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打算去酒吧喝酒的婉婷也突然間沒了興致。

回去的路上,狗樂一路上聽着蔡妍抱怨,到家之後對蔡妍說道“你小心着點那個王傑,那個傢伙,絕對不是什麼好人,會咬人的狗不叫,有什麼事情第一時間給我打電話”

狗樂猜到王傑要咬人,卻沒猜到要咬誰,蔡妍是他的未婚妻,要咬人肯定要是找狗樂下口了。 也許是在賈四眼裏,狗樂成不了氣候,一直以來就沒來找過狗樂的不愉快,這讓狗樂也很納悶。接下來的日子似乎過於平淡了。

每天狗樂都會去駕校學車,狗樂非常聰明幾天下來就把車給學會了,弄的駕校教練直誇狗樂,拿過駕駛證狗樂迫不及待的給蔡妍打了個電話。

“你說你能不能有點出息,剛拿到駕照,就讓我把車給弄來,你真能開麼?”蔡妍看着狗樂那副萬年屌絲的模樣說道。

狗樂則是大大咧咧的一把把蔡妍摟在懷裏使勁兒親了一口說道“走着,看看你男人新學的本事”

蔡妍倒也沒做出什麼小女兒姿態,就是在狗樂身上打了一下說道“今天我就捨命陪郎君了”

狗樂一陣惡寒說道“有那麼差勁嘛!我的駕駛技術你最清楚了!”

“滾!”蔡妍回了一個字。

兩個人嘻嘻鬧鬧,就是沒注意到一邊有人一直在看着他們兩個,見他倆上車了,也跟着到了車上。

狗樂開着蔡妍的車,只覺得這車比駕校裏的那個桑塔納好開多了,直呼過癮。

“你說咱們去哪裏轉轉呢!”狗樂轉問蔡妍道。

蔡妍想了一下說道去東外環吧,那裏新修了一條到山城的路,還沒通車,到那裏去練練。

兩人一路奔着那裏就開了過去,出了城上了外環,狗樂就一腳油門踩到底,感受着速度給自己帶來的刺激,蔡妍在一旁抓着把手,說道“你個傻逼,要瘋啊!給老孃停下來”

狗樂完全沒有理會一邊蔡妍的吼叫!一直開着,將車裏的音響放到最大聲音。

“艹,這逼養的,怎麼開的那麼快,傑少讓我們當着那個女人的面羞辱他一頓”一輛黑色的桑塔納裏面,一個傢伙對着後面的兩人說道。

狗樂還不知道自己已經被人盯上了,只覺得很過癮。

到了去山城的那條路,狗樂一腳剎車,把車停了下來,讓蔡妍一個沒注意,差點撞在前臺上,多虧記着安全帶,蔡妍破口大罵“瘋子,你他媽的想死也不要拉着我”

狗樂一把拉住蔡妍直接吻在了那張誘人的嘴脣上,蔡妍象徵性的掙扎了一下,不過很快就熱烈的迴應着。

桑塔納開到紅色馬三跟前直接停了下來,下來兩個人,拿着棒球棍直接砸在了馬三車頂上。

讓裏面正在激情的兩個人渾身一震發麻,向車外望去,之間兩個大漢,拿着棍子正在砸自己的車。

狗樂一把打開車門,對着外面兩個傢伙急切的說道“怎麼了二位,我不記得哪裏有得罪你們的地方啊”

這讓兩個拿鐵棍的大漢一陣鄙視:“我們哥倆就是看你這車不爽,怎麼着啊!”

蔡妍也從車裏下來,看見自己的座駕被這兩個傢伙給破壞成那個樣,說道“啊!老孃的車啊!你們倆個挨千刀的!艹”說完就要往前衝。

狗樂一把拽住蔡妍,重新理了理氣眯着眼睛說道“別跟女人動氣,有什麼事情衝我來”

兩個傢伙互相望了一眼,哈哈的笑了起來“原來是個小白臉啊!連車都是女人的!看樣子你的活不錯哦”

狗樂看見桑塔納裏還有一個人,不過狗樂這一次沒在露出那副軟弱的模樣,第一時間出手,趁着那兩個傢伙大笑的時候,一腳踹在了其中一個的肚子上,奪下了他手中的棒球棍。

然後一棍子打在了另一個人脖子上,直接給放倒了,棍子在手裏來回拍着,走到桑塔納跟前,二話沒說就是一頓砸!直把裏面開車的那個傢伙嚇的竟然忘了開車走了。

狗樂打開車門,一把把他拽了出來,這個傢伙直接倒在了車門口,狗樂擡起棍子就砸了下去,一點都沒手下留情。

看着這三個人,狗樂笑了,笑的花兒一樣燦爛“說吧,三位哥哥,是誰指使的,賈四?肥三,亦或者是那個已經沒了銳氣的庖丁。”

一口氣說了三個人的名字,直讓地上三個傢伙一陣心顫,早在心底將王傑給罵了個百遍,媽的,跟那三個人能打倒一塊去的能是他媽山裏來的窮小子纔怪了。

三個人光想着罵王傑了一時間竟然忘了說話,狗樂擡起棍子,朝着一個人的腿上砸了下去,只聽見“咔擦”一聲,那條腿估計是廢了。

被砸的那個男人愣是沒坑出聲來就暈了過去。

另外兩人趕緊說道“別別!我們不是他們三個的人,是傑少讓我們來的”

狗樂放下還要舉起的手說道“傑少?棗城還有這號人,我怎麼沒聽過。”

那兩人差點沒哭出來說道“是王傑!一個富家公子哥!求你高臺貴手,我們三個其實就是他臨時找來的,放了我們吧!”

狗樂看了一眼地上的三個傢伙說道“既然你們收了錢,就應該有現在的這個覺悟,本來我今天心情挺好的,被你們一弄,媽的什麼都沒了,那什麼,你們回去跟傑少說,我今天晚上在天堂酒吧等他,要是他不來,就說狗樂今天晚上跟蔡妍洞房了”

三個傢伙使勁的點頭說“行!行!一定給帶到”然後就要擡着已經昏過去的那個傢伙上車。

狗樂又接着說道“等會!還有些事情”

兩人差點就把擡着的那個人給扔下就跑,轉身說道“還有什麼事情,您吩咐”

狗樂手在下巴放着說道“那啥!讓他給我帶修車的錢過來”

三個人這才走了,狗樂轉過神來,一把拉住蔡妍說道“這比崽子,不是我瞧不起他,沒有度量,難成大器”

蔡妍“噗”的笑出聲來說道“就你度量大,你度量大還跟人要錢啊!還要打端人家的腿啊”

狗樂奇怪的看着蔡妍說道“你就不害怕麼!我那麼兇惡!我更納悶的是,你爲什麼能夠見到這樣的場合還如此的淡定呢”

蔡妍一把將狗樂推在車裏輕輕的趴在他的耳邊說道“我就喜歡你這樣的男人”然後在他耳邊假裝**了一聲。

狗樂在心裏大呼妖精,不過愣是給忍住了,說道“走!咱們回去,找個地方整一下車”

然後兩人來到一個汽修廠,把車放到那裏打車回去,一路上蔡妍都在狗樂身上磨磨蹭蹭的,讓狗樂心神盪漾,就連出租車司機都看不下去了。

到了酒吧狗樂二話不說就拉着蔡妍往包房裏跑,蔡妍在狗樂耳邊輕輕說道“老孃今天來例假了”

狗樂轉過臉來罵道“艹!那你他媽還這樣對我”

蔡妍笑的花枝招展的去辦公室了,留下了氣的直咬牙的狗樂在那裏。

華燈初上,燈紅酒綠的時刻來臨了,今天斑鳩把家裏的兩個女人都給帶來了,這讓狗樂覺得又要亂套了,不過還得在這裏等王傑,狗樂就沒去管他們。

蔡妍跟維維兩個女人在一邊吃着醋,莫莫站在維維那一邊,兩個人極力的排擠着蔡妍!

看的斑鳩、針板他們心裏暗道:樂哥威武啊! 一個月裏,狗樂又收了幾個小弟,都是一些小年輕,不好好學習,然後開始瞎混,他們沒有見過狗樂的身手,但是見過幾次那個俊秀的不像男人的斑鳩出手,所以平時大都跟着斑鳩一起玩。

狗樂坐在吧檯,一個人喝着悶酒,不去理會蔡妍跟維維的胡鬧,看着舞池中央那幫如同打了雞血的男男女女,狗樂突然間有種想要加入他們行列的感覺。

正在狗樂要往前走的時候,高峯不知道從哪裏走到了狗樂的身旁,一拍狗樂的肩膀說道“我有些事情找你!”

狗樂雙眼一眯,知道一定是查出來上次在花店堵自己的人來了。

狗樂也沒跟高峯客氣,說道“高哥,是不是有什麼眉目了”

高峯似乎已經習慣了跟狗樂用這種語氣說道“你小子竟是給你哥添心思,查出來了,不過我還是勸你忍一忍,畢竟他們傷的比你重不是。”

狗樂搖了搖頭說道“高哥,其實我也不是沒想過算了,不過我總覺得一味的忍讓只能讓他們更加的猖狂,你就說吧,其實我也有猜測過,肥三跟我示好,庖丁雖說是承認我的存在,他們兩人心裏打的什麼算盤誰也不知道,賈四那方面的話,可能性大一點,但是這個人的性格陰險了一點,應該不會”一口氣將自己心裏的想法都給說了出來。

高峯有些欣賞的看了看狗樂說道“要不要我給你走走路子給你弄一身警服穿穿,就着能力在我們那裏也能當個小隊長了”

狗樂笑了笑接着說道“高哥,你就說吧,是不是庖丁的人,三個人裏面,我都想遍了,只有這個看似沒有銳氣的庖丁有可能,因爲我已經跟肥三還有賈四的人接觸過”

接着狗樂又說道“剛一開始的時候他們三個人我都懷疑過,可是接觸肥三跟賈四之後我就把他倆排除了”

高峯饒有興趣的聽狗樂講完,然後笑着說道“看樣子我今天就算是不來,你也能夠猜的出來了,下一步打算怎麼辦,踩過去?”

狗樂搖了搖頭,沒有說話,開了一瓶啤酒自顧自的喝了起來。

高峯看着狗樂說道“這塊肉不好啃,我說的話也是真的,給你找個差事做,他們也不敢怎麼樣,你現在無疑是站在風口浪尖上”

見狗樂只是在看着舞池,高峯也知道自己說什麼都沒用,眼前這個傢伙的倔脾氣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了的,嘆了口氣轉身要走。

“高哥,真的謝謝你”狗樂的聲音從後面傳了過來。

高峯的嘴角向上扯了扯,發自真心的笑,然後說道“多保重”

狗樂也沒去送他,他覺得那樣的話太假,看了看手機,已經晚上十點多了,也不知道王傑那逼崽子還來不來,那些麻煩事沒辦法解決,眼前的小事還是可以先處理的!

等了一會,不見那個傢伙過來,狗樂有些索然無味了,就要起身到辦公室坐着,因爲下面實在是太吵。

就在起身的時候,王傑從門口進來了,身後還跟着兩個180左右的大漢,顯然是保鏢了。

狗樂往前走去,雙手張開說道“歡迎歡迎,傑少到這裏來,可真是蓬蓽生輝啊”

王傑有些噁心的看着眼前這個傢伙,不過還是掩藏的很好,想要過去給他擁抱。

狗樂直接停了下來,一巴掌抽在了他的臉上,一下將他抽到在地,王傑身後的兩個保鏢就要動作,狗樂跟斑鳩打了個顏色,兩個人一人一個,沒幾下就給放倒在了酒吧門口。

然後狗樂讓人把他們往外拖了拖,狗樂蹲下來,使勁兒拍拍王傑的臉說道“別用那種眼神看我,我會不好意思的,你今天來的目的是什麼你自己不知道,還穿那麼拉風,帶着保鏢,艹”

王傑覺得自己很委屈,這個傢伙什麼都不說就打了自己一頓,這於情於理都說不過去,不過眼前這個傢伙卻說的頭頭是道。

狗樂又看了看兩個保鏢說道“你們兩個也真是的,有手有腳的做點什麼不行,非得跟這樣的人當保鏢,還得跟着捱揍”

狗樂一腳踩在王傑的腳脖子上,王傑嘴裏“啊”的跟殺豬一樣的聲音,響徹整個街道。

狗樂將腳拿下來說道“王傑啊!你以爲我今天讓你來就只是讓你送錢來了,我跟你說,我這人就一個狗性,護食,蔡妍既然是我女人,我就護着她,哪怕是你多看她一眼都不行”

王傑終於鬆了一口氣開口說道“我知道,狗樂哥,狗樂爺!我這不是來給你送錢了麼!啥也沒多想啊!”

狗樂哈哈的笑了笑,一把拉起地上的王傑,給他拍了拍身上的土,說道“王傑老弟,地上有些滑,摔着你了,明天我就讓人換成地板磚!”狗樂隨口說道,卻忘記了地板磚更滑。

王傑看着眼前這個喜怒無常的傢伙,在心裏狠狠咒罵了幾句,眼裏閃過一絲陰毒,不過就只有一下,然後像狗樂那樣點頭哈腰的遞煙,點菸。

這讓跟着狗樂的小弟裏有個傢伙一眼就認出了王傑的身份,走上前來說道“喲!我當是誰呢!這不是棗城有名的傑少麼!怎麼着啊!腿腳不好使了”

王傑只覺得臉上火辣辣的,不過卻是陪着笑臉說道“天黑地滑沒看到摔倒了,多虧了狗樂夠把我扶了起來。”

狗樂攬着王傑兩個保鏢沒有動,都看着狗樂,狗樂對他們說道“哥!其實我們兄弟倆,也是走投無路找口飯吃,沒想到得罪了你,你大人有大量,別跟我倆一般見識”

狗樂笑了笑,對着斑鳩說道“給這兩個哥哥道個歉,然後陪着兩位哥哥喝些酒,把兩個靚妹”

蔡妍看到狗樂攬着王傑走了進來,非常疑惑,覺得自己的眼睛是不是有毛病了,仔細看去竟然發現王傑的半邊臉頰都腫了,高興的在心裏竊笑。

“別客氣,都沒外人,這是我女朋友,那個是我女人,至於那個是斑鳩的小姑娘,對了斑鳩就是剛纔那個長的很醜的傢伙”狗樂大大咧咧的說道。

王傑在一邊隨着狗樂的話點了點頭,狗樂要了兩瓶張裕窖藏乾紅葡萄酒,這是這個小酒吧裏最好的酒了,一隻賣到1800大洋,還不一定是真的,連瓶都沒開!

狗樂眯着眼睛看着王傑“傑少,昨天的誤會······”

王傑趕緊從口袋裏掏出支票本說道“狗樂哥,我這就給你寫張支票,明天就能取現,算是給你賠禮道歉了”

狗樂眯着眼睛看着王傑在支票上寫了50W,心裏別提多高興了,怎麼都不會想到人生的第一桶金竟然是在這個傢伙身上出。

狗樂收起支票說道“談錢多見外,來傑少,我敬你一個,說完拿起啤酒瓶一口氣喝了下去”

王傑在心裏狠狠的鄙視了狗樂一番,媽的,點的酒都不開瓶。

只是陪着笑臉說道“狗樂哥客氣了,應該的應該的,我還有事,先回去了”

狗樂也沒留他,對着服務員說道“給傑少買單,兩瓶張裕窖藏乾紅葡萄酒圓筒裝的!”

看見王傑那張抽搐了一下的臉,蔡妍差點就笑出聲來。

王傑眼裏的那絲陰毒,狗樂看到了,不過覺得他翻不起什麼大浪,也就沒在意。 跟着王傑來的兩個保鏢卻沒跟着回去,被斑鳩拉着一直在喝酒,兩人對這個不說話只喝酒的傢伙一點轍都沒有,索性也跟着喝起來。

狗樂笑眯眯的走了過來,對他倆說道“兩位哥哥在這裏喝的怎麼樣,天不早了,要不去外面給你們找間房住下吧!”

狗樂對着斑鳩說道“你去告訴針板還有你的那些小弟,明天發工錢,到我這裏來領”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