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人在慘的時候,只要看到有人比自己更慘,心情就能緩解。

「喬小安是在陸家吃的晚餐,可晚餐過後,她跟我大舅子去了哪,我也不知道。」

跟陸胤?

慕靖西冷眸倏地危險眯起,這麼晚了,她還沒回家,跟陸胤去了哪?

電話不接,她究竟想幹什麼?

美男社交圈 「既然不知道,哪還這麼多廢話!」慕靖西嫌棄的要掛電話,宋雲遲急急忙忙叫住了他,「哎,靖西!」

「有話快說,有屁快放!」

「嘖嘖。」宋雲遲皺眉,「我說你這個人怎麼這麼粗俗呢?不就是想告訴你一句,他們去喝酒了么?」

「你確定他們去喝酒了?」

「我是不確定的,只是聽我大舅子提了那麼一句,猜測。我猜的,哈哈。」

「滾蛋!」

掛了電話,慕靖西立即讓江洵去查,喬安是不是跟陸胤去喝酒了。

五分鐘后,江洵查到了,「三少,少夫人……是跟陸先生一起去酒吧喝酒了。」

嘭!

一拳狠狠砸在辦公桌上。

慕靖西倏地站起身,渾身冷冽的氣息,強勢的鋪散開來。

「備車!」

江洵知道,事情大條了!

不敢遲疑,畢恭畢敬的道,「是,三少。」

他馬上備車,前往酒吧。

一路上江洵都在暗暗祈禱,希望少夫人千萬不要做出什麼引得三少誤會的事情來。

此刻凶神惡煞的三少,實在太可怕!

偏偏今天夏霖跟連蓉約會去了,不在少夫人身邊,否則,給他打個電話,就能偷偷報信了。

酒吧里,陸胤和喬安坐在雅座上,桌面上擺放著幾瓶紅酒,兩人一杯杯的喝著,聊著。

聊過往,聊小時的趣事,更聊陸胤跟林沁兒的事。

喬安是鐵了心的要打聽他跟林沁兒的事,更想知道,他究竟是怎麼想的。

「陸胤,你說你都老大不小了,萌萌也已經結婚生子了。你呢,打算什麼時候結婚呀?」

隱婚契約:夜帝的專屬小甜心 陸胤食指抵著她的眉心,將醉醺醺的她推開了一段距離,「管好你自己就行,我的事,我自有分寸。」

「那,那可不行。怎麼說,咱們都是……都是青梅竹馬的,我該關心你的人生大事。」

說著說著,喬安已經開始大舌頭了。

酒精上頭,整個人開始昏昏沉沉的。

意識也在逐漸抽離。

「是,青梅竹馬。」陸胤穩穩接住欲倒下的她,將她抱在懷裡,垂眸,看著懷裡已經閉上眼昏睡過去的喬安,他唇角溢出一抹苦笑。

青梅竹馬不假,為什麼你卻選擇了別人?

不遠處,一個男人靜靜的看著這一幕,目光深邃而複雜。 清羽城。

古家。

無數下人趁著夜色,悄無聲息地收拾著行裝,因為,在今天早上,家主突然宣布前往定州,前往歸元劍派。

得到這個消息后,諸多僕人和武者先是微微吃驚,旋即亢奮起來。

畢竟,歸元劍派掌教是古木,是他們古家的嫡系,難道在如今混亂的年代,是打算投靠他嗎?

不錯,古家是要去投靠歸元劍派。

這一切則是因為羅宓,以及蕭哥的主意。

他們兩人已經明白,與其在這裡,不如前往更為混亂的定州。

因為羅家有人動了心思,在這裡一天,隨時都會有危險,定州雖亂,但至少還有歸元劍派,還有龍靈這個武聖。

再說了,他們兩人都知道,古木繼任歸元劍派掌教之後,發展重心肯定在歸元劍派上,古家和今古武館早晚要遷移過去。

……

由於是在夜晚,當古家下人將所有東西都準備好,趁著天未亮就出城了。

在這期間,羅宓讓自己的心腹,施展武功,將古家大院隔絕。

當他們離開清羽城,並沒有引起武者的注意。

今古武館的成員則早在白天就化妝成普通武者出城了。

一天的時間。

清羽城內消失了兩個重量級勢力,包括四大家族在內的諸多武者均是不知情。

由此可見,在羅宓和蕭哥的策劃下,做的非常隱蔽。

而在這段時間蕭哥,籠絡的人馬已經達到五萬規模,早被調到葬龍山,交由行軍堂的堂主孫強訓練了,所以根本不在城內。

羅宓的計劃中,五萬人馬是不打算帶去定州。

一來,人數太多,動靜太大。

二來,外界都知道,這是她自己的私兵。

羅政對古家下手,羅宓不敢確定,能夠保護他們,畢竟,爺爺不在,如果那些傢伙真的混蛋起來,自己也沒辦法。

但,想要對自己的私兵動手,量他也沒這個膽量。

羅宓想的是,將古家和今古武館轉移到歸元劍派。

至於世俗的兵力繼續留在葬龍山,然後由她坐鎮,進行低調發展,這樣就不會去擔心羅家有居心叵測的人對他們動手。

可以說,這個女人考慮的非常周到,而且也把一些危險提前扼殺在搖籃之中。

但,她終歸是一個女人,面對的又豈是一個羅政呢?

……

古家全員調動,悄無聲息地離開清羽城。

而在曹城,羅家的會議廳。

羅政、羅仁、三爺羅文宇和四爺羅俊庭齊聚一堂,四周坐著很多長老高層。

在他們下面,一個護衛正在稟報著清羽城的消息。

內容自然是和古家有關。

聽完最新消息后,羅政揚揚眉,臉上有著『不出我所料』的表情,道:「三爺爺,四爺爺,我就說,羅宓這個女人被古木迷得神魂顛倒了,看,我只是隨便說一句,她就將古家轉移出去。」

「堂哥說的不錯,女大不中留,羅宓這麼做,根本就沒考慮她姓羅,是羅家的人」

作為家主最有利的競爭者之一,羅仁竟然難得贊同羅政之前的觀點。

三爺羅文宇臉色不快的說道:「哼,這妮子越來越過分了!」

其實他早就看不慣羅宓,只是作為長輩,也不好說什麼,而且,在以前大哥平日里對她過於溺愛,只能隱忍。

如今,竟然背著羅家偷偷將古家轉移,這就讓他的情緒難以控制。

其實羅宓偷偷轉移古家只是給他一個可以爆發脾氣的借口罷了。

因為,他是支持羅政接替下任家主的。

「三哥,事情恐怕沒有你們想的這麼嚴重,我想那丫頭或許只是被古木的花言巧語給騙了。」四爺羅俊庭一臉笑容的說道,明面上雖然是在為羅宓辯解,其實是讓在座其他長老明白,她已經被古木迷住了。

這個被羅宓形容為笑面虎的四爺爺,也不是什麼善茬。

他支持的則是羅仁接任家主。

今天的會議廳內,分為兩派,一派是羅政,一派羅仁。

可他們坐在一起,沒有如往日那般互掐,紛紛將矛頭指向羅宓。

一個女人,表現的比男人還出色。

又是建立自己的情報網,又是收羅很多奇人,絕對讓羅家很多男丁嫡系不爽。

所以羅老爺子不在,他們出奇的默契,打算極力排斥她,而今天就是一個機會。

四人配合下,諸多長老紛紛對羅宓的表現很失望。

羅政眸子里有著幾分得意,趁熱打鐵的說道:「堂妹不放心古家,帶著門客親自護送,前往歸元劍派,我認為,不能再讓她如此執迷不悟了,現在應派人將其截下,把堂妹帶回羅家,進行勸導,或許還能意識到自己的錯誤。」

「不錯,我贊同!」羅仁站起來說道。

「小妮子陷得太深,將她帶回來也是為她好。」羅俊庭微微皺眉,難得沒有笑,不過從那表情來看,好像真是在為羅宓著想。

羅文宇則說道:「至於古家,也一併帶來吧,畢竟是我曹州勢力,沒有獲准擅自離開,必須懲罰,以儆效尤。」

四個人你一言我一語,最終拍板將決定給坐實了。

在座長老其實心知肚明,他們這是在集體針對羅宓。

一個是三爺,一個是四爺。

在二爺和羅老爺子不在的時候,他們算得上羅家權威了。

婚同陌路:拒愛總裁大人 所以,沒有人反對,也沒有人贊成。

……

羅政和羅仁看羅宓不爽很久,如今抓住機會,自然不會錯過。

散會以後。

他們開始集結門客,調動羅家高手,準備去攔截古家。

羅文宇和羅俊庭這兩個武皇後期,竟然親自上陣,首先趕了過去。

由此可見,他們這一次不單單要針對羅宓,還要將古家眾人給帶回來,因為,昨天羅政的建議獲得了他們同意!

想要出兵定州,又怕歸元劍派干涉。

那麼,如果將古家帶過去,想必古木的妻子龍靈會慎重的好好考慮,到底選擇低調呢,還是選擇捨去他夫婿的族人呢?

領土的擴大,代表著資源更多。

失去羅老爺子的羅家,這些人選擇了出征,選擇在亂世中獲得更多的好處和資源。

「咦,大堂哥,三堂弟,你們這是要幹嗎去?」

就在羅仁和羅政正在召集人馬的時候,羅二公子羅錦從自己庭院走出來,臉上有著紅暈,眸子里也有著幾分慵懶,似乎是酒勁未褪。

這小子自從被古木控制,然後又解開毒針,變得低調起來,也徹底放棄爭奪家主之位的想法,整日花天酒地,享受美好生活。

原因很簡單。

他知道古木是個猛人,和羅宓這種猛女組合起來,自己要是不知好歹,去爭奪家主之位,絕對會死的很慘。

羅政看著這個曾經意氣風發,如今卻變得紙醉金迷的二堂弟,眸子里有著幾分厭惡。

不過還是凝重地道:「二堂弟,羅宓那女人偷偷將古家送出去,我們現在要將她帶回來。」

「哦?」

羅錦聞言,頓時興奮起來:「帶著我,我也要去!」

「算了吧,就你這樣,還是回去摟著女人睡覺去吧。」

羅仁冷冷看了他一眼,然後向著羅政道:「堂哥,人馬都到齊了,我們出發吧。」

羅政點點頭,沒在理會羅錦,最終帶著二十多名武王離開了羅家。

兩人都認為,這個羅錦雖然以前和羅宓看不對眼,雖然也曾經有爭奪家主的野心。

但如今這副模樣,就是一個紈絝,帶著他去,實在沒什麼意思。

薄少,戀愛請低調 以前的羅二公子,也是一個有抱負,有理想的人。

羅仁和羅政至少對他有幾分警惕。

如今,他不知為何墮落,就不將其看在眼裡了。

可是他們並沒有想到,羅錦和羅宓的關係已經恢復,而且還和古木稱兄道弟。

當兩人離開后。

羅錦眸子里的醉意和慵懶頓時消散,隨口『呸』了一聲,冷笑著想道:「兩個傻比,以為自己很牛嗎,待古木和羅宓兩人來整你們的時候,等著哭爹喊娘吧。」

這小子非常信任古木,他認為,後者和羅宓要是玩真的,就羅政和羅仁這兩個貨色,絕對是分分鐘被秒的節奏。

Leave A Comment