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天佑劍指魔刀齋,道:

「千萬道的魂力?在本少眼中,也就是一個稍微厲害一點的螻蟻而已!」

假面殺手等三人看的是心驚膽戰,魔刀齋如此恐怖,一身的戰力更是達到了冥界所有鬼族做夢都達不到的地步。

甚至手中還有離火鬼帝的至寶,一身刀氣難以形容。

但與捉鬼龍王的戰鬥,仍然落於下風。

在使用替身術的情況下,仍然被斬傷了胸口。

這個少年,堪稱鬼神!

「這個傢伙,怎麼強到如此地步?」

魔刀眼神凝重不已,手中的魔太刀微微顫動,他能清楚的感覺到,這把刀在畏懼。

畏懼的情緒毫無例外的傳到了魔刀齋的心中。

他的這把魔太刀經歷了數千年,已經有刀靈正在孕育。

雖然還沒有形成靈智,但卻已經有了自己的情感。

與捉鬼龍王的至尊龍絕劍戰鬥,魔太刀里的刀靈也察覺到了龍絕劍靈的氣息。

一個下位的刀靈與一個上位的劍靈對決,誰強誰弱,根本無需對比。

「可惡,你可是我的魔太刀,居然會去畏懼一個華夏的鬼族少年?

你是魔刀啊,混蛋!」

魔刀齋心中狂吼,連他的刀都如此發慫,還怎麼去戰?

「捉鬼龍王,華夏冥界有你,真是幸運!」

魔刀齋咬破手指,將血滴進了魔太刀身上,魔太刀里的刀靈立刻恢復了鎮定。

他雙手高舉魔太刀,眼中湧出了濃烈的忌憚。

「我以離炎珠加持術法,你居然也可以無視,是我在鬼王境見到的強者里,最逆天的一個!」

話音落下,魔刀齋一個跳躍,再度衝上了虛空,一身暴戾的氣息湧出,將魔太刀渲染的更加魔氣。

瞬間,這片空間肅殺一片,好像刀就是魔刀齋,魔刀齋就是刀。

「最強鬼術,魔刀亂舞!」

他魔太刀斬下,那巨大的暴戾之氣化作無數道的刀影,夾雜離火的力量,飛向林天佑。

萬米的高空之中,一隻高階的冥界從魔刀齋的頭頂飛過。

捲入了這股暴戾之氣當中,居然在瞬間消失不見,化作了煙塵。

林天佑目光不變,腳掌在虛空一踩,空氣中傳來一聲炸響,他的身形已然飛速前進。

「龍王劍決,狂龍一劍!」

一劍揮出,巨大的劍影如真龍奔騰而來,而後發出咆哮的龍吟,猛的對著那無數黑色刀影衝去。

虛空中勁風肆虐,劍與刀兩者轟然接觸。

接觸的瞬間,林天佑便是目光一變。

他感覺到自己的狂龍一劍竟是被一股奇怪的魔氣所包裹。

劍氣雖然猛烈,卻無法突破魔刀齋的那些刀影。

「沒想到,這個魔刀齋居然也有如此高的劍道造詣。」

林天佑心中有些驚訝。

「哈哈,捉鬼龍王,我的魔刀亂舞,聚集了全冥界所有的暴戾之氣,你的凡級九重劍意雖猛,卻也奈何不得我的這些暴戾刀影。」

魔刀齋當空狂笑,四周的暴戾之氣越來越濃,笑聲大的連四周的空氣都被震退,似乎一瞬之間,憑空出現了大量的狂風。

而魔刀齋則是這片狂風之中的主宰。

「捉鬼龍王,你是天縱奇才沒錯,但太年輕了,跟我這樣活了幾百年、幾千年的老鬼族比,還太嫩了!」

那暴戾刀影形成了一團強烈的漩渦,狂龍一劍的龍影已經越來越弱。

魔刀齋決定加大力量,一舉將林天佑斬殺。

與這個少年戰鬥,已經耗費了他全身的力量,再打下去,他怕會陰溝裡翻船。

「離炎珠,就看你的了,把力量都給我加持進來吧!」

魔刀齋暴喝一聲,離炎珠身上的火焰暴漲,火焰之力更是源源不斷的向著刀影灌輸。

令得暴戾的刀影更加兇猛。

「哼!」

林天佑冷哼一聲,身軀爆射而出,以血肉之軀硬撼刀影。

咻!

一道光芒輕然而進,直衝刀影漩渦。

魔刀齋雙眼之中帶著濃烈的狂喜。

他一生與無數的高手對戰,即便當年最強的敵人,都不敢直接進到他的刀影漩渦之中。

除非那個人擁有高階鬼帝的神魂體質,這才能扛下這些刀影。

「啊,捉鬼龍王!」

假面殺手三人雙目圓瞪,看著林天佑就這樣消失在了刀影漩渦之中,他們狂聲嘶喊,卻顯然那麼弱小。

連梓鴛都是一陣輕顫。

她一直相信林天佑很強,但這些漩渦明顯不是現在的林天佑能夠硬撼的。

「梓鴛,別緊張,你的男人沒事的。

暴戾刀影的暴戾之氣,奈何不得捉鬼龍王的!」

旱魃輕輕拍了拍梓鴛的肩膀。

她可是知道,捉鬼龍王的前世已經摸到了鬼神的門檻。

也就是說,捉鬼龍王的神魂早已經擁有準鬼神的程度。

所以暴戾之氣只能對付弱者的神魂,強者的神魂卻無可奈何。

(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是我。」

秦無夜沖著長青子咧嘴一笑,道:「師尊,你怎麼還在這裡?」

口上是這樣問,他心裡卻不由自主地泛起一絲暖意。

只因長青子這麼做的理由,顯而易見。

「哼,還不是你這個劣徒!」

長青子氣呼呼地說道:「說走就走,真是太有本事了……話說你怎麼還和這個小姑娘在一起?」

他說的當然是葉璃了。

葉璃中看不中用,當個婢女還不錯,當左膀右臂估計差了一點。

之前秦無夜沒想到陰陽廢墟一行會發生這番變故,所以將葉璃收在身邊。

可是,後來武僵襲來,是死是活都不清不楚,誰還會帶著一個累贅。

如今秦無夜安然歸來,還和葉璃在一起,實在引人深思啊。

「當時的情況迫不得已。」

秦無夜沒有細說,道:「她現在說得上是我的人了,自然要帶著她了。」

好歹是衣飄飄留給自己的幫手,真的不要了,那麼可就太慘了點,連個端茶遞水都沒有,這日子還要不要過了。

不過,同樣的話落在長青子耳中,卻有另外一番深意。

他隨即嘀咕:「不是吧……我看她的眉眼尚未完全舒張,沒有婦人的撫媚,顯然還沒有被男子滋潤,她又如何成了你的人呢。」

「這……前輩你可不要胡說八道,我是他的隨從、跟班,絕非什麼奇奇怪怪的關係!」

葉璃羞得滿臉通紅,爭辯說道:「而且你們是師徒關係啊,原來早有圖謀!」

陽使,對教主負責,不是跟班還是什麼?

「原來如此。」

長青子恍然大悟。

他就說呢,自家弟子賊精賊精的,說會拐騙笨蛋女子,實在不太可能。

「有所圖謀的,是他,我這個當師尊的,僅僅作為幫凶而已。」

長青子解釋說道。

「好了,言歸正傳,現在情況怎樣了?」

秦無夜問長青子。

「出去再說吧,這裡太過危險了。」

長青子搖了搖頭。

「放心,這裡不會有危險了。」

秦無夜說道。

「難道……?」

長青子睜大了眼睛,臉龐多了一抹不敢置信之色。

「嗯,我掌控了這裡。」

秦無夜沒有隱瞞。

有小灰在,陰陽廢墟已經對他構不成危險了。

「竟然真的得到了這裡的造化,果真不得了!」

長青子驚嘆不已:「我在你解讀天外神石的時候就清楚了,你絕非池中之物,若能成長起來,不會被區區五行域束縛。」

「葯門我自有安排。」

秦無夜給長青子吃一枚定心丸。

到時候,他找個合適的傳人,繼承葯門就好。

「嗯。」

長青子心中篤定不少,道:「當初一番混戰之後,我趁機離開,慕容世家雖然將招募而來的武者當作炮灰,攔下不少武僵,但是終究帶著殘餘人馬退走了。」

「哦?這樣么……小灰。」

秦無夜召出器靈小灰,道:「昔日我在這裡遭受了武僵襲擊,是不是你們的手筆?」

小灰和秦無夜建立了心神聯繫,自然清楚主人問的是什麼:「不是,他們是被吸引出來的,換言之,主人你們是被人設計陷害了。」

「莫非是上官世家的……!」

葉璃想起了上官炎。

「不會是他。」

秦無夜說出了自己的想法:「上官炎恨不得舔慕容赤月的鞋底,怎麼可能會害她,估計是另有圖謀。」

「徒兒,你確定是舔鞋底嗎?」

長青子面色古怪地問道。

「不然還能舔哪裡?」

葉璃一臉懵逼。

「總而言之,慕容世家的人退走了是吧?」

秦無夜沒有理會跑題的二人,道。

「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