便對孟星元大放厥詞,不過因為身在王府之中的緣故,孟星元不想多惹麻煩,便也懶得在意,讓他逞了口舌之勇。

但……

「冒犯?」孟星元冷笑,「龍昊少爺,你還是真敢說話。而且老子,什麼時候需要你來放我一馬?!」

他目色驟然一厲。一縷殺氣不經意間便直接散溢了出來,撲向這龍昊!

可一可二,不可再三再四。

的確,這龍昊夠囂張,也夠猖狂,但一回兩回,孟星元自覺也能忍下來。

到底,他現在還是棲身於炎龍王府,棲身於炎龍一族的。而聽龍蘭說,這龍昊哪怕在炎龍一族中的地位,都非同小可。不說自身實力,身後的後台來頭都大得恐怖,其父貌似是炎龍一族主脈當中某一支的家主!

這種人,誰敢得罪?!

猖狂,便讓他猖狂,囂張,便讓他囂張。

畢竟,這龍昊是有猖狂和囂張的資本的。

但他千不該萬不該,不該囂張到敢打童凰的主意!

雖然心中一直對童凰這小妮子碎碎念不少,但毫無疑問,孟星元是拿她當成自己妹妹一樣看待了。

還有童虎。

到底,他來在這蠻荒世界,也有將近十年了。

從一開始,便是童凰童虎陪在他身邊。而且在他剛穿越過傳送祭壇,來在此地,身受重傷的時候,也是他倆救了他。

這世上,除了新生姐姐孟星月,師尊木伯元,還有在凇凌城的呆萌小徒弟陳凝露以外,便是童凰童虎,被他當成了親人一般看待!

從小與姐姐相依為命的孟星元,最重親人!

對他可以百般污辱,因為他自己可以忍。但對他的親人……不行!

這一刻,他真正動了殺念。

做妾?你這人渣看我妹妹一眼老子都覺得倒胃口,還特么給你做妾?找死的畜牲!

「縉雲!你什麼意思?!」龍昊變色。

他沒想到,孟星元的反應會這麼大。

這殺氣,可是實實在在地直衝他而來。

這小子……敢對本少爺動殺心?!

龍昊目色當即一凝。

他倒不是怕,只是覺得難以置信而已。

此時,他臉色突然沉如鍋底,「好大的狗膽!莫以為麒狨哥賞識你兩眼,你就真當自己是人物了!給臉不要臉的東西,敢惹本少爺不快,你這是在自尋死路!」

他目色驟然森然,殺機在一剎那間,宛如實質,直刺孟星元!

同時有一種隱晦而恐怖的氣機,自他身上升騰。孟星元下意識甩了個【鑒定術】過去,發現鑒定出來的結果,居然除了名字,種族,其餘的全部是問號!

「這雜碎,居然是相當於人族一星靈宗以上的存在?該死!」孟星元暗罵一聲。

本來還想動用自身將之鎮壓,現在看來,又要動用符篆力量了!

「龍昊少爺,請自重。」

就在這劍拔弩張之際,卻是有一道聲音突然飄渺而至。 前去內府通報的瞳老,卻是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及時趕到,制止了馬上便要生死相向的兩人。

「龍昊少爺,自重。」瞳老飄然而至,淡漠道。

同時,他身上有一股隱晦氣機,牢牢鎖定住了龍昊,令他即將爆發的身體當即一僵,不敢輕舉妄動。

「哼。」看向突然到來的瞳老,龍昊冷哼。眼角斜揚向上,彷彿不屑,居高臨下俯瞰著孟星元,倨傲而冷冽,「算你走運。」

冷哼一聲,他身形驟然一閃,虛空無數驚雷響,再看他人,卻是已消失不見。

「少爺。」瞳老近前,看向孟星元,問道,「您與這龍昊少……與這龍昊之前有過節?」

孟星元默然,眼神同樣冷冽,卻是無聲點了點頭。

瞳老眉毛當即皺起,「可是死結,不可解?」

孟星元知道他的意思。

他在王府當中本就是無根無萍,全靠麒狨的看重,才能站穩腳根。

但賞識這東西,又能維繫多久?

若有可能,他也不想得罪這龍昊。即便此人在他面前再猖狂,再囂張。

但……

孟星元搖搖頭,「死結。不可解。瞳老不必費心。」

敢覬覦他的親人,還敢讓她做妾?不得不說,這龍昊是觸到孟星元的底線了!

若非顧及太多,就方才,便是瞳老在場,他也絕對會讓這龍昊血濺五步!

「大叔……」童凰怯怯,「要,要不我……」

「不可能!」孟星元厲聲,音調都驟然提高兩個音度,「沒你的事!給我安安心心待在院中修行就好!資源的事交給瞳老辦,缺什麼找瞳老要,你跟小虎兩當下,就是修行!一步也不要離開天水庭院,明白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