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唯還是覺得有些不妥:

「張姐很討厭我的好吧,而且這種手術你懂的……很尷尬呀。」

這時,崔曉雄鼓起勇氣:

「我並不是求你做手術才說這種話——其實我真挺嫉妒你的,除了你之外,我沒見酩艾對別人那麼毒舌……」

「擦,張姐這麼噁心我?」

「也許她只是單純的想和你多說幾句話罷了,只是礙於身份,她只能以毒舌的方式來和你說話,畢竟,她已經決定和我過一輩子了,就算遇到再喜歡的人,她也不會動搖。」

李唯頓時懵了。

仔細想想,還真有點道理!

「可做這種手術,你就不怕我綠了你嗎?」

「你要真能保住酩艾的胸,我讓你綠一次又何妨?」

「噗——」

李唯只覺腦中轟鳴,彷彿又有一枚核彈從空中落下,直接砸在了自己腦袋上,然後轟然爆炸……

「這特么也可以?!!!」

————————————

預告:第0100章,神級喬遷

PS:這章多寫了點,所以延遲了二十分鐘,抱歉。 儘管李唯並沒有打算真要去綠崔曉雄,但這次,他也看到了崔曉雄滿滿的誠意,回想起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崔曉雄板著臉,大金鏈子,滿身紋身,光頭閃亮……

現在卻是這種苦情又滑稽的形象。

真是讓人唏噓不已……

或許這就是真愛吧!

這樣想著,李唯便答應了崔曉雄的請求,準備給張酩艾的***動手術,他的內心毫無波動,這樣才能給波動手術……

……

來到崔氏武館的醫療室。

按照李唯的要求,眾弟子很快將手術間整理出來。

崔曉雄將張酩艾從市立醫院,接到到武館醫療室。

陳語晗也跟著來了,她換了一身便裝,此刻見到李唯,神色中夾雜著一絲哀怨,雙手穩穩扶著張酩艾。

原本絕望到哭腫臉的張酩艾,一見到李唯,趕緊擦乾眼淚,整理紛亂的鬢髮,絕望的眸子里,又多出一絲刻意的、淡淡的不屑,活像《情深深雨蒙蒙》里的雪姨,伸出了她懟李唯的日常毒舌:

「他們說想盡辦法,就找來了你?」

李唯並不與她計較,只微微點頭:

「是我。」

張酩艾蒼白嘴角冷哼一聲:

「怎麼,你一個車手也能動手術?是想在我身上開車嗎!」







身上……

開車……

一陣冷風吹過。

眾人目瞪狗呆。

李唯也是一臉懵逼。

只覺張酩艾污力滔天,似是話中有話,不得不佩服張酩艾的毒舌功力,便點頭道:

「你說的沒毛病,我待會兒就是要在你身上開車。」

「你——」

這時一旁的崔曉雄安慰道:

「酩艾你放心,李唯可是治好了他爸的肝癌,這件事語晗也知道,不會騙你的!」

陳語晗卻面色黯然。

一想到李唯要在表姐胸前開車,她就醋意頓生。

但在表姐的生命安全面前,這點醋意就不值一提了。

便也跟著安慰道:

「表姐你就放下一萬個心,李唯這次去南奧就是去學醫的,現在厲害的狠,算是腫瘤科的資深專家!」

蜜寵甜婚:軍少,你好棒 可惜這番話不但沒讓張酩艾放下心來,反倒為其更添一絲憂慮。

張酩艾眼神遊移,自知也沒有別的辦法了,而李唯曾屢創神跡,會醫術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這樣想著,她便不再說話,悶頭走進了手術室。

……

考慮到這項手術的隱私性,李唯選用了兩名女助理。

考慮到這項手術的高難度,李唯選用了兩名漂亮的女助理。

雖然這之間沒什麼必然的邏輯關係,但李唯主刀醫生,手術室里的一切,都是他說了算。

手術室有點涼。

助理打開空調。

屋裡漸漸暖和起來,甚至有點燥熱。

兩名女助理在李唯的示意下,一件件脫掉了張酩艾的上衣,一直脫到張酩艾的內衣時,張酩艾臉紅透底,心跳加速,突然有了明顯的抵觸情緒……

李唯只好背過身去,盡量安慰道:

「看開點吧張姐,在生死面前,走點光不算個事,你放心,我是醫生,閱人無數,這方面早已心如止水,不會有任何反應的。」

「嗯。」

張酩艾低聲嗯了一下,盡量平靜下來。

然後自己把手伸到了背後,解開扣子。

兩個超大的大白兔刷的一聲耷拉下來……

「好了。」

李唯這才轉過身來。

「噗——」

這特么也忒大了吧!

如果說江楚楚是D,那張酩艾至少是F,整整大了一圈!

連旁邊的兩個女助理,眼中都是羨慕之色。

張酩艾捂著胸口,在助理的示意下,緩緩躺倒向了手術台。

兩隻大白兔頓時像大餅一樣攤開了,壯闊有餘,精美不足……

張酩艾有些尷尬,索性不再捂著胸口,只用雙臂將***圍了起來,使其看起來挺拔了許多。

寧願走光,也不能丑……

真是奇怪的思維!

李唯只覺無語,很自然瞥向了完全果露的***,直覺鼻腔一暖,下半身更是洪荒涌動……

於是運起內力(來自程靈素),使得鼻血倒流,下半身剛撐起的小帳篷,也被內力強行壓制下去。

.

助理妹子甜甜問道:

「李醫生,現在可以打麻醉了嗎?」

李唯微微一怔:

「打麻醉?不存在的。」

妹子驀的驚訝:

「不打麻醉?那病人會疼的受不了的。」

李唯隨即解釋:

「由於是胸部腫瘤,我不想給病人留下太大的傷疤,所以這次我會採用真氣按摩和針灸疏導的方式,來解決這一問題。」

兩個妹子一臉懷疑:

「真氣……李醫生你會氣功?

「你該不會是騙子吧?」

連張酩艾都心中一緊……

.

「騙子?」

李唯淡然一笑,隨即在電光火石之間,一手探出,赫然抓住了其中一個笑容甜美的妹子的右胸,隨即運起體內真氣……

「流——」

甜美妹子剛要尖叫著掙脫開,流氓剛喊道一半,忽然感覺一股磅礴又溫暖的熱氣,緩緩滲入了右胸……

「噢……」

這感覺,要上天!

另一個內向妹子,看的是目瞪狗呆,幾秒之後也裝作質疑道:

「這世上哪有什麼真氣,你根本就是騙子!」

李唯一個閃身過去,雙手合抓。

「如你所願。」

妹子只覺渾身一軟,整個人都飄起來了。

「怎、怎麼可能……噢哦……」

手術台上的張酩艾也是看的目瞪口呆,如見神技!

不禁問道:

「你、你真的會氣功?」

「不是氣功,是內力。」

張酩艾好似瞬間看到了保全咪咪的希望,驀的抓住李唯的手,聲音有些哽咽道:

「我媽就是乳腺癌死的,你真的能救我嗎?」

李唯把「嗎」聽成了「媽」,只搖頭嘆道:

「人死不能復生,我救不了你媽,我只能救你!」

張酩艾已泣不成聲:

「對不起,我以前那麼噴你,你還這樣對我好……」

李唯撇嘴一笑:

「你還是繼續噴吧,當笑話來聽還是蠻搞笑的。」

張酩艾破涕為。

兩隻大白兔都跟著顫動起來。

李唯眼都直了……

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張酩艾對著自己笑,真誠的笑,燦爛的笑,也是李唯第一次在現實中,看見了[笑到胸顫]的宇宙奇觀!

上一次看見還是在霓虹小片里……

「我先說一下,其實我也可以給你動手術,但是無法確保不留傷疤,真氣按摩和針灸疏導效果還不錯的,缺點就是,一年內每個月都要按摩一次,接下來三年,一季度一次,接下來十年,一年一次,之後差不多就能徹底根治了,至於接受那種方式,你自己選……」

張酩艾微微臉紅,低聲道:

「按摩就按摩吧,希望你內心是純潔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