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帥的話音才剛落,整個大殿之中,就響起了整齊劃一的呼喊聲。

這些年來,雖然這些南大陸上的勢力,互相之間,明爭暗鬥,誰都不服誰,但是真正的有外地入侵的時候,這些勢力,又緊緊的團結起來,一致對外。

自炎陽盟成立之後,大家就一直龜縮在片山脈之中,與黑暗勢力的幾次交手,也全部是由黑暗勢力率先挑起戰端,炎陽盟一直都是被動防守。

大家都是熱血青年,怎麼甘願生活在這樣的環境之中。

所以,朱帥才剛剛說出自己的意思,就受到了無數人的擁護。

「好!看來大家,都等待這一天許久了!那咱們下一步,就主動出擊。」

「既然咱們選擇出擊,那就必須一擊必殺,不給黑暗勢力絲毫喘息的機會,所以,出發之前,我們必須做好充足的準備。」

「雲信前輩,現在咱們炎陽盟士兵的符咒配置如何?」

朱帥站起身來,抑揚頓挫的說道。

「回盟主的話,這些天符咒師工會謹遵盟主的吩咐,夜以繼日的煉製著各種符咒,現在,每名炎陽盟戰士的手中,至少有兩份靈樞液,以及兩張歸元符,此外,療傷符融骨符等基本符咒,每名戰士,也都有配置。」

雲信前輩站起身來,滿臉自豪的說道。

「很好!雲信前輩辛苦了,既然補給不成問題,那我們就討論一下,這次出征的具體部署!」

朱帥眼睛眯了起來,堅毅的說道。

之前的大戰當中,雙方的法宗強者,以及法皇強者的數量,基本上處在同一水平線上。

雖然那次的戰鬥,自己擊殺了孫全,可是現在,飛塵又倒戈黑暗勢力。

此消彼長之下,炎陽盟的法宗強者,倒是有些不足了。

所以,臨行前,朱帥必須做好人員的配置。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就是法宗級別的強者。

現在,黑暗勢力中的法宗強者,分別為陰綸、追隨陰綸的神秘黑袍人、暗影、凌影、以及剛剛倒戈的飛塵五人。

反觀炎陽盟這邊,法宗強者也不再少數,有碧蓮前輩、蓮花、月檬、厲權、衛朔大哥。若是加上剛剛進入法宗不久的雲信前輩的話,還略有一絲的富裕。

所以,法宗級別的對抗,問題應該不大。

至於法皇強者,隨著飛塵的倒戈,五六名實力不弱的法皇強者喪命,所以,在法皇級別,炎陽盟略微的處於下風。

不過,朱帥並不擔心這些,畢竟,上次戰鬥的時候,炎陽盟有幾位法皇強者,並沒有參加戰鬥,若是這次全力出擊的話,情況也不至於糟糕。

至於法王級別的戰鬥,那就更沒有問題了。

在這種級別的戰鬥之中,法王強者,基本上屬於炮灰,對於戰鬥的勝負,並沒有太大的影響。

經過大家的一致討論,最後,終於得出了一個圓滿的結論。

這次的戰鬥,碧蓮前輩、蓮花長老、厲權長老、衛朔大哥以及月檬五位法宗強者,全部出戰。

而炎陽盟的中所有法皇強者,也全部在列。

至於法王級別,並不需要太多,大家從炎陽盟一千個精英小組之中,抽取了二百個小組,大概十萬士兵追隨出征。

至於雲信前輩,厲程前輩等符咒師工會的全體成員,則是留手炎陽盟,一方面,防止炎陽盟受到突然襲擊,另外一方面,符咒師可是十分寶貴的財富,所以朱帥可不捨得他們去戰鬥,萬一出現什麼傷亡,那對炎陽盟的打擊可不小。

馨馨向榮 確定了出徵人員之後,朱帥又和眾人討論了一下出征的時間,由於大規模的調動人員,需要一段時間來準備,所以,出征的最終時間,定在了後天的早上。

隨後,大家有探討了一些具體的細節問題,朱帥這才宣布散會。

大殿之中的所有人,一個個熱血沸騰的起身離開,根據自己收到的命令,快速的去進行著最後的準備工作。

大殿之中,很快就只剩下了朱帥一人,朱帥緩緩的起身,想著自己馬上就要率領著大軍,主動去跟黑暗勢力做最後的了斷,朱帥就激動不已。

老師,經過五年的努力,弟子終於要邁出為您復仇的第一步了!

雙拳緊緊的握起,朱帥狠狠的在身前揮舞了一下之後,這才眼神狂野的離開大殿。

由於後天才是部隊開拔的時間,而自己又沒有什麼需要準備的東西,所以朱帥直接來到了娜美的房間,想要陪陪娜美。

可是,一進入到房間,朱帥就發現,娜美現在竟然已經坐在了桌前,和錦凡開心的聊著。

「娜美,你怎麼下床了,我不是和你說了,讓你好好的休息么?」

看到眼前的情景,朱帥快步來到了娜美的身邊,佯怒的說道。

「朱帥,人家現在已經好了嘛,不想躺在床上。」

娜美馬上裝出了一副無辜的表情,嘟著嘴,搖著朱帥的手臂說道。

「什麼好了,剛剛受了那麼重的傷,怎麼會一下子好了,快會床上躺著去。」

開什麼玩笑,這還不到半天的時間,那傷勢就能痊癒?

可是,娜美卻抿嘴輕笑著,站起身來,在朱帥的面前,轉了幾個圈。

「你看,我現在已經恢復如初了,另外,我還要讓你看一個好東西!」

娜美神秘的說了一句,朱帥就感覺,自己的體內,突然出現了一粒吞噬著自己元素之力的微笑黃塵,就連自己的靈魂之海,都輕微的波動了一下。 這是什麼?

這不是自己幻泉之水,以及湮滅之塵的特效么?難道,經過這次移靈符的治療,娜美連自己幾種元素之靈的特效,也全部傳承了不成?

感受著自己體內突然出現的變化,朱帥的臉上,滿是欣喜。

「娜美,這些,你現在都可以控制了么?」

朱帥馬上開口問道。

如果娜美將這些也全部傳承的話,那麼娜美的實力,將會超越自己!

「嘻嘻,朱帥,我現在的能力,又提升了一大截,你的那些特效,我都可以使用了,只不過,我才剛剛傳承了這些,所以,控制起來,還有些生疏。」

娜美很快印證了朱帥心中的想法。

怪不得,怪不得娜美現在恢復起來,會如此的迅速。

魔獸的體質,本來就要強於人類,再加上自己不死靈木的強大功效,娜美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重新變的生龍活虎,也就全在意料之中了。

更重要的是,傳承了自己元素之靈的特效之後,娜美法術的威力,將提升不止一個檔次,可以毫不誇張的說,娜美現在的實力,已經強於自己了。

這對於朱帥來說,可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

「娜美,你真是太棒了!」

朱帥忍不住就將娜美抱了起來,在娜美的雙唇上,狠狠的吻了一口。

娜美被朱帥突然的動作嚇了一跳,想到自己的母親就在旁邊,臉頰忍不住羞紅了起來,可是在娜美的心中,卻有那麼一點的小欣喜。

「只可惜,我只是傳承了你靈魂之中幾種元素之靈的特效,所以,這些特效的威力,並不是特別的大。」

緊緊抱著朱帥的脖子,娜美笑嘻嘻的說道。

「已經很不錯了,你現在可是比我強哦!」

朱帥說的,並不假,雖然在元素之靈特效的控制上,娜美現在遠不及朱帥,但是,那些皇階法術,朱帥還沒有修習至大成,可是娜美卻可以輕易的施展出來,單憑這一點,說娜美比自己強,也毫不為過。

「好了,我還有其他的事,就先走了,你們兩個,慢慢的膩歪吧!」

看著朱帥與娜美幸福的樣子,錦凡的臉上,也浮起了一抹幸福,自己的女兒能夠遇到自己的真愛,這個做母親,又何嘗不開心呢?

走到門口的錦凡,不由的嘆了一口氣,若是那個人還在的話,自己現在,應該也很幸福。

只可惜,有些人,離開了就再也回不來了!

隨著娜美的

蘇醒,朱帥最後的心結,也終於打開。

接下來的一天,朱帥也全身心的投入到了戰鬥的準備之中。

終於,在第三天天色剛剛亮起的時候,炎陽盟所有的準備工作,全部準備妥當。

在炎陽盟的某處山脈之上,黑壓壓的站著一群人,大家都摩拳擦掌,眼神無比的凌厲。這些人,正是炎陽盟此次出征的法王高手。

十萬的士兵,整齊的排列著,分成了一個個的小組,每個小組的上空,都凌空站著一位法皇強者。

這些人,正是執事廳中的眾位執事,他們直接指揮著下方的那些精英小組。

這些執事之前,則是蓮花月檬等幾位炎陽盟的法宗強者。

大家都安靜的站著,等待著朱帥下達動身的命令。

不多久,朱帥便拉著娜美的手,來到了眾人的面前。

這次出征,對於炎陽盟來說,十分的重要,也十分的危險,朱帥已經做好了決一死戰的準備,能否擊潰黑暗勢力,就看這次的戰鬥了。

由於太過危險,朱帥本來並不打算帶著娜美,可是,娜美非要跟著來,最後,朱帥只好妥協,畢竟,娜美的實力,比自己都要強一些,帶上她,也能增加不少的戰鬥力。

來到隊列的正前方,朱帥清了清嗓子,做起了最後的動員來。

「各位,多餘的話,我也不說了。」

「這次戰鬥,十分的兇險,很可能,大家有很多人,無法或者回來。」

「但是,我們應該想想我們的家人,我們的領地,這些東西,決不能受到其他人的侵犯,所以,為了家人,我們也要竭盡全力!」

「犯我大陸者,雖遠必誅!」

朱帥眼神無比的狂野,振臂高呼道。

「犯我大陸者,雖遠必誅!」

「犯我大陸者,雖遠必誅!」

朱帥簡單的幾句話,就將大家的情緒,全部調動了起來,山脈之中的數萬名戰士,一起跟著朱帥,齊聲呼喊了起來,那聲音,震動寰宇。

「出發!」

終於,朱帥手臂一揮,帶著蓮花等人,率先朝著暗影宗的方向掠去。

一時間,所有的炎陽盟戰士,全部召喚出了自己的元素之翼,排著整齊的列隊,浩浩蕩蕩的跟在了朱帥的身後。

炎陽盟與黑暗勢力的最後決戰,終於要開始了!

之前,朱帥在前往遺忘之海的時候,利用分身符,成功的找到了暗影宗所在的位置,而且,後來在遺忘之海,朱帥也成功的得到了進入其中的密匙。

現在唯一的麻煩就是,炎陽盟這次的行動,肯定會驚動黑暗勢力。

由於這次的行動,涉及的人數極多,想要在這廣袤的南大陸上隱蔽身子,幾乎沒有一絲的可能。

所以,朱帥等人乾脆也不做任何的隱藏措施,全力的加快行軍速度,就那樣大搖大擺的朝著暗影宗所在的山脈行去。

只有眾人明顯的遇到一些黑暗勢力的眼線之時,這才會出手將之擊殺。

這樣一來,炎陽盟的速度,竟然極快,只用了兩天多的時間,就來到了距離暗影宗不足二十里的地方。

而此時,在暗影宗上方的天際之中,也出現了眾多的黑點。

果然不出所料,黑暗勢力已經將炎陽盟的行蹤,準確的掌握,朱帥一心想要偷襲,可是,這個方案施行起來,實在是太過於困難。

既然偷襲不成,那就光明正大的打一架吧!

在朱帥的示意之下,所有的炎陽盟士兵,都按照之前排練的戰鬥部署,排好了戰鬥的站位,手中的元素之力,隱隱作動。

此時,遠處的那些黑點,也已經掠至了近前。

居於首位的,正是黑暗勢力的陰綸使者,此時的他,全身依舊是籠罩在了一片黑袍之下,只留一雙乾枯的手掌在外面。

不過,他的眼神之中,確滿是陰森的味道。

在他的身後,同樣是一身黑袍的神秘人,此人也是朱帥的心頭大患,畢竟,衛朔大哥與他對戰,都十分的吃力。

再之後,則是暗影宗那兩名宗主,暗影與凌影,兩人雖貴為宗主,但其實也就是黑暗勢力的狗腿子,地位,還不如那名黑袍神秘人。

暗影暗影之後,就是剛剛倒戈黑暗勢力的飛塵了。

從飛塵的站位來看,似乎他也並不受黑暗勢力待見,若不是他身為法宗強者,恐怕他的位置,還得繼續靠後。

黑暗勢力五名法宗的身後,則是數十名的法皇強者。

這些強者之中,有一些是暗影宗自己培養起來的強者,但是更多的,還是陰綸使者帶來的人,從他們身上的黑袍就可以看出來。

不過,在他們之中,有一人特別的顯眼,她身穿一件紅色勁裝,與身邊的人,顯得格格不入,正是蓮花的同胞妹妹,蓮子。

自從當日厲家的事件之後,蓮子就消息了蹤跡,漸漸的,大家也忘卻了她的存在,不過,今天既然出現,那就新賬舊賬一起算了吧。

奇異的是,黑暗勢力的那些法王強者,並沒有一起出來迎戰,不知道陰綸心裡,打著什麼鬼主意。

不斷如何,既然大家相遇,那麼一場大戰,是避免不了了。

「桀桀,朱帥盟主好膽識啊,我陰綸如何也想不到,就憑你們炎陽盟的這些宵小之輩,還敢主動進犯我黑暗勢力。」

「看來,之前給你們的教訓,還是不夠深刻啊!」

「不過也好,既然你們主動送上門來了,那也省的本使者再跑一趟了,今天,你們的靈丹,本使者就毫不客氣的全部收下了!」

雙方站定,陰綸使者那嘶啞的聲音,很快從他臉上的黑色面罩下傳出。

「哈哈,陰綸,你說大話,也不怕閃了舌頭,你不說我還差點忘記了,當初是誰帶著無數人馬,去我炎陽盟找事。」

「也不知道最後是誰被打的屁滾尿流,屁都不敢放一個就逃。」

「這個人是誰來著?」

朱帥大笑一聲,朝身邊的蓮花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