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莉完全沒有師徒禮儀的反駁,但寧英兒根本沒有介意。畢竟自己當年也沒少用這樣的語氣和老師葉辰說話。

【你明天的比賽準備的怎麼樣?】

「根本不需要準備,沒想到他這麼早就向我發出了挑戰,我現在可是興奮的不得了呢。」

說著李莉手中『咔嚓』一聲,用來偷窺的望遠鏡直接變成粉末。

「還好我早有準備。」

不慌不忙,李莉從腰間的曉光之玉內重新取出新的望遠鏡。

【今晚等申曦和蘭沁恢復完畢離開之後,明天我會去看你的比賽的】

……

漂浮在天空之上的城市,好在有無形地靈力保護屏障在,待在天台之上迎接黎明的兩人身上的服飾才沒有被霧水打濕。

不像人類般需要睡眠的夕夜,整整一夜都只是在用大腿充當著祈蝶柔軟的枕頭。

突然發現在天空之城上的日出也是難得一見的美景,內心也在期待多點二人相處時間的夕夜也陶醉於美景,而故意不去叫醒祈蝶。

「找到了……」

大叫著,不速之客的身影憑空出現在夕夜身後。

不用回頭也能知道曉光之中能夠利用靈脈瞬間移動到別人身後的只有一個人。

被吵醒的祈蝶揉著朦朧雙眼從夕夜腿上起身,心中突然浮現不舍的夕夜忍不住向身後之人吐槽道。

「桃子,好歹多給我們一點時間啊。」

「一整晚的時間還不夠,難道說兩人做了什麼不可告人的……」

明明是個花季少女,卻突然之間散發出了十足的大叔氣息,然後以可疑的視線不停掃視著兩人。

在桃子的視線中,昨晚所做之事清晰的浮現了兩人腦海中。

瞬間小臉通紅到要滴血般的祈蝶將臉埋到了之前夕夜給自己蓋身上的外套內。

「你你你、在說什麼呢?」

完全沒有平時的高傲,符合年紀的慌張,雖然趕不上祈蝶但夕夜臉上也紅的宛如熟透的蘋果。

「說話都結巴了,果然昨晚做了一些好事啊。」

愈加肯定自己的猜測,桃子的語氣都開始變了,滿臉的興奮之色開始走向祈蝶。

「我、我先回去了……」

連還夕夜都忘記的祈蝶,以超越以往的速度召喚出金光之劍御劍遁去。

「別想跑……」

看到祈蝶逃跑的模樣,徹底被激發起興趣的桃子完全忽略夕夜再度藉助靈脈開始移動。

「真是個美妙的夜晚……」

不僅過大腦迸發出的話語,情不自禁的觸摸著嘴唇,夕夜也向樓下走去。(未完待續。) 【挑戰者聖人榜候選者第二位冬兒,被挑戰人至今為被撼動位置的第一人李莉】

第二位對第一位的挑戰,原本是應該留到最後的壓軸性挑戰賽,竟然能在今天提前出現,也難怪身為解說的司馬誠會如此激動。

……

「真是意外,想不到你真的會向我發起挑戰。」

「別這麼虛假,你臉上的興奮根本沒有隱藏起來的意思好嗎?」

正如冬兒所說,李莉臉上興奮之意滿滿溢出,而身為挑戰的發起人冬兒出乎自己意料的內心十分的平靜。

「我還以為你會等到最後一場,演一場符合聖光期望的挑戰賽,沒想到你竟然提前發出了挑戰,看來這次應該能好好享受你全力以赴的實力帶來的驚喜了。」

腦海中已經傳來司馬誠宣布比賽開始的聲音,李莉也瞬間從放鬆的狀態進入認真模式。

金光之劍還未成形,李莉已經先一步揮下右手。

肉眼捕捉不到的空間波動中,至寒玄冰在觸及到李莉身體之前化為靈力粒子消失。

『玄冰化形、冰之劍——』

至寒靈力幻化為純白玄冰利劍,冬兒以連李莉都反應不及的速度衝來。

光之劍與冰之劍相遇,眨眼間甚至李莉身上都被純白寒氣侵蝕。

「真不愧是冬兒……」

徹底恢復理智和冷靜,李莉的聲音都變得宛如寒冰般極冷刺骨。

耀眼金光迸發純白玄冰瞬間被震裂,甚至於冬兒的身軀上都布滿了裂痕。

【冰神柱】

拋棄手中玄冰利劍雙手合掌以言靈詠唱出『技』,下一秒完成使命的冬兒就在金光中破碎、消散。

【一劍橫空】

擁有劈開天空之勢的揮劍,從天而降的巨大玄冰柱整整齊齊的從中間被一分為二。

分身潰散冬兒本體也放棄隱藏。

【封魔冰槍】

冰華何欣兒、何欣月兩姐妹的招術,身為傳授給兩人的老師冬兒自然也能使用。

『技』所需要的龐大靈力支援被冬兒瞬間完成供給,剛剛斬斷玄冰柱的李莉只能以靈力保護自身,以利劍於從腳下升起的巨型冰槍相抗衡。

完全不能相提並論的體積,可憑藉著靈力的雄厚,李莉硬是沒讓玄冰之槍突破保護觸及到自身。

要是李莉沒能防禦住玄冰之槍反而會吃驚。

【合】

封魔冰槍升到一定高度,冬兒再度雙手合掌。隨之天空上被李莉一劍兩半的玄冰柱瞬間恢復如初。

【玄冰封印術——凍結】

確認被玄冰柱包裹在內的李莉是本體,冬兒毫不猶豫的以最快速將玄冰柱拉回地面,並以純白寒冰在玄冰柱周圍銘刻上玄妙封印花紋。

【金光】

明明處於被封印狀態,可天地間卻迴響起李莉召喚某物的聲音。

「眷屬?不對,這種氣息是純粹的靈……」

察覺到了突然出現的強大氣息,可畢竟是第一次見到的招術冬兒只能增強自身防禦,先靜觀其變。

「真不愧是冬兒,竟然還掌握著這麼強的封印術……」

讚美聲中封印花紋連帶著玄冰柱一同瞬間化為灰塵消失。

「降靈術嗎?」

身軀龐大的金光騎士浮現在李莉身上,雖然沒有獨立的身體,可單論表現出的力量卻遠超以往的李莉。

「為了與我對抗而特意隱藏的殺手鐧嗎……」

見識到李莉表現出的決意,身為這場挑戰賽的挑戰者冬兒自然不會毫無反應。

【如此就別怪我下手太狠了】

異樣的純白之光從冬兒身上散發開來,雖然沒能滿足使用神格的特殊條件,但借用少許神格力量運用到戰鬥中還是能夠輕鬆做到的。

即使將自身力量提升到最高點,李莉和冬兒依舊沒有輕舉妄動,而是繼續以氣勢來抗衡,同時尋找著對方身上存在的破綻。

寂靜地對峙時光,兩人的耐心也在逐漸消磨著。

【光之圓輪】

【炙光熔】

終究還是在對方露出破綻前自己的耐心先消磨乾淨,幾乎同一時間兩人都是全力以赴發動必殺技出手。

耀金色光之圓輪與炙熱純白光柱相撞,強大地靈力衝擊中連空間都出現溶解的虛幻情景。

根本沒有打算等到靈力衝擊平息的時刻,冬兒和李莉手持利劍的交鋒再度開始。

一時間整個空間內唯有利劍的碰撞聲和靈力的光芒閃爍,身為始作俑者的兩人身影完全無法用肉眼捕捉到。

……

「真不愧是師姐和冬兒的比賽,帶你出來的代價值了。」

經過兩天決賽成員的單獨比賽已經破損到極致的斗靈場也正是開始了維修,雖然曙光的工作人員的進程神速,但只不過一天的時間還是沒能完成全部工程。

「你還真厲害啊,單獨的轉播靈器都能弄得到。」

正如寧小寧所說,夕夜他們現在正坐在原本天空之城給觀眾們準備在外圍的轉播靈器屏幕前。

「原本就在這裡,不過是由於觀眾們離開了沒開而已,特意拜託曙光重新開啟一下有不用浪費太多事情,再說轉播靈器所需的靈力供給是我提供的,又不會給他們添太多麻煩。」

「我感覺可是很麻煩啊,已經打算帶我出來了就不用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了吧?」

寧小寧抱怨著特意伸出手去觸摸身體周圍無形地結界。

「你別亂戳,結界可是很脆弱的。」

寧小寧無法突破結界,但夕夜很輕鬆的穿越結界打掉他戳結界的手。

「等到明天該你上場比賽的時候,你就會感謝我了。說不定等到比賽結束后,你還會主動來找我吶。」

內心充滿厭惡的寧小寧根本不願意去想象這種可能的存在,只能快速轉移話題。

「李莉學姐的降靈術是怎麼回事?」

「不錯啊,你還會知道降靈術。」

「別把我當笨蛋好嗎?劍術中也有引降強者之靈賦予自身來彌補缺陷的招術。」

「難怪如此,果然之後和劍術有關係你才會記得住。什麼時候你想學的話,我可以教你?」

「不用,我才不要藉助他人的力量。」

直截了當的拒絕,夕夜並不灰心。

佛系廚娘,在線投喂小龍蝦 「降靈術不全部是藉助強者之靈的作弊招術,比如現在師姐使用的降靈術她引降於自身的靈,就不是簽訂契約之後的強者之靈,而是以靈的形態突破**的極限,即便使用了超負荷的力量也不會對自身有危害。」

「世間還存在這種招術嗎?」

「類似的力量使用方法在超古代流傳下的古籍上有記載,但師公從來不允許師姐看古籍,所以她應該是完全依靠自身智慧創造出的為了對抗神格擁有者的嶄新力量使用方式。」

「嗯~」

聽完夕夜的解釋,寧小寧才發現原來自以為近在咫尺的學姐竟然早已超越自己不知道多少。

「完全是不同次元存在的天才啊。」

「當然,否則外公也不會特意在母親的弟子和使用的養育之恩后還特意安排一場鬧劇,讓她背負上傲劍山莊第三代弟子首席的位子。」

「提前把可能成為未來『劍』之代名詞的天才先收進麾下,真是明智的做法。」

在夕夜的提醒下,寧小寧也能理解這一段時間傲劍山莊圍繞李莉的異常舉動。

「嘛,我和你說這些可不是讓你繼續安心當傲劍山莊小少爺的。」

愉快地談話時間結束,轉播靈器中冬兒和李莉的戰鬥開始進入到讓兩人沒有空閑分心的**。

……

『天輪之舞——』

能夠捕捉到李莉的移動軌跡,但是卻沒有一瞬間能夠鎖定她手中利劍的位置。

無法防禦的鋒利,冬兒手中依靠玄冰化形而成的利劍瞬間化為碎片,超強實力幻化出的無形保護靈力屏障也失去保護作用。

摻雜著李莉利劍鋒銳度的肌膚刺痛感傳進到大腦,冬兒瞬間停止了動作。

「好危險,差一點我的靈力就開始暴走了。」

依靠著自身強大的靈力將黃金之光從傷口處排出體外之後,冬兒才使用玄冰將傷口凍結止住血流。

「真不愧是被寧英兒前輩看中的弟子,竟然已經將劍術練到能融合劍意發動攻擊。這下子身為同時代的我壓力更大了。」

「修鍊到把鮮血都變成極寒之物的你才沒有資格說我。」

正如李莉所說,她手中的利劍甚至於握劍的右手從內而外全部都化為堅硬寒冰。否則也不會放棄剛剛那麼好結束比賽的機會。

「我可不打算剝奪未來第一劍客的右手,安心把玄冰的凍結解除吧。」

「雖然我不認為自己傷了一隻手就會輸給你,但我還是很感謝你這份善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