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真神色凝重的看向那散發著魔氣的輪子,天地靈力開始瘋狂的灌注到他的體內,天劍訣立刻便施展而出。

緊緊地鎖定住那襲來的魔輪,林真整個人頓時便彷彿是一柄矗立在天地之劍的巨劍,發出刺激人心的強烈鋒芒。

此刻的林真,彷彿成為了一柄神劍的劍靈,而那劍身則是由那天地靈力高度凝聚而成的實體。

林真身子猛然間飛起,隨後速度快極的沖向那那飛來的魔輪,好似一柄巨劍被人揮動。

以身為劍,天地揮劍,是為天劍。

瞬間,天空彷彿都暗了一下,巨劍砍到了那魔輪之上。

一聲驚天巨響,那魔輪頓時便被林真劈飛,一道道裂紋瞬間布滿了上面,緊接著一聲幾乎更大的向響動發出。

驚天的爆炸頓時便彌散開來,整片森林瞬間被毀了大半,身處其中的那三名魔修首當其中便被這股強勁的衝擊力給撞到,隨即便被撞飛。

而林真則極其快速的衝到蘇雨所在的位置,一把抱住了她,將她壓在地上,天劍訣瘋狂的運轉,天地靈力不住的灌注下來強化林真的身體。

當這股衝擊力止息的時候,林真這才擁著蘇雨站起身來。

「咱們快走。」林真當機立斷,立刻施展身劍合一,抱住蘇雨就走。

兩人剛剛飛起,那些個噬心魔宗的魔修瞬間便趕了過來。

「素雲師兄,他們剛剛離開。」

「咱們追,留下一人照顧他們三個,其他人跟我走。」那素雲師兄立刻便道。

林真抱著蘇雨飛速遁走,身劍合一的速度帶著一人都遠遠的將那幾名魔修給甩在後面。

「林真,怎麼辦?」蘇雨緊緊地抱住林真,看著後面追來的魔修,急忙問道。

「讓他們追好了。咱們去林苑村旁的鳳凰山,那裡仙人留下的陣法足夠對付他們。」林真哼道。

一追一逃之下,很快便到了林苑村。

林真迅速的落下,隨後便帶著蘇雨輕車熟路的去往上次躲藏的地方。

閉著眼睛衝進竹林,隨後兩人再度進入了那內有乾坤的小茅屋。

「呼呼……累死了累死了,那群陰魂不散的傢伙,居然整整追了我們一個多月。」林真剛把蘇雨放下,立刻便如死豬一般趴在地上,呼哧呼哧的直喘氣。

蘇雨聳聳肩,輕聲笑道:「你這傢伙,把他們引到這裡來,可是想要藉助外面的陣法?」

「那是自然。」林真冷笑道:「只要外面的陣法在,咱們就不必擔心。」

蘇雨卻是皺了皺眉頭,有些擔憂的道:「這次來的傢伙可不是善茬,他們一定會想辦法毀掉竹林的。萬一他們發現無法走進來,而是直接毀壞竹林,那豈不是遭了?」

林真聞言頓時回過神來:「對啊,這竹林並沒有什麼攻擊力,若是一把火燒了,我們豈不是要糟糕?」

「不行,我得出去。想辦法對付他們。」林真緊接著跳起身來,拔腿就往外跑。

蘇雨伸手拉住他:「你怎麼對付他們?若是你單個打,即便是他們的那個什麼大師兄來我也不擔心,可問題是那麼多人我們無論如何也不是對手啊。」

「哈哈哈哈……你們居然躲在這麼小的一片地方,我看今日你們還怎麼跑。跟我走。」

林真聽到外面傳來的囂張的聲音,頓時臉色一變:「居然來的這麼快。」

「走吧,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咱們就在竹林中跟他們好生較量較量。 重生之養豬大佬 記住,前往不能用眼睛看,用神識探查和去感知竹林的情況。」林真想了想,還是決定主動出擊,同時再三叮囑蘇雨。

蘇雨聞言撇撇嘴道:「知道了,你可真啰嗦啊。我都來過一回啦,知道這竹林的古怪。只是我們既不去看也不探查和感知,卻是如何對付他們?」

林真看著那外面整整齊齊長著的竹林道:「這竹林只要咱們不去看,不探查,不感知,對咱們來說便是虛幻的,我們無論如何都不會影響到它們,而它們也不會影響到我們,所以我們只需拚命的向四周攻擊就好了。至於那些傢伙嘛,到了這竹林里怕是很快便會被迷惑,四下亂走。即便看到我們,要攻擊我們也要不自覺的繞好遠的路,而那時候,能夠看到我們的距離,那麼我們即便是隨便攻擊,都直接便可以攻擊到他們。」

蘇雨聞言苦笑:「也只能這樣了,這還真是笨辦法。夠笨的。」

「嘿嘿嘿……你到那邊,我到這邊,記住可不要走遠了走出竹林了,千萬不可超過一千步,超過了可就出了竹林了。」林真不放心,再次叮囑道。

「知道了知道了,你太啰嗦了。」蘇雨小嘴微撅,低聲哼道,心裡卻是樂不可支,情郎這般關心,只覺得心裡一陣陣發暖。

林真閉目衝出約六百多步,當即站定,心道:「差不多了,那群傢伙要是進來,怎麼也能夠看到吧。」隨後便開始瘋狂的施展功法,只見無數道劍氣狂暴的向著四面八方射了出去。

周圍的竹林卻是絲毫不受影響,劍氣穿過那粗大的竹子好似無物一般。

而另一邊,那素雲帶著自己的師弟堂而皇之的走進了這瀰漫著淡淡霧氣的竹林。

剛剛走了沒多久,素雲頓時就發覺不對,那最能說話的一個師弟怎的這麼半天不見人影?

待回頭看時卻猛然發現居然一個人都不見了,頓時心裡就是一驚:「怎麼回事?那群混蛋去哪了?」

放眼望去,卻見一片茫茫白霧,根本無法看清三丈開外的情況。

「江浩師弟快看,前面不就是我們要找的那個傢伙嗎?他在那裡幹嘛?發瘋嗎?」兩個魔修此刻走到了林真的附近,頓時就看到了正在瘋狂施展功法胡亂攻擊的林真。

在林真那狂亂的攻擊下,霧氣都散了不少,他身周十丈左右沒有絲毫霧氣,顯然被劍氣給迫散。

也正是因為如此,才讓令人清楚的看到了他的影子。

「沈毅師兄,這傢伙恐怕是被我們給嚇傻了吧,啊?哈哈哈哈……」那名魔修看著狀若癲狂的林真,哈哈大笑。

「不可大意,咱們走。」兩人立刻便一前一後沖了過去。

卻不料剛剛衝出幾步,那落在後面的那個江浩忽然發現那沈毅剛剛走過的路上多出來一塊巨石。

這巨石剛好便把自己跟沈毅隔了開來。

「果然有情況。」江浩見狀立刻大喝一聲,一件似刀似劍的怪異法寶便出現在了手上,轟得一聲轟在了那巨石之上。

那巨石立刻便被炸的四分五裂,塵土瞬間瀰漫開來。

「哈哈哈……這等小小陣法也想阻攔我的腳步?真是痴心妄想。」那江浩大踏步走了過去,卻不料一頭撞在了一堵無形的牆上,隨後身子向後仰到,同時看到了讓他感到心驚的一幕。

只見那沈毅快速的沖向林真,卻不料被一叢巨大的竹子擋住了去路,這沈毅當即取出法寶便轟去,想要將這竹子給直接轟了。

卻不料那法寶轟在那從竹子之上,緊接著便被反彈回來,攻擊原封不動的打在了那沈毅的身上,不僅如此,林真射出的劍氣居然也穿透了竹子向著他射來。

「啊……」被自己法寶轟在胸口,那沈毅當即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緊接著數道劍氣便射穿了他的身子。 ?第188章神劍再現

親眼看到沈毅之死的江浩極度不可思議的瞪大了眼睛:「不可能,沈毅師兄的法寶乃是天級初品,這小小幻陣怎麼可能將他的攻擊盡數返還?這不可能,這不是真的。那小子的劍氣明明透過了那竹子,那明明就是幻覺,怎麼可能?」

「對,對了,我看到的也一定是幻覺,是幻覺。沒有錯。」江浩無論如何都不相信沈毅居然死的如此輕易,隨即便認定了自己看到的是幻覺。

當即江浩跳起身來,面露凶光:「小子,居然敢弄個幻陣來對付我們,你真是找死。」

隨即再度沖了過去,卻不料再度在那塊已經被他打碎的巨石的位置撞到了無形的牆壁,這一次撞的更是厲害,江浩的眼眶登時撞出血來。

「啊……那……對了,是幻覺,我看到的都是假的,所以我才撞到了東西,這些竹子一定是假的。」隨即江浩仍舊以為那是幻覺,緊接著一頭沖向了旁邊的一叢竹子。

這一次,卻是再度撞了上去,那竹子微微一彎,隨即便折了回來,一股絕強的力量叢竹子上傳來,頓時便把江浩給拋飛開去,直接撞到了後面的一叢竹子。

那叢竹子也是一彎,再度將江浩拋飛,如此這般一連數次,江浩才落了地。

一陣陣深入骨髓的疼痛傳來,江浩萬萬沒想到這竹子居然如此詭異,其中蘊含的力道甚至能夠傷害到自己這久經靈力煅煉的身子。

「這該死的陣法,到底是個什麼樣的陣法。這絕對不是幻陣。」江浩痛的渾身顫抖,那股奇異的力道直到此刻還在自己體內瘋狂的破壞。

「對了,莫非是那小子搞的鬼?哼,一定是,不然他怎麼會把我們引到這裡來。」江浩看著依舊在發狂攻擊的林真,心中暗道:「這小子這樣做很可能是在控制陣法,看來想要出去必須把這小子給宰了才行。」

想到這裡,這江浩便忍著痛苦站了起來,這一次卻是再也不敢去動那些竹子,而是順著竹林中的小徑,試圖繞過去攻擊林真。

卻不料走了沒多久,赫然發現自己居然走出了竹林,根本就沒能接近林真。

「江浩師弟,你也走出來了?」

剛一出來,就聽到有人叫自己,抬頭一看卻見兩個師兄一臉苦笑的站在那裡。

「邱明師兄,鶴天師兄,你們也出來了?」江浩見兩個師兄的表情,心知定然也是吃了不小的虧。

「別提了,怕是現在只剩下我們三個了。汪幻師弟他們就死在我眼前。」其中一個臉上有著一道疤痕的魔修嘆了口氣道:「沒想到這竹林居然如此厲害,我們打出的道法居然全都被反射了回來。」

「我還好,我是一個人走散了,沒有跟鶴天師弟一般是同其他人挨得近,可是卻被那小妖精發瘋一樣的亂打給打了幾鞭子。」另外一個魔修頗為狼狽,身上的衣服破破爛爛,怕是不只是被蘇雨打了幾鞭那麼簡單。

三人在外面愁眉苦臉的看著這片竹林,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畢竟那領頭的素雲師兄還沒出來,而且都不能確認他死了,所以三人也不敢擅自回去。

再次等待了一會,那素雲也轉了出來。

「怎麼就只得你們三個?其他人呢?」一見只有三人,那素雲師兄臉色頓時一沉。

「師兄,其他人……其他人都……」

「什麼?該死的。這兩個王八蛋。」那素雲師兄聞言臉色一變,隨後臉上陰晴不定:「你們聽著,到四周去取些木柴,咱們放火。哼,這陣法對法力又所反應,莫不成咱們不用法術也會有所反應?」

聽了那素雲師兄的話,三人慌忙去尋木柴。

沒多大會,三人居然各自弄來小山一般的一堆木柴,也不知是砍掉了多少顆大樹。

將那些木頭丟入竹林之中,隨後四人便從四個方向點燃了火焰,同時施展道法催動了勁風,風助火勢,慢慢的火焰便向著竹林里燃燒了開去。

在四人招來的勁風的幫助之下,這火焰卻是從四面向著裡面燃燒,火焰通天,照的半天天空都紅彤彤的。

「哈哈哈哈……你們不是不出來嗎?我讓你們統統變成烤豬。哈哈哈哈……」看著那衝天的大火,素雲哈哈大笑。

嗶嗶啵啵的聲音之中,一股股奇異的氣息從那些被燒掉的竹子中遁出,隨後如同長了眼睛一般沖向了林真。

那些氣息盡數進入了林真的體內,使得林真心中一驚,頓時便停止了攻擊,待到睜眼看時,卻是看見了那衝天的大火。

「糟糕,他們果然放火了。」林真大驚失色:「看來這次逃不了了。索性便拚死一戰吧。」本命靈劍瞬間出體,林真已經做好了一戰的準備。

但是隨即便發現了一個奇怪的事情,那些被燒掉的竹子中居然遁出了一道道光芒,光芒瞬間便射向了自己,隨後隱入了自己的體內。

「這是什麼?」林真見狀大為好奇,慌忙將心神沉浸到體內,卻發現那些光芒居然到了體內便消失不見,居然找不到去了哪裡。

「管不了那麼多了。先找到蘇雨要緊。」見找不到那些光芒的去向,林真隨即便想要去找尋蘇雨。

「咦?怎麼回事?」林真這時卻驚恐的發現自己居然根本動不了,身子被一股奇異的力量給控制住了。

「糟糕,怎麼會這樣。」林真體內六種功法隨著他的運使轟然衝出,六道各色光柱圍繞著林真的身體不斷轉動,可是他就是無法移動。

就在林真焦急萬分的時候,他體內忽然亮起兩道劍芒,緊接著銷聲匿跡多日的九龍神劍破體而出。

神劍剛一出現,那周遭的竹林立刻便發出更加密集的啪啪碎裂之聲,數不清的那種光芒紛紛射向九龍神劍。

劍上慢慢的散發出一種極其驚人的威壓,好似一位至高無上的存在蘇醒過來一般,那股氣勢使得林真絲毫生不起對抗的念頭,好似是一隻螞蟻看到了那太古時期的神龍一族。

那好似一個芝麻大的螞蟻看到了橫亘天穹,一眼看不到尾的神龍一般,不僅僅是林真,就連外面的那四名魔修都渾身發軟,惶惶不知所以。 第189章劍主神威

彷彿是自亘古而來,萬劫不滅的氣息,又好似是遠古的凶獸猛然間停止了酣睡,睜開了眼睛。

這種使得所有人心驚膽顫的,並不是什麼強大無比的力量,而只是純粹的一股氣勢,僅僅的只是剛剛升起的一股氣勢。

「素雲師兄,這……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在這股龐大的氣勢面前,那修為最低的江浩已然是雙膝一軟坐倒在地,卻依然好似身上壓了一座大山一般。

那素雲聞言也是有些心驚:「不知道,這股氣勢實在是太可怕了。不知道到底是什麼人才能夠擁有的。」

滔天的火焰之中,無數的竹子化作灰燼,但是其中散發出來的奇異光芒盡數進入了九龍神劍之中。

隨著這光芒的湧入,九龍神劍越來越亮,到最後九龍神劍齊齊發出一聲震天龍吟,雙劍瞬間合一,緊接著九條幾乎凝如實質的龍影瞬間出現。

只見這九條龍影俱都身有九爪,威武昂然,每一片鱗片都好似有著玄奧的紋路,林真看過去,便感覺看似看到了天道。

好似這九條龍影乃是天道所生,就該是這個樣子。

九龍對著林真微一點頭,隨即齊齊繞著九龍神劍轉動著,慢慢的九龍神劍升騰而起,九龍彷彿膜拜一般抬頭看著九龍神劍,天空中瀰漫起了九彩霞雲。

霞雲之上,金木水火土風雷毒結界,九種力量凝聚到了極點,一陣陣各種雷電噼噼啪啪的如同電蛇一般四下亂竄。

緊接著那九彩霞雲之中射下九道光柱,在中途融為一體,罩住了九龍神劍,劍上頓時響起了嘹亮的劍嘯。

劍嘯聲中,那九龍神劍上面忽然隱隱約約的出現了一個人影,那衝天的威勢正是從這個人影身上散發出來。

慢慢的,這個人影凝實起來,林真一見這人影,頓時拜倒在地:「師傅……」

「起來吧。你現在還沒資格讓我收你為徒。」那人影赫然是九龍劍主,只是這個人影看上去明顯同先前見到的投影不同。

這個投影居然眉宇間少了那飛揚自信,威凌天下的神采,多了一絲柔情,一絲哀傷。

這個投影一出現,外面的幾個魔修立刻便感覺到心頭壓上了一座大山,而面前似乎出現了一個頂天立地的巨人,這巨人是如此的高大,眾人感覺將頭仰到最高都看不到那居然的顏面。

「你們幾個好大的膽子,居然敢毀掉我的竹園。」那九龍劍主冷冷的看向死人:「你們都該死。」

話音剛落,四人立刻便憑空升到了空中,緊接著臨陣便看到四人表情極其痛苦,不斷的發出凄厲的慘叫。

「啊……」那素雲一聲慘叫,隨即丟出了那面絕殺魔鏡。

只見鏡面一陣波動,一股驚天的力量從鏡中升起:「是誰?居然敢對我噬心魔宗的弟子下手?」

緊接著一張巨大的手掌從鏡中伸出,對著那九龍劍主的投影拍來。

「自不量力。毀壞了我的竹園,還敢給我找別人來幫忙。那就一起死吧。」九龍劍主輕輕甩了下衣袖,那張大手瞬間如同破碎的玻璃一般從前端開始粉碎起來。

而一道劍芒射出,瞬間衝進了那絕殺魔鏡之中,緊接著眾人便聽到了鏡中傳出一聲絕望的慘叫聲。

啪……那絕殺魔鏡最後也同那大手一般寸寸粉碎,那魔鏡散發出來的強勁魔氣卻不斷的凝聚,最後被煉化成了一枚拇指大的魔珠。

「這東西給你玩了。」九龍劍主話音剛落,那枚魔珠便飛到了林真面前:「你繼承了九龍神劍的因果,承受的苦難不小。希望你能達到逆天改命的程度。」

說完,九龍劍主看了看仍舊在慘叫的四人:「你們四個罪不可贖,就在這竹林中受盡焚天聖焰煉魂之苦吧。」

說完四人的靈魂瞬間便被抽取出來,而四人辛苦修鍊才修出的魔頭魔靈也盡數因為靈魂被抽出而變成了沒有任何意識的能量體。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