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靈兒點點頭,將來意言明。

「鬼冥衣好說。但是鬼界畢竟是鬼界,去的容易,回來難。若是二位去將自己朋友救回,而自己卻回不來,那該如何?」林清幽幽的道。

李靈兒呵呵一笑:「林姑娘多慮了,我二人既然願去,回不回來的不重要,只要我們朋友能夠復活就好。」

「嘻嘻……其實也沒什麼,要是你們真有本事,回來倒也不難。」林清忽然嘻嘻一笑:「二位跟我來。」

跟著林清往水榭一旁走去,卻見裡面乃是林清閨房,陳設很是素雅,但是極其整潔。

只見林清在一件柜子里取出三件黑色的袍子道:「這就是鬼冥衣。只是要安然回來,二位還需要麻煩一些。」

林真接過那鬼冥衣,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這跟普通衣物沒什麼區別的黑袍,心中暗暗嘀咕:「這個就是鬼冥衣嗎?我怎麼沒看出有什麼特別之處。」

「多謝姑娘,請姑娘但說無妨。無論多難,我們一定會做到的。」李靈兒行禮道。

林清笑道:「哦,你們去的時候,我可以給你們開啟鬼界之門,但是回來就需要使用一樣法寶來通知我。以便確定你們在鬼界的位置,來給你們開啟鬼界之門。只不過那東西多年前被一名魔修給搶走了。所以你們必須將它奪回來。」

「姑娘可知那東西在哪裡?」林真聞言連忙問道。

「這個倒是知道,身為鬼界使者,溝通天地萬魂,天下的消息怕是沒有比我更靈通的。但是我雖然知道是誰搶走,卻根本沒有能力奪回來。兩位的話倒是大有可能奪回。那是一根墨竹所制的笛子,除了可以用來讓我確定你們在鬼界何處之外,還有著鎮魂攝魂的能力。是以那魔修才會搶奪。」林清解釋道:「現如今,二位需得前往大雪山走一遭。大雪山寒玄洞中的玄水老魔便是搶走那喚魂笛的人,只是那寒玄洞中還有幾個厲害的老魔。你們需得注意。」

林真同李靈兒點頭答應:「姑娘放心就是,我們必定將那喚魂笛奪回。」

隨後三人辭別林清,迅速的飛向大雪山方向。

天明時分,三人便已經到了大雪山附近。

「好厲害的寒氣。」剛剛進來,林真頓感一股寒意襲上身來,瞬間一層薄冰便覆蓋在身上,不由得驚嘆道。

連忙運功抵擋那寒氣,李靈兒也有些吃驚:「如此強的寒氣,那玄水老魔怕是不弱。」

「嗯,我想我有辦法對付他們。」林真嘿嘿一笑:「待會你就在一旁看著。」

李靈兒見林真一臉壞笑,心道:「看樣子這傢伙又有什麼鬼點子了,唉,那個玄水老魔怕是要倒大霉了。」

三人在這大雪山中細細搜尋,很快遍尋到了那寒玄洞所在。

看著那緊閉的洞府,林真嘿嘿一笑:「靈兒你看好了。」

說著九龍神劍便雙出,瞬間合一:「看我一劍斷山嶽。」無盡的氣勢忽然從劍上迫發出來,一陣陣詭異的光芒射出,那大雪山上積攢了數萬年的積雪忽然開始融化,那融化的速度極其迅速,幾乎瞬間便是化作了水。

而同時林真這一劍直接斬落到了那洞府之上,隨著一聲驚天巨響,那洞府頓時塌陷下去。

而林真這時伸手一引,那積雪化的水立刻如同奔流的江河一般沖著這倒塌的洞府涌了過去。

那奔涌的冰水甚至無視高低落差,徑直衝著那寒玄洞流去。

這卻是林真使用了御水能力。

無論是雪化作水,還是控制著水的流動,俱都是林真御水能力搞的鬼。

那奔涌的水居然冒著寒氣,看上去似乎極其冰冷,簡直好似是直接從雪化作水,但是溫度並未提高一般。

大雪山萬年的積雪化成的水是何其的多,不過眨眼的功夫,那寒玄洞便已經被流水灌滿。

而李靈兒也看到了令她感到目瞪口呆的一幕。

極速奔涌的水流衝進那寒玄洞,瞬間便化作了反射著陽光的堅冰,而隨著那無盡的水流衝下,很快一個巨大無比的冰坨出現在了那裡。

看上去好似一座巨大的冰山一般。

林真拍了拍手,嘿嘿一笑:「怎麼樣?這一手還不錯吧?那些傢伙全都被凍在裡面了。雖說這只是普通的冰,但是被這重逾數萬斤的冰塊凍在裡面,壓也能壓出個重傷。」

李靈兒看了看那高大的冰山,心中也有些害怕,這要是自己被冰在裡面,估計還真是能被壓成重傷。即便最後費力出來了,怕是功力也消耗不少。

咔嚓嚓嚓……這時,一陣陣令人牙酸的聲音傳來,那冰山之上一道道裂紋開始出現,顯然裡面被凍住的傢伙開始掙扎了。

「想出來?哪有那麼容易?」林真見狀嘿嘿一笑,九龍神劍忽然飛起,直接插進那冰山之中。

緊接著九龍神劍上一陣陣黑芒閃動,天地間的水系靈力瘋狂的波動開來,緊接著方圓千里瞬間飄起了雪花,溫度再次降低。

隨著那水系靈力的涌動,那剛剛已經有些開裂的冰山居然再度合攏,看上去似乎更加堅硬了。

如此這般如同拉鋸也似,反覆了十數次后,林真終於不再理會那冰山的開裂,懶洋洋的打了個呵欠,摸著夢琪的腦袋道:「丫頭,射日弓準備好,待會從裡面出來的傢伙你逮著一個射一個。」

夢琪點點頭,取出了后羿射日弓,隨即一臉的開心,看來在她看來這不過只是一場遊戲。

轟轟……終於,那冰山伴隨著一聲驚天響動,徹底爆碎開來。

無數巨大的冰塊四下亂飛,好似忽然間下起了這種奇大無比的冰雹一般。

「哼。」林真一聲冷哼,整個人如同離線的箭,直接沖了過去,九龍神劍劍如游龍,遁著一道詭異的軌跡,直接劈下。

「啊……」

隨著九龍神劍的劈落,原本空無一物的地方忽然傳出一聲凄厲的慘叫,緊接著一個頭大身子圓的矮胖老頭出現在那裡,但是左半邊身子卻被林真一劍給卸了下來。

「啊……臭小子……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啊……」那老頭話未說完,忽然一支速度快極的靈力箭直接射來,將他給射了個對穿。

「給我滾。」林真理都不理他,九龍神劍橫著一拍,直接將他給拍飛。

「你們三個給我滾出來,再躲在裡面,小爺我就讓你們嘗嘗被玄冰凍住的滋味。」林真看著那塌陷的洞府中隱藏在暗處的三人道。

這話一出,頓時那洞府中便飛出三人。

「你到底是什麼人?居然能夠看穿我們兄弟的魅影魔魂之術。」一個如同竹竿般瘦長的老頭陰惻惻的道。

「死老頭,你們誰是玄水那老不死?給我把那喚魂笛交出來。」林真懶得理會那老頭,翻翻白眼道。

「臭小子,我兄弟三……」那老頭見林真這副模樣頓時大怒,剛剛開口說話,卻不料一陣靈力波動傳來,三支波動極其恐怖的能量箭沖著自己三人射來。 ?第254章神弓真身

那三個老魔頭立刻各出法寶,誓要擋住夢琪這一擊。

這時,三個震雷符號飄飛過來,天空中頓時陰雲密布,緊接著轟隆隆聲響,無數的雷電化作萬千條電蛇,對著三人轟了過去。

那三人的法寶也非等閑,只見魔氣森森之下,李靈兒的攻擊盡數被化解掉,而那三支靈力箭則紛紛爆碎。

忽然,一隻巨大的魔氣大手從天而降,直接抓向林真。

「哼,給我破。」林真一聲長嘯,無盡憤怒的風從他身上吹起,劍之領域瞬間成型,隨即無盡的靈力,下方的群山,還有那無數的堅冰,以及偶爾飛過的飛鳥,盡皆化作了林真手中鋒銳無匹的利劍。

那魔氣大手瞬間便被切割的支離破碎。

而遠處那三人的法寶也被這無窮無盡的攻擊打的一陣陣渙散。

有道是水滴穿石,林真這般無窮盡的攻擊,他們的法寶也抵擋的有些吃力。

「小子,莫要猖狂。」忽然一個冰冷的聲音傳來,緊接著一道滿戴著寒氣的瓶子隔空飛來,瓶口放出一道白光,瞬間那正被林真不斷攻擊的三人便脫困而出。

林真見狀不由暗道:「大意了,先前那個胖子居然有這等實力。真是看走眼了。」

救出這三人的正是先前被林真拍飛的胖子,此時這胖子將被林真劈下的半邊身子恢復,飛來營救那三人時顯露出的功力很是深厚,不愧是魔門老魔。

「小輩,讓你知道我們大雪山四魔的厲害。」那三人被胖子救出之後,一個個怒氣勃發,他們縱橫天下多年,何時吃過這等虧?

今日先是洞府被毀,接著莫名其妙被冰封在裡面,剛一破封而出,緊接著便是一連串的攻擊。

那耗費的功力尚未恢復,硬生生被林真三人壓著狠揍,待看清楚三人如此年輕之後,更是氣的簡直要炸了肺。

隨著那三個老魔的呼喝聲,他們身子忽然閃現,四人在空中遁著玄奧的軌跡,同時打出了四套不同的法訣。

這法訣一出,頓時天地之間忽然一黯,林真頓感無窮的壓力從四面八方涌動而來。

李靈兒臉色一變:「不好,這是四相八極閻魔陣。林真速退。我們一起抵禦。」

「哈哈哈……女娃子見識不凡,居然能夠認出我們兄弟的陣法,可惜,今日你們必死無疑。」

聽到李靈兒的話,林真迅速推到她的身邊。

「這四相八極閻魔陣乃是魔門有名的陣法之一,一旦施展,會有魔化四相靈獸出現相助,同時將天上地下盡皆籠罩住,上天入地都無法逃走。」李靈兒給林真解釋道。

說話之間,四面八方頓時變化開來。

東方烏雲之上,一條黑色的長龍發出一聲聲狂吼,陣陣瘋狂的氣息從它身上散發出來。

南方烏雲之上,一隻渾身散發著黑色火焰的朱雀發出暴戾的叫聲,眼睛之中閃爍著一道道幾乎撕裂空間的火雷。

西方烏雲之上,一頭渾身籠罩著黑風的白虎呲牙咧嘴,一道道金系靈力凝結成的利劍如雨般射出。

北方烏雲之上,一頭渾身墨黑的玄武搖頭擺尾,發出一道道冰寒的氣息,周遭的空間不斷的湮滅。

溺愛成癮 林真見狀心下暗驚:「好厲害的陣法,居然是化出這純粹由魔氣凝結了四系靈力而成的四相靈獸。」

不待林真多想,那四相靈獸各自發出瘋狂的嘶吼,四系攙雜著魔氣的攻擊瞬間攻到。

一個八卦圖轉動著將三人護在其中,卻是李靈兒出手了。

「我不信破不開。」九龍神劍瞬間合一,憤怒,恨意,兩劍同時施展而出,頓時一道凌絕劍氣直衝霄漢,所過之處的空間盡皆化為無有。

一陣陣混沌之風肆虐開來,同時強勁無比的吸力也瘋狂的撕扯著周遭一切。

林真這一劍一直衝到數十丈處,忽然黑芒一閃,那劍氣頓時便被擋住,那劍氣頓時便好似水柱撞在了牆上,向著四面八方散射開去。

看著這種狀況,林真臉色頓時陰沉下來:「果真將我們給困在其中了。」

「哈哈哈哈……你們去死吧。」一個老魔瘋狂的大叫著,語氣中充滿了報復的快意。

李靈兒額頭汗水涔涔:「林真,怎麼辦?我堅持不了多久。」

「既然是陣法,那麼必然有弱點。」林真道:「靈兒,我接替你一會,你好生分析一下這陣法的弱點。」

說完,九龍神劍之上七彩光芒閃現,一道結界將三人護住,擋住了魔化四相靈獸的攻擊。

李靈兒頓時鬆了口氣,隨後伏羲劍上射下一道光芒籠罩住她,那伏羲劍的劍鞘再度化為了河圖,繞著李靈兒不斷的旋轉。

李靈兒的雙目徹底化作了八卦的樣子,瘋狂的旋轉著。

「給我去死。」看著林真額頭的汗水,夢琪忽然大喝一聲,后羿射日弓對著那魔化四相靈獸接連射出十餘箭。

這十餘箭一出,頓時便將周遭的靈力瘋狂的撕扯過去,如同滾雪球一般,這十餘箭的威力越發巨大。

吼吼吼吼……隨著那魔化四相靈獸的慘叫聲,夢琪射出的這十餘箭緩緩消失在了空中,那被射中的四頭靈獸一個個凄慘無比,俱都缺胳膊少腿。

但是轉眼之間,隨著靈力的涌動,它們俱都恢復過來,看向三人的眼神更加的暴虐。

「哈哈哈哈……沒有用的。四相靈獸不死不滅,你們還是早早的自絕算了。否則若是被四相靈獸吞了,那就永世不得超生了。哈哈哈哈……爺爺我可是很少發善心的。」

「呸。」林真吐了口唾沫。

李靈兒忽然睜開了眼睛:「林真換我吧。」

「怎麼?想到怎麼破陣了嗎?」林真喜道。

李靈兒嘆口氣道:「沒有,不過想到了如何讓我們活的更長久。」

林真聞言一張臉頓時垮了下來:「我還以為你想到如何破陣了呢。這不是說還得被困在裡面啊?」

八卦圖重新出現,李靈兒替下了林真:「的確是,不過卻沒有先前那般危險了,倒是你需要辛苦點。」

「怎麼做?」林真趕忙問道。

「這陣法有了金木水火,唯獨缺少了土……」李靈兒眼睛中閃爍著智慧的光芒:「若是由你這個身懷魔門功法,而又能御使土系靈力的傢伙補上這土,便可以使得這陣法在一定程度上脫離那四個魔頭的控制。屆時利用五行生剋,咱們便可以無懼他們的攻擊。」

李靈兒這話一出,林真頓時明白過來,立刻便開始運轉魔門功法,強勁的魔氣立刻便從林真身上散發出來。

與此同時,九龍神劍上不斷的閃爍著黃色的光芒,土系靈力近乎瘋狂的向著這裡涌動。

終於,林真將魔氣催動到了極限,隨後雙手一併,那匯聚而來的土系靈力頓時便匯聚成一個巨大的圓球。

「給我融合。」林真一聲長嘯,將身上的魔氣盡數施展而出,全都逼入了那土系靈力匯聚成的巨大圓球之上。

慢慢的,那土黃色的圓球變成了漆黑如墨一般的顏色,林真隨即一聲大喝:「化形。」

隨著林真的喝聲,那土黃色的圓球漸漸的開始化形,一條魔化的騰蛇漸漸的出現。

這時,夢琪忽然一聲嬌叱,伸手發出一道黃色光芒,射向那即將化形的騰蛇。

這黃光頓時便將那騰蛇給生生打散。

林真心中一驚,隨即便見那被打散的騰蛇再次開始凝聚,只不過這次卻不再是騰蛇的模樣。

待到幾乎成型的時候,林真大為吃驚。

只見這模樣龍頭鹿身蛇鱗牛尾,分明是一頭麒麟。

只不過漆黑如墨,渾身散發著魔氣罷了。

這頭麒麟剛一成形,頓時仰天長吼,無盡的土系靈力化作了一座座巨大的山峰,硬生生對著那四頭靈獸打去。

而那四頭靈獸也被惹怒,紛紛發起了瘋狂的攻擊。

那巨龍的攻擊一到,這麒麟發出的山峰便開始瓦解,但是隨著那朱雀的攻擊,所有的山峰卻又開始凝聚起來。

而那白虎的攻擊一到,頓時便隨著翻騰的土系靈力而越發強大,但是還沒來得及攻到林真三人身周,便被那巨龍發出的濃烈木系攻擊吸引過去,卻是將那巨龍的攻擊給瓦解。待到玄武的水系攻擊攻到,那巨龍的木系攻擊卻又再度強大起來。

如此這般,五行相剋相生之下,五頭靈獸的攻擊居然互相糾纏在一起,打的難解難分,根本無法去顧及林真三人。

看著這個情形,林真哈哈大笑:「靈兒,你這法子還真管用,這樣對咱們可真的沒有一絲半點的威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