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真雙臂直接迎上這神秘人派出的一掌,緊接著一聲驚天巨響,那神秘人的意念化身頓時便被震得不住顫抖,幾乎便要散去。

而林真也不好過,那一掌的力量太過恐怖,林真的內腑強度稍弱,當時便有些承受不住,一口鮮血直接噴了出來。

「你居然又有進步……」那神秘人將身體穩固住,隨後有些吃驚的看向林真。

林真聞言心中一動:「這傢伙這話似乎是在我上次晉陞之前見過我,那豈不是在去上清殿之前,那這傢伙到底是誰?」

「不過就算如此,你也必死無疑。這魔血我勢在必得,只有得到他,我才可以迅速的超越洛天,否則的話,勢必要被他先達到第四重境界。」那神秘人緩緩的道:「即便是我耗費些功力,召喚本體的實力,也定要將你滅殺在此。」

隨著神秘人此言,整個空間忽然一陣顫動,緊接著一股魔氣瞬間破空傳來,灌注到了那神秘人的身上,那神秘人的實力頓時瘋狂的提升,轉眼間便已經達到了天界第三重初期的地步。

林真臉色鐵青,這個情形說明這人的本體起碼也該是天界三重中期。

「哼,想不到居然會遇到你這等人物。我實在想不出除了洛天,還有那個魔門人物有此修為。」林真神色冷峻的看著那神秘人,隨後淡淡的道:「不過……本來想要將這個東西留給洛天的,看來還是便宜你了。就送給你好了。」

隨著林真的話語,一柄金黃色,充斥著功德之力的神劍出現在林真手中。

上次想要施展這劍對付摩羅,卻不料摩羅直接被嚇得逃走,以至於讓李靈兒有了機會施展道法,否則怕自己當時就要斃命在摩羅手中。

而這一次,面對這個神秘人,林真再度取出了這功德神劍。這功德神劍一旦擊中,那麼便會化為烏有。因此這傢伙只能使用一次,林真不到萬不得已也不想拿出來。

此刻的林真知道自己根本無法戰勝這神秘人,只得取出了這功德神劍。

「什麼?大功德的力量?」那神秘人顯然很是吃驚。

林真冷笑道:「不錯,正是大功德凝聚的神劍。你很幸運,居然能夠死在這大功德之下。」說著,林真遁空無影,消失無蹤,而那劍意卻是充斥著整個大殿,似乎將林真此刻隨時都會在每一個地方出現。

此時此刻,那神秘人一聲長嘯,直接向著門外飛去,連那魔血也不顧了。

但是林真怎麼能夠讓他就這麼逃走,誰知道那魔血收取時還會有什麼情況發生,到時候這傢伙殺個回馬槍,那哭都沒地方哭去。

金光一閃,林真直接出現在那神秘人旁邊,功德神劍化作一道劍光直接斬落。 ?第334章混進魔門

「啊……你小子……為什麼總是吃虧在你小子手裡……」那神秘人發出不甘的聲音,雙掌推出,直擊那功德神劍。

轟……功德神劍擊在那神秘人的身上,隨後立即化為無形,而林真則被那神秘人的掌力再次拍飛。

那功德神劍化歸無形之後,隨即一股玄奧的氣息自九天之上出現,這股氣息帶著絲絲天劫的氣息,可是卻又有些不同,比之林真所知的任何天劫都要可怕。

那神秘人此刻發出凄厲的喊聲:「林真……我與你誓不兩立……」

話音未落,一道恐怖的劫雷自那虛空中忽然出現,直接轟在那神秘人身上。

這尊意念化身瞬間消失無蹤,而那雷劫似乎還沒有完,居然遁著那神秘人適才真身破空傳來力量的地方追了過去。

林真不由得暗自咋舌:「乖乖,難怪都對這大功德的力量怕的不行,對抗大功德果然要倒大霉啊。居然追著去揍他本體去了。阿彌陀佛,希望你能在那種變態的天劫之下留下生命印記,可別連生命印記都沒了。那六道輪迴中可就真正要少一個人了。」

大功德的力量甚至能夠將人直接提升到道祖的境界,更別說那些對抗大功德的人要承受的天劫了。

修鍊雖然是逆天而行,但是畢竟修的是天道,那些天劫之中還是有一絲生機,度過之後甚至還有獎勵。

可是對抗大功德相當於對抗天道,這可是絕殺之劫,抵抗過去怕也是要損失慘重,而且這個是沒有什麼獎勵的,什麼修為提升,傷勢恢復,那絕對不可能。

林真長出了一口氣,隨後看向那懸浮在那裡的魔血,隨後心中大喜,這滴血液力量如此之強,不知對自己會有多大的幫助呢?

「費了這麼多的功夫,希望不要讓我失望。」林真看著那滴魔血,心中暗道。

隨後便走向了那滴魔血,而隨著林真的靠近,魔血上散發的那些濃郁的魔氣幾乎是江河入海一般瘋狂的從林真四肢毛孔之中灌進身體里去。

差點便讓林真的血魔真經運轉不及。

站在這魔血之旁,林真越發感覺到其中蘊含的力量之強,不禁暗自驚心,一顆心也緊張的噗通通的亂跳。

平復了一下心情,林真這才伸手托住那滴魔血,緩緩地移動著。

但是情況卻大出林真的意料,那滴魔血居然極其沉重,林真最後不得不化身龍人之身,這才能夠勉強拿在手中。

隨後林真便開始了瘋狂的煉化,當林真剛剛煉化了一絲魔血,腦海中立刻便傳出了無數凄厲的慘呼,血,到處都是血,地上白骨皚皚,一尊驚天魔神仰天長嘯,巨刀對天,周圍是無數的修士。

他一個人同那無數修士戰鬥,殺戮無數,林真此刻感覺到了他的心境,那是何等的恐怖。

毀滅,毀滅一切,那魔神的心中居然只有這一個念頭,無盡的毀滅。而隨著腦海中那殺戮繼續,林真似乎明白了那些前仆後繼瘋狂攻擊那魔神的修士的想法。

哪怕用人數堆死這魔神也在所不惜,因為這魔神太危險了,那種奮不顧身,雖九死其猶未悔的悲壯情感深深的觸動了林真。

林真整個人身上也慢慢的散發出來悲壯的氣息,似乎是被那些拚死血戰,飛蛾撲火一般衝上前來的大神護世遺脈給感染了。

此刻的林真已經猜出,那高大而又充滿了無邊血殺之氣,神威無敵的魔神定然便是那天地間誕生而出的天魔尊。

而隨著那些前仆後繼的大神通者的犧牲,強絕的天魔尊也終於開始支撐不住,原本像他這種達到了甚至超越了一般道祖佛祖修為的魔尊,根本不是一般修士所能對付的。

有句話說的是,聖人之下皆螻蟻。聖人,便是指的道祖佛祖這一級別,太古諸神,太古諸妖,太古諸魔不出,那這一級別便堪稱第一,無人可敵。

若是圍攻他的是大羅金仙,佛陀,或者妖王等天界第四重的修士,哪怕來的再多,也對他沒有任何用處。

奈何這大神留下的護世遺脈不同,他們修鍊的乃是太古諸神的功法,雖然永遠不可能成神,但是功力卻可以冠絕古今,天資極強者甚至可以媲美一些道祖佛祖,更是可以引動太古諸神的神力。

也是因此,天魔尊在經受了無數護世遺脈的自殺性攻擊之後,終於不支。

最後,數千位修為在大羅金仙和道祖之間的護世遺脈強者,聯合發出了強大的封印,將天魔尊封印住。

而在最後時刻,那天魔尊的一滴精血飛遁而出,消失在天空中。

林真腦海的景象自此結束,而後林真整個人充滿了悲壯的氣息,那大神留下的護世遺脈為天下捨身的情感徹底感染了他。

轟轟轟……林真身邊六道光柱衝天而起,似乎溝通了冥冥中的天道,那天魔尊的精血之中蘊含著諸多無上天道,也開始使得林真感悟空前的高漲。

終於,天際似乎射下一道難以名狀的氣息,緊接著林真再度睜開了眼睛,六種功法繞身而轉,慢慢的平靜下來。

「天界二重後期。想不到一滴精血,便把我的修為提升了一個層次。而且……」林真雙臂一震,血海再現。

隨即整個血海的無數血滴子個個都化作了林真的模樣,身上的氣息涌動,赫然是人間九境,第六境的修為。

「血滴子直接被提升到了第六境,打破了仙凡界限。天魔尊,唉,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居然如此之強。」林真看著那些血滴子,心下對那天魔尊的強大更是深有感觸,而對那護世遺脈的犧牲更是感激,想不到那樣強大的存在,都被不計犧牲的給封印住。

收回血滴子,林真隨後直接飛出宮殿,是時候返回天魔宗了,自己已經耽誤了不少時間了。

飛出這裡,林真變幻手印,收回那玉玦,頓時就見整個空間緩緩消失,最後林真再度出現在那遺迹之中。

遁著記憶中的道路一路行進,最後終於來到了前往天魔宗的挪移陣。

按照風明記憶中的方法,林真開啟了陣法,頓時一種轉換空間的感覺便使得林真感到很強大撕裂感,恐怕修為在第九境的修士都未必能夠輕鬆使用這陣法。

當林真眼前再度明亮的時候,已經身處一間看上去很是古樸的房間之中。

「哦?風明長老,你回來了?」剛剛現身,旁邊一個陰沉的聲音便響了起來:「風明長老這麼晚回來,不知有何事耽擱了?」

林真扭頭看去,只見一個面色陰鬱,一頭白髮的少年冷冰冰的看著自己,似乎有什麼深仇大恨一般。

在風明的記憶中,林真很快便找到了這少年的事情,居然便是這次被天魔門召喚來的五個天魔族人之一。

這少年本是天魔門的一個傑出弟子,但是卻被用來作為接收天魔族人的容器,靈魂已經被那天魔族人給吸收了。

「原來是摩焰長老。這麼說我是最後一個了?其他人難道都回來了?不知摩羅長老、摩心長老可曾回來了?」林真冷笑一聲,隨後模仿著風明的聲音和風明對這些人的態度道。

那摩羅和摩心便是此行派出的人中,被天魔族人附身的兩人,而摩羅已經死在林真手裡,自然回不來。

聽到這話,那摩焰聞言臉色一冷:「哼,摩心已經回來了,摩羅……還沒有。」

「哦,原來我還不是最後一個啊。那摩焰長老你繼續等。」林真冷哼一聲,隨後大步走向房門。

「站住,風明,奉勸你還是將那魔尊玉玦交給我們,那東西在你手裡沒有任何用處。」摩焰忽然喝道。

林真聞言心中一動:「原來如此,這傢伙是盯上了風明的那塊玉玦,看來天魔族內應該知道那個隱秘空間的人不在少數。只不過為何他現在挑明了?從前可未曾如此明言?莫非有什麼隱情?」

果然,那摩焰接著道:「那魔尊玉玦乃是天魔尊留下的,只有我天魔族人方才能夠得到其中的秘密,現在事態緊急,再拖延下去,恐怕我們找出其中的秘密,也沒時間去取了。所以,你還是乖乖交出來,不然的話,別怪我們對你不客氣。」

林真聞言冷笑一聲,隨後擺擺手道:「說的好聽,我可不信我便無法得到其中的秘密。你們這些傢伙,始終不是我天魔門的人。哼。」

「該死的,風明,我一定要讓你不得好死。」那摩焰臉色一變,眼中殺機頓現。

「哼,誰怕誰,要來便來。我看你能怎麼樣。」林真見狀大喜,自然毫不猶疑的反口,能夠挑撥天魔門眾人的關係,他可不會放過。

隨後林真故意往那摩焰面前走了幾步,幾乎要撞在他的身上,語帶威脅的道:「你們雖然是天魔族人,但畢竟這裡乃是我們天魔門,由不得你們撒野。來幫忙是好,可是別以為你們就可以作威作福。你們以為你們是什麼東西?」

隨後,林真便在摩焰那幾乎控制不住要暴走的情況下大搖大擺地走了出去。

林真剛剛走出去沒多久,就聽到背後發一聲驚天巨響,隨後那個房間直接塌了半面牆。

「風明,我與你誓不兩立。」摩焰憤怒的大喊道。

林真絲毫不理會暴怒的摩焰,徑直走向風明的房間。

天魔門山門所在同樣是一個小仙界,宮殿建築連綿不斷,隨處都可以看到那些勤奮修行的弟子。

而作為太上長老之一的風明,住的地方自然不同尋常。

這片宮殿分為幾大區域,而風明所在的長老閣更是佔據了一片僅次於精銳弟子區的區域。

那裡乃是這小仙界靈脈交匯點之一,靈力很是充沛。

其他的普通弟子區,精銳弟子區,丹殿,器殿,天魔池,以及天魔門禁地等幾個區域,而在這片建築之外,則是一大片充斥著各種異獸的區域。

這裡便成為了很多天魔門弟子歷練之地。

剛剛走進長老閣,迎面就看到了兩名天魔門太上長老走來,這兩人乃是同風明相熟的兩人。

一人名為霍昕,一人名為鄭沅,俱是天界一重真魔期的修為。

「哈哈,風明兄,你總算回來了。外面情況如何?」長相頗為俊朗的霍昕見了林真,頓時便問道。

林真聞言嘆口氣道:「還能怎樣,能活著回來就不錯了。佛道兩門居然還派了人去對付我。幸好他們趕到時任務已經完成,我趕緊撤退了,不然的話,可就要陷入圍攻了。」

風明布置的陣法自然已經成功,當然,並沒有佛道兩門的人找上他,只不過林真卻是信口開河,反正這些人也沒人知道。

那長的極為魁梧的鄭沅聞言點了點頭,面色陰沉的道:「風兄,你可要小心點,這些日子那幾個王八蛋經常在大長老那說事,想要讓你把你那法寶交出去。」

林真聞言哈哈一笑,隨後道:「哦?當真?恐怕大長老不會同意吧?說到底,那些傢伙也不是我天魔門的人。」

「不錯,大長老自然不同意。可是現如今需要用到他們,大長老被糾纏不過,前些日子只得答應說等你回來,讓他們親自來找你。」鄭沅哼了一聲,隨後道:「所以,這段時間你可要小心,那些傢伙一定會找你麻煩的。」

「不錯,我聽說他們甚至想要長老閣通過他們對你動武,若是你輸給他們,東西便歸他們。」霍昕接著道。

林真聞言點了點頭,隨後低聲道:「兩位放心,他們要真敢來,我自然也不會示弱。要是我示弱了,那些混蛋豈不是要騎在我們頭上拉屎拉尿?你們能忍受嗎?」

「我***姥姥的,誰受到的了?要不是大長老他們多番囑咐,我們早就忍不住了。」鄭沅一把抓住他的絡腮鬍子,氣呼呼的扯了一把道。

霍昕也點點頭道:「就是,前些日子他們還把卿雲師妹給打傷了,當時咱們幾個師兄弟便忍不住要跟他們動手。奈何大長老他們不住阻攔,還搬出了祖師門規,真他娘的窩囊。」

林真聞言心中一動:「看來這天魔門內部嫌隙已生,嘖嘖嘖,那就好辦多了。」 第335章挑撥離間

聽到這些消息,林真心中已經有了一些想法,隨後便拍了拍兩人的肩膀道:「別說這些了,咱們走吧。說起來有些日子沒跟你們喝一杯了,走,這次我專門從凡間帶了些好酒來。雖然不如咱們門內的仙釀,但是好歹比較烈,喝起來也爽啊。」

「什麼?你帶了好酒,真是太好了,走走走。」兩人一聽大喜,頓時就拉著林真往裡走去。

三人剛剛離開,一個眼睛有著兩種不同顏色的中年男子悄無聲息的出現在那裡:「哼,白痴,居然想要跟我們做對。我們會讓你死無葬身之地的。」

第二日,林真出門去尋鄭沅,想要同這個莽漢四下轉轉,順便看看能不能碰到那些天魔族附體的傢伙,也好挑撥挑撥。

剛出門沒多久,迎面便遇到了那白髮的摩焰。

「風明,你來得正好,到省了我一番功夫。」說著,摩焰一拳擊向林真,一道黑色的火焰自他拳頭上升騰而起,化作一條黑色的火蛇,帶著極其熾熱的氣息沖向林真。

周圍數十丈範圍都連帶著溫度升高,甚至兩人腳下的青石都有些融化的跡象。

林真見狀一聲長嘯,揮袖將那火蛇拍散,隨後直接飛上天空,大喝道:「摩焰,你想幹嗎?無緣無故的攻擊我,想殺我不成?」

林真故意將聲音傳出,這麼一來,頓時林真這一聲大喊便傳遍了大半個天魔門宮殿群,諸多弟子長老俱都抬頭看了上去。

那摩焰見狀恨得咬牙切齒,隨後乾脆豁了出去:「風明,大長老已經同意了。只要我們贏了你,你便要把你的法寶玉玦交給我們。」

豪門怨,惡魔總裁 「哈哈哈哈……當真好笑,那玉玦乃是我的本命法寶,我能有今天,全都是靠著這法寶。你們想要我的本命法寶,那簡直就是痴心妄想。」林真哈哈大笑,隨後指著摩焰道:「想要可以,先把我殺了再說。哼,這簡直就是莫大的恥辱,今日必然同你拼個你死我活。」

摩焰聞言頓時冷笑起來:「同我拼個你死我活?憑什麼?就憑你這三腳貓的修為?當真是大言不慚。」

兩人說話之間,諸多長老早已飛身而起,將兩人圍住。

「兩位,兩位有話好說。俱屬同門,何必鬧到這般田地?」

「就是啊,兩位都是我天魔門的棟樑之材,若是如此鬧起來,豈不是讓人笑話?」

林真擺手道:「諸位長老,非是我風明不識抬舉。敢問各位,若有人以如此手段,千方百計的算你的本命法寶?是不是也要與他誓不兩立?若是尋常法寶也就罷了,本命法寶的重要性,各位清楚的很。這根本就是奇恥大辱。」

林真這麼一說,頓時所有長老俱都沒了言語,是啊,本命法寶是什麼?是性命交修的法寶,是身上最好的法寶,可以說就是一名修士的半條性命,這本命法寶寄託了一部分靈魂,可以說是保命的東西。

即便是身子被毀,靈魂被毀,只要這本命法寶能夠在其中殘魂的御使下逃走,那麼依舊有著東山再起的可能,曾經不知多少這樣東山再起的例子在前。

而且本命法寶只有一個,即便是這名修士自己想要把它送人,都要將那法寶內的靈魂毀掉,自己承受很強的反噬之力,搞不好甚至都無法晉陞更強的境界。

這摩焰居然要人風明的本命法寶,這簡直就是奇恥大辱啊。將心比心,那些個來勸架的長老也都嘆了口氣,不再多說。

雖然之前也知道此事,可是當真發生的時候,他們還是有些難以置信,更是對那摩焰等天魔族附身的人感到極其憤怒。

「風明,你說的再多也沒有用。那玉玦我們要定了。想要跟我拼個你死我活,簡直就是妄想。」摩焰冷冷的道:「你們都給我退開,若是被波及了,別怪我沒提醒。」

「哼,你這王八蛋,少狂妄。」一個憤怒的聲音響起,卻是鄭沅也趕了過來,見到這個情形,當即便罵了出來:「別以為你們可以短時間保持天界第三重的修為就可以作威作福。老子不怕你。想讓老子窩窩囊囊的給你做孫子,你休想。」

鄭沅的話當即便在一眾天魔門長老心中引起共鳴,看向摩焰的眼神俱都充滿了敵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