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完) 楊天的雙拳緊緊的握起,沒有說話,老者再次的嘆息一聲,「你就按照你之前的安排做自己的事情,總有一條你會知道你想要知道的答案。」楊天慢慢的抬起頭來,老者的雙眼似乎是蒙上了一層淡淡的霧氣,讓楊天看不清楚,阿金在一邊則是不屑的哼了一聲,「故弄玄虛。」老者則是無奈的看了一眼阿金,「小傢伙,我的回答你是否滿意?」

楊天沉默了,再次的審視了一下自己,很多東西卻是像是老者說的那樣,以他現在的實力知道了也沒有什麼用處,自己的道路還很長,自己需要做的事情還很多,楊天波濤洶湧的心情慢慢的平復下來,他接下來要做太多的事情,前方的道路他看的還不遠,只有一步一步的朝著前面走著,總有一天他會達到終點,不是么?楊天慢慢的轉過身去,因為答案他現在已經不需要了。

「等等。」阿金看見他要離開,不由得大聲的喊道:「小子,他在什麼地方?」阿金耐著性子問道,楊天開口說道:「那個人一手打造了南宮家族,一直隱藏在南宮家主的身體之中,隱藏在華聯城之中。」

阿金的雙眼光芒一閃,「該死的,竟然藏在人類的身體之中。」

「就在我來這裡之前,我還跟他交過手,他已經逃走了。」楊天淡淡的說道,說完之後回頭看了一眼那個老者,「小東西什麼時候會蘇醒?」老者不由得一愣,楊天的神色一沉,「到底什麼時候會蘇醒?」

「當初之所以讓它沉睡,是因為感覺到他跟其他的魔獸不一樣,我怕發生什麼樣的變數,它再過幾天就可以蘇醒了。」老者的話讓楊天安心了,只要小東西沒有什麼危險就好了。

「告辭了。」說完之後楊天就要轉身離開,老者眉頭一皺,「小傢伙,小東西可是它的名字?」

楊天的腳步一頓,「不,這隻不過是我隨便叫的,它自然不是這名字。」

「可不可以告訴我它真實的名字?」老者試探性的說道,阿金抬頭看了一眼老者,有些好奇這個老頭今天這是怎麼了,竟然有這麼多的問題,那個毛茸茸的魔獸有什麼過人之處?

楊天想了想,「雫邪,他的名字叫做雫邪。」身影一閃,楊天已經從這個空間之中消失不見了,根本就沒有注意到老者在聽見這個名字的時候,臉上的表情,還有一邊的阿金,那隻撐著腦袋的手一下子落了下來,差一點沒有趴在桌子上面。

「老頭。」阿金低聲吼道,神色綳得緊緊的,那個老者就那麼站在那裡,那雙睿智的眼睛之中出現了一絲莫名的情緒,「那可不是騙人的嗎?怎麼會真實的存在?」阿金大聲的吼著,那個老者久久沒有說話,最後看了一眼阿金,「那不是騙人的,只是流傳的時間太長了,所以大家都不相信而已。」

阿金的呼吸不由得一緊,金色的瞳孔猛地一縮,「要是真的話,那麼它怎麼回事那個樣子,它……」阿金突然想到當初它那鋒利的牙齒刺進了自己的手臂之中,渾身不由得一顫。

「阿金,你要找的那個已經逃走了,你也該回去了。」來著的目光朝著遠去看著,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阿金此時還處於震驚的狀態之下,好不容易才回過神來,「那麼你呢?」

老者呵呵一笑說道:「我暫時就不回去了,但是我要提醒你,到底是不是它,現在還不好說。」

阿金不由得一愣,「就算是你也看不透?」

老者那雙睿智的雙眼之中散發出一道光芒,臉上的笑意意味深長,「有些事情就算是我也沒有辦法看透,要是真的是它的話,我就更加無法看透了。」阿金的瞳孔一沉,「我知道了。」說完就準備轉身離開,但是身後的聲音再次響起,「你就不起龍族看看,打聲招呼?」

阿金有些煩躁的低吼一聲,「誰去跟那些龍崽子打招呼,我看見他們就煩。」老者沒有再說什麼了,一道光芒猛地將阿金的身體包裹住,老者一抬手,一邊的空間突然就出現了一道裂縫,光芒投進了裂縫之中,隱約之間可以看見一對金色的翅膀,散發著淡淡的光澤,然後消失在裂縫之中。

楊天從無盡森林的深處走了出來,那些潛藏的氣息都是蠢蠢欲動,楊天的神經也是一直綳得緊緊的,進來的時候是有人帶領,但是現在可是他自己一個人,這一路走來雖然是有些進展,但是最後倒也沒有發生什麼事情,雖然那些隱藏的氣息都是蠢蠢欲動,到那時並沒有做出實質性的舉動楊天一路暢通無阻的走了出來,直接的朝著華聯城奔去。

在感到華聯城的時候,已經出現了一片曙光,花籃華聯城沐浴在暖暖的陽光之中,就像是昨天發生的事情是做夢一樣,楊天直接朝著南宮家奔去,在到達那裡的時候,東方芸正好站在院落之中。「怎麼了?」楊天從空中落下,低聲的問道,東方芸轉過什麼來,恍惚之間感覺到楊天竟然有些不一樣了,似乎身體之中散發出一股別樣的氣質,跟以前比起來更加的平靜,更加的沉穩。

「昨天晚上我趕回來之後,南宮家的所有人,包括下人都不見了蹤影,而南宮家的夫人和子女則是當場死亡,就跟南宮家主的情況一樣的。」東方芸用低沉的語氣開口說道。楊天的眉頭一皺,面前的幾具屍體之中,正有南宮夫人和南宮莩她們,可以說在一夜之間,南宮家族的人全部死光了。

「我想跟南宮家族聯姻的家族會出現相同的事情,你先將這裡處理一下,我先回穆城了。」

東方芸點點頭,這件事情實在是太蹊蹺了,楊天當即剛返回了穆城,剛剛來到穆城就聽見了一些奇怪的消息,跟其他家族聯姻的南宮家族之中,昨天晚上都離奇的死亡了,根本就無法查出什麼死因,這件事情非常的轟動,一時之間讓楓楊帝國的人是人心惶惶,南宮家族短時間之內強勢崛起,但是在一夜之間竟然全部死亡了,這樣的事情讓人想起就心裡發毛。

楊天回來之後就先去看了一下自己的父親和大哥,兩人在看見楊天平安歸來總算是鬆了一口氣,楊天於是將昨天晚上的事情跟他們說了一遍,自然是沒有說出先祖被抓走的事情,其他的事情都一字不落的說了。

楊靖和楊生聽了之後很久都沒有回過神來,此時他們的腦袋還有些發矇,那詭異的黑衣人到底是什麼人?楊靖臉上的神色非常的陰沉,雖然知道南宮家族崛起有很多的疑點,但是沒有想到的是會是這樣一個情況。「消失了也好,要不是天兒出手得話,楓楊帝國早晚會被他吞了。」楊生的臉色也是非常的凝重,楊天坐在一邊沒有說什麼,何止是楓楊帝國,很可能是整個東大陸。

「那個黑衣人可能是聖獸追擊的人,而且對於楊家,也有所企圖。」

「南宮家族的消失讓那些被他們吞噬的家族鬆了一口氣,天兒,辛苦你了。」楊靖欣慰的看著自己的兒子,楊天微微一笑說道:「父親,有些事我還需要去做,在西大陸那裡的時候,有人告訴我,我要尋找的魔法師工會會長已經來到了東大陸。」楊生聽了這些話之後神的一緊,楊天之所以尋找魔法師工會會長那是因為想要將穆滄海給復活,楊天的神色微沉,接著說道:「他在神之遺迹那裡出現過,我想他也許還在那個地方。」

楊靖和楊生聽了這些話之後不由得一驚,「神之遺迹,那不就是楊殿嗎?」

「現在就走嗎?」楊生開口問道,楊天微微一笑,「我答應了曉靜很久了,但是一直都是毫無頭緒,這一次我一定要找到他。」

楊生的呼吸一緊,伸手摸在楊天的腦袋上面,「天兒,是大哥沒用……」

「大哥,你不用跟我說這些話,這件事情本來就應該由我去做,當初也是因為我,穆滄海才會……」楊生感覺到心裡一痛,自己妹妹肩上的膽子是越來越重了,他們可以為他分擔多少?楊天看見楊生有些消極的樣子,自然是知道大哥心裡想的是什麼,「大哥,東大陸這裡有你跟父親在,我也就後顧無憂了,你們可是幫助了我不少,真的。」清澈的眼睛似乎是看進了楊生的心底,楊靖的心也是一抖,楊天微微一笑,「我這一次只不過是回一趟家而已,你們不用這麼緊張,等我將穆滄海復活之後,我要給曉靜一個驚喜。」

楊生點點頭,將自己的弟弟緊緊的抱在懷裡,楊天微微一笑,「我現在就立刻動身,很快就會回來的。」楊天深深地呼了一口氣,朝著大門口走去,目光朝著周圍一掃,就看見齊樂雲站在那裡。 第2594章告黑狀

南煙一聽,眼睛都亮了。

「心平親手寫的信?我要看!」

她一邊說便一邊伸長的手要去撈那封信。

祝烽一隻手環住她的腰不讓她亂動,一隻手將那信高高舉起。

笑著說道:「看什麼看?這些都是小事,不用看了。」

「皇上!」

南煙急了,兩隻手扒著他的胳膊用力往下扯。

嘴裡還不停念叨著:「給我,快給我。」

眼看她整個人都快要撲到卧榻下面去,祝烽急忙伸手撈住她,口中連連道:「好了,好了,不鬧了。趕緊做好看信,別待會兒跌下去。」

聽到他這麼說,南煙這才乖乖的坐定下來。

又按捺不住急切地問道:「什麼時候送來的?」

祝烽微笑著說道:「一大早驛站那邊送來的,看樣子至少也是幾天之前從京城送出的。」

南煙看他還在拆信封,忍不住嘴角一抿。

收到信之後,他也沒有立刻拆開來看,而是帶過來跟自己一起看。

祝烽一邊拆信封,一邊也是嘴角止不住的上揚,笑眯眯地說道:「朕還以為這丫頭只知道吃和睡,沒想到竟然這麼有孝心,還會給咱們寫信。」

南煙忍不住白了他一眼,嗔道:「皇上。有這麼說自己女兒的嗎!」

「嗯,朕不說她。說到底也是有樣學樣。」

「皇上!」

兩個人又笑又鬧,鬧了大半天,總算是把信封拆開,抽出了一張薄薄的信箋,展開一看——

南煙忍不住噗的一聲笑了出來:「這,這是什麼?」

上面一片鬼畫符。

祝烽笑著,將信紙湊到眼前努力辨認著。

「父皇……母……飛,哈哈哈哈。」

南煙也笑了起來,又湊過去繼續看,尊稱後面凝結出了兩個老大的墨團,仔細辨認之下像是「遙拜」二字,但幾乎已經是看不清筆畫,最後索性自己又劃掉。

後面歪歪扭扭的一句:兒臣可想你們了。

南煙笑的眼淚都要流出來了。

一邊笑一邊說道:「這兩個字她還不會寫。」

祝烽也一直揉著鼻樑,憋笑憋笑得肩膀都在微微的抽動,說道:「這兩個字肯定是順妃帶著她寫的,這丫頭,寫到後來肯定是沒耐心了。」

南煙笑道:「順妃姐姐也識字啊。」

「以前不會,後來朕跟皇后教過她一些。但她起步太晚,學得不多,也就能帶帶這個丫頭了。」

南煙笑道:「可惜,帶不動啊。」

祝烽也笑了起來。

只說道:「好了,看個意思就是了,朕都不強求的。」

兩個人湊到一起,繼續往下看。

後面的字倒是稍微工整了一些,一看就知道,是順妃新晴捉著心平的手寫出來的,說的自然是一些平日里吃飯念書的事。

還連帶著說了一下漢王成鈞。

想來,新晴也是看著他們離開京城太久,怕他們擔心公主和漢王,所以特地傳來這樣一封信。

南煙笑道:「多虧了順妃姐姐和宜妃,要不然,妾這一次走都走得不安心的。」

祝烽道:「你放心吧,魏王小時候也讓順妃帶過他一段時間,她會把孩子照顧好的。」

兩個人又繼續往下看。

稍微工整一點的幾行字之後,後面又出現了一排鬼畫符,明顯就是心平自己寫的了。

南煙眯縫著眼睛,辨認了半天總算勉強的認了出來,念道:「哥——哥哥乖,兒臣……乖,弟弟不乖……」

祝烽伸手捂住了臉。

但即便捂住臉,也能看到他的嘴角勾起,眼角的笑紋都露出來了。

南煙咬著牙,又是氣又是笑,道:「什麼毛病,這麼小一點就會告黑狀了。」

祝烽伸手抹了一把臉,像是想要將臉上的笑容抹去,恢復往日里嚴肅的表情,但終究還是控制不住,笑得眼淚都快要流出來了,說道:「肯定是大家都護著成鈞年紀小,她長大了,自然不會事事都像以前那麼由著她。」

南煙道:「就是皇上以前太慣著她了,才會這樣的。」

「……」

「妾臨走之前,也跟順妃姐姐,還有宜妃妹妹都打了招呼,心平的膳食也要減少一些,尤其是那些點心,不能再像過去那樣由著她胡吃海塞的。」

祝烽道:「這怕是個大委屈,難怪開始說閑話了。」

說著,又對南煙道:「你也該跟朕說一聲的。」

南煙道:「就是要趁著皇上不在,咱們都走的時候才好呢。若皇上在,肯定挨不住她兩三句懇求,還不是她要什麼給什麼。」

祝烽嘿嘿的笑了兩聲。

南煙又正色道:「這一次回去,皇上也斷不要再像以前那樣,她年紀不小了,得管管了。」

祝烽嘆了口氣,道:「行,這個聽你的。」

兩個人商議一定,又接著看後面的。

在後面,還有三個歪歪扭扭,幾乎一半都寫到了信紙外面的字——

哥哥田。

但「田」字下面,彷彿還有幾筆。

南煙辨認了一會兒,喃喃道:「累,這是個累字,她寫不完。」

「……」

「心平在說,魏王很累。」

南煙說著,目光閃爍了一下,轉頭看向祝烽。

卻見祝烽聞言,輕輕的嘆了口氣。

過了好一會兒,輕笑了一聲,道:「這丫頭,會告弟弟黑狀,也會心疼人哪。」

南煙笑著,又看了看那封信,小心翼翼的按照之前的摺痕疊了起來,放回到信封里,然後抬頭看向祝烽:「連心平都會這麼說,可見魏王是真的很辛苦啊。」

祝烽道:「他入閣了,自然不能像過去那麼弔兒郎當的。」

「……」

「如今劉越澤去了蜀地,許世風跟葉諍一起南下,內閣的事情壓得不少,他熬一熬也是應該的。不趁著現在多做一點事,將來哪來的聲望和人心?」

南煙笑道:「這倒是。」

她想了想,忽又想起原本身為內閣首輔的鶴衣如今一直在管著督造金縷玉衣的事,已經許久沒有入閣了,內閣的人會這麼忙,也是因為這個吧。

祝烽為什麼,疏遠他了呢?

感覺到她的目光,祝烽轉頭看向她:「嗯?怎麼了?」

「……」

南煙遲疑了一下,笑著搖了搖頭:「沒事。」

「……」

「妾只是想起來,那天晚上皇上好像說了,對江南,尤其是金陵一地還另有安排,是嗎?」

(本章完) 「又要走了?」齊樂雲眉頭一挑說道,看起來似乎有些生氣,楊天微微一笑,「小東西醒了么?」齊樂雲眉頭微皺,「還沒有,依舊在沉睡。」楊天點點頭,「那個老者說這幾天應該就會蘇醒了。」

齊樂雲是一個人站在這裡,妖妖和小東西應該是待在房間之中,楊天轉身朝著自己的房間那裡走去,齊樂雲突然伸手拉住了他的手臂,「發生什麼事情了?」齊樂雲用低沉的聲音說道,手緊緊的抓住了楊天的手腕,楊天輕笑著說道:「沒有。」

「楊天。」齊樂雲有些著急了,又是之中不由得帶著一絲嚴肅,楊天臉上依舊露出淡淡的笑容,齊樂雲的眉頭則是狠狠地皺起,才多久沒有見面了,這個傢伙的身上就包裹住了一層殼,還是一層堅硬無比的殼。

「連我你都不相信了嗎?」齊樂雲接著開口問道,楊天的目光不由得微沉,一些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從心底湧出來,壓抑的他都快要喘不過氣來,先祖的殘魂被奪走了,聖獸的出現,還有那詭異的黑衣人和楊家是什麼關係,還有那永遠有找不到終點的道路,楊天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說道:「真的沒有。」

「你在說謊。」齊樂雲立刻就否決了,楊天突然感覺到有些惱火,雙眼之中的神色冰冷,「放手。」

齊樂雲的神色一緊,突然笑了起來,手指抓的更加的緊了,「放手?自從我將你當成自己的男人之後,就從來沒有想過要放手。」楊天的呼吸一緊,齊樂雲那好看的容顏溶進了陽光之中,顯得是那麼的超然脫俗,齊樂雲的目光閃動,以一種幾乎是呢喃的聲音說道:「我不是說過嗎?你還有我的。」

剛才那豎起的堅硬的牆壁,此時已經轟然倒塌,心裡的那些壓力減輕了不少,楊天突然感覺到自己肩膀上面的擔子減輕了很多,,面前的這個女子為自己撐起了半邊天。嘴角微微揚起,楊天臉上露出一絲笑容,齊樂雲則是慢慢的鬆開了手,嘴角帶笑的說道:「你什麼時候走?」

楊天轉過身去,「等我,馬上就走。」

楊天和齊樂雲當天就從穆城離開了,小東西此時依舊是處於沉睡之中,楊天將它收進了空間手鐲之中,這樣一來小東西清醒之後就可以自己出來,楊靖和楊生原本以為楊天第二天才會離開的,當穆曉靜抱著兒子楊欽晨過來的時候,楊天和齊樂雲兩人已經離開了,楊羅晨看了看,臉上露出了無奈之色。

「小天怎麼會這麼快就離開了?」穆曉靜的心裡有些難過,懷抱之中的楊欽晨小傢伙似乎也對楊天的突然離開感到不滿,嘴巴一癟就哭出聲來,穆曉靜哄了半天這才止住了哭聲。

懷裡抱著妖妖,楊天和齊樂雲一最快的速度朝著神之遺迹趕過去,跟第一次來這裡不同,楊天現在像是入無人之境一樣也許是得到了楊家令牌的原因,,以前需要經過的試煉自然是被忽略了,兩人在來到了神之遺迹之中以後,直接來到了那片大區域之中,四大區域依舊是在哪裡,每一個區域之中都有著它不同的功能,楊天仔細觀察之下,發現原本楊字是無處不在的。

妖妖緊緊的跟在楊天的身邊,小手拉著楊天的手朝著前面走去,一路上都非常的沉默,那雙藍色的眼睛朝著周圍看去,露出了一絲敬畏之色,齊樂雲臉上的神情則是有些緊張,照楊天的推測來看,那個魔法師工會的會長應該還在這個地方的,「那麼,他此時會在哪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