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若虹立刻欣喜地回答道:「謝過公子!謝過公子的大恩大德!」

李若虹說罷,才又扭頭看向了智廣勁、陰陽叟、丘若零、虎鶴二叟等人,微笑著問道:「諸位道友,敢問諸位道友對邊雲此人選,可有什麼意見?」李若虹這話說出來,實際上並不是在問邊雲是否合適,而是在問其他修士是否也有什麼想要「照顧」一下的朋友或者子侄輩修士!先前她提出了邊雲的時候沒有人提出質疑,那現在別人若是提出了什麼人,她自然也是要給予最高程度的支持的!

列表 rs求支持~~~求訂閱~~~

何林華眉頭一挑,說道:「你沒辦法確定占卜結果是否正確?開什麼玩笑!你要是沒辦法確定正確,那你這占卜又有什麼意義?」何林華這麼問出來,顯然就是有些不太相信這占卜大師了——占卜明明就已經帶有很強的預測性了,也就意味著要把周遭所有的情況都給算進去,才能進行推演,暫時確定未來有可能發生的事情,或者說是已經發生的事情裡面的具體因果!如果要是沒辦法確定,那還叫什麼占卜?

占卜大師連忙解釋說道:「主人,我雖然名義上來說說占卜,但實際上也就是就一件事情來進行最有可能的推測,最後再從這所有的推測結果裡面選擇一個最可以相信的結論罷了。不過,就算是這樣,占卜也算是一份兒逆天而行之路,是以`折損生機!主人您如果要是能將這些我想要知道的東西都給一一說出來,我自然能夠給出最為標準的答覆。如果要是這些話語裡面有著一些隱瞞的話,那我也不一定能夠得到最有可能的答案了!嗯···…主人您的實力非凡,而力量又達到了現在這種地步,那想來主人也應該知道,任何一個細節的變動,都有可能造成事件的不可測的發展方向……」占卜大師這一大通話說完,說的何林華都有點兒暈暈的。不過,同時,何林華倒是更加信服了一些—這占卜,看起來倒像是要不卦王算卦要更人信服了······

想了想,何林華將他什麼時候進入了弱者墓地,什麼時候第一次進入了試煉之地等等事情都給說了一遍。至於占卜大師,則在何林華說話的同時,閉著眼睛不斷地掐動著手指,同時神念力量又出現了一些詭異的動靜兒——當然,這一次,占卜大師身上的生機並沒有再度消失。顯然剛才消失的那些生機,應該就是他這一次占卜的代價了。

等到何林華將所有的過程都給說完之後,占卜大師手指上的掐動也終於停了下來,然後再度睜開眼睛看向何林華說道:「這個·……主人,我剛才在推衍的時候,覺得主人您的每一次行動,應該都沒有什麼問題。

嗯…···所以說,您第三次進出試煉之門卻無法進入,責任應該並不在您的身上!是以,我推測這很有可能,應該是受到了混亂星域裡面的法則限制!」

「法則限制?混亂星域裡面的法則限制?」何林華眯著眼睛,皺了皺眉頭,心中隱隱約約地把握住了一些要點——確實,他自己相信,他確實是沒有出什麼問題,每一個步驟,都是按照正常的步驟來執行的。那要是出問題的話就應該算是試煉之地的問題了!不過,那一道試煉之門,當初何林華後來也派遣了其他的修士嘗試著進入過結果卻能夠正常地進入。這樣以來,那能夠阻止何林華行動的,似乎也只有那個只存在於冥冥之中的奇妙-法則了!法則的力量有多麼強大,何林華在掌握了混沌力量之後,可是有所領悟的。法則力量,屬於本源力量的一種衍生力量!他現在僅僅只是掌握了三種本源力量的粗淺使用,實力就暴漲了n倍!而如果要是一個完整地法則力量的話,可以完虐何林華!如果這種法則力量要還是屬於攻擊法則的話,那就算是瞬間將何林華給湮滅掉,也不是沒有可能的……

現在何林華自認為,一般的力量根本阻擋不了他的步伐!如果說,真的有什麼力量能夠限制他的話,也只有法則力量了!

占卜大師又閉著眼睛掐算了一下,才又點頭說道:「不錯,如果推算沒有問題那應該就是一道奇妙-的法則在這裡起著限制作用!至於說其具體在限制什麼,應該是因為,您的力量在某種程度之上,超脫了法則的允許範疇了!而那種情況,應該算是一種······一種較為奇妙-的『懲罰,吧!就好比先前,我的實力突破到渡劫期的時候,會有雷劫降臨一樣,這都是一種對於超脫於法則之外的懲罰!」占卜大師想了一會兒,又說道:「當然,這或許也不能被稱之為懲罰,也許也可能是一種限制!如果真的想要突破這種限制,那就離開這裡,去一處全新的環境裡面吧!相信只要換了環境,這種法則限制,應該就會出現削弱,甚至於會直接消失……」

「離開這裡?」何林華皺了皺眉頭,才又說道:「你說的離開這裡,是指什麼程度?是指離開混亂星域,還是弱者墓地?」

占卜大師說道:「這個·……我也不是太清楚。不過,這種限制,最少也應該是在弱者墓地裡面的限制!主人若是能夠離開混亂星域的話,自然更好!相信主人離開混亂星域,這種限制就會徹底消失了。」

「我去!」何林華十分無語地翻翻白眼——直接離開混亂星域?你丫的腦子有問題吧?何林華現在為迫切的,就是能通過道紋幫助,提升自己的實力啊!而一旦真的離開了混亂星域,那何林華他還這麼提升自己的實力?當然,如果何林華他現在要是真的能離開混亂星域的話,他也挺樂意的。不過,就他現在這份兒力量,要是能憑藉實力離開這個鬼地方,那才有鬼了!

「我現在的力量,在整個弱者墓地裡面來說,確實已經算是最為頂尖的存在了!不過,我現在的力量,若是真的同那些強者戰場、強者墓地裡面的修士相比的話,肯定還不算太強!打個比方,如果是因為我現在的實力太強,而被弱者墓地裡面的規則所限制的話,那就是意味著,我若是離開弱者墓地,進入能夠允許擁有更強實力的區域存在,就可以無視掉這所謂的法則限制了!這也就意味著,我現在就應該進入強者戰場裡面了······當然,如果是從另外一種角度來理解。我現在所受到的限制,如果是屬於道紋的限制的話,那離開混亂星域,確實是可以避開這個法則限制。不過,一旦避開了法則限制也就意味著徹底脫離出了法則的存在範疇,也就意味著,法則強加於我身上的限制,實際上根本沒有意義!這種限制應該也是要我在混亂星域之內超脫法則限制,而不是直接脫離於這種法則之外的!是以,如果要是從這個角度來分析的話,我現在也確實是應該離開弱者墓地,進入強者戰場……至少,在進入強者戰場之後,我所受到的法則限制應該是還存在的……」何林華的腦子在瘋狂地運轉著,很快就將這個道理大致給推演了出來,「真是沒有想到,我這最後得出的結論,居然還是得進入強者戰場!早知道這樣,當初也不用在這弱者墓地裡面停留,直接進入了強者戰場也就是了,犯得著這麼麻煩的…···」

想著想著何林華無奈地苦笑一聲,搖了搖頭,說道:「算了不管怎麼說,還是先離開這裡再說吧!若是繼續停留在這裡,實力根本無法提升,而且我原先的計劃,也根本沒有辦法實施······」話音落下,何林華才又猛然間扭頭,看向了李若虹、荊人騰等人問道:「李若虹、荊人騰,還有智廣勁、陰陽叟你們,我現在給你們一個選擇,你們是想要跟隨我一同離開弱者墓地還是想要留在弱者墓地裡面,當弱者墓地裡面的魁首?我現在,給你們一個選擇的機會!」

若是先前根本沒有整合整個弱者墓地裡面的所有勢力的話,何林華現在大可直接一扭頭離開這裡。

而現在呢?他已經將整個弱者墓地裡面所有的勢力都給整合了起來,而且也就弱者墓地裡面規劃出了新的秩序,若是就這麼離開的話那也就意味著剛剛建立的秩序崩塌掉了!當然,就何林華來說,這弱者墓地裡面的一切,根本沒有什麼值得關注的。不過,這些手下可就不一樣了啊……

李若虹等人相互之間對視一眼之後,都看到了彼此的眼中有著一些猶豫—這對他們來說,確實是一種誘惑啊!雖然說,跟著何林華確實挺不錯的,但是畢竟是當手下,而且危險還不小!而現在呢?他們若是選擇留在弱者墓地裡面的話,直接就可以成為一人之下、億萬人之上的超級人物,這也難怪他們會為難了!當然,弱者墓地是他們居住了很長時間的地方,他們對此地很是不舍,不捨得讓這樣一處地方再度陷入爭鬥之中,也是重要的因素之一了!

不過,李若虹等人在猶豫過後,還是一同向著何林華恭恭敬敬地說道:「公子,我們願意跟隨公子一同離開。至於弱者墓地裡面的一番基業,公子完全可以委派一位手下負責全面統籌。嗯······屬下等覺得,周扒皮道友就挺不錯的……」在李若虹等人的眼中,周扒皮的實力不算太強,不過在管理之上的才能,簡直就是強的沒邊兒!讓這樣一個人來管理弱者墓地,一來是何林華的親信,可以相信;二來嘛,弱者墓地也能在周扒皮的管理之下變得更加旺盛;第三,若是何林華今後在強者戰場裡面受了什麼挫折,也可以再來弱者墓地裡面休養生息嘛!

周扒皮聞言,直接無語地翻翻白眼,連搭理都懶得搭理——他周扒皮,那可是何林華煉魂神殿裡面的人物啊,屬於真正地親信裡面的親信,還是絕對不會背叛的那種!讓他周扒皮來管理弱者墓地這種莽荒之地,就算是他周扒皮樂意,估計何林華都不樂意的!嗯,若是能管理一下更高一級的地方,倒是還有一些可能的。

至於何林華,在李若虹等人提議之後,想都沒想,直接擺了擺手,說道:「周扒皮不可能留在這種小地方的,他還有其他的事情要處理!既然你們都不想留在弱者墓地裡面,那弱者墓地裡面的一切,就此罷手吧!從此之後,你們會不會再來弱者墓地都不定,這裡面的一切,也就沒必要管了!」

李若虹等人聞言,相對沉默,但是卻也沒有辦法。何林華決定罷手,那就是何林華的決定。他們這些人都只是手下而已,就算是再有什麼意見,也只能保留著。

不過,李若虹在略微一猶豫之後·還是提議道:「公子,既然您準備放棄整個弱者墓地,那屬下這裡有一個提議,卻不知道當不當講。」

何林華眉頭一挑·直接說道:「這有什麼當不當講的!想說什麼,直接說出來就是。若是行,那就行;若是不行,那邊算了,哪兒來那麼多廢話!」

李若虹連忙點了點頭,說道:「是,公子。

」頓了頓·李若虹又緊接著說道:「公子,雖然我們十分願意跟隨公子離開弱者墓地。不過,我們諸人現在好不容易才在整個弱者墓地裡面建立了新的具體秩序,若是現在就這樣離開的話,整個弱者墓地裡面難免又會重新陷入混亂裡面!我們等人,畢竟是弱者墓地裡面的修士,並不太想要整個弱者墓地裡面再度陷入混亂裡面。是以,公子如果要是樂意的話·完全可以在整個弱者墓地裡面安排一個認識的修士專門負責統籌處理弱者墓地裡面的事務。這樣一來,公子並不需要付出任何人力,但是只要公子您想·肯定可以在短時間內將整個弱者墓地掌控在手裡面……」

「嗯?」何林華眉頭一皺,說道,「我掌控這弱者墓地又有什麼用處?」何林華說罷,立刻又想到,李若虹等人畢竟還是屬於弱者墓地裡面的修士,輕聲說道:「罷了!罷了!便聽你們的吧!你們幾個負責統籌一下,選出一位實力足夠強大的修士,就讓他當這弱者墓地裡面的首領吧!至於這件事情,我就不管了!」

李若虹立刻開心地點了點頭。不過,隨後·李若虹又有些猶豫地說道:「這個······公子,雖然不應該打擾您,但是,這件事情,還是需要得到您的允許。屬下的心裏面,實際上就有一個合適的人選·只是她先前曾經同公子起過一些矛盾,是以,不知道公子您是否可以……」

「同我還起過一些矛盾?」何林華想了想,冷聲說道:「你說的是邊雲吧?」

李若虹立刻點頭說道:「不錯!就是邊雲!」說罷,李若虹臉上的表情又變得有些複雜,緊接著說道:「公子,雖然說,屬下曾經被這邊雲背叛過。但是,不得不說,屬下認識的所有人裡面,只有邊雲此人符合屬下甄選的要求邊雲的實力不算太強,不會對公子產生任何威脅。而且,他先前也有著一定的地位,有著足夠的管理經驗,單純只是守成的話,卻還沒有任何問題!這次屬下推薦邊雲,也只是想來在離開之前,了解了同邊雲的一切恩怨罷了……當然,這只是屬下的建議,如果公子您要是不同意的話,此事就此作罷,屬下也絕對不會再提……」

「你要同她了解一切恩怨?」何林華皺了皺眉頭,很想問上一句,在丁山門駐地的時候,邊雲暗地裡陰了她一道,難道這彼此之間再有什麼恩情,還能清不掉不成?

不過,何林華轉念一想,這件事情,他先前已經說了不管,現在要是立刻再出爾反爾,豈不是有些太自降身份了?而且,李若虹也說了,這是她要了解同邊雲之間的一切恩怨,這同意下來,也算是給李若虹一個面子了!當然,最為重要的是,何林華對這所謂的弱者墓地的首領,根本就沒有在意過!別說何林華從今以後不會再回到這弱者墓地裡面來。就算是何林華他今後真的會回到弱者墓地裡面來,又遇到什麼不太爽的事情如何?現在,弱者墓地裡面的所有人,在何林華的眼中,也不過就是螻蟻而已! 撒旦冷少de囚愛遊戲 一隻螻蟻的王者到底是誰,對何林華來說,根本就不重要!

「罷了,既然你已經決定了,那就是這邊雲了!我同她之間所有的因果,早就已經了解清楚。從今之後,她就在你的推薦之下成為了這弱者墓地裡面的王者,其他的什麼,我也不想多管!」何林華搖了搖頭,隨口說道。

李若虹立刻欣喜地回答道:「謝過公子!謝過公子的大恩大德!」

李若虹說罷,才又扭頭看向了智廣勁、陰陽叟、丘若零、虎鶴二叟等人,微笑著問道:「諸位道友,敢問諸位道友對邊雲此人選,可有什麼意見?」李若虹這話說出來,實際上並不是在問邊雲是否合適,而是在問其他修士是否也有什麼想要「照顧」一下的朋友或者子侄輩修士!先前她提出了邊雲的時候沒有人提出質疑,那現在別人若是提出了什麼人,她自然也是要給予最高程度的支持的!

列表 rs求支持~~~求訂閱~~~~

當然,若是其他人沒有提出什麼人選建議的話,那最後整個弱者墓地裡面的首領,就是只有邊雲一人。若是說,智廣勁等人又提出了要照顧一下其他修士的話,那大不了就是參照了當初無情尊者同李尋道尊者二人並尊的情況!弱者墓地裡面弱者真的只有一位王者,在某些時候,或許還真的不如有兩位王者要來的合適一些!

李若虹話音落下,智廣勁沒有什麼反應,而陰陽叟、丘若零、虎鶴二叟四人在略微一猶豫之後,陰陽叟才開口說道:「若是真的說我們走之後的人選,屬下覺得,還是應該再增加上一位的。這位邊雲的位子,雖然已經得到了肯定,但是她的實力畢竟還是不足,一旦我們離開,之後到底會發生什麼情況也說不清楚。別的不說,僅僅只是試煉領裡面的那些個老朋友們,估計就不會安生的!要想讓他們安生,只有兩個法子!要麼直接殺掉他們,要麼也給他們一定的地位······」

陰陽叟這話一出,李若虹也覺得氣息一滯——是啊!他們現在在這裡,有著實力的震懾,那些試煉領裡面的老怪物們自然一個個都蟄伏了起來,不敢有任何動靜兒的。不過,要是何林華離開了,這些老怪物們要是還願意老老實實的,那才有鬼了!先前這些老怪物們能安安生生的,說白了,還是有著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這兩位強者的實力震懾!一旦沒了足夠的壓制,這些人,可真的不是那麼好說話的啊!

何林華聞言,卻是根本沒什麼太大的反應,而是直接眉頭一皺,說道:「那些小雜魚會有什麼不滿?這些都是離開之後的事兒了·……嗯,罷了!既然要安排·那就索性直接留下一個乾乾淨淨的弱者墓地!這些人既然有可能會鬧騰,那索性全部滅殺掉算了!」

「呃······」李若虹、智廣勁、丘若零等人聞言,那一個個是要多無語,就有多無語啊!直接將那些人給盡數殺掉?話說·這雖然是維護穩定的最佳手段,不過,未免也太殘暴了一些吧?而且,最為重要的是,他們這些人就是弱者墓地裡面的人,尤其是丘若零、陰陽叟、虎鶴二叟等人,更是長期混在試煉領裡面·相互之間誰不認識誰啊!這現在還活著的那些老怪物裡面,可是還有著他們的朋友呢!若是真的將那些朋友都給殺乾淨了······嗯,好吧,這事兒其實想著也挺蛋疼的······

當下,陰陽叟才又開口說道:「公子,這直接將所有人殺掉,實在不是什麼好辦法。像是這種強者,就算是殺掉了一批·日後定然也會成長出另外一批!使用如此手段,並不是最佳處置方法······」

陰陽叟話還沒說完,何林華便直接厭惡地擺了擺手·說道:「好了好了!這些具體細節,我不太想聽,也不太想動了!李若虹,還有陰陽叟、丘若零,嗯······我再給你們三天時間,三天時間之後離開。

在這三天時間裡面,隨便你做些什麼,而這弱者墓地裡面的事情,我也不再管了!三天之後,不管弱者墓地裡面的情況到底如何·立刻走人,明白嗎?到時候,若是有人不願意離開的話,當然也可以留下……」說罷,何林華神念一動直接,直接帶著占卜大師離開了這一處位置·進入了空間裡面。

李若虹和陰陽叟等人見狀,面面相覷,然後,智廣勁才又幽幽地說道:「看來,公子他是真的不想搭理這弱者墓地裡面的事情啊!」

李若虹等人立刻大點起頭。隨後,這些人相互之間對視幾眼之後,陰陽叟才又輕咳兩聲,說道:「雖然很不願意承認,我在這弱者墓地裡面,還有兩位實力不錯的道友,而且,這兩個傢伙也不是太安分,一旦我們離開,他們肯定會沉寂亂來!我想了想,還是豁出我這張老臉,替我這兩位朋友來謀一個位置吧!嗯······李若虹道友,你既然已經抬舉了那位邊雲道友,那就讓他們兩個當兩個護法長老吧!我再專門告誡他們兩個醫生,想必他們兩個也應該會給我一個面子,安分守己,不會亂動了……」

李若虹聞言,立刻微笑著點頭說道:「陰陽叟道友說的哪裡的話,咱們同為公子的屬下,只是溝通一些小事兒罷了,在下自然是不會有什麼意見的······」李若虹心中暗自高興,這邊雲的位置,陰陽叟並沒有搶奪,那就是在給她面子了!當然,更為重要的是,邊雲這位置,已經是先前得到了何林華首肯的。何林華已經同意下來的情況,陰陽叟等人可沒有什麼膽子再去更改了!

李若虹話音落下,丘若零也立刻說道:「我有一位道友,有一位侄子一直都在照顧著!我這次若是離開了,這小子只怕失了靠山,不太好過!嗯…···我也沒太大要求,就給這小子找個靠山就是!邊雲道友已經是公子首肯的人物,那就讓這小子給邊雲道友幫個忙就是了,

丘若零的要求,更是簡單的很,其他人也都一致通過了。

之後,智廣勁、虎鶴二叟也分別各自提出了他們的要求,安排了一下同他們關係不錯的朋友。不過,這樣一來,零零總總的需要安置的人數,卻達到了十幾個,這職位反倒是變得不太好處理了。

最後,在旁側一直聽著的周扒皮翻翻白眼,直接說道:「這許多人,要想都給安置好了,確實不容易!不過,我這裡倒是有一個主意!既然不好安置,那就索性所有人都直接給成一樣的職務,都成為長老算了!以後整個弱者墓地裡面的統治方式,也直接以長老制來實施!邊雲是大長老,擁有絕對的權力,其他人都必須聽從吩咐。然後,再按照各自的實力,成為二長老、三長老等等。不同的長老,擁有相同的地位,但是擁有不同的職權,此事可以做為區別!另外如果要是除大長老之外的三分之二以上長老都經過表決同意·可以直接免除大長老……」

周扒皮直接開口,隨口就給出了一種制度,聽的李若虹、智廣勁等人是目瞪口呆——本來,按照他們各自的目標和計劃·他們基本上可以確定,還得再好好地爭奪一番的。結果,現在周扒皮隨口一說,接全給他們安排了!地位相同,職權不同,甚至於連相互之間的關係,還有如何維護這種制度的穩定都給確定了!這讓這些人·又怎麼可能會不驚訝的?

至於周扒皮,在說完之後,則根本沒有覺得有什麼好自豪的——頂級的政治天賦,這可絕對不是開玩笑啊的!如果要是連這麼點兒小事兒都能整出漏洞來,那才有鬼了!

李若虹等人聽著周扒皮口若懸河的說完,都呆了一會兒之後,又各自沉思了起來。之後,李若虹才頗為艱難地吞咽了一口口水·說道:「嗯······我覺得,周扒皮道友的提議,就很不錯。諸位道友如果要是沒有什麼意見的話·不如就這樣定下來好了。還有,邊雲就職大長老的話,這孤身一人,畢竟不太好。邊雲的手下路蘭、路斌,他們兩個的實力不如邊雲,對邊雲又忠心耿耿,可以列入長老席,更好地輔助邊雲…···」李若虹就此答應了下來,不再多想。至於說先前周扒皮說了,若是有三分之二的長老表決同意·可以免除大長老的這一問題,直接就被李若虹給無視掉了—如果說,邊雲在掌握了最高決策之後,連三分之一以上的長老席都聯絡不上的話,那邊雲這大長老就算是當著,又有什麼意思?好不如直接被人給免掉的好······

其他人聞言·也都沒有什麼意見,各自點了點頭,就此同意了下來——他們所要謀取的,無非就是一個足夠高的地位罷了。至於說其他的,那還在扯淡!在試煉領裡面的那些強者,實力也算不錯。不過,這些人裡面,又有幾個真的組建了什麼勢力的?相對於什麼勢力來說,他們更加需要的,反倒是一個足夠讓人仰視的地位!

大體情況商議決定下來,所有人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結果,可謂是皆大歡喜。李若虹、智廣勁等人相互之間假意恭喜了一番之後,李若虹才又說道:「現在雖然大體情況已經決定了下來。不過,在這些修士之外,卻還是有著一些修士屬於不安定的存在啊!若是他們聯合起來,對咱們建立的這種長老制,可也是一個不小的打擊了······」

「嗯!不錯!」陰陽叟等人也立刻點了點頭,雙目之中寒光一閃,說道,「李若虹道友說的不錯!對付這種不安定因素,就是得直接出手將其滅殺掉才是!他們的存在,不僅僅是對這種制度的挑釁,也是在對我們的挑釁,最重要的是,若是讓他們打翻了規則,那就是對公子的不恭敬了!」陰陽叟一番大話直接就將這嚴重程度給上升到了不尊敬何林華的層次。

至於其他修士,在聽著陰陽叟這麼一番話之後,雖然很是鄙夷,但是卻一個個都點了點頭,算是承認了下來—如果這上面站不住大義的話,那他們先前商議的還有個屁用啊!想要穩定,自然就是要消除掉那些不安定因素的!至於說那些不安定因素?管這些傢伙的死活呢!那些人既然同他們這些人之間不是朋友,那就算不是敵人,也算是很失敗!人活的失敗,自然就要被歸類於應該被滅殺掉的那些類型了……

定下了接下來要清除不安定因素的大計之後,眾人才又各自散開,將他們剛剛商定的事情給安排了下去。當然,他們也都立刻派出了手下,搜索起了整個弱者墓地裡面的不安定因素——一起在離開之前的必要殺戮盛宴,就此展開……

三天之後,在李若虹、荊人騰等人的合力圍剿之下,整個弱者墓地裡面大大小小的勢力都實現了新一輪的洗牌。在這一輪清洗之中,李若虹、丘若零等人指定的人選,自然是順利上位,並且在李若虹等人的主持之下,算是正式在整個弱者墓地裡面確定了地位和權力。

在做完了這一切之後,李若虹、荊人騰等人並沒有忘記何林華的要求,立刻又在最短地時間之內回到了那個小店鋪的院落裡面,等待著何林華的降臨。至於何林華,則也適時地出了空間隨意地點了點頭,算是還對這件事情較為滿意的—當然,他這滿意,並不是對弱者墓地裡面的事情有多滿意的。對何林華來說弱者墓地裡面的事情,根本就不值得他關注,真正讓何林華感到滿意的,是他的這些手下們並沒有在最後關頭選擇留在弱者墓地裡面。要是這些人裡面真的有誰做出了這個選擇,何林華心裏面還真的不知道該如何決斷呢!他的這些手下,可謂是對他的全部情況再清楚不過了。若是讓這些人將他的秘密給泄漏出去的話······

至於這三天時間裡面,何林華都是在空間裡面仔細地詢問著那位占卜大師他所遭遇一些具體情況!當然,這位占卜大師最後給出來的結論,還是要讓何林華離開弱者墓地。

之後,卦王譚飛也不知道從什麼地方知道了這占卜大師被找到了,居然也興緻匆匆地跑來,說是要和同道坐而論道。何林華當時正問到關鍵的地方,又哪裡有空讓這傢伙來搗亂?他二話不說,直接在卦王的身上拍了一張厄運符接下來……嗯,占卜大師直接就先對自己的這位同行來了一通狠狠地虐待,打完了之後才若有所思,口中直呼著「罪過、罪過」。而之後,占卜大師卻又一看卦王的樣子之後,眉頭一皺,直接猜出了卦王的身份就是傳說中的天運霉星,緊接著,他的那份兒內疚就徹底消失了……

身為一位頂尖兒的占卜大師,對天運霉星的情況,自然再清楚不過嘍!天運霉星啊!這就是天底下最倒霉的人了!像是對付天運霉星,誰欺負不是欺負?咱欺負他是給他面子啊·`····

閑話少說,且說何林華在從空間之內出來,看到所有的手下都還是決定跟隨自己離開后,心中頗為滿意,伸手一揮之下,直接就將諸人都給送回了空間裡面。不過之後,他有神念一動之下,又將丘若零給召喚了出來,問道:「丘若零,這如何要前往強者戰場,你應該知道吧?」

丘若零立刻點了點頭,說道:「公子,您若是想要前往強者戰場的話,這唯一的途徑,就是前往終南之關,在哪裡找到傳送門,然後就可以進入強者戰場了!原先,這終南之關是由守關人來守著的。不過,公子您先前已經擊傷了那位司空俠,想必司空俠應該不可能呆在終南之關等著公子去找他。是以,現在應該只要通過了終南之關,應該就可以直接找那一道傳送門了……」

「哦?」何林華眉頭一挑,說道,「這些小事兒我不想搭理!接下來,你負責帶我去終南之關。若是遇到什麼麻煩的話,你也負責給我處理!嗯,現在的實力,應該算是足夠了…···」這丘若零現在實力已經達到了大乘初期,再加上身上有著五層道紋,實力就算是同當初的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二人比較起來,也弱不上多少!再加上何林華還時不時地在丘若零等人面前展示一下他的混沌力量,更是讓丘若零等人的實力有著新的提升!

當然,若是真的說起實力來的話,丘若零、陰陽叟等等這一批原先的老牌強者,早就已經不算是最強的了!就在這整合弱者墓地里的半年時間裡面,李若虹、荊人騰、智廣勁三人的實力都已經達到了大乘期初期,再加上他們各自身上都有著六層道紋,實力已經超越了丘若零等人若非這樣,當初李若虹推薦了邊雲的時候,丘若零等人又為什麼會給這個面子?這說白了,一是因為何林華已經同意,二來也算是尊重實力強橫的李若虹罷了。若是換做當初司空俠在剛剛同何林華接觸的時候這三人也有著這一份兒實力,那三人合力之下,就算是傷不了司空俠,至少也能讓司空俠痛苦萬分!而且,這三個傢伙現在也開始逐漸接觸起了道紋的本源力量和本源法則的展現。一旦他們也能稍微領悟到一些道紋的本源力量的話,那實力定然又會有新的飛躍!

丘若零聽著何林華說罷,立刻恭恭敬敬地點了點頭,說道:「公子您放心,這終南之關,屬下雖然僅僅只去過幾次,但是對其中的情況還算是較為了解。而且,我手中也有傳送門的具體方位和星辰,尋找起來也很是方便,一定不會耽擱公子您的行程的······」

列表 求支持~~~求訂閱~~~~

丘若零表了一番忠心,何林華也沒有多說,只是又將巨型龜給召喚了出來,讓丘若零指揮起了巨型龜,向著終南之關的位置飛去——

終南之關也在守護重地裡面。只不過,因為終南之關屬於低位較高的存在,一般修士也根本不知道終南之關的具體方位,僅僅只知道是在南方位置而已。再加上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二人當初為了維護他們二人的統治,不斷地妖魔化了終南之關的守關人,何林華等人這從守護領前往終南之關的一路上,居然根本就沒有遇到超過百位修士!倒是這在半道上的時候,何林華等人居然還經過了守護重地里的四大禁地之

若是換做平時,就算是有修士從禁地附近飛過去,那禁地裡面的怪物們也不見得就會有什麼反應。這些怪物一向都是不被侵入,絕對不會出手的。而何林華一出現在這裡,這情況卻給變了——何林華的身上,有著怪物的詛咒!這種詛咒,對所有的怪物而言,就相當於是一道憤怒催化劑似的,一旦發現了身上有著這種詛咒的,立刻就會不要命地衝上去拚命!那些怪物衝上前去,想要同何林華拚命,負責引路前往終南之關的丘若零當然不可能讓種情況發生了!他先前都已經說過了,這一路上根本不會讓何林華覺得麻煩的,遇到那些不要命的怪物衝上來,丘若零直接施展起了他的招數,幾招就將周圍的怪物都給平掉了——這些怪物的數量雖然不少,也足夠不要命的,但是實力卻實在是太差了點兒,丘若零隨意地擺擺手,就將它們給全部滅掉了!

不過,滅掉了這些較為弱小的怪物卻也相當於是點了炸藥包了!這些怪物在臨死之前,向著禁地裡面實力更為強橫的怪物們開始求援了。那些實力更為強橫的怪物們到了這裡附近,立刻又感應到了何林華身上的怪物詛咒,立刻又開始不斷地向何林華衝擊過來——說實在的這些怪物對丘若零而言,真的沒有什麼威脅。別說是這些怪物了,丘若零相信,就算是這禁地裡面真正地王者獸王出現,也不一定會對何林華造成什麼威脅的。不過,何林華先前可是說了,他根本不想惹什麼麻煩啊!是以丘若零在又滅掉了一波怪物之後,還是做主繞開了這一處禁地,從旁側的位置向著終南之關的位置飛行而去——禁地裡面的怪物數量根本連數都數不過來,一旦被那些怪物給纏上,那也是一件麻煩事兒啊!

雖然,丘若零這僅僅只是離開了禁地不遠的地方,但是就這一小段距離,對那些怪物來說卻也夠嗆的!怪物不能隨意地出現在禁地之外,一旦出現在禁地之外,實力會被削弱甚至於還有可能會被弱者墓地裡面的法則所懲戒!是以,一般來說,這些怪物很少衝出禁地拚命的!當初智廣勁被一隻怪物給追擊的時候,一來是因為距離禁地並不是太遠,二來也是因為智廣勁確實是欺人太甚,跑去禁地裡面去專門屠殺怪物了,所以,才會出現那種怪物不要命衝出禁地的情況。

是以,雖然這禁地外同禁地內僅僅只是有著十幾公里的距離,但是那些怪物們卻都只是咆哮著不敢出來——除非何林華動手攻擊他們,要不然,他們主動出了禁地,那肯定會被壓制實力,甚至於直接被弱者墓地裡面的法則給懲戒致死的!

雖然繞了一些路,但是卻省下了不少麻煩。時間飛快巨型龜的速度也不算慢,幾個小時之後,丘若零便已經帶著何林華到了終南之關的出入口位置。而在終南之關的出入口位置停了下來之後,丘若零掃了一眼這出入口,眉頭卻是輕輕一皺,口中說道:「怪了!這終南之關裡面,怎麼好像還真的有人在裡面?」

這終南之關對大多數修士來說,差不多就相當於是一處禁地一般的存在啊!這從何林華他們這一路上過來,僅僅只遇到百來位修士就應該看得出來!像是這種禁地,又為什麼會突然有修士出現呢?當然·這是丘若零並不知道,終南之關的守關人並不是弱者墓地裡面的強者,而是強者戰場裡面委派下來的強者!若是他知道這一情況的話,現在應該就不會這麼驚訝了!

對此情況,何林華卻也並不是太了解。當初他同司空俠一見面就是戰鬥,直到最後滅殺掉司空俠的時候,甚至於都沒有多說上幾句什麼。不過,司空俠同他交談之中的幾句話,何林華可是還有一些記憶的。像是說什麼何林華的實力在強者戰場裡面相當於什麼級別芸芸—雖然這只是很隨意的一些話語,但是卻至少也說明,司空俠對強者戰場裡面的情況也有一些了解。至少,要比李尋道尊者、無情尊者他們要了解的更為透徹……

何林華腦子裡面的東西過濾了一遍然後才說道:「管他裡面到底是什麼人!若是此人敢攔著們的去路,直接殺掉便是!若是他知趣,並不攔路,那就不用管他!」對現在的何林華來說,能夠進入強者戰場,才是最為重要的事情。至於說其他的一切事情,都遠遠沒有這個目標來的重要!

何林華開口了,丘若零自然沒有什麼意見,立刻恭恭敬敬地點了點頭,應了一聲「是」。之後,丘若零神念一動之下,再度向著巨型龜下令,直接沖入了終南之關之內!

沖入了終南之關后,眼前的景象,卻是一番變幻——終南之關,做為通往強者戰場的道路,雖然也算是在守護重地裡面,但是同守護重地其他地方的情況,確實完全不一樣!在整個終南之關之內,虛空之中有著無數的虛空亂流在不斷地翻滾著!這些虛空亂流的威力可是著實不小,一般的修士一旦被其中一道擊中,就算是不死都會重殘的!想要擋住這種威力的虛空亂流,至少也得是無情尊者、李尋道尊者這個級別的強者!而同時,在這虛空之中,還有著無數的巨大星辰!這些巨大星辰的結構較為特殊,虛空亂流雖然也會吹過這些巨大星辰但卻根本不會傷了這些星辰。反倒是這些星辰在被吹動的時候,會產生極為恐怖的撞擊力量!在這種地方,一旦被這種星辰給撞上一下,那也相當於是一場杯具了!

好在丘若零也算是來過這種地方的人。一出現之後,他立刻就想著巨型龜下令,讓巨型龜將防禦給撐了起來——巨型龜現在雖然對混沌力量的領悟程度還是不夠。

不過,巨型龜現在身上也算是有著兩層道紋的強者了!身上有著兩層道紋,而巨型龜在這兩層道紋的增幅之下,卻是相當於普通修士的四層道紋!再加上巨型龜撐起的混沌盾的恐怖增幅效果,周圍的那些虛空亂流和星辰可以完全無視掉了。

就在巨型龜剛剛將防禦力量給撐起來之後虛空之中,卻是直接出現了一道人影,顯出了一道巨大的靈力虛影,向著何林華等人所在的位置冷聲說道:「你們是什麼人,居然膽敢闖入終南之關!」這一個虛影,其中蘊含著一道神念意志,直接將威壓壓制在了何林華和丘若零、巨型龜的身上。而這一道虛影的模樣,卻也很是詭異——這個虛影居然有著兩個腦袋!若是司空俠在這裡的話,一定會一眼認出,這就是終南之關新的守關人雙頭尼克!

雙頭尼克的虛影出現在了虛空之中,雖然並不是雙頭尼克的本尊,但是僅僅只是通過這一道神念力量,何林華同丘若零卻已經能夠感覺得出來,此人身上的威壓,就算是比起當初的司空俠,只怕也差不到哪裡!這一位,應該是一位同司空俠實力相當的強者了!

何林華神念一動,立刻直接通過神念同丘若零聯繫道:「眼前這人實力不弱,我不想同他起什麼衝突。如果要是能夠和平的解決這件事情最好不過了!」

丘若零此時的想法,卻是同何林華一樣的。修士之間不斷地都在爭鬥著。當然,相互之間爭鬥的時候,都是有著一定的利益關係的。如果要是根本沒有什麼讓人垂涎的利益,那也沒有誰傻x了非得要同別人玩切磋的!是以,丘若零立刻點了點頭向著何林華神念傳音道:「是,公子!」

之後,丘若零才又將目光轉向了雙頭尼克,微笑著說道:「這位道友,我們是弱者墓地裡面的修士,想要通過這裡的傳送門,前往強者戰場!倒是不知道道友你卻是何人,為何要在這裡攔住我們的去路?」丘若零的話語中道出了來意,但是在氣勢上卻根本沒有多少的減弱——他的實力比起現在的雙頭尼克而言,也不過就是差了一個境界而已!而且他背後還靠著何林華。這可是一位能夠虐殺雙頭尼克的存在啊!因此,不管怎麼樣,他在表面上看起來,絕對不能夠表現地太過卑微了!

雙頭尼克那巨大的虛影輕哼了一聲,一股神念傳播了過來。之後,從一片混亂的虛空亂流裡面,一股恐怖的氣息穿梭了出來,雙頭尼克的巨大虛影直接消失不見,而在虛空之中,卻立著一個人影,正是雙頭尼克本人!雙頭尼克頗為興緻地一掃何林華等人,然後才又冷笑著說道:「哦?我說是誰,原來卻是這弱者墓地裡面的土著?我倒是險些忘記了,我現在還有一個身份,是這弱者墓地裡面的守關人!你們想要前往強者戰場?那很簡單!只要你們現在能夠打得過我,便可以從這裡通過……」

「守關人?」丘若零眉頭一顫,然後冷聲問道,「這位道友,你在開玩笑吧?終南之關里的守關人,不是司空俠嘛?」丘若零說完,自己的心裏面又補充著,那司空俠現在已經被何林華給擊敗,不知道躲到什麼地方去了。你這不知道從什麼犄角旮旯裡面冒出來的東西,算是個什麼玩意兒的

雙頭尼克聽到司空俠的名字,微微一愣,然後說道:「你說司空俠?司空俠已經完成了守關人的任務,回到強者戰場裡面去了!我雙頭尼克,才是現在的守關人!你們既然是弱者墓地裡面的土著,那想必也應該知道,想要通過終南之關,就必須得打得過守關人才是·……」雙頭尼克在話語上卻根本沒有任何放鬆。而且,這傢伙在神識掃過何林華和丘若零的時候,目光之中也輕視了起來——何林華現在氣息內斂,具體的戰鬥力雙頭尼克根本就感應不出來。至於說丘若零,他的實力倒是被雙頭尼克給看的清清楚楚的。不過,在一個境界的差異之下,雙頭尼克也根本不在意!

「雙頭尼克?」何林華聽到這個名字,眉頭微微皺了皺。

之後,丘若零神識之內又開始詢問起了何林華:「公子,這雙頭尼克說的確實沒錯!想要從弱者墓地裡面前往強者戰場確實是需要戰勝守關人的!不過,先前公子您擊敗了司空俠,屬下還以為這裡已經沒有守關人了,沒想到……」

何林華點了點頭,然後才緩緩地從巨型龜的身上飛身而起,看向雙頭尼克,微微一笑,說道:「雙頭尼克?既然想要前往強者戰場那必須得戰勝守關人才行,那不知道,我先前曾經擊敗過司空俠這算不算戰勝呢?」何林華這時候說出來的話,看似隨意,但實際上卻一直都在關注著雙頭尼克臉上的表情——司空俠知道何林華身上的秘密,而眼前的雙頭尼克同司空俠之間到底什麼關係,何林華卻並不清楚!萬一雙頭尼克根本就是得到了消息,故意在這裡攔路的話,那可就有夠何林華頭疼的了!

當然,在何林華看來,這雙頭尼克得知消息的幾率,實在是小之又小!如果這雙頭尼克真的知道何林華的身上有空間並且想要奪取的話,就不可能一直在這終南之關裡面等著何林華,而是要進入守護重地的各個區域裡面尋找何林華的蹤跡了!

雙頭尼克聽著何林華說完,目光輕微地閃動了幾下,然後才又哈哈大笑了起來,笑道:「你曾經打敗過司空俠?哈哈哈哈!開什麼玩笑?你如果要是真的擊敗了司空俠那你當初擊敗他的時候,為什麼不直接進入強者戰場裡面,而要現在才進入強者戰場?而且,司空俠的實力,你真的知道嗎?那傢伙的實力……」雙頭尼克說到這裡,便立刻停了下來——在這關鍵的時刻,雙頭尼克總算是想到了,司空俠是他們的軍團首領也關注的人物。若是他將司空俠的真實實力給說出來,以後的日子可就真的不好過了……

雙頭尼克的反應,讓何林華鬆了一口氣—雖然不知道這雙頭尼克到底是不是偽裝的。不過,從這傢伙現在的情況,至少可以肯定,司空俠並沒有將什麼重要的消息告訴他!只要身上的秘密並沒有暴露,那對何林華而言,就算是一件好事兒的!至於說打敗這裡所謂的守關人?這又沒有多少難度!眼前的雙頭尼克,給何林華的感覺,也只是司空俠的實力罷了!而且,這雙頭尼克給何林華的威脅感覺,還遠遠沒有司空俠大!是以,頂多,也就是再展示出實力來,將眼前的人擊敗甚至於擊殺也就是了!

何林華微微一笑,說道:「既然雙頭尼克道友你相信,那我就稍微展示一下我的實力吧!」何林華說罷,神念一動之下,道紋已經浮現了出來,而自身的混沌氣息也在道紋的力量之下,向著自己身周匯聚了起來。瞬間,湮滅的力量便被何林華完成,然後想著雙頭尼克直接轟擊了過去!

至於說雙頭尼克,在看到何林華僅僅只展現出了兩層道紋的時候,臉上浮現過一絲不屑。不過,緊接著,當他看到何林華居然直接通過這兩層道紋將湮滅本源力量給展示出來的時候,一雙眼睛可真是瞪得老大了——他娘的!他這是看到了什麼?眼前這傢伙居然僅僅只通過兩層道紋就衍化出了一種本源力量?而且還算是本源力量裡面的主系力量?這是在開玩笑吧?這種人物,要是真的去了強者戰場裡面,恐怕立刻就會被軍團長注意到,並且著令立刻提升實力的吧?本源力量裡面的主系力量,這簡直就像是上蒼在開玩笑一樣!

當然,雙頭尼克雖然呆住了,但是也不至於被何林華的湮滅本源力量給擊中。就在何林華的攻擊揮擊出去的時候,雙頭尼克神念一動,立刻在自己身前亮出了道紋力量,將湮滅力量給徹底擋住!幾秒鐘之後,何林華的這一道湮滅本源,便徹底消失無效了。

列表 求支持~~~求訂閱~~~~

丘若零表了一番忠心,何林華也沒有多說,只是又將巨型龜給召喚了出來,讓丘若零指揮起了巨型龜,向著終南之關的位置飛去——

終南之關也在守護重地裡面。只不過,因為終南之關屬於低位較高的存在,一般修士也根本不知道終南之關的具體方位,僅僅只知道是在南方位置而已。再加上無情尊者和李尋道尊者二人當初為了維護他們二人的統治,不斷地妖魔化了終南之關的守關人,何林華等人這從守護領前往終南之關的一路上,居然根本就沒有遇到超過百位修士!倒是這在半道上的時候,何林華等人居然還經過了守護重地里的四大禁地之

若是換做平時,就算是有修士從禁地附近飛過去,那禁地裡面的怪物們也不見得就會有什麼反應。這些怪物一向都是不被侵入,絕對不會出手的。而何林華一出現在這裡,這情況卻給變了——何林華的身上,有著怪物的詛咒!這種詛咒,對所有的怪物而言,就相當於是一道憤怒催化劑似的,一旦發現了身上有著這種詛咒的,立刻就會不要命地衝上去拚命!那些怪物衝上前去,想要同何林華拚命,負責引路前往終南之關的丘若零當然不可能讓種情況發生了!他先前都已經說過了,這一路上根本不會讓何林華覺得麻煩的,遇到那些不要命的怪物衝上來,丘若零直接施展起了他的招數,幾招就將周圍的怪物都給平掉了——這些怪物的數量雖然不少,也足夠不要命的,但是實力卻實在是太差了點兒,丘若零隨意地擺擺手,就將它們給全部滅掉了!

不過,滅掉了這些較為弱小的怪物卻也相當於是點了炸藥包了!這些怪物在臨死之前,向著禁地裡面實力更為強橫的怪物們開始求援了。那些實力更為強橫的怪物們到了這裡附近,立刻又感應到了何林華身上的怪物詛咒,立刻又開始不斷地向何林華衝擊過來——說實在的這些怪物對丘若零而言,真的沒有什麼威脅。別說是這些怪物了,丘若零相信,就算是這禁地裡面真正地王者獸王出現,也不一定會對何林華造成什麼威脅的。不過,何林華先前可是說了,他根本不想惹什麼麻煩啊!是以丘若零在又滅掉了一波怪物之後,還是做主繞開了這一處禁地,從旁側的位置向著終南之關的位置飛行而去——禁地裡面的怪物數量根本連數都數不過來,一旦被那些怪物給纏上,那也是一件麻煩事兒啊!

雖然,丘若零這僅僅只是離開了禁地不遠的地方,但是就這一小段距離,對那些怪物來說卻也夠嗆的!怪物不能隨意地出現在禁地之外,一旦出現在禁地之外,實力會被削弱甚至於還有可能會被弱者墓地裡面的法則所懲戒!是以,一般來說,這些怪物很少衝出禁地拚命的!當初智廣勁被一隻怪物給追擊的時候,一來是因為距離禁地並不是太遠,二來也是因為智廣勁確實是欺人太甚,跑去禁地裡面去專門屠殺怪物了,所以,才會出現那種怪物不要命衝出禁地的情況。

是以,雖然這禁地外同禁地內僅僅只是有著十幾公里的距離,但是那些怪物們卻都只是咆哮著不敢出來——除非何林華動手攻擊他們,要不然,他們主動出了禁地,那肯定會被壓制實力,甚至於直接被弱者墓地裡面的法則給懲戒致死的!

雖然繞了一些路,但是卻省下了不少麻煩。時間飛快巨型龜的速度也不算慢,幾個小時之後,丘若零便已經帶著何林華到了終南之關的出入口位置。而在終南之關的出入口位置停了下來之後,丘若零掃了一眼這出入口,眉頭卻是輕輕一皺,口中說道:「怪了!這終南之關裡面,怎麼好像還真的有人在裡面?」

這終南之關對大多數修士來說,差不多就相當於是一處禁地一般的存在啊!這從何林華他們這一路上過來,僅僅只遇到百來位修士就應該看得出來!像是這種禁地,又為什麼會突然有修士出現呢?當然·這是丘若零並不知道,終南之關的守關人並不是弱者墓地裡面的強者,而是強者戰場裡面委派下來的強者!若是他知道這一情況的話,現在應該就不會這麼驚訝了!

對此情況,何林華卻也並不是太了解。當初他同司空俠一見面就是戰鬥,直到最後滅殺掉司空俠的時候,甚至於都沒有多說上幾句什麼。不過,司空俠同他交談之中的幾句話,何林華可是還有一些記憶的。像是說什麼何林華的實力在強者戰場裡面相當於什麼級別芸芸—雖然這只是很隨意的一些話語,但是卻至少也說明,司空俠對強者戰場裡面的情況也有一些了解。至少,要比李尋道尊者、無情尊者他們要了解的更為透徹……

何林華腦子裡面的東西過濾了一遍然後才說道:「管他裡面到底是什麼人!若是此人敢攔著們的去路,直接殺掉便是!若是他知趣,並不攔路,那就不用管他!」對現在的何林華來說,能夠進入強者戰場,才是最為重要的事情。至於說其他的一切事情,都遠遠沒有這個目標來的重要!

何林華開口了,丘若零自然沒有什麼意見,立刻恭恭敬敬地點了點頭,應了一聲「是」。之後,丘若零神念一動之下,再度向著巨型龜下令,直接沖入了終南之關之內!

沖入了終南之關后,眼前的景象,卻是一番變幻——終南之關,做為通往強者戰場的道路,雖然也算是在守護重地裡面,但是同守護重地其他地方的情況,確實完全不一樣!在整個終南之關之內,虛空之中有著無數的虛空亂流在不斷地翻滾著!這些虛空亂流的威力可是著實不小,一般的修士一旦被其中一道擊中,就算是不死都會重殘的!想要擋住這種威力的虛空亂流,至少也得是無情尊者、李尋道尊者這個級別的強者!而同時,在這虛空之中,還有著無數的巨大星辰!這些巨大星辰的結構較為特殊,虛空亂流雖然也會吹過這些巨大星辰但卻根本不會傷了這些星辰。反倒是這些星辰在被吹動的時候,會產生極為恐怖的撞擊力量!在這種地方,一旦被這種星辰給撞上一下,那也相當於是一場杯具了!

好在丘若零也算是來過這種地方的人。一出現之後,他立刻就想著巨型龜下令,讓巨型龜將防禦給撐了起來——巨型龜現在雖然對混沌力量的領悟程度還是不夠。

不過,巨型龜現在身上也算是有著兩層道紋的強者了!身上有著兩層道紋,而巨型龜在這兩層道紋的增幅之下,卻是相當於普通修士的四層道紋!再加上巨型龜撐起的混沌盾的恐怖增幅效果,周圍的那些虛空亂流和星辰可以完全無視掉了。

就在巨型龜剛剛將防禦力量給撐起來之後虛空之中,卻是直接出現了一道人影,顯出了一道巨大的靈力虛影,向著何林華等人所在的位置冷聲說道:「你們是什麼人,居然膽敢闖入終南之關!」這一個虛影,其中蘊含著一道神念意志,直接將威壓壓制在了何林華和丘若零、巨型龜的身上。而這一道虛影的模樣,卻也很是詭異——這個虛影居然有著兩個腦袋!若是司空俠在這裡的話,一定會一眼認出,這就是終南之關新的守關人雙頭尼克!

雙頭尼克的虛影出現在了虛空之中,雖然並不是雙頭尼克的本尊,但是僅僅只是通過這一道神念力量,何林華同丘若零卻已經能夠感覺得出來,此人身上的威壓,就算是比起當初的司空俠,只怕也差不到哪裡!這一位,應該是一位同司空俠實力相當的強者了!

何林華神念一動,立刻直接通過神念同丘若零聯繫道:「眼前這人實力不弱,我不想同他起什麼衝突。如果要是能夠和平的解決這件事情最好不過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