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葯兒身材高挑,有一米七以上,長發披肩,雖然只是穿的普通的短袖T恤和修身牛仔褲,卻非常清爽隨意,姣好的身材展露無遺。

萬彩虹擁有精緻妖艷的面容,完全不遜色於千葉小百合,身材更是高挑,幾近一米八,留著精緻的短髮,左耳上那亮銀色的巨大耳環更成了她的獨特標誌。

瀨戶陽子的身高在三人中算是最矮的,不過也有一米七左右,綁著馬尾辮,棕色的健康肌膚,還有那緊繃繃的修長雙腿,透露出青春少女的非凡活力。

「師父!」見到門被打開,瀨戶陽子是第一個打招呼的,恭敬地鞠了一躬。

這誇張的動作讓旁邊想要打招呼的李葯兒兩人不由大吃一驚,尤其是李葯兒,她的日語可是非常純熟的。

暗暗看了眼這個在門口碰到一起進來的女孩,她居然是某人的徒弟,不過接著心裡又懷疑起來,因為她身上並沒有任何靈隱之氣,不是「同道中人」,頂多也就是實力比起普通人要強大一點而已。

萬彩虹同樣在暗中打量著瀨戶陽子,她幾乎聽不懂日語,不過「師父」一詞的日語讀音是「師匠」,她恰好能聽懂,所以也和李葯兒一樣有震驚和好奇。

「陽子。」李學浩不知道李葯兒兩人心中的想法,他先跟瀨戶陽子打了招呼,然後看向李葯兒二人禮貌地問道,「葯兒小姐,你們有事么?」雖然兩人是他的「老鄉」,但其實彼此並不算多麼熟悉,對方二人突然上門拜訪,所以很好奇她們的目的是什麼。

「真中,打擾了。」李葯兒秉著入鄉隨俗,微微鞠了一躬道,「其實……」正要說下去,陡然見到從房裡竄出一條大狗,朝她齜牙咧嘴地似乎準備撲上來。

「啊!」李葯兒心中猛地一驚,慌忙地朝旁邊閃去。

「回去!」李學浩一聲怒斥,原本已經有所動作的六點半頓時夾著尾巴又躲回了房子里,不過並沒有跑遠,仍探了半個腦袋出來盯著李葯兒和萬彩虹兩人,估計是因為兩人身上的氣息讓它感受到了威脅,所以準備先下手為強。

「這是……你的狗嗎?」李葯兒拍著胸口,一副心有餘悸的表情,這可不是做做樣子,而是真的被嚇到了。

普通的狗對她來說和螞蟻沒有什麼區別,但剛剛衝出來的大狗,身上隱約帶著一股凶暴之氣,就猶如面對的是一頭兇猛的遠古巨獸,才會讓她措手不及之下想要躲開,這對身為修行者的她來說可是丟臉的事。

不過她更好奇的是,這樣一條看似普通實則連她都覺得危險的狗,真的只是一條狗嗎?

「咦!」一旁的萬彩虹同樣注意到了那條狗的不同尋常,但是真的想仔細看到底哪裡不尋常時,偏偏又看不出來,只能從這條大狗的身上,感受到一絲絲危險的氣息。

愛在流轉時 「不用擔心,它不會咬人,這是我的寵物,它叫六點半。」李學浩知道兩人身為修行者可以看出六點半的不同尋常,他自然不會主動說出來,只是稍稍介紹了下。

聽到「六點半」這個獨特的名字,旁邊的瀨戶陽子輕輕地抿著嘴,似乎在拚命忍住笑。

李葯兒和萬彩虹也是一臉古怪之色,這個名字……真是太獨特了。但想到既然是他的寵物,那麼不同尋常也就不算什麼了,畢竟這個看似普通無害的少年,可是一個大神通者。

「對了,葯兒小姐剛剛想說什麼?」李學浩繼續之前的話題,同時不動聲色地一腳輕輕踹向身後,六點半「哀叫」一聲,夾著尾巴跑進客廳里去了。

李葯兒假裝沒看到他的小動作,有些不自然地說道:「其實是這樣的,我的朋友萬彩虹準備也在細谷家租住下來,她人比較…活躍,想讓我帶她去附近逛逛,可是我也不是很熟悉這周邊地區,又不認識什麼人,想到在這裡就只有你會說中文,所以,嗯,可以請你給我們當下導遊嗎?」

「這樣啊?」李學浩有些遲疑,給兩人當導遊,看在是「老鄉」的份上,這並不算什麼,但時間上就不好安排了,至少他這兩天是沒什麼時間的。

見他臉上猶豫不決,李葯兒誤會了他的意思:「如果不方便的話……」

「不,沒有什麼不方便的,主要是我最近沒有時間,所以,要等我有空了。」李學浩解釋道。

聽到這個,李葯兒不由鬆了口氣:「這不要緊,等你有時間再說。」

「嗯。」李學浩點了點頭。

「那就先謝謝你,真中。好了,不打擾了,告辭。」李葯兒又稍稍鞠了一躬,和萬彩虹一起離開了。

目送兩個「老鄉」進了隔壁細谷家,李學浩收回目光,看向一直等在旁邊沒說話的瀨戶陽子:「不好意思,陽子,你有什麼事嗎?」

「師、師父……」不知道是天氣太熱,還是別的什麼原因,瀨戶陽子臉上很潮紅,似乎是有什麼話不好啟齒。

「嗯?」李學浩看著她,如果不是有什麼事,以他對她的了解,幾乎不會上門來找他。

「是,是……」瀨戶陽子被看得更加緊張,最後低著頭,以輕得幾乎讓人聽不到的聲音說道,「師父,我們明天午前什麼時間出發?」

「出發?去……」李學浩剛想問去哪裡,陡然心中一驚,終於想起瀨戶陽子為什麼這麼問他的原因了。

之前他從蝦名教練那裡得到兩張室內游泳池樂園的招待券,送給了瀨戶陽子,但瀨戶陽子誤以為他是想跟她去,還約定了時間,也就是明天日曜日。

想起這個,李學浩頓時有些頭大,他不知道該怎麼拒絕瀨戶陽子。 那刺鼻的血腥味在頃刻間刺激著幽雪染的神經,她一怔,瞳孔微微放大。

鬼使神差的,幽雪染往前走了一步,此時,有鮮紅的光芒穿透了黑暗,點亮了幽雪染的視線。

她看到星痕跪在地上,凌蒼冽的手指伸了過去,將星痕的眼皮撐開。

白色帶血的眼珠子從星痕的眼眶裡,生生被取了出來,凌蒼冽鬆開手,被取出來的眼珠子被靈力所包裹著,浮在了空中。

幽雪染的胃裡翻江倒海的翻湧,一股辛辣的刺疼之感湧上了幽雪染的喉嚨口。

她猛地上前一步,正要阻止,凌蒼冽的手穿進了星痕的另一隻眼眶裡,將另一枚眼珠取了出來。

氣血湧上幽雪染的大腦,她怔怔的望著兩顆浮在空中的,血淋淋的眼球。

「冽……」幽雪染喚出這一聲的時候,差一點被空氣中瀰漫的血腥味給嗆到了。

凌蒼冽的一隻手從星痕的肩膀上鬆開,失去了凌蒼冽的支撐,星痕整個人猶如坍塌的紙人一般倒在了地上。

而這時,幽雪染看著凌蒼冽向自己走來。

她本能的往後退,卻發現周圍一層層的靈術陣發動了,幽雪染茫然望向四周,她望著凌蒼冽,向凌蒼冽投去了疑惑的眼神。

凌蒼冽的手指上還沾著星痕的血,他的面色蒼白,眼角下的黑色暗紋妖異浮動。

「我找到了一個方法,能夠救你的眼睛。」

聽到凌蒼冽聲音的時候,幽雪染不斷搖頭。

而他卻繼續說道:

「星痕的眼睛浸淫著蓮華血繼之力,只要將他的眼睛挖出來,移植到你的眼睛上,你擁有新的眼睛后,雙眼就可以再度使用靈力和瞳術了。」

「不……」隨著凌蒼冽走進,幽雪染不斷後退。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房間內的靈術陣升起了數道鎖鏈將幽雪染捆住了手腳,她想要掙脫,可自己卻沒有靈力掙脫那些鎖鏈的束縛。

「凌蒼冽你敢綁住我!」幽雪染叫起來。

就在這時,凌蒼冽已經站定在了距離幽雪染不到半米的地方,她體內的永恆之光釋放出金色的電流,隨著永恆之光被喚醒,遠古之暗也在凌蒼冽的體內叫囂著。

然而,他並沒有停止,凌蒼冽抬起手,向著幽雪染的眼睛伸出了自己的手指。

幽雪染望著他修長的指尖距離自己越來越近,她猛地睜大眼睛,死死的盯著凌蒼冽的手指。

電流一般刺痛之感襲擊了幽雪染的眼睛,她低嗚一聲,在眼睛受到刺激之後,眼淚控制不住的從眼角邊涌了出來。

大顆大顆的晶瑩淚水從她的臉頰兩邊滑過,流淌在了她的脖頸上。

「啊!」幽雪染叫了一聲,這一聲伴隨著無比巨大的疼痛,和眼球被從眼眶裡摳出來的絕望之感。

她一邊的視線徹底黑了下來,只剩下另一隻眼睛,望著眼前面無表情,臉色蒼白的男子。

凌蒼冽伸出一隻手,將幽雪染的下巴托起,他的手指撐開她的眼皮,將她另一邊的眼球給挖了出來…… 「陽子,明天吃完早餐我去找你。」李學浩考慮再三,還是決定明天陪瀨戶陽子去玩,畢竟那天雖然他沒有確切答應跟她一起去室內游泳池樂園,但也沒有否認。甚至嚴格來說,還是默認了,那麼現在就不能後悔,而且可以趁此機會,和她把一些話說清楚。

「吃完早餐嗎?」雖然不算確切的時間,瀨戶陽子卻是眼睛大亮,原先的緊張情緒一掃而空,「好的,師父,我知道了。」說完話,她準備告辭,但是不知道想到什麼,臉上帶著些猶豫之色。

「還有什麼事嗎?」李學浩問道。

瀨戶陽子遲疑地看了眼隔壁細谷夫人家,欲言又止,最後搖了搖頭道:「沒有了,師父,那我走了。」鞠了一躬之後,轉身離開。

李學浩看著她的背影,心中卻知道,她剛剛估計是想問李葯兒和萬彩虹是誰吧?只是沒有問出口。

搖了搖頭,準備返身進屋,突然腳步一頓,臉上露出苦笑之色,因為他又記起了一件事。

前幾天櫻井美子在學校里找過他,邀請他去她家裡,見一見她從國外旅遊回來的父母,約定的時間正好是在明天,可是明天他已經答應了瀨戶陽子。

想了想,李學浩掏出手機,找到櫻井美子的電話,撥打過去。

電話很快接通了,櫻井美子的聲音驚喜中透露著一絲不敢置信,似是沒料到他會打電話給她:「前輩?」

李學浩考慮了一下措辭道:「美子啊,明天我可能會很晚去你家裡,你看晚上可以嗎?」本來晚上上門拜訪是很失禮的事,但之前答應了櫻井美子,他自然沒打算反悔。

「晚上?」櫻井美子似乎有些錯愕。

李學浩也感覺不好意思:「是的,白天因為我有事,所以只能安排到晚上了。」

聽了他的解釋,櫻井美子回過神來:「不,不要緊,前輩,晚上的話也可以哦,如果前輩願意的話,還可以住下來……」說到最後,也許是意識到自己說的話容易引起誤會,聲音逐漸低了下去。

「好的,那明天晚上見。」李學浩特意忽略了她後面的話,住在櫻井家自然是不可能的,先不說怎麼跟千葉小百合幾人交代,光是他現在每晚已經習慣了間島由貴睡在身邊,在外面一個人的話他會不習慣的。

……

翌日一早,李學浩早早起來,穿好運動服出了門,準備晨跑。

六點半也跟在腳邊,走一步就回頭看他一下。

出來時,李學浩看了一眼隔壁,往日瀨戶陽子這個時間段已經在努力練習劍道了,今天居然沒在。

他也沒多想,帶著六點半跑了出去。

在外面跑了一圈,回來時,仍然沒有看到瀨戶陽子,這令李學浩有些好奇,以她平時的努力,恨不得時時刻刻都在練劍,今天居然放棄早上練習劍道的最佳時間嗎?

不過疑惑歸疑惑,李學浩並沒好奇到現在就找上門去探查究竟的程度,猜測可能是今天瀨戶陽子因為要和他一起去室內游泳池樂園玩,所以在準備東西或被別的事情耽擱了而顧不上練劍。

事實上他的猜測是正確的,此時就在隔壁二樓的某個房間里,瀨戶陽子正被小濱麻里奈追問得面紅耳赤。

瀨戶陽子的房間很大,事實上整棟房子只有兩個人在住,可以盡情挑選自己喜歡的房間。

和普通的女孩子不同,瀨戶陽子的卧室沒有女孩子的玩具,布置得也不像少女的房間,反而像個劍道道場一樣。

在床的後面牆壁上,掛著一幅大大的捲軸,上面用黑色的毛筆寫著一個大寫的漢字,「劍」!

鐵畫銀鉤,顯然是出自名家之手。

不過這對現在的瀨戶陽子而言沒有任何幫助,因為此時她準備好的東西,正一件一件地被表姐小濱麻里奈翻找出來。

其實她準備的東西並不多,除了泳衣之外,還有一些小物品,比如其中就有一本書。但偏偏這本書是見不得人的,裡面不止講述了一個完美的愛情故事,甚至還有一些特別的「插圖」,圖中的男女是沒有穿衣服的……

「這是什麼?」小濱麻里奈果然找到了那本書,翻了一下之後,臉色頓時陰沉下來。

「那個……」瀨戶陽子有口難言,她總不能說這是她特意跟同學借的,目的是為了多了解一下男女之間相處的經驗,原本她只是想借一本純愛的,但她同學給她的書雖然也是關於愛情的,但是裡面講的男女之事卻非常露骨,甚至尺度大膽的「插圖」也有。

「陽子,告訴我,這本H書是從哪裡來的?」小濱麻里奈的身高只有一米六五左右,而且非常纖細,比起正常的女生要來得骨感一點,卻不是皮包骨的那種,只能說她先天骨架就比較纖細。

這正好將一個女孩子纖瘦姣好的身體完美地展現了出來,精緻可愛的五官,只是配上她那副特別的眼鏡,看上去不是那麼和諧,氣勢一下子就強了起來,不像外表看上去的那麼柔弱。

「是,是……」瀨戶陽子雖然身材更高,而且武力值也不是小濱麻里奈能比的,但是對這個表姐,她先天上就有一股畏懼的情緒。

「是不是那個傢伙給你的?」見她吞吞吐吐,小濱麻里奈想到一個恐怖的可能,像這類十九禁書籍,男生一般都有收藏,她懷疑這本書就是某人心懷不軌送給瀨戶陽子的。

「不是!」儘管表姐沒有說出「那個傢伙」是誰,瀨戶陽子卻連忙否認道,這時候膽子也大了起來,就像在守護著什麼重要的東西。

「那麼你告訴我,這本書是誰給你的?」小濱麻里奈眼角的肌肉在不斷跳動著,因為每當說起「那個傢伙」的時候,表妹陽子居然就敢頂撞她了。

「是我和同學借的,她叫島崎真禮。」為證明自己說的是真話,瀨戶陽子連同學的名字也說了出來。

「那麼你借這種不知廉恥的書的目的是什麼,還有,你帶了新買的泳衣準備去什麼地方?不要告訴我是去學校的游泳池哦。」小濱麻里奈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聲音已經徹底冷了下來。 疼……真的很疼。

不止是來自於眼睛上的疼痛,還有心裡的。

她的心臟,被那骨節分明,修長如玉的手指給剖開了,他將她的心臟,像剝洋蔥的外皮一般一片片的撕裂。

不知道是否是因為來自心臟的疼痛蓋過了眼睛的疼痛。

隔了一會,幽雪染就覺得自己的眼睛沒那麼疼了。

然而她胸膛里的那顆心啊,血淋淋的不斷向外溢出鮮血來。

她的意識已經潰散,雙手雙腳被靈術陣生長出的鎖鏈所束縛住,在她體力不支的時候,她跪倒在地上,凌蒼冽的手托著她猶如凝脂般的下巴。

他的手指,是那樣的好看,修長的像用最好的玉料精心雕琢出來一半,手指上每一寸肌膚的弧度都是那樣的完美,在黑暗之中,幽雪染身上的光點亮他的指尖,他的手指在淡淡的光暈下呈現出半透明的色澤來。

然而,凌蒼冽的兩隻手上都染上了鮮紅的血色。

幽雪染已經徹底失明,她什麼都看不見,在這同時,她發現自己不禁失去了視覺,連聽覺,連痛覺都失去了。

她跪在地上,唯有通過呼吸來感知自己還是活著的。

而凌蒼冽,他將星痕的眼珠子放進了幽雪染的眼眶中,通過靈術的修復,星痕的眼珠子在幽雪染的眼眶裡生長與她眼部的神經相互融合。

幽雪染渾身一抖,像是通了電一般,她體內的靈力湧向了眼部,而那一對眼珠子在幽雪染靈力的激發下,湧出了更為強大的靈力。

可她並不是自己體內正在發生新的變化。

幽雪染無力的垂下頭,因為她已經暈了過去。

凌蒼冽低下頭凝望著垂目的女子,她臉色蒼白,嘴唇像失了血液色澤的櫻花花瓣的顏色。

活生生的取眼,令她痛的滿頭是汗,黑色的髮絲凌亂的黏在她的額頭,她的臉頰邊上。

然而她在取眼的時候痛了一會,在這之後,她再也不會感到疼痛了。

凌蒼冽雙手捧著幽雪染纖瘦白皙的臉頰。

「吧嗒。」一聲,是液體掉落在地上的聲音。

「吧嗒……」寂靜之中,又一聲液體低落的聲音響起,在蒙蒙的光輝里,凌蒼冽削瘦的臉上滑落下兩道鮮紅的血液來,血液來到他的下顎,凝成血珠滴落進的黑暗裡。

他向星痕借來了洛姓皇室里用來控制擁有不死之力的人,所用的轉移靈符,這靈符有一個很好聽的名字叫做「鮮紅嫁衣」,其實是取「轉嫁」之一,但也有「為他人做嫁衣」的意思。

在凌蒼冽將星痕的雙目放入幽雪染眸中之前,他已經把那靈符種在了左眼的眼球之上。

靈符隨同新的眼珠入體,從此以後,幽雪染所受到的傷害和疼痛都會轉移到凌蒼冽的身上。

他擁有「不死之力」,不要不是幽雪染在自己的身上捅一刀,任何傷害出現在凌蒼冽的身上,都會以極快的修復速度復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